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 五 章 红粉痴情

作者:独孤红

侯山风一怔忙道:“姑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天下……”

红衣人儿截口说道:“我可以告诉你,除了他认我,要不我就死,没有第三条路好走,我这个人是最死心眼不过的!”

侯山风叹了口气,道:“既如此,我就不便跟姑娘说什么了……”

红衣人儿笑了笑道:“假如我认为你就是夏侯岚呢?”

侯山风哈哈笑道:“姑娘这是开玩笑,我哪来那么大福份?”

红衣人儿淡淡说道:“那么我要你告诉我,侯山风三字作何解释?”

侯山风心头一震,道:“姑娘,姓名赐自父母……”

“是的!”红衣人儿道:“假如做子孙的擅改,那是大不孝!”

侯山风暗暗苦笑,道:“姑娘,没有人擅改姓名!”

红衣人儿道:“可是据我看,你是把你的姓名削头拆了脚,那山风两字该是个‘岚’字,侯山风本是侯岚,再加上那复姓中的一字‘夏’字,不正是夏侯岚么?”

侯山风强笑说道:“姑娘可以摆个拆字摊儿了,那只是巧合……”

红衣人儿陡挑两眉,道:“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不认我?”

侯山风道:“姑娘,你令我难以作答,别说我不是夏侯岚,便是,我如今跟个秦淮河的粉头不三不四,又怎值得你……”

红衣人儿道:“别拿这哄我,我早去船上问过了,那小翠红告诉我的很详细,你究竟跟她怎么样,你自己明白!”

侯山风心中一惊,还待编词,戏衣人儿已然正色说道:“别多说,你只答我一句,你认不认我?”

侯山风默然不语,半晌始颇为郑重地摇头说道:“姑娘,别再为这值不得争的事争了,假如姑娘你对那夏侯岚仍然一往深情心不变,眼前有件正经事儿你该为他办办!”

红衣人儿淡然摇头,道:“不,我不以为有任何事比这件事更正经!”

侯山风摇头说道:“不然,姑娘,‘金陵董家’的祸事,姑娘可知道?”

红衣人儿点头说道:“我听说了一点,怎么样?”

侯山风扬眉说道:“那就是夏侯岚下的毒手!”

红衣人儿脸色一变,沉声叱道:“你胡说,他怎会……”

侯山风截口说道:“姑娘该知道夏侯岚当年的表记是什么!”

红衣人儿道:“我当然知道,一条五爪金龙!”

侯山风道:“一点不错,听董家那位名号‘铁面煞神’的总管说,所有董家人的致命伤痕是夏侯岚的什么‘一残指’,后来掳走董家那位总管及董家姑娘而留笺示意的那信笺上,就画着一条五爪金龙,还有杀害了那什幺冷天池座下四侍的,也留有‘一残指’伤痕及那条龙!”

红衣人儿静静听毕,黛眉扬起,冷哼一声,道:“你敢骗我,我才不信呢!”

侯山风摊手说道:“姑娘不信可以问向铁牛,他听见了,也看见了,对了,姑娘这才该听见了我对铁牛说的话了?”

红衣人儿点头说道:“听见了,你让他去向问有没有人运大批棺木出城!”

侯山风道:“不错,姑娘既听见了……”

红衣人儿道:“你为什么不早问我?”

侯山风一怔喜道:“莫非姑娘知道?”

红衣人儿得意地扬眉一点头,道:“我何止知道,我是亲眼看见的!”

侯山风急道:“姑娘看见了什么……”

红衣儿淡淡笑道:“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呀?只问你认不认我?”  

侯山风一怔,苦笑说道:“姑娘怎么还把我当成夏侯岚?”

红衣人儿摇头说道:“你不认我也没关系,可是你别想让我说出我所看见的!”  

侯山风眉锋一皱,迟疑了一下,道:“姑娘,我说一句本该说的话,幸亏我侯山风不是个好渔色的登徒子,要不然像姑娘这般强认情人……”

红衣人儿凤目倏瞪,威棱闪射!侯山风连忙住口不言!

红衣人儿威态一敛,却又淡然笑道:“随你怎么说吧,我不在乎!”

侯山风淡然说道:“那我也只有随姑娘了,反正事不关我,有人嫁祸就让他嫁祸去吧,眼看着夏侯岚的一世英名……”

红衣儿突然说道:“你说有人嫁祸?”

侯山风道:“我刚才不是告诉姑娘那‘一残指’及那条金龙了么?”

红衣人儿美目凝注,道:“你知道的还真不少,你怎知是有人嫁祸而不是他自己下的毒手?”

侯山风一震忙道:“姑娘以为会是他自己下的毒手么?夏侯岚这个人我也听说过,我不敢以为像他那么一个……”

红衣人儿冷哼说道:“好了,不用再掩饰了,我告诉你好了,刚才我来的时候,看见一辆车蓬密遮的马车出了‘挹江门’……”

侯山风忙插口问道:“姑娘,车蓬密遮,你怎看得见?”

红衣人儿美目一瞪,道:“它不能被风吹开么?”

侯山风忙陪笑说道:“能,能,能,姑娘请说下去!”

红衣人儿横了他一眼,接着:“我跟那辆马车交错而过,就当那交错而过的刹那间,一阵风吹开了车帘一角,我由那掀开的一角处看见车里摆放着两口棺木……”

侯山风又忍不住说道:“姑娘,两口?”  

红衣人儿这回未发娇嗔,点头说道:“是的,两口,一大一小!”

侯山风双眉一挑,忙道:“姑娘,那赶车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红衣人儿道:“我没看清楚,好像是个乡下老头儿!”

侯山风眉锋一皱道:“姑娘,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红衣人儿美目一翻:“你不会算算?刚才我来的时候到现在有多久?”

侯山风略一沉吟,道:“算时间恐怕已经过了江,更过‘江浦’了……”

红衣人儿笑了笑,道:“差不多,不过现在要追该还来得及!”

侯山风身形微动,但倏地抬眼投注:“追?要谁去追啊?”

红衣人儿道:“自然是你呀!难道会是我不成?”

侯山风哈哈笑道:“这才是天大的笑话呢?我为什么追?又凭什么追?一不会武功,二跟夏侯岚毫无渊源,想死也不能这样个死法呀?谁爱追谁去追,我可要回船上睡觉去了!”

红衣人儿冷笑说道:“你很够机警,追不追随你,谁爱嫁祸谁嫁祸,你少在我面前耍花枪,你走到那儿,我跟到那儿,看咱们谁着急!”

敢情这位刁蛮姑娘是泡上了!

侯山风双目陡挑,倏又敛态笑道:“姑娘,我那船上你能去么?”  

红衣人儿未假思索道:“我为什么不能去?我又不是没去过!”

侯山风笑了笑道:“那最好不过,只要姑娘自信有那能眼睁睁地看着我跟小翠红亲热的本领就行,姑娘,请随我来!”说着,他转身要走,红衣人儿羞红了娇靥,气红了脸。突然娇竭说道:“你站住!”

侯山风刚半转身躯,闻言回身笑道:“怎么,姑娘还有什么教言?”

红衣人儿倒挑黛眉,圆睁美目,娇chún上堆着寒霜,叱道:“你敢……”

“笑话!”侯山风笑道:“我为什么不敢?那画舫是小翠红的,小翠红又是个秦淮河中的卖笑妓,更是我侯山风的老相好,我跟她在船上亲热亲热并不犯王法,也没有请姑娘你去看呀!”

红衣人儿羞到了极点,也气到了极点,娇靥煞白,美目暴射傈人威棱,皓腕一抬,便待拔剑!但倏地,她矫躯猛颤,两行伤心泪夺眶而出,滑过那清冷的娇靥,扑簌簌堕落满襟,颤声说道:“岚哥,我伤心断肠为你,矢志守节为你,不管狂风暴雨每年一束鲜花为你,千里迢迢跑来金陵也是为你……你……你……你就忍心这么欺负我……”

侯山风chún边闪电掠过一丝轻微抽搐,笑道:“姑娘,世上有拾金拾银的,可没有……”

红衣人儿猛然跺了蛮靴,两道极度幽怨悲愤的目光直逼侯山风:“岚哥,你好狠的心……”转身向那浊水滚滚的秦淮河跃去!侯山风双目飞闪寒芒,身形方动!

蓦地里,一声苍劲佛号划空传到:“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侯施主怎好不伸手?”一条灰影飞掠而至,凌空探掌一把抓住红衣人儿那袭风氅,拉得红衣人儿娇躯顿了一顿,他趁势左掌电出托住红衣人影纤腰,只一震,红衣人儿已倒射而回!

红衣人儿落回岸上,那灰影也跟着射落,正是那癫和尚,他望着那玉手捂脸,不住饮泣的红衣人儿,目射不忍,脸色凝重直皱眉,低诵一声佛号,开口说道:“姑娘,天下没有不可解决的难题,上天有好生之德,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轻易出此下策,可以收泪了……”

红衣人儿玉手一甩,猛抬婷曾,美目双红,娇靥上犹挂着泪渍,她咬牙切齿地冷叱说道:“和尚你多管闲事,我没有哭,我为谁哭,又为什么要哭,我的泪早就滚干了,你们合起来欺负我……”

“阿弥陀佛!”癫和尚忙合什说道:“女施主暂息雷霆怒,且看看老衲是何人!”

红衣人儿冷笑说道:“你烧成灰我也认得出,你就是跟夏侯岚在一起那和尚!”

癫和尚道:“不错,女施主,老衲是刚才那和尚,但那位侯施主却不是女施主所说的那位‘玉面游龙辣手神魔’!”

红衣人儿目光一凝,疑惑地道:“和尚,你知道‘玉面游龙辣手神魔’?”

癫和尚道:“女施主,老衲癫和尚!”

红衣人儿“哦!”地一声轻呼,诧声说道:“你就是那位游戏风尘,玩世不恭的癫和尚?”

癫和尚含笑说道:“游戏风尘,玩世不恭是实,但癫的不是和尚我!”

红衣人儿娇靥一红,垂下螓首,但她猛又拍头回顾,讶然急道:“大和尚,那侯山风呢?”

癫和尚道:“女施主,能放手时便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位侯施主已经畏罪逃走多时,不知去向了!”

红衣人儿美目凝注,道:“大和尚,你既帮他就不该拦我!”

癫和尚道:“佛门弟子出家人,但本胸中一点慈悲,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老衲并不帮任何一人!”

红衣人儿道:“那么大和尚怎知他不是夏侯岚?”

“阿弥陀佛!”癫和尚低诵佛号,道:“当日‘五狱游龙’蒯施主埋葬夏侯施主的时候,老衲也在旁!”

红衣人儿美目凝注,一贬不眨,道:“大和尚,出家人不打诳语!”

癫和尚有意无意地避开了那双目光,道:“老衲不敢!”

红衣人儿道:“大和尚佛驾突然莅临金陵,是为……”

癫和尚道:“老衲听说冷天池座下四侍联袂来到‘金陵’寻仇上门,特地赶来为董家渡厄消灾,挽救血劫,不想……”

红衣人儿截口说道:“不想却被那位侯山风抢先一步,以诈术退了四魔!”

癫和尚点头说道:“不错,正是如此!”

红衣人儿道:“大和尚也以为那是诈术么?”

癫和尚道:“老衲以为那可能是!”

红衣人儿扬了扬眉,道:“大和尚为何不作肯定断语?”

癫和尚道:“只因为老衲未亲眼目睹其事!”

红衣人儿道:“大和尚为什么不干脆说不是?”

癫和尚道:“事实上那位侯施主不谙武学,不施诈绝无法取胜!”

红衣人儿突然笑了:“那么大和尚就该肯定说那是诈术!”

癫和尚呆了一呆,但他旋即接道:“老衲生平一向如此,凡未经亲眼目睹之事,绝不轻易下断!”

红衣人儿淡然笑道:“那么大和尚又怎能肯定他不谙武学?”

癫和尚怔了,道:“这个,老衲为此也曾试过!”

红衣人儿“哦!”了一声,说道:“大和尚当真曾试过?”

癫和尚垂下目光,低诵佛号:“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敢打诳语!”  

红衣人儿笑了笑,道:“这我信得过大和尚,但,大和尚,当那‘五狱游魂’蒯半千埋葬夏侯岚之际大和尚真在旁边么?”

癫和尚理直气壮地点了头,毅然说道:“不错,女施主,老衲确在旁边!”

红衣人儿冷冷一笑,道:“大和向这佛门弟子出家人毕竟打了诳语,大和尚恐怕不知道,当时我虽然晚到了一步,但我为怀疑夏侯岚之死,曾遍访在场目睹之人,却无一人说当时有僧人在场!”

癫和尚笑道:“女施主恐怕也不知道,当时老衲尚未剃度出家!”

红衣人儿扬眉冷笑,道:“那么大和尚是当时在场的哪一位?”

癫和尚道:“老衲是女施主遍访在场人那独漏的一个!”

红衣人儿微微一愕,道:“大和尚是‘五狱游魂’蒯……”

癫和尚杜口说道:“女施主,那蒯半千已经身死多年,早随草木同朽了!”

红衣人几点头说道:“我明白,大和尚,如今是癫和尚!”

癫和尚道:“女施主既明白,当知老枘亲手埋葬了‘玉面游龙辣手神魔’夏侯大侠,那么侯施主非夏侯大侠是不会有错的!”

红衣人儿娇躯倏颤,道:“大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红粉痴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