《圣心魔影》

第 四 章 怪事迭起

作者:独孤红

枯瘦老僧点头说道:“那想必是什么武林人物的表记,他已发现百丈内有宝,故将玉蟾蜍藏处周围百丈内列为禁地,令尊不察,不但误入了他的禁地,而且捷足先登,拿走了他视为囊中物的‘玉蟾蜍’,故而今日……”

董婉若截口说道:“大和尚这就不对了!”

枯瘦老僧道:“姑娘指教?”

“好说?”董婉若道:“那十颗骷髅若是武林人物的表记,他既发现了那‘玉蟾蜍’,为什么不拿?此其一,家父当时曾遍查半里内毫无人迹,他又怎知道是家父拿走了,此其二……”

枯瘦老僧道:“前者老衲可以解释,他只发现了百丈内有宝物,却不知宝物到底藏在何处,所以他一时没办法获得,正慾寻找时,因他事离去,临走把该处百丈内列为禁地,不想令尊适路过该处,误打误撞,机缘巧获‘玉蟾蜍’……”

董婉若微颔螓首道:“大和尚高明,分析得好,可是后者呢?”

枯瘦老僧呆了一呆,摇头说道:“后者便非老衲所能知了,他若当场看见令尊,绝不会让令尊把‘玉蟾蜍’拿走,他若没有看见令尊,半里内又毫无人迹,他又怎知是令尊拿的呢?这诚然令人费解。”

董婉若道:“大和尚,我以为不难解释!”

枯瘦老僧道:“老衲恭聆高明!”

“好说,”董婉若道:“我认为董家的惨祸,跟玉蟾蜍无关!”

“不然!”枯瘦老僧摇头说道:“老衲现在可以告诉姑娘了,老衲适在那无水的水缸庄上,发现了一种类似毒葯的些微粉状物,如果老衲猜测的不错,那粉状物该叫‘尸毒锁魂散’,可惜那缸水被莫施主用尽了,不然定可知道究竟是与不是!”

董婉若听枯瘦老僧说适在那无水的水缸底上,发现了一种类似“尸毒锁魂散”的毒粉,脸色一变,惊道:“大和尚,这话当真?” 

枯瘦老僧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事关重大,老衲焉敢欺骗姑娘?”

董婉若道:“那幺,大和尚,这毒葯跟‘玉蟾蜍’何关?”

枯瘦老僧道:“姑娘,这尸毒锁魂散乃是南荒‘五毒七煞白骨教’的独门霸道毒物,而那十颗骷髅,也正是五毒七煞白骨教的寝记!”

董婉若一惊,圆睁美目,道:“大和尚怎对武林事知道得这般清楚?”

枯瘦老僧道:“事到如今,老衲不愿再瞒姑娘,老衲‘癫和尚’!”

侯山风无动于衷,董婉若却霍地站起,惊声说道:“大和尚便是那位游戏风尘,侠踪如神龙,威震武林黑白两道的‘癫和尚’癫大师!”

枯瘦老僧点头说道:“正是,姑娘,老枘便是癫和尚,至于后者……”

侯山风这时才明所以,惊喜叫道:“大和尚,原来你是位武林高人,你怎不早说……”

枯瘦老僧含笑说道:“侯施主,老衲如今道破本来也不迟呀!”

只听董婉若一叹说道:“这么说来,果是那‘五毒七煞白骨教’寻上门来了,可是,大和尚,他们又怎知是家父拿了‘玉蟾蜍’?”

癫和尚道:“姑娘‘玉蟾蜍’事尊府有几人知晓?”

董婉若道:“仅家父母及董婉若三人知晓!”

癫和尚眉锋一皱,道:“那就非老衲所能知了!”

董婉若道:“大和尚,既是‘五毒七熬白骨教’行的凶,为何每一具尸身上的致命伤痕是‘玉面游龙辣手神魔’夏侯岚的‘一残指’?”

癫和尚道:“这也非老衲所能解,不过,姑娘,以‘王面游龙辣手神魔’之一身功力,他要杀尊府这几十个人,似不必先用毒葯把这几十位迷倒然后再下手。何况那夏侯岚已死三年,尸首早已随草木同朽了!”

董婉若道:“那么,大和尚以为……”

癫和尚慨然说道:“老衲以为那有可能是嫁祸……”

侯山风轻击一掌,插口说道:“姑娘,我说的没有错吧?”

董婉若点了点头,道:“可是,大和尚,武林人人知道夏侯岚已死多年,更有人眼见着他被入土下葬,这若是嫁祸,那嫁祸的手法岂不是太以低劣了么?”

癫和尚一怔,摇头苦笑说道:“姑娘说得是,此事太以玄奥难懂……”

侯山风突然说道:“大和尚,那没有什么难懂的,恐怕是那什么‘白骨教’有意让人对那什么神魔的生死真假动疑!”

“对!”癫和尚猛一点头,道:“侯施主这说法有可能……”

董婉若道:“大和尚,‘一残指’功称独门,既是独门何人能学?假如说是‘五毒七煞白骨教’阴谋嫁祸,似也宋尝不可说那‘玉面游龙辣手神魔’嫁祸,大和尚以为然否?”

癫和尚毅然点头说道:“然,‘白骨教’不可能知道是令尊拿走了‘玉蟾蜍’,夏侯岚却又死了三年,这件事委实令人难懂……”

摇摇头,接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有待查证,姑娘,那‘玉蟾蜍’想必已被令尊藏在一处极为隐密的所在了?”

董婉若点了点头,道:“不错,大和尚!”

癫和尚道:“姑娘知道不知道藏处?”

董婉若道:“我是当今世上唯一知道‘玉蟾蜍’藏处的人,可是我不能说,大和尚该知道,假如那凶手真为‘玉蟾蜍’而来,只要我一天不说出‘玉蟾蜍’的藏处,他一天便不会伤害我!” 

癫和尚点头说道:“姑娘这话一点不错,只是那凶手是否为‘玉蟾蜍’……”

侯山风插口说道:“大和尚,这三天之内准可明白!”

癫和尚赧然说道:“对了,老衲怎忘了,三天之内,只要他一来,他究竟是‘白骨教’人抑或是那夏侯岚,当也可明白了!”说话间梆柝响动,更鼓鼓出了二更。

只听大门响动,随听莫子京话声响起:“来,来,来,替我扛到大厅石阶上来!”

癫和尚忙道:“莫施主回来了,姑娘幸勿言及适才事,免得多罗嗦,老衲生平最怕人知道老衲的事来!”董婉若微颔螓首,刚应了一声,莫子京已然行进厅来。

癫和尚道:“莫施主回来了,怎么这么久?”

莫子京道:“这两口棺木是现做的,我候在那儿要他们即刻赶工,所以回来晚了……”说着招呼了外面把两口棺木抬了进来。那两口棺木果然是现做的,一大一小,漆才干没多久,是该做个大的,要不然像莫子京那魁伟的身材如何躺得进去?

又谈了几句之后,癫和尚道:“那纸条上写的是三天之内,在这三天之内,那残凶随时会来,老衲以为二位还是早躲进去为妙!”

莫子京未答话,董婉若却站了起来,道:“董婉若遵命!”走向那较小的一具棺木,躺了进去。莫子京那里满面悲愤,拿起棺材盖便要盖。

癫和尚忙伸手一拦,道:“莫施主,且慢,先请在两头弄两个洞好通气。”还是癫和尚心细,莫子京老脸一红,好不窘迫,忙伸手指在棺材两头插了两个洞。此老功力,果然惊人,那么厚实的棺木,在他那一根食指之下竟然像块豆腐,一插便透,看得侯山风为之咋舌。

两口棺木两头各插了几个洞之后,莫子京才躺在那口较大的棺木中,由侯山风与癫和尚合力抬着两块棺材蓝盖了上去,做的是神不知鬼不觉,没有第五个人知道。如今,一切妥当,只等那凶手到来了。

癫和尚盘坐在数十口棺木之前,敲起木鱼,诵起经来,那木鱼声及诵经声,在这夜静时分听来份外刺耳。这偌大一座大厅内,摆着数十口棺木,却只有两根白烛,气氛阴森森地,怪怕人的。

侯山风闲着没事,坐在一旁直望着癫和尚出神。三更,四重,五更,鸡啼,这一晚是安然地度过了。那凶手没来,要来了就称不得安然度过了。第二天,第二夜,又是日夜平静,安然渡过。这不足为怪,还有第三天,第三夜!

可是,怪了,真怪了,第三天过去去,第三夜也在曙色透窗,鸡啼声中结束,却仍未见那凶手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休说癫和尚与侯山风相对诧异,便是棺材中的莫子京也忍不住了,他敲着棺木叫道:“大和尚,我可以出来一下么?”

癫和尚如今是不得不让他出来了,在棺材中躺了两天三夜,谁受得了,何况那凶手又没有来。

他跟侯山风交换一瞥之后,忙点头应道:“莫施主请出来吧!”

话声方落,那较大的棺盖掀动,莫子京狼狈地由棺木中爬了出来,摇头苦笑说道:“这滋味真不好受,我都受不了,何况姑娘?快请她出来吧!”说着,招呼侯山风抬起了那较小棺木的棺材盖。

这一抬,惊了三个人也楞住了三个人。那倒不是董婉若受不了昏过去了,或有了什幺差错。而是,棺中空空,董婉若不见了。这岂非天下最大的怪事?两天三夜,大厅中可以说从没有断过人就有必要出去,那也是轮班,怎么董婉若会隔着棺木不见了?

难道说那凶手已经来过了,他是妖魔鬼怪是神仙,来无踪,去无影,会施搬移法不成?

世上没有这个说法,便是他是个功力再高的高手,也不可能不掀棺材盖就掳走人,因为一掀棺材盖,就势必被癫和尚与侯山风发觉不可,而事实上,两天三夜以来,除了癫和尚的木鱼声与诵经声外别的没有一丝任何动静。

再说,这口较小的棺木,一边没靠头,另一边却紧挨着莫子京所躺的那口较大棺木,倘有任何动静,也绝难瞒得了这位一流高手“铁面煞神”啊。

不可能是不可能,尽管诸多的不可能,而毕竟,董婉若姑娘像轻雾一般地消失了,了无痕迹。再看棺材里,平放着一张雪白素笺。

莫子京大喝一声,那么重的棺材盏应手飞起,砰然一声摔落大厅一隅,带得侯山风腿下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莫子京俯身拿起那张素笺,一看之下须发暴张,神态怕人,身形剧颤,默然不语。

“阿弥陀佛”癫和尚定过神来,立扬佛号,道:“莫施主请冷静,让老衲看看那张素笺!”

莫子京猛一拍手,把素笺递了过去。 

癫和尚接过一看,心头不由一震,只见素笺上写道:“我约期必至,向无爽误,董女敬领,多谢侯我多日!”

笔迹跟先前那张字条同,下角仍画着一条龙。

只听莫子京颤声说道:“大和尚,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癫和尚苦笑摇头,道:“老衲若是知道不就好了……”

莫子京冷哼一声,右脚抬处,那口棺木应势飞起,滚落一旁,地上,仍是那花砖地。他抬手一掌拍了下去,砰然一声,花砖碎裂,碎砖飞射激扬,是实实在在的地,并没有什么秘密洞穴。

由素笺证明,那凶手是来过了,董婉若确是他掳的,可是,他是怎么进来的?怎么掳走董婉若的?

这是个似乎永远解不开的谜。这简直像变戏法一样地神奇。虽然戏法人人会变,可都是假的。但如今这件事,却是千真万确的真的……

莫子京悲笑说道:“姑娘到底被那凶残匹夫掳走了,莫子京身为仆从,枉有一身功力,却连一个人也保不住,尚有何颜面苟活于世?……”巨目暴睁,扬掌向自己天灵拍去。

侯山风大惊,刚叫一声:“莫总管,使不得……”

癫和尚出掌如电,一把攫住莫子京右腕,沉声说道:“莫施主,奈何如此消沉?老衲敢保姑她有惊无险!”

莫子京一震,愕然说道:“大和尚,好手法,你是……”

癫和尚一叹说道:“老衲癫和尚!”

莫子京“哦!”地一声惊呼,道:“原来是癫大师当面……”

惊态一敛,道:“莫子京有眼无珠,两度邂逅竟不知是癫大师……”

癫和尚摆手苦笑说道:“莫施主,别提了,老衲这跟斗是栽大了,让人把人掳了去,竟茫然无觉,而且不知道人是怎么被人掳去的……”

顿了顿,接道:“老衲的本意,原是想藉此擒那残凶,便擒他不住至少也可以看看他是谁,不想他竟如此狡猾高明,不但来过了,而且还掳去了人,这简直是……”

莫子京道:“大和尚,如今还用看那匹夫是谁?”  

癫和尚道:“那么,莫施主以为是谁?”

莫子京咬牙说道:“证据明确,‘一残指’功称独门,自然是夏侯岚那魔头!”

癫和尚摇头说道:“莫施主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内情绝不那么简单……”接着就把听自董婉若的话说了一遍。

听毕,莫子京惊愕慾绝地道:“怪不得老主人昔年自南荒回来后,多年来一直心绪不宁,寝食难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癫和尚道:“莫施主可知道,董府饮用水中,早已被人暗中下了毒?那‘五毒七煞白骨教’的独门霸道葯物‘尸毒锁魂散’?”

莫子京神情一震,道:“大和尚怎知道?”

癫和尚又把自己所见说了一遍,最后说道:“究竟是与不是,那还难下断,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怪事迭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