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 七 章 辛酸往事

作者:独孤红

夏侯岚道:“可是找一个并非易容,而身材,像貌,言谈、举止,特征都相同,分毫不差的人却难比登天!”

癫和尚道:“檀樾,眼前三人中,唯檀樾你见过那人,难道檀樾真……”

夏侯岚截口说道:“和尚试知道,我生平不做没把握的事,也不说没把握的话,我敢以性命担保,此人确是万皆晓!”

癫和尚道:“那他为什么要害你呢?”

夏侯岚苦笑说道:“和尚,你问我,我问谁?”

癫和尚神色渐趋凝重,沉吟说道:“看来此中大有文章,檀樾,和尚要到一个地方去……”

夏侯岚忙道:“和向,你要到哪儿去?”

癫和尚道:“此属天机,暂时不便泄露,不过,少则五天,多则十日,那人是否万皆晓,和尚总会给檀樾个明确答复……”

夏侯岚眉锋一皱,道:“好吧,和尚,你我何时何地再碰头?”

癫和尚道:“檀樾不必跟我订约,届时和尚自会找檀樾!”说着,转向上官凤,道:“女施主,和尚不再打扰了,空林寂寂,正宜长坐谈心,互诉情怀,想必夏侯岚檀樾有段往事要告诉女施主,和尚不敢打扰,就此告辞!”

合什微一躬身,大袖摆处,倒射而逝……

望着那穿林而去的枯瘦身形,夏侯岚喃喃说道:“当年,如今,怎么我碰上的都是难解的怪事……”

上官凤倏地侧转螓首,道:“岚哥,当年,如今,你都碰到了什么怪事?”

夏侯岚苦笑说道:“凤妹可曾听见和尚临去之言?”

上官凤点头说道:“我听见了,岚哥有段往事……”

夏侯岚点头说道:“凤妹可愿意听?”

上官凤柔婉地说道:“只要岚哥愿意说,我没有不愿意听的!”

夏侯岚双眉微轩,道:“那么凤妹,咱们找块草地坐坐,让我说给你听……”

上官凤温顺地微颔螓首,没有说话。

夏侯岚轻舒猿臂,微微拥着上官凤向林中一块草地走去,在那草地上,二人相对而坐。坐定,夏侯岚吸了一口气,道:“凤妹,这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上官凤柔婉笑道:“便是从盘古开天说起,我也有这份好耐性!”

夏侯岚淡技一笑,道:“谢谢你凤妹……”神情忽暗,叹了口气接道:“凤妹,首先我要告诉你,我是个弃婴,也很有可能是这世上唯一对自己身世不明的一人……”

上官凤一震说道:“这怎么说,岚哥这夏侯复姓……”

夏侯岚道:“那是我义父,也是我授业恩师所赐!”

上官凤道:“岚哥的义父及授业恩师是哪位前辈?”

夏侯岚道:“凤妹可曾听说过‘断肠碎心偷生客’此人?”

上官凤脱口一声惊呼,道:“岚哥是说夏侯一修夏侯前辈?”

夏侯岚点头说道:“正是,凤妹,他老人家就是我的义父及授业恩师!”

上官凤动容说道:“原来岚哥是夏侯前辈的义子兼衣钵传人那就怪不得……”倏地住口不言。

夏侯岚却未在意地淡淡接口说道:“那就怪不得我功力高绝,出手辛辣,出道未三年,便赢得那‘玉面游龙辣手神魔’的称号了,对么?”

上官凤娇靥微酡,也带着歉疚与不安,道:“岚哥,原谅我的无心……”

夏侯岚微微摇头说道“凤妹,我不会介意的,你没有说错,我承认我自小耳濡目染,受他老人家影响很大,但是凤妹该知道,他老人家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那名号也不叫‘断肠碎心偷生客’,由这后来自改的名号,任何人不仅知道他老人家有着一段心碎断肠,有血有泪,既羞且愧的往事,而只要任何一人知道了他老人家这段往事,当会原谅‘断肠碎心客’性情怪癖,出手毒辣,只因为他老人家受过太多的打击……”

上官凤道:“这是天下武林任何一个所不知道的,岚哥,夏侯前辈受过什幺样的打击,又为什幺自改名号为……”

夏侯岚截口说道:“恐怕谁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有妻有子。”

上官凤呆了一呆,道:“这的确没人知道。”, 夏侯岚道:“我那义母我没见过,不过听他老人家提起过,说我那义母姓柴,闺名玉霞,是前杭州太守柴明清的掌珠,是位不谙武学,贤淑善良的女子,结缡三载,他两位膝下有了个儿子,常言道:‘有妻有子万事足’,也即因此,他老人家封俭归隐,退出武林偕妻携手,找了一处远离尘世的僻静地方安居下来,谁知好景不常,他老人家一次出远门回来之后,发现他那妻手跟他托付照顾妻子的一位至友俱已不见……”

上官凤黛眉微挑,插口说道:“莫非夏侯前辈那位至友是个人面兽心的……”

“事实不错。”夏侯岚点头说道:“他老人家几经打听,才知道他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善良爱妻为他那位至友所霸占,并在他来回来之前掳去了他那爱妻及幼小,他老人家悲怒之下,孤剑走天涯,穷搜四海,遍寻八荒,誓必要手诛那人面兽心的匹夫,夺回自己那爱妻幼子……”

上官凤挑眉说道:“该杀,死了都便宜,岚哥,找到了没有?”

夏侯岚叹道:“找是找到了,但却是找到了三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四条命!”

上官凤“哦”地一声惊呼道:“都死了,岚哥,那是……”

夏侯岚摇头道:“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他老人家仅能从那身材体形及一些余物上辨出那正是自己的爱妻幼子及那人面兽心的匹夫!”

上官凤轻轻地“哦”了一声,默然未语,但她旋又说道:“岚哥,你适才说三具尸体四条命,是什么……”

夏侯岚道:“在他老人家出门之初,我那义母刚怀了身孕。”

上官凤娇靥堆霜,美目凝煞,道:“害人不浅,那人面兽心的东西死得太便宜!”

夏侯岚双眉微挑道:“他老人家遭此重大打击之后,痛不慾生,复又自愧堂堂七尺须眉伟丈夫,无力护卫爱妻幼子,本拟横剑自绝,找寻妻儿于泉下,但就在他拔剑之际,他听到了一阵儿啼!”

上官凤忙道:“那就是岚哥?”

夏侯岚点头说道:“不错,凤妹,那就是我,他老人家看我被人遗弃于荒野,太以可怜,以念谁无子女,谁无亲儿?就暂时打消了那自绝的念头,把我带回去抚养一直到我长大成人,可以自主,他老人家方乘我不备之际横剑自绝了……”话声至此,喉间似有物堵塞一般,倏地住口不言,双目涌泪,身形微颤,缓缓垂下头去。

上官凤她感同身受,伸过柔荑,握上了夏侯岚那白皙修长的双手,虽来说话,但那安慰之意尽在不言中。

半晌,夏侯岚举袖拭泪,强笑说道:“凤妹,这就是他老人家的辛酸血泪史了……”

上官凤道:“难道夏侯前辈未曾提过岚哥的身世么?”

夏侯岚摇头说道:“没有,他老人家捡到我时,除了一块包裹之物外,别无长物,所以他老人家没有丝亳线索去寻访我是谁家弃婴!”

上官凤道:“看来,岚哥那生身父母也够狠心的!”

夏侯岚身形猛然一阵颤抖,扬起双眉,但他没有说话。

上官凤心知一句无心之语又触中情郎心中隐痛,遂忙改变了话题,轻轻开口说道:“那么,岚哥正当纵横宇内,叱咤风云之际,又为什么……”

夏侯岚苦笑截口,说道:“凤妹,那有四种原因!”

上官凤微愕说道:“四种原因,哪四种?”

夏侯岚道:“第一,我出道三年,斩姦除恶,踏尽不平,却是因为性情冷酷,出手过辣,赢得个魔号,我一方面心灰意冷,另一方面也感于有负义父老人家的忍羞含辱,苦心培育。”

上官凤道:“行事但求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何计较世情之毁誉褒贬!这世上也尽多欺世盗名的卑鄙隐恶小人!”

夏侯岚淡然强笑,道:“谢谢凤妹,我现在想通了……”

顿了顿,接道:“第二,我自‘玉面游龙辣手神魔’夏侯岚名号崛起武林之后,我便发觉有人在暗中千方百计地谋害我,阴狠毒辣手段层出不穷,但因那人功力颇高,行事又极其谲诡神秘,所以我始终未能找出他是武林中的哪一个……”

上官凤道:“所以岚哥就扮演那么一出假戏,又找那蒯半千老鬼帮了个忙,将一口空棺埋入土中,然后……”

“不,凤妹!”夏侯岚摇头说道:“那不是空棺,事实上我确在棺中,也确实被埋进那三尺孤坟,一块黄土之中,只不过当夜蒯半千又把我挖了出来!”

上官凤一股悲凄,满面凄楚地道:“真好!岚哥只知道演一出假戏,却不知害得我在墓前哭倒几回,流过多少泪,滴过多少血,每年一束香花……”

夏便岚无限愧疚歉然地强笑道:“凤妹,原谅我那不得巳的苦衷,在现在不是……”

上官凤微颔螓首,轻轻说道:“是的,岚哥,只要岚哥还活着,只要我能长伴岚哥身畔,以后就是心碎断肠,流过多少泪,冒过多少狂风暴雨,跑过多少路,如今我还是心甘的!” 

夏侯岚身形猛颤,挥掌一把抓上那雪白晶莹,滑腻若脂,柔若无骨的一双柔荑,道:“凤妹,我欠你太多了……”

上官凤螓首半垂,道:“今生也许,但前生必然是我欠你的!”

夏侯岚只紧握那只手,没说话。

上官凤却道:“岚哥,说你那第三种原因吧!”

夏侯岚点了点头,道:“第三种原因,就该是因为我那至今难明的身世了……”

上官凤道:“岚哥所以诈死,是为了打听自己的身世?”

夏侯岚道:“凤妹猜想,夏侯岚不死,谁敢说话,我若以‘玉面游龙辣手神魔’的身份去四处打听,谁又敢告诉我?”

上官凤道:“那么岚哥隐身在‘金陵’夫子庙,秦准河一带,游荡玩世,游戏风尘,可曾有什幺收获?”

夏侯岚摇头说道:“对自己的身世,至今仍茫无所知,便是对那暗中企图杀害我之人也未摸着一丝端倪!”

上官凤道:“那么岚哥这一出假戏是白演了!”

夏侯岚点头说道:“可以逾么说,不过‘金陵’董家这桩祸事,与我不无关连!”

上官凤道:“那等于是在岚哥再现武林之后!”

夏侯岚道:“癫和尚这一着虽然给我惹来了不少麻烦,但确也替我引出了一点端倪,我怀疑那杀害董家全家之人即是三年前那一直在暗中害我的人,要不然……”

上官凤道:“岚哥根据那‘一残指’致命伤痕?”

夏侯岚点头说道:“正是。”

上官凤道:“岚哥,那‘一残指’是岚哥的独门神功!”

夏侯岚道:“这个我知道,义父他老人家只有我一个传人……”

上官凤道:“夏侯前辈可还有什么极其亲近的亲人及朋友?”

夏侯岚惑然说道:“凤妹何作此问?”

上官凤道:“假如夏侯前辈有什么极其亲密的亲人及朋友,那有可能当年他们由夏侯前辈处学得这独门……”

“我明白了。”夏侯岚道:“可是他老人家除了我之外,已没有亲人,那唯一的过命之交的至友,也已死在多年之前!”

上官凤皱眉沉吟,道:“那就奇怪了,岚哥,夏侯前辈那人面兽心的朋友是……”

夏侯岚扬眉说道:“千面书生金玉容!”

上官凤一声惊呼说道:“原来是他,真是人如其名,金玉其外……”话丝微顿,接道:“岚哥,不管怎么说,这世上除了岚哥你自己之外,另有一个会施‘一残指’的人在,这是毋庸置疑的!”

夏侯岚点头说道:“是的,凤妹,我也是这么想!”

上官凤道:“只要能找出那会施‘一残指’之另一人……”

夏侯岚苦笑说道:“凤妹,上哪儿去扰,又怎么个找法?”

上官凤肯定地道:“容易,岚哥,如不是夏侯前辈另有亲人或朋友在,那么是岚哥自己的知己朋友中有那……”

夏侯岚道:“据我所知,他老人家生平只有‘千面书生’金玉容那一个过命的朋友,而我也只有‘五岳游魂’蒯半千那么一个知己!”

上官凤迟疑了一下,道:“岚哥,我无意怀疑任何人,癫和尚会……会……”

夏侯岚摇头说道:“我跟他之间,从不过问彼此的武学!”

上官凤皱眉说道:“那自当年至今,岚哥所碰到的怪事,的确太多了!”

夏侯岚苦笑说道:“而眼前这一件令我更难懂,明明那人是多年的朋友万皆晓,他竟会翻脸无情地对我下了手!”

上官凤沉吟未语,但忽又说道:“好在癫和尚已经去查了,几天之后定会有所回音的,岚哥,这些事不要提了,说你那第四种原因吧!”

夏侯岚应了一声,却迟疑未语。

上官凤美目凝注道:“怎么,岚哥为什么不说?”

夏侯岚缓声说道:“凤妹,实际上算算,只有那三种……”

上官凤道:“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辛酸往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