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滴神刀》

第01章 闪电神刀

作者:独孤红

阴云低罩,烟草凄迷,蒙蒙细雨如丝。

两匹健马在这片荒郊旷野中拨草前驰,两匹马,清一色的蒙古种。

鞍上的人,两个中年壮汉,黑衣、黑风单、都是上好的绸料,两个人腰间还挂着一把带鞘的长刀。

蒙蒙细雨不算大,可是这种雨最湿衣裳,两个中年壮汉的衣裳湿了,马身上也湿了,甚至都有了一颗颗晶莹的小水珠。

“娘的,”左边那个壮汉一甩马脸,满脸懊恼地骂道:“这种鬼地方,这种鬼天儿,今后杀了我,我也不会再往这儿来。”

右边那个似乎阴沉些,也冷静些,他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只听他冷冷说道:“有这一回就行了。”

左边那壮汉道:“奶奶的,他怎么偏住在这种鬼地方?”右边那壮汉道:“隐世高人嘛,他要是住在京哉一带,就用不着咱们跑这么远的路了,不是么?”

左边那壮汉道:“我就不懂咱们大领班,既然跑这么远的路到了这儿,干吗不一块儿来把事儿交待了不就结了么,偏偏让咱们俩先跑这一趟把李老头儿给叫去。”

“你懂什么,”右边那壮汉道:“这就是官架子,做官儿的没搭架子还行?怎么着也得摆上一摆,咱们的命不如人,就得比人家多跑趟腿,明白了吧。”

左边那壮汉浓眉一轩,还待再说。

右边那壮汉马鞭往前一指道:“别抱怨了,到了!”

眼前是处山脚,山脚下孤价价地坐落着一明两暗三间茅草房子,围着一圈竹篱,上头爬满了紫藤花。

雨中的山色青翠,雨中的小花娇艳,雨中的竹篱茅舍也不带尘世一点烟火气。

可是两个黑衣壮汉没心情欣赏这个,也不是那种欣赏这个的人,左边壮汉子一声:“他奶奶的,可到了!”

磕马挥鞭,一马当先窜了出去。

转眼工夫之后,两匹马一前一后驰到了竹篱前,左边壮汉子翻身下马,抬手一抹脸上的雨水,粗声粗气地哈喝道:“里头有人在么,出来一个。”

静悄悄的,没动静,听不见一点反应。

左边壮汉子浓眉一掀道:“我说里头的人都聋了么,给我出来一个?”

仍然没动静,没反应。

右边壮汉子冷笑一声道:“这倒好,那么老远冒着雨跑到这儿来,跑个空那才妙呢。”

左边壮汉子冷哼一声,走过去抬脚就要端门。

竹篱右边突然绕过来个人,甘多岁个年轻人,穿一身白,颀长的身材,剑眉星目,英挺俊逸,脸色显得有点苍白,身子也显得有点虚弱,眉宇间透着一股子冷漠与阴沉,他绕过竹篱一双冷峻目光便通向左边壮汉子。

左边壮汉子一怔收回了腿,打量了年轻白衣客一眼,指指竹篱道:“你是……”

年轻白衣客道:“不铝,你找谁?”

左边壮汉子道:“李辰,在么?”

年轻白衣客道:“不在!”

左边壮汉子道:“哪儿去了?”

年轻白衣客看了鞍上壮汉子一眼道:“你们两个是……”左边壮汉子道:“京里来的,明白了么?”

年轻白衣客脸色微微一变,转身又绕向竹篱后。

左边壮汉子一怔忙道:“喂,你等等。”

年轻白衣客跟没听见似的,很快地隐入了竹篱后。

左边壮汉子勃然色变,腾身扑了过去。

右边壮汉子拉着那另一匹坐骑跟了过去。

两个人绕过竹篱来到茅屋后,茅屋后就是山脚,紧挨着山脚下坐落着两座坟,一座上头已然长满了草,另一座还是新土,坟前有香烛,还有一堆纸灰。

两座坟旁是新搭的一个草棚子,里头铺着一张草席,草席前是块平滑的大石头,正中央放本翻开的书,靠左是把带鞘的刀,破旧的黑木鞘,破旧的刀把,看上去一点也不起眼,恐怕扔在路上都没人检。

年轻白衣客就盘膝坐在石后那张草席上,目光落在面前那本书上,跟没看见两个人过来似的。

左边壮汉子一肚子火,绕过来便奔到草棚前,怒声喝道:“叫你等等,你聋了么?”

年轻白衣客连眼皮都没抬,冰冷说道:“我已经告诉你了,你找的人不在。”

左边壮汉子道:“不在他总有个去处,总有个回来的时候。”

只听他那同伴冷冷说道:“咱们来得不是时候,李老头儿去处是有,只怕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壮汉子转眼望向同伴,他看见他那同伴一双目光投向山脚下,他忙跟着望了过去,现在他才看见,那座新坟前新立的那方墓碑上写的是:“显考李公辰之墓”

他怔住了,叫道:“李老头儿死了。”

霍地转过脸来问道:“李老头儿是你爹?”

年轻白衣客道:“不错。”

壮汉子道:“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

年轻白衣客没说话。

壮汉子道:“我问你话你听见没有?”

年轻白衣客道:“那是我李家的事,跟你没关系,我犯不着告诉你。”

壮汉子脸色一变道:“就是李老头儿还活着,他也不敢跟我这样说话。”

年轻白衣客道:“我爹是我爹,我是我。”

壮汉子两眼凶光暴闪:“好大的胆子,你也不看看爷们是谁?”

挥起马鞭抽了过去。

年轻白衣客双眉一剔,两眼神光暴射,翻腕而起一抓住鞭消,目中两道神光直逼壮汉子。

壮汉子抬另一只手就要去抓刀柄。

年轻白衣客威态倏敛,松了鞭梢儿冷冷道:“不要再来第二次了。”

壮汉子厉笑说道:“不要再来第二次了?我这口气还没出呢!”

他扬手又要挥鞭。

他那同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身边,抬手拦住了他,道:“老刘,你是怎么了,咱们是奉命而来,把话传到了咱们的差事就算完了,干吗在这儿跟他生气?”

姓刘的壮汉子道:“李老头儿已经死了,咱们话传给鬼去?”

他那同伴冷冷道:“你糊涂,李老头儿是死了,可是他还有个儿子啊。”

姓刘的壮汉子缓缓垂下了手,狠狠望着年轻白衣客道:“你给我听着,我们大领班现在正在十里铺,原是叫李老头儿去见他的,现在李老头儿既然已经死了,你就得跟我们去跑一趟。”

年轻白衣客冷然说道:“很抱歉,我孝服在身,不便出门,贵上又有什么事儿?”

姓刘的壮汉子脸上又变了色道:“老胡,你听听,这能给股么?”

姓胡的壮汉子双眉扬起,望着年轻白衣客冰冷说道:“李老头儿是个聪明人,你不应该太糊涂,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越说越来劲儿,快收拾收拾跟我们走吧。”

年轻白衣客没说话。

姓胡的壮汉子道:“看在已经入了土的李老头儿份上,我叫你一声小兄弟。”

年轻白衣客突然道:“用不着这么客气,大内的‘血滴子’卫队我不敢高攀,要我出门也可以,只要贵上能等,满了七七之后,我自会去见他。”

姓刘的壮汉于暴叫一声道:“老胡,咱们哪受过这个,京官也好,地方官也好,哪一个见着咱们不得冲咱们递嘻哈儿,你能忍我可忍不住了!”

话落腰刀出鞘,一翻施便递到年轻白衣客面前,他还真够快的,接着道:“答我一句,你去是不去?”

年轻白衣客连眼皮都没抬,道:“我说过,希望你不要再来第二次。”

姓刘的壮汉子两眼凶光一闪,翻刀劈下。

年轻白衣客右掌疾挥,石头上那把刀已抓在手中,顺着抓刀之势,他那把刀出鞘数寸,往上一举,当地一声,姓刘的壮汉子一刀正砍在那刀背上,掌中刀被震得斜斜往上荡起,人也跄踉退了两三步。

姓胡的壮汉子脸色也不对了,他抬手就要拔刀,只觉一阵冷风扑面,年轻白衣客那把刀已搁在他肩上,刀刃正挨着他的脖子。

年轻白衣客那把刀比一般的单刀薄些,但却比一般的单刀长了几寸,刀身雪亮,而且透着一股子逼人的森冷。

姓胡的壮汉子陡然一惊,硬没敢动。

只听年轻白衣客冰冷说道:“听清楚我的话,我现在没那么好心情,你们要自信能胜过我手里这把刀,尽管拔刀,要不然的话就给我上马走广他把刀收了回去。

可是他那双目光却跟他那把刀差不了多少。

姓胡的壮汉子神情一像,心里发毛,急急往后退去。

年轻白衣客把刀入鞘,又缓缓坐了下去。

姓胡的壮汉子恶狠狠的望着年轻白衣客,又抬手抓住了刀把,可是旋即他又松了刀把,手垂了下去,道:“好,我这就回十里铺让我们大领班来见你。”

他转身走向坐骑,翻身上马,抖缰驰去。姓刘的壮汉子忙把佩刀入鞘,飞身上马,急急跟去!

年轻白衣客一双目光投向那座新坟,神色为之一黯!雨停了,这种雨不容易停!

太阳出来了,不知道太阳能露在外头多久!

远处传来了一阵闷雷,震得地皮微微颤动。

年轻白衣客皱了皱眉。

这阵闪雷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到了眼前,竹篱那一边转过来九八九骑,后头人骑绕过竹篱一字排列,鞍上八名黑风红,黑色劲装壮汉,每人腰里一把长刀,姓刘的跟姓胡的也在其中。

前面健骑从头到尾一色雪白,鞍上是个腰佩长剑的阴沉脸老者,也是黑劲装、黑风是,目光锐利,而且森冷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他停住马后先看那座新坟,然后目光转望在年轻白衣客脸上,冰冷开了口:“你就是李辰的儿子?”

年轻白衣客坐着没动,道:“不错。”

阴沉脸老者道:“李辰没你这么大胆,也没你这么大架子。”

年轻白衣客道:“你可曾问过贵属,他们是以什么态度对我,你也应该知道这个礼数,七七未满,我不便出门。”

阴沉脸老者残眉陡地一剔,两眼寒芒也为之一问:“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白衣客道:“李凌风。”

阴沉胜老者一怔:“江湖上是不是还有一个李凌风?”

李凌风道:“据我所知,李凌风只有一个。”

阴沉脸老者道:“这么说江湖上有‘神刀’之称的李凌风就是你?”

李凌风道:“我叫李凌风,可不知道我有这么一个外号,也当不起!”

阴沉脸老者道:“没想到你就是李辰的儿子,怎么从来没听李辰提起过?”

李凌风缓缓说道:“我不孝,没听他老人家的话,没照他老人家的意思跟在他老人家身边,所以早在十年前,他老人家就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阴沉脸老者道:“你的意思是说早年他被江湖同道逼得无处容身,极效官家的时候,曾经让你跟他一块去产’李凌风道:“不错。”

阴沉脸老者道:“所以他认为你不肖,早在十年前就不认你这个儿子了?”

李凌风道:“是这样。”

阴沉睑老者道:“那你为什么还为他料理后事,为什么还为他服丧月李凌风道:“他不认我这个儿子,我并没有不认他是我的父亲,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我没能尽到孝道,他老人家过了世,我总该尽尽人子之心意。”

阴沉脸老者道:“当初你没有听他的话,现在是不是很后悔?”

李凌风道:“我不后悔,父子亲情是一回事,我的志向又是一回事,后悔的应该是他老人家,要是他当初没走错一步路,今天何至不见客于痛恨六扇门中人的江湖同道。”

阴沉脸老者两眼一睁道:“李辰是毁在人手里?”

李凌风道:“不错。”

阴沉脸老者道:“可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毒手,总算他为官家效过力,卖过命,我官家为他报仇。”

李凌风道:“那倒不必,他还有我这个儿子在,再说连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伤在什么人手里?”

阴沉脸老者道:“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他是什么时候死的,当时……”

李凌风道:“你不必问了,这都是李家的事,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长年在外,前些日子从这儿路过拐回来看看,我进门的时候他老人家在地上躺着,混身是伤,去世至少有三天了!”

阴沉脸老者没说话,沉默了一下,突然翻身下马走到那座新坟前,道:“老兄弟,我来迟一步,没能见着你的面,你英灵不远,助我为你报仇,不管怎么说,咱们总算共事一场,我一没带香烛二没带纸钱,只有在你坟前行个礼略表心意了!”

他施了一利转身走了回来,面泛悲凄地望着李凌风道:“人死不能复生……”

按理,李凌风是该到坟前答个礼的,但他却一直坐着没动,这当儿他没等阴沉脸老者话完便道:“谢谢,恕我孝服在身不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闪电神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滴神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