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 八 章 是非难明

作者:独孤红

那万花公主怒声说道:“夏侯岚,你要我说几遍,我不是董婉若!”

夏侯岚道:“姑娘若不是董婉若,反过来我还要怀疑是姑娘的人杀了董家满门,掳走了董姑娘,嫁祸于我呢!”

这不啻说,这是董婉若的一手阴谋!难怪夏侯岚这么想,若说眼前这万花公主不是董婉若,夏侯岚侯自问那绝不可能,既是董婉若,她跟莫子京离奇失踪于前,复又向夏侯岚要董婉若于后,这不是她一手搞出来的阴谋是什么?

那万花公主眉锋一皱,道:“我不妨告诉你,当初与莫子京去求你的是董婉若,后来又去向你拜谢以及跟莫子京一起失踪的,却不是董婉若而是我,你明白了么?”

夏侯岚苦笑说道:“我简直越听越糊涂……”

那万花公主道:“反正我告诉你那前后是两个人,你知道我不是董婉若就行!”

夏侯岚道:“姑娘既是跟莫子京去谢我的那位,就该知道杀董家满门的,不是我夏侯岚,而是另有其人!”

那万花公主道:“那么是谁?‘一残指’怎解?”

夏侯岚抬头说道:“这也是我百思莫解之事,不过我还在查……”

那万花公主截口说道:“我也不妨告诉你,当我跟莫子京前去谢你之时,董家全家已中了我这位左护法所施之毒,个个昏迷。那董婉若也已落在了我手中,而及至我跟莫子京返回家家时,却发现董家满门俱已死在‘一残指’下,陈尸到处,唯独不见了那董婉若,所以我认定了是你搞的鬼……”

夏侯岚道:“照姑娘这么问莫子京何处一说,我岂非可以分身了?”  

“那我不管!”万花公主道:“诸般事实不容我作他想!”

夏侯岚双眉微扬,道:“姑娘岂非有点不讲理。”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倏扬冷叱,双目煞光暴射。

那万花公主一摆手,道:“没有你们的事儿,他说话没有对我恭敬的必要……”

那高大黑衣蒙面人立刻敛煞躬下身去。

话锋微顿,万花公主转望夏侯岚,接道:“你该想想看,假如董婉若在我手中,我不会自找麻烦,自树强敌地向你再要董婉若!”

夏侯岚道:“事实上,姑娘,我跟你一样!”

那万花公主道:“我不愿跟你多说了,我不管你有没有掳走董婉若,但我限你在三个月内以董婉若换回你这位情人,要不然……”

夏侯岚陡挑双眉,目中威棱直逼万花公主,道:“姑娘,你怎么这样不讲理!”

那万花公主冷冷说道:“那怪不了我,要怪只能怪那‘一残指’致命伤痕,如今你的情人既在我手中,我相信你不会轻举妄动的!”  

夏侯岚心头一震,倏敛威煞道:“姑娘,我说过多次,那‘一残指’致命伤痕,是有人嫁祸于我,我也没有掳去董婉若,难道说……”

万花公主截口说道:“够了,我不也说过了,我不管你有没有掳走董婉若,我却要你在三个月内以董婉若换回你的情人!”

夏侯岚道:“这么说来,姑娘是以敝友为胁,要我替姑娘……”

万花公主道:“事实上,假如我的人落在了你手中,你也可以这么对我!”

夏侯岚道:“可是我认定了你是董姑娘,也怀疑这是你有计划对付夏侯岚的一套颇为高明的阴谋手法!”  

万花公主脸色一变,倏又淡淡说道:“随你怎么说吧,我懒得跟你辩了,你认为达是我的阴谋,我认为是你掳走了董婉若,这种事单凭口舌是难以解决的,只有看谁高明过谁了,而如今你的情人落在我手中,在这头一阵上,你已经输了,所以我有权要你交出董婉若!”

夏侯岚听得双眉连轩,道:“说得是,好吧!姑娘,你要那董姑娘是为了‘玉蟾蜍’?”

那万花公主微颔螓首,道:“我不否认,正是。”

夏侯岚道:“姑娘曾自言冒充过董婉若,那么姑娘就该知道姑娘跟董婉若长得十分相像,令人难辨谁是谁!”

那万花公主道:“这个我自然知道,要不然我怎能冒充董婉若!”

夏侯岚道:“姑娘如不是董婉若,就该跟董家有甚渊源!”

万花公主道:“你错了,我跟董家丝毫没有关系!”

夏侯岚双眉微扬,道:“那么,姑娘,莫子京现在何处?”

万花公主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的左护法就是莫子京!”

夏侯岚为之一怔,讶然说道:“怎么,莫子京就是轩辕极?”

万花公主道:“轩辕极是真,莫子京是假!”

夏侯岚点了点头,道:“好吧,姑娘,三个月后我在何处换人?”

那万花公主神情一喜道:“董婉若既在你手中,你何必要等上三个月,备尝那相思之苦?”

夏侯岚淡淡说道:“董婉若不在我手,但是敝友现落在你手中,我不得不为你找。”

那万花公主刹时间又恢复冷漠神色,道:“那很好,你不必问我在何处换人,只要你找到了董婉若,我自会找上门来,答我最后一问,你师承何人?”

夏侯岚目光凝注,道:“你问这干什么?”

万花公主道:“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只要答我问话!”

夏侯岚道:“徒忌师讳,恕我不便奉告。”

万花公主黛眉一扬,道:“那么,你是何人之后,令尊怎么样?”怎么问了师承又问人天伦。

夏侯岚诧异目光凝注,道:“姑娘,我再问你一句,你问这干什么?”

万花公主道:“我要你先答我问话!”   

夏侯岚道:“抱歉得很,没有告诉你的必要!”

万花公主脸色倏变,道:“你不说,我要她的命!”

夏侯岚淡淡说道:“那姑娘是不打算再要董婉若了?”

万花公主冷冷一笑,道:“假如我不杀她,而让她吃点苦头呢?”

夏侯岚目中寒芒一闪,道:“姑娘,我本有所顾忌,可是你莫要逼我咬牙横了心!”

万花公主突然格格娇笑,道:“没想到辣手神魔,也会动了真情,有了怜香惜玉之心……”笑声倏住,娇靥上跟着掠上一层浓浓寒霜,道:“我不信你会咬什么牙,横什么心!”抬起了那欺雪赛霜,柔若无骨的玉手……

夏侯岚目中威棱暴射,跨前一步。

万花公主忽地一笑垂下柔荑,道:“天下感人最深的,唯一个‘情’字,但害人最惨的,也是这个‘情’宇,如今你对她这样,将来她一旦人老珠黄容颜变后,不知你会怎么对她了,不过也难怪,谁叫她花容月貌,我见犹怜,夏侯岚,我饶了她了,你放心,我也不会亏待她的,我走了,记住,限期三月,要是过了三个月交不出那董婉若,那后果你自己去想吧。”话落,带着她那左右护法抱起上官凤,飞射而去!

夏侯岚想追,但他不敢追,他站在那儿羞怒焦急,却是既作声不得,也奈何人不得。蓦地里,他目中飞闪寒芒,刚要转身。

适时,一声苍劲佛号自背后响起!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夏侯岚威态一敛,缓缓转过身形,眼前,正站着那位癫和尚,他淡淡开口,发话说道:“和尚,你都听见也都看见了?”

癫和尚微一点头,道:“和尚慢那万花公主一步!”

夏侯岚苦笑说道:“和尚,你该快一步的……”顿了顿,接道:“和尚,你以为她是万花公主?”

癫和尚道:“那是她自己说的!”

夏侯岚道:“这么说来我没有看错了?”

癫和尚道:“一双眼或有错,两双眼就错不了,和尚不以为世上有这么相似之人。”

夏侯岚道:“那么,和尚,她又向我要得什么董婉若?”

癫和尚摇头说道:“和尚并不知道为什么,但却知道她比举必有深意,和尚以为她必就是那杀害董家满门,然后嫁祸于檀樾之人。”

夏侯岚道:“和尚,你糊涂了,她是董婉若!”

癫和尚淡淡道:“和尚一点也不糊涂,那也是她自己说的,有可能你我始终未见过董天鹤那位掌珠,你我所见那董婉若,根本就是她冒充的,檀樾明白么?”

夏侯岚道:“我明白,但和尚,那瞒得了别人却瞒不过董天鹤!”

癫和尚道:“恐怕那时候董天鹤已经看不见了!”

夏侯岚苦笑说道:“和尚,这是我再现武林以来,头一个,也是生平晕大的一个跟斗,尤其,这跟斗栽在一个不明来历的女子手中,只为帮人的忙,帮来帮去却落在人圈套之中。”

癫和尚摇头叹道:“和尚要是早知道,说什么也不会管这种闲事了……”话音微顿,接道:“檀樾,此女不明来历,但若以轩辕极、冷天池两个老东西左右随侍,甘供躯策来看,此女不但大有来头,而且其武学及智慧也可想而知!”

夏侯岚道:“这个我明白,可是,和尚,这世上让我上哪儿再找第二个董婉若,和尚,你为我想想看!”

癫和尚道:“这分明乃是一个毒计……”

夏侯岚道:“和尚,你不说过么?或许真有个咱们没见过的董婉若!”

癫和尚道:“那是和尚猜测,事实上,世上只有她一个董婉若!”

夏侯岚道:“那么,她杀董家满门是……”

癫和尚道:“当然是为了一个仇字!”

夏侯岚道:“那又为什么嫁祸于我?”

癫和尚道:“檀樾,这有两种说法,第一,她认为檀樾真已身死,嫁祸在檀樾身上,不但可以让人永远找不到凶手,也可以在武林中制造一怪异气氛,第二,她知道檀樾未死,如果是后者,那就只有又是一个仇字了!”

夏侯岚道:“可是,她又怎会施那‘一残指’呢?”

癫和尚道:“这恐怕要檀樾自己去费脑筋了!”

夏侯岚皱眉沉吟,突然摇头说道:“不对,和尚。”

癫和尚道:“檀樾,怎么不对?”

夏侯岚道:“仔细看,她若不是真的董婉若,就必然跟董婉若长得十分相像!”

癫和尚道:“何以见得?”

夏侯岚道:“因为她跟莫子京去夫子庙找我的时候,大伙儿一眼便认出她是董天鹤的掌珠董婉若,足见金陵城的人对她很熟,既如此,那便表示董天鹤确有个叫董婉若的女儿,既有这么一个女儿,真女儿断不会杀他满门,那就该是假女儿,既是假女儿,若非像貌极其相似之人,怎能冒充,如今想想,她所说的是实话,这世上另有一个董婉若!”

癫和尚静听之佘,目中异采连闪,夏侯岚话声一落,他便即微微点头,皱起了眉,道:“檀樾分析的有理,只是,和尚以为,纵真另有一个董婉若,那董婉若也该在她手中!”

夏侯岚道:“那么她又找我要得什么董婉若?”

癫和尚道:“和尚是说过这又是一个毒计!”

夏侯岚道:“可是我找不到董婉若,她最多是害了上官凤……”

癫和尚道:“那跟害檀樾有什么两样?”

夏侯岚一震,旋即摇头说道:“和尚,这又不对了!”

癫和尚道:“檀樾,这又怎么不对了。”

夏侯岚道:“若是董婉若落在了我手中,我会一声不响地挟着她去寻‘玉蟾蜍’,绝不会这般宣扬引人注意!”

癫和尚淡淡说道:“檀樾,既有那‘一残指’致命伤痕,天下武林注意的是你檀樾,而不是她万花公主,檀樾想想看是不是?”

夏侯岚呆了一呆,默然不语。

癫和尚又道:“假如她这般对待檀樾,其目的只在移转天下武林的注意,那还好,和尚以为一且她找到了‘玉蟾蜍’,便会自动地放了上官女施主的,假如这仅仅是目的之一,还有重大的阴谋在卮,贫衲奉劝,还是越快想办法拯救上官女施主。”  

夏侯岚点了点头,但未说话。

癫和尚略一迟疑,又道:“檀樾,她为什么突如其来的问起檀樾师承及……”  

夏侯岚摇头说道:“那谁知道,只有向她自己了。”

癫和尚道:“檀樾,你我知交多年,檀樾却一向未曾对和尚提过檀樾的师承及身世,如今可否对和尚谈谈。”

夏使岚道:“看来你是被她引起了动机,和尚,自无不可……”接着,就把自己的师承及身世概略地说了一遍。

静听之际,癫和尚脸色连变,听毕,他惊声说道:“原来檀樾是‘断肠碎心偷生客’之后……”

“不,和尚。”夏侯岚摇头说道:“我是他老人家的义子兼衣钵传人,但他老人家视我如己出。”

癫和尚忙合什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原来夏候前辈竟有这么一段伤心血泪史,怪不得他改号断肠碎心偷生客……”猛地抬头说道:“有了,檀樾,那万花公主莫非是‘千面书生’金玉容后人!”

夏侯岚呆了一呆,道:“何以见得?”

癫和尚道:“不然她为什么害檀樾,那金玉容跟夏侯前辈过命之交,必然会施‘一残指’,这万花公主也以‘一残指’嫁祸,不该跟那金玉容有甚渊源么?”

夏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是非难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