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心魔影》

第 九 章 淮河夜战

作者:独孤红

白衣美妇人嫣然一笑,道:“姑娘,此话当真,算数?”

上官凤冷冷说道:“我由来说一不二,言出如山,再说,我若躲不过你探手一抓,就是不愿意也下不了船的!”

白衣美妇人笑道:“姑娘令人敬佩,说得是,请小心,我要出手了!”话落,坐势不动,抬起皓腕,那水葱般五根玉指微张,向着上官凤缓缓抓了过去!其势极其缓慢,按说躲闪乃是轻而易举。

岂料大谬不然——

上官凤是位红粉巾帼,也是位识货的大行家,她睹状娇靥神色一变,立刻凝神摒息,美目望着那缓缓伸来的玉手,一眨不眨,简直有如临大敌之概。

事实不错,在上官凤的眼中,由她眼前缓缓伸过来的,不是一只玉手,而等于上百只柔荑,她周围十丈之内,全在人掌力范围里,无论她往那儿躲,眼前总有一只手掌。

那白衣美妇人微微一笑,道:“姑娘果然修为不凡,不过我有十成把握,姑娘仍难躲过我这五指一抓,不信姑娘试试!”

上官凤未说话,美目凝注,神色凝重得很。

说话间,白衣美妇人的那只欺雪赛霜的玉手已递到她面前一尺内,一尺距离,该是近在咫尺了!但是上官凤仍未动。

白衣美妇人突然笑了:“姑娘,小心,我要出手了!”五指倏地一探。

上官凤身形似电,忽地横飘数步,然而,她刚站稳,白衣美妇人一只柔荑已经贴上了她的前胸,一触即回。

她笑道:“姑娘,如何!”所幸她没有伤人之意,否则只须掌力微吐,上官凤非心脉寸断,立即香消玉殒不可。

上官凤娇靥通红,但旋即轻变为一片寒霜,双手往后一背,冷然说道:“我没有躲过你一抓,夫复何言?技不如人,束手就缚,我遵诺做你阶下囚三月,请吧!”

那白衣美妇人淡淡一笑,摇头说道:“姑娘别误会,那不是阶下囚,在今后三个月内,我待姑娘如上宾,姑娘请坐!”话落摆了手。

上官凤未动,冷冷说道:“谢谢你,阶下囚出自我的自愿,也是我技不如人该任人摆布,你还是把我绑了吧!”

白衣美妇人双眉陡挑,但旋又笑道:“姑娘的脾气,简直是我当年,姑娘当真愿任我摆布?”

上官凤缓缓说道:“我说过,我向来说一不二,言出如山!”

白衣美妇人微微笑道:“那好,我先请姑娘坐下!”

上官凤道:“这就是摆布我?”

白衣美妇人道:“姑娘,这是第一步,令姑娘难受的还在后头,姑娘若是不愿接受,现在说还来得及!”

上官凤道:“我投有什么不愿接受的!”走过去,冷然坐下。

白衣美妇人笑了笑,道:“那么,姑娘,我要采取第二步了……”

上官凤道:“你只管请!”

白衣美妇人道:“姑娘跟夏侯岚认识多久了?”

上官凤道:“我没有义务答你的问话!”

白衣美妇人道:“姑娘刚才说过,愿意接受一切,说一不二,言出如山!”

上官凤道:“这就是你的第二步?”

白衣美妇人点头说道:“不错,姑娘!”

上官凤道:“那么我只好回答了,我跟他认有有三四年了!”

白衣美妇人道:“姑娘跟他当真两情相悦,两心相许了?”

上官凤脸一红,道:“这算什么……”

白衣美妇人截口说道:“我第二步对姑娘的摆布!”

上官凤道:“这是我的私事!”

白衣美妇人道:“一诺千金,事实上姑娘如今已身不由主了!”

上官凤红着娇靥点了头,道:“那么我告诉你,是的,怎么样?”

白衣美妇人笑道:“正如姑娘所说,这是姑娘的事,我能把姑娘怎么样?我只是问问,姑娘可知道他的身世?”

上官凤冷然摇头,道:“不知道!”

白衣美妇人谈淡笑道:“那姑娘跟他就算不得两情相悦,两心相许了,否则他怎会不把他的身世告诉姑娘?我听说夏侯岚是个人中色魔,情中浪子,如今看来,果然不错!”

“你胡说!”上官凤扬眉叱道:“你不要在背后诬蔑人!”

白衣美妇人道:“难道我说错他了么?”

“当然!”上官凤点头说道:“只有我才知道他是个侠骨仁心,顶天立地的盖世奇男大丈夫!”

白衣美妇人笑道:“情人眼里出西施,本是不移的道理,既如此,我就奇怪了,他为什么不把他的身世告诉姑娘?”

上官凤脱口说道:“谁说他没有告诉我……”

白衣美妇人笑道:“原来告诉了,那姑姑怎说不知道?”

上官凤娇靥一红,道:“那是因为我不愿说!”

白衣美妇人摇头说道:“看来姑娘又毁了自己的诺言!”

上官凤双眉一挑,道:“告诉你也无妨,他是……”

忽听门外响起了轩辕极话声,恭谨禀道:“禀夫人,夏侯岚寻来了!”

上官凤神色一喜,白衣美妇人脸色一变,那万花公主白素贞霍地站丁起来,白衣美妇人拍手一拦,向舱外扬声道:“他往这艘舶来了么?”

轩辕极在舱外说道:“回夫人,他沿河岸往这边来了,不知……”

白衣美妇人截口说道:“他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他,你替我招呼他一声!”

舱外轩辕极应了一声,陡听他撮口一声厉啸。

啸声方落,只听一个清朗话声响自岸上:“轩辕极,你的胆子不小,居然敢以啸声引我来此……”

“且慢!”轩辕极忽扬轻喝道:“夏侯岚,我是奉命向你招呼……”

岸上夏侯岚截口说道:“那么,叫你那位公主出来答话!”

轩辕极尚未说话,白衣美妇人已然说道:“叫他岸上侯着,我这就出来!”

轩辕极应了一声,道:“夏侯岚,我家夫人有谕,叫你岸上候着!”

夏侯岚笑道:“一个公主,又来了一个夫人,好大的架子!”

白衣美妇人眉梢微挑,目注上官凤道:“姑娘,请随我母女出外一会夏侯岚!”说着,站起来袅袅行了出去,两名美婢连忙打帘。

上官凤巴不得有这么个机会,站起来跟了出去!甫出舱门,她第一眼便投向岸上,只见夏侯岚一袭青衫,潇洒脱拔立在朦胧月光下。

适时,夏侯岚也看见了她,忙扬声问道:“凤妹,你好么?”

上官凤一阵激动,微颔螓首,道:“谢谢岚哥,我很好!”

夏侯岚道:“那我就放心了……”将一双寒芒闪射的目光投向白衣美妇人,道:“轩辕极,她是什么……”

轩辕极道:“正是我家夫人!”

夏侯岚哦了一声,双眉扬起,尚未说话。

白衣美妇人突然冷冷说道:“你就是夏侯岚?”

夏侯岚淡然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夏侯岚!”

白衣美妇人向着上官凤一摆手,道:“我先让你看看,你的红粉知己并无半点损伤!”

夏侯岚道:“我看见了,那是如今,以后可就难说了!”

白衣美妇人道:“夏侯岚,这话怎么说?”

夏侯岚目光一扫“万花公主”白素贞,道:“我以为她掳来敝友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

白衣美妇人道:“当然,小女已经告诉我了!”

夏侯岚微微一怔,道:“她是你的女儿?”

白衣美妇人点头说道:“不错!”

夏侯岚道:“那么你是金陵董家董天鹤的……”

白衣美妇人截口说道:“你莫要张冠李戴,错把冯京当马凉,我姓白,跟‘金陵董家’的董天鹤毫无关系,小女也不是……”

夏侯岚截口说道:“也不是董婉若董姑娘?”

白衣美妇人点头说道:“事实如此,小女叫白素贞,并非董婉若!”

夏侯岚道:“那么你也该知道,董婉若不在我手,我也正在找她!”

白衣美妇人道:“如今这并本是顶要紧的事。”

夏侯岚“哦”地一声,道:“那么,如今这顶紧要的什么?”

白衣美妇人道:“我问你一句,你要据实答我一句!”

夏侯岚道:“我有这义务么?”

白衣美妇人道:“别忘了你的红粉知己在我手中!”

夏侯岚目中寒芒一闪,道:“你是拿敝友来威胁我?”

白衣美妇人道:“我待你的红粉知已如上宾,本没有难为她的意思,可是你如果不据实答我问话,那有可能另当别论!”

夏侯岚双眉微轩,点头说道:“一着之差,全盘受制于人,好吧,你问吧!”

白衣美妇人chún边泛起一丝笑意,道:“天下复姓夏侯的并不太多,我要知道你是那一家的?”

夏侯岚道:“这算是你的第一问?”

白衣美妇人道:“不错,据实答我!”

夏侯岚道:“你不觉这问话令人难答么?”

白衣美妇人道:“答不难答,告诉我你是什么地方人?”

夏侯岚道:“这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叫我如何回答你?”

白衣美妇人脸色微变,道:“夏侯岚,我看你是……”

上官凤突然冷冷说道:“他确不知道,并不是故意不答!”

白衣美妇人目光转注,道:“姑娘知道?”

上官凤道:“我知道他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

白衣美妇人道:“我不信!”

上官凤道:“事实如此,你不信我莫可奈何!”

白衣美妇人扬了扬眉,冷笑道:“这么说来,我白问了?”

上官凤道:“并不白问,他有师承!”

白衣美妇人一住,旋即淡然而笑,道:“谢谢姑娘……”目光投向夏侯岚:“夏侯岚,你的师承!”

夏侯岚道:“先师‘断肠碎心偷生客’!”

白衣美妇人呆了一呆,道:“‘断肠碎心偷生客’?这名字我没有听说过!”

夏侯岚道:“所以你问了也是白问!”

白衣美妇人脸色一变,道:“夏侯岚,你是据实答我?”

夏侯岚尚未说话,上官凤突然说道:“我可以证明,丝毫不假。”

白衣美妇人未答话,目光逼视夏侯岚,道:“令师高姓大名?”

夏侯岚道:“复姓夏侯,双名一修!”

白衣美妇人神色大变,美目中寒芒飞闪,冷笑说道:“这么说来,我没有白问,也问对了人……”

夏侯岚道:“是么?那就好!”

白衣美妇人冷然道:“你师徒同姓夏侯,这倒是巧事!”

夏侯岚道:“那不值得大惊小怪,我这夏侯复姓是他老人家赐的!”

白衣美妇人微愕说道:“这话怎么说?”

夏侯岚道:“我也是他老人家的义子!”

白衣美妇人冷笑说道:“那就难怪你也是个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恶魔了!”

夏侯岚目中寒芒暴闪,道:“阁下,我奉劝你说话最好……”

“最好什么?”白衣美妇人厉声说道:“据我所知,夏侯一怪本人就是个万死莫赎的恶魔!”

夏侯岚冷笑道:“阁下,他老人家不是任人诬蔑的!”他闪身慾动。

那“万花公主”白素贞抵上上官凤后心,说道:“夏侯岚,你敢!”

夏侯岚一震收势,冷冷说道:“姑娘,好办法,可是我要告诉你,敝友若有丝毫损伤,夏侯岚要杀尽你船上的任何一人!”

白素贞神色一变,道:“至少现在你不敢轻举妄动!”

夏侯岚尚未说话,白衣美妇人突然冷冷说道:“夏侯岚,别以为你那一身功力天下无敌,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有一山高,凭你那身武学,我不以为你能奈何我这艘船上的任何人!”

夏侯岚扬眉说道:“是么?”

白衣美妇人道:“你若不信可以试试!”

夏侯岚道:“我本有此意,无如敝友……”

白衣美妇人道:“那跟她无关,我保证不伤她,你也无须近前,我也不必下船,你我就这么虚空发掌,这么试试!”

夏侯岚淡然道:“好办法,那么我愿意试试!”

白衣美妇人冷冷一笑,道:“你站稳了。”皓腕轻抬,玉手竖立,虚空一掌缓缓推了出去。

夏侯岚双眉一挑,衣袖摆动,也缓缓推出一掌。由船板上至岸上,两下里的距离总在两丈左右,两人这一出掌,简直有点像儿戏!而事实上,这并不是儿戏,既未见罡风,也未见劲气,船上白衣美妇人娇躯忽地一幌,退了半步!而这时,岸上夏侯岚竟退了一步还多。

白衣美妇人收掌冷笑,道:“夏侯岚,如何?”

夏侯岚那一双目光难掩心中之震撼与惊骇,道:“我承认功力逊你一筹……”

白衣美妇人道:“承认就好,就凭这,你能奈何我船上任何一人么?”

夏侯岚道:“一个你,加上一个‘万花公主’,再加上轩辕极与冷天池,我不但必输无疑,而且处境至为危险……”

白衣美妇人截口说道:“你知道就好!”

夏侯岚道:“功力修为能胜过夏侯岚的,放眼武林可说绝无仅有!”

白衣美妇人道:“那你该知道,我并不是单靠你的红粉知己威胁你!”

夏侯岚道:“我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淮河夜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圣心魔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