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 六 章 阴险毒辣

作者:独孤红

侯山风双目一瞪,道:“和尚,你敢跟我装糊涂!”

癫和尚忙道:“阿弥陀佛,贫衲还想要这颗光头,贫衲只知道她也跟来了,但不知她走的是哪条路了!”

侯山风神情微松,道:“和尚,偏劳你了,刚才的事你都看见了?”

癫和尚点了点头,道:“不错,贫衲已悉入这双老眼之中!”

侯山风道:“那么,和尚,你可认得这是何物?”右掌一翻,掌心上平托着那朵小小的铁莲花。

癫和尚一怔讶然说道:“檀樾,此物何来?”

侯山风遂概略地把经过说了一遍。

听毕,癫和尚皱了皱眉,道:“檀樾,这恐怕要去向问一个人……”

侯山风道:“和尚,你说谁?”

癫和尚道:“那有‘百事通’,‘包打听’之称的万皆晓!”

侯山风皱眉说道:“这么说来,和尚你不知道?”

癫和尚摇头说道:“我若知道你就不必再去找那万皆晓了!”

侯山风道:“这多年了,你和尚让我何处去找万皆晓?”

癫和尚笑了笑,道:“檀樾,四海八荒,三山五岳,那随你!”

侯山风眼一瞪,道:“和尚,你敢……”

癫和尚忙道:“檀樾,在‘洪泽湖’南有座茅屋,那里住着个老渔夫……”

侯山风道:“和尚,你何不早……”“说”字未出,脸色一变,身形电闪,穿林不见。  

癫和尚呆了一呆,立有所觉,低哼一声道:“真是好朋友……”

红影一闪,林内射进一人,癫和尚面首俏生生地站着那身披风氅,背插长剑的红衣人儿。

癫和尚忙合什躬身形,抢前开了口:“原来是女施主,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不然!”红衣人儿美目凝注,道:“若是大和尚来得及走,你我就难相逢了……”

癫和尚忙道:“阿弥陀佛,女施主冤枉贫衲了,贫衲只为追赶那辆马车!”

红衣人儿截口说道:“大和尚,那辆马车已被人炸毁了,我比大和尚迟到一步!”

癫和尚道:“原来女施主是一路跟来的,适才贫衲行经林外……”

红衣人儿道:“大和尚,别跟我顾左右而言他了,他到哪儿去了?”  

癫和尚道:“贫衲不知道,不过贫衲可以告诉女施主一个去处,女施主不妨到那里去问问……”

红衣人儿神情一喜,道:“我先谢了,大和尚请说!”

癫和尚道:“‘洪泽湖’南岸住着一个老渔夫,此人姓万名皆哓……”

红衣人儿未等话说完便自急急说道:“多谢大和尚,我先走一步了!”娇驱闪动,飞射穿林而去。

望着那无限美好的背影,癫和尚摇头叹道:“情耶,孽耶,何害人如此之深……”大袖摆处,僧衣飘飘,缓步出林而去……

“长白翁”冷天池的那支奇异的队伍,自离开那片白杨林后,一直漫无目的地在那荒郊旷野中行着,事实上他只有如此,只因为侯山风给他出的这个题太难了,不管是“五毒七煞白骨教”已不存在于这个武林,抑或是“白骨教”己化整为零分散在整个武林之中,那“白骨教”徒的脸上却没有写着字,人海茫茫,宇内辽阔,却叫他哪里去找?

不过,天不从人愿的事固然很多,而从天上掉元宝的事也不是没有,像如今这就是一椿——长白翁冷天池等就这么行走着,突然由前面十余丈外的一片人高野草中传出一声轻笑。抬榻的两名黑衣大汉立刻停步不前,那八名白袍怪人也分出了四名,两名护在榻前,两名闪身慾扑。

适时,由那堆人高野草之中转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蒙面人,此人行动如鬼魅,似是随风飘出!他飘出草丛之后,那一双炯炯目光直逼软榻上的“长白翁”冷天池,站在那儿不言不动。  

最先忍不住的是那最前面的两名白袍怪人,他二人冷哼一声,联袂向高大黑衣蒙面人扑去!那高大黑衣蒙面人轻笑抬手一抖,砰然两声,那两名白袍怪人竟被他震得身形飞退,落回原处。

冷天池勃然色变,抬手拦住了那再慾扑上的两名白袍怪人,目注黑衣蒙面人冷然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拦住老夫去路!”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一笑说道:“冷天池,要早开口,不就没事了么?”

冷天池脸色又复一变,道:“原来你认得老夫!”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冷老是怪我大胆?”

冷天池未置是否,冷哼说道:“答老夫问话!”

“遵命!”那黑衣蒙面人笑了笑,道:“冷老如今要找什么人?”

冷天池一震说道:“你是‘五毒七煞白骨教’徒?”

“正是!”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点头说道:“不过,冷老,那教徒二字委曲了我,我恭为‘五毒七煞白骨教’的总巡察,冷老以后多照顾!”

冷天池冷笑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功夫,你……”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截口说道:“我如何,冷老?天下该没有自动送上门来那种傻人!”

冷天池道:“老夫知道,你身手不弱!”

“那是冷老夸奖!”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就是我身手再高,也不敢跟冷老相颉颃……”

冷天池道:“恐怕你也不会束手就缚!”

“冷老明智!”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其实,冷老,我所以不避被你之危,冒杀身之险,大胆拦住冷老大驾,是来跟冷老商量一件事的!”

冷天池老眼翻动,道:“老夫跟‘白骨教’间有值得商量之事么?”

“当然!”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不然我不会轻易冒此大风险!”

冷天池道:“假如老夫不愿意跟你商量呢?”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冷老,我既然明知冷老在四处搜寻本教之人,而敢自动送上门来拦冷老去路,那表示我有十分把握冷老奈何不了我,与其擒不住我,冷老又何如听听我所要说那对冷老有百利而无一害之事呢?”

冷天池目光转动,冷哼说道:“好心智,你且说说看?”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听说冷老跟本教前任教主有过数面之缘……”

冷天池傲然点头,道:“不错,老夫当年跟轩辕老儿确有过几面之缘!”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可是,冷老,那轩辕教主如今已经不是本教教主了,实际上说,武林中已经没有‘五毒七煞白骨教’这个称号了!”

冷天池道:“这个老夫知道,但这跟你要跟老夫商量之事有何关连?”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岂止有关连?冷老且请慢慢听……”顿了顿,接道:“那是因为‘白骨教’已加盟于另一个秘密组织之中……”

冷天池道:“什么秘密组织?”

那高大黑衣辈面人笑道:“冷老何其性急?”

冷天池道:“老夫不是性急,乃是根本不信!”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诧声说道:“冷老根本不信什么?”

冷天池道:“老夫根本不信轩辕老儿那等高傲之人,会自贬身份,向人低头地加盟于另一组织,听命于人!”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原来如此,冷老错了!”

冷天池道:“老夫怎么错了?”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冷老只知轩辕教主高傲,却不知主持此一秘密组织之人更为高傲,冷老只知轩辕教主功力深厚,智慧高绝,却不知那主持此一秘密组织之人功力更深,智慧更高,冷老只知轩辕教主雄才大略,一代霸王,却不知……”

冷天池冷然摆手,道:“够了,老夫更不信了!”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冷老怎么更不信了?”

冷天池道:“老夫与他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并称于宇内武林,放眼天下岂有比轩辕老儿更高明之人,除非他是神……”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截口笑道:“冷老,称他为神,实不为过,轩辕教主敬他为天人!”

冷天池突然仰天大笑,那八名白袍怪人被震得衣袂飘扬,长发飞舞,而那高大黑衣蒙面人一袭黑裳竟然丝毫未动,他反而淡然笑道:“冷老敢是仍不信?”

冷天池笑声倏住,双目寒芒直逼高大黑衣蒙面人,老脸上的神色充满了惊骇震撼之色道:“阁下好俊的护身罡气,定静功夫!”

“那是冷老夸奖!”那高大黑衣蒙面人轻笑说道:“冷老与轩辕教主一南一北并称宇内,如今能有一个侯山风高过冷老,难道就不能另有人高过轩辕教主么?”

冷天池一怔,红了老脸哑了口,半晌始道:“固然那侯山风高老夫一筹,但老夫并未对他臣服……”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截口说道:“冷老错了,那不叫臣服,那叫携手并肩,同心协力,共图百年霸业,那也叫做……”

“好了!”冷天池一摆手,道:“你跟老夫谈这些目的何在,说吧!”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冷老委实性急,又不耐烦了,我遵命就是……”顿了顿,接道:“轩辕教主现为那一秘密组织之左护法,右护法之位至今仍悬,我奉那主持此一秘密组织人之命,并带了轩辕教主的敬邀,恭请冷老加盟,屈就右护法之职!”

冷天池双眉连轩,冷冷说道:“这就是你拦老夫之意,说完了么?”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点头说道:“正是,冷老,我说完了,冷老尊意如何?”

冷天池冷然摆手,道:“不如何,老夫要将你擒下!”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诧声说道:“冷老这是什么意思?”

冷天池道:“老夫何等身份?焉肯低头事人,供人驱策?”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忙道:“冷老错了,冷老既与轩辕教主一南一北,并称于世,以轩辕教主身份都肯在那一秘密组织之中……”

冷天池冷然截口说道:“你要弄清楚,他是他,老夫是老夫!”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难道说轩辕教主的身份声名在冷老之下么?”

冷天池道:“他的身份声名不在老夫之下,但人各有志……”

“冷老!”那高大黑衣袭面人截口说道:“这是冷老过于固执,我还没有悦,冷老也还不知道,只要冷老点个头,对冷老可有莫大的好处!”

泠天池“哦!”地一声,冷冷笑道:“对老夫有什么莫大好处?你且说说看!”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一来冷老可与那主持此一秘密组织之人,分享那垂手可得,易如探囊取物之霸业,二来多了无数强而有力的帮手,可以快意恩仇,三来……”

冷天池截口说道:“且慢,快意恩仇四字何解?”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那侯山风不是杀了冷老的座下四侍么?”

冷天池心头一震,道:“这个老夫自己有力量快意恩仇,用不着……”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截口说道:“实际上,适才在那白杨林内,冷老与那侯山风交手之际,我也隐身在那白杨林内!”

冷天池老脸一红,道:“而实际上,老夫也找错了人……”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冷老是说那侯山风不承认杀了冷老座下四侍?”

冷天池道:“不错,正是如此!”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冷老,换我我也不会承认!”

冷天池脸色一变,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只问冷老,‘书妖’董洪等四位,那致命伤痕是什么?”

冷天池毅然说道:“‘玉面游龙辣手神魔’夏侯岚的独门神功‘一残指’!”

“是喽!”那高大黑衣蒙面人道:“‘一残指’既称独门,该是任何人所模仿不得的,如今的问题不在四侍为何人所杀,而在于那侯山风是不是夏侯岚,而这件事,冷老自己颇为明白……”

冷天池脸色微变,道:“你的意思是……”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目光转动,道:“冷老明智,只要那侯山风便是夏侯岚,冷老座下那四侍是否为他所杀,任何人不难明白!”

冷天池眉锋一皱,沉吟说道:“那么他自期三月,找寻那有力的证据一事何解?”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只怕他不是在搜寻证据,而是在搜寻一件武林人梦寐以求的罕世至宝!”

冷天池道:“什么武林人梦寐以求的罕世至宝?”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冷老可听说过‘玉蟾蜍’?”

冷天池神情一震,道:“难道他就是在找寻‘玉蟾蜍’?”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点头道说:“正是,冷老!”

冷天池目光凝注,惑然说道:“他找寻‘玉蟾蜍’跟此事有何关连?”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笑道:“冷老何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只要他能在这三月之内找到那‘玉蟾蜍’,他便宇内致尊,绝无敌手,便是连天下武林也垂手可得,又何在乎冷老邀约几个帮手找他索仇!”

冷夭池脸色一变,默然不语,须臾始道:“说你那第三椿好处!”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嘿嘿笑道:“我遵命,冷老,只要冷老点个头,那主持此一秘密组织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阴险毒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