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滴神刀》

第11章 夜探废宅

作者:独孤红

瘦老头儿当真没敢再说什么,转身要走。一阵衣袂风声由远而近,二、三十个着兵刃的汉子掠到了,瘦老头儿心里一喜,提一口气就要腾身。

哪知他一口气刚提起,衣领后头便落上了一只手,他机伶一颤没敢再动。

二、三十个拿兵刃的汉子围住了江山,江山一手抓着瘦老头儿的后领笑道:“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只见一名浓眉大眼、满脸络腮胡、两手空空的大汉越众而出,他穿得很气派,只是那身行头穿在他身上让人有披上龙袍也不像皇帝之感,一副暴发户样。

他向着江山一抱拳,道:“在下豹子头郝大金,尊驾是哪条路上的?”

江山两眼异采一闪,说道:““豹子头”郝大金,敢莫是“扬州八怪”里的老五?”

“豹子头”郝大金一点头,道:“正是。”

江山目光一转,落在一个矩小精干的瘦削中年汉于身上,那中年汉子原跟郝大金并肩站在一起。

江山说道:“这位敢情是“扬州八怪”里的老么“拼命二一郎”乐八爷?”

郝大金道:“尊驾好眼力,正是郝某的人弟。”

江山当即松了那瘦老头儿,道:“没你的事儿了,银子不怕没人给,你走吧!”

瘦老头儿如逢大赦,腾身一掠到丈馀外。

江山对着那餖小精干瘦削的中年汉子,道:“我想私下跟乐八爷谈谈,乐八爷,请跟我到里头来吧!”他转身往第一楼行去。

只听郝大金道:“朋友,你等等。”

江山听若无闻,脚下连顿也没顿一顿。

随听郝大金又道:“朋友,你这是什么意思,找郝某的人弟有什么事?”

这当儿江山已到了第一楼门口,他回转过身来道:“让乐八爷进来就知道了,听清楚,我要跟乐八爷私下谈谈。”他转身进入了漆黑的第一楼。

那短小精干的瘦削中年汉子腾身一掠到了郝大金身边,低低说了一句。

郝大金一摇头,举手挥了一下。

两个汉子了,一个由左,一个由右,分两边扑向第一楼。

他两个动作轻松,看样子身手不弱,但是他两个刚近第一楼,各一声大叫倒了地,去了兵刃满地乱滚。

郝大金两眼寒芒暴射,浓眉一轩,沉声说道:“再上。”

这回是八个,从前、左、右三面扑向了第一楼,可是,他八个跟那两个一样,一近第一楼,大叫声中金都去了兵刃倒了地。

郝大金猬髯贲张,厉声喝道:“朋友,你……”

只听江山的话声从楼上传下:“我说过,我要跟乐八爷私下谈谈,“扬州八怪”成名多年,难道乐无畏他连这个胆都没有么!”

那矩小精干瘦汉子突然上前一步,道:“朋友,你何妨先挑明了,乐某人跟你有什么过节……”

江山冷冷说道:“你跟我一点过节也没有。”

乐无畏道:“那你为什么单找乐某人?”

江山道:“你上来就知道了。”

乐无畏道:“朋友,你……”

江山道:“不要再废话了,我不妨告诉你,你要是再不上来,我可要放火烧这座酒楼了,我烧了这座酒楼之后照样还要找你,言尽于此,上不上由你。”

乐无畏退后了一步跟郝大金低低谈了几句,只见郝大金点点头,随听乐无畏道:“朋友,乐某人上来了。”旋见他迈步行向第一楼。

他身后,郝大金叫过来一名汉子,低低吩咐了几句,那汉子带着几个人腾掠而去。

乐无畏双臂凝力,而且运功护佐全身几处大穴,跨进了漆黑的第一楼,然后又摸黑上楼去,他一步一步走得很缓慢。

上了楼,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白影坐在居中一张桌上,他没停,一直走了过去。

到了那张桌前,他隔桌而立,道:“朋友,乐某人到了,要谈什么?说巴!”

江山微一抬手道:“请坐。”

乐无畏拉开一把椅子生了下去。

江山道:“我不愿意多说废话,废话说多了没有用,也会让乐八爷你不安,我只向你打听两件事,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我保证你毫发无损的下去,而且二十二万两银子一笔勾销。”

乐无畏冷冷笑道:“朋友,你这么做就是为了逼我乐某人出来吧!”

江山点点头道:“不错,乐八爷你说对了。”

乐无畏冷声道:“朋友,你费的事太大了……”

江山截口道:“我不愿意跟你多说废话,希望你也别跟我说废话,答我这头一问,四年多以前,你到汉阳“归元寺”拿走了一幅女子画像……”

乐无畏心头一震,但他旋即淡然地说道:“你认错人了吧!我没去过汉阳,根本也不知道“归元寺”庙门那儿开的。”

江山道:“乐八爷,你想活着下去,还是你愿意让你七个兄弟倾家荡产,凑出二十二万两银子给我。”

乐无畏道:“我说的是实话……”

他“话”刚出口,江山身子一动,运人带椅已到了他身边,那把小玉刀也抵在他喉咙上,道:“乐八爷,你有今天这个成就可不容易啊!”

乐无畏大惊,他没想到白衣少年会这么快,他想动,那是刚才,可惜机会已经过去了,现在么,他不敢。

他揪着心道:“你,你听谁说我去过汉阳……”

江山道:“你以为汉阳没有人认识你,巧得很,“归元寺”那天有两个香客认识你。”

乐无畏道:“好吧!承认去汉阳“归元寺”拿过一幅图,只是我那是为别人跑腿的……”

江山把小玉刀放了下来,道:“这个我知道,你是替“神手书生”楚凌霄跑腿,是不是?”

乐无畏道:“不错,你既然知道我是在为谁跑腿,你就该知道那不关我的事。”

江山摇摇头道:“没人怪你拿那幅画,为朋友两肋都能插刀,何况是跑跑腿,只是,你是“神手书生”的朋友么?”

乐无畏道:“不错,我跟“神手书生”是朋友。”

“那真是太好了,我真是人失敬了。”江山道:“那么,“神手书生”离奇失□有五年了,你是在他失□之后到汉阳去的,请你告诉我“神手书生”现在什么地方?”

乐无畏道:“这个……我不知道,他没告诉我,或许是我把画交给他之后,他才失了□的。”

江山道:“不,他是在五年前七月十五那一夜失的□,而你却是在八月十五那一天到汉阳“归元寺”去的……”

乐无畏道:“话是不错,可是有人见着他,那就不能叫失□。”

江山“嗯”了一声道:“这话倒也有道理,这么说你是认定了他的失□是在你把画交给他之后。”

乐无畏道:“事实上是这样。”

江山道:“那么“神手书生”的失□,就跟你有关,你是最后一个见着他的人乐无畏连忙说道:“朋友,你可别含血喷人……”

江山忽然淡然一笑道:“敢情你们还不死心呢!”

他向那垂着帘儿的那扇门扬了扬手,那扇门后响起了几声大叫,跟着砰然几声,似有重物坠地一般。

江山道:“还有几个,乐八爷,你下令让他们躲开这儿吧,要不然他们都得躺在这儿了。”

乐无畏恼羞成怒,沉喝说道:“是谁在那儿,丢人现眼,都给我滚。”

江山笑了笑道:“这真是端谁的碗,服谁的管,乐八爷好威风,咱们还是谈咱们的,乐八爷,据我所知,“神手书生”失□的时候,身上带着一样价值连城的宝物,我打听得很清楚,你乐八爷几位只在四、五年前,也就是在“神手书生”失琮之后发的财,这实在让人起疑。”

乐无畏怒极慾站,可是江山伸手按在他肩上,他没能站起来,他急说道:“朋友,你可别乱栽赃,我乐某人在扬州地面上可是有着身分的人……”

江山道:“乐八爷,你几位的底,我摸得很清楚,四、五年前,你“扬州八怪”只不过是几个土混混儿,你们哪儿发的横财……”

乐无畏道:“我们发的财是我们正正当当努力赚来的……”

江山道:“我不信!”

乐无畏一点头道:“好吧!我告诉你吧,我们发的财是我拿那幅画像换来的。”

江山微微一愕道:“你们发的财是你拿那幅画像换来的?这话怎么说!”

乐无畏道:“是这样的,四、五年前有个人找上了我,他对我自称“神手书生口楚凌霄的朋友,要我到汉阳“归元寺”找主持和尚拿幅画像去,条件是百颗明珠,我跑了趟汉阳,把那幅画像拿来了,他把那百颗明珠给了我,从那时候起我们几个就发了财。”

江山道:“那人是“神手书生”?”

乐无畏道:“那人是不是“神手书生”我不知道,他蒙着面,我连他的脸部都没看见,不过,从他的穿着跟口音上,我知道他的年纪在四十以上,而且是扬州本地的人。”

江山“哦”了一声道:“这么说不是“神手书生”,“神手书生”不是扬州人。”

乐无畏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江山道:“你在扬州地面上很熟是不是?”

乐无畏道:“不错,这是实情,扬州地面上我熟得不能再熬了。”

江山道:“那么当你听出那人是扬州口音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他是扬州地面的哪一个?”

乐无畏道:“这个……”

江山道:“还有一点,这个人既然找上了你,显见他对你知道得也很清楚了”乐无畏沉吟着道:“我也曾经怀疑过他是扬州本地的一个人,不过不可能,那个人在当时、也就是远在五年前就已经没有了。”

江山道:“也许他没死。”

“不!”乐无畏摇头说道:“扬州城的都知道,那个人家成了一座废宅,人也死光了!”

江山目光一凝道:“你说的是谁,莫非……”

乐无畏道:“莫非什么?”

江山道:“我知道你们扬州有位首富,也是武林中的世家,在今天来说,早在十年前遭逢变故,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乐无畏道:“你是说……”

江山道:“梅家,梅凌烟。”

乐无畏点点头道:“对了,我说的就是他。”

江山吸了一口气,说道:“恐怕你说对了……”

乐无畏道:“怎么见得?”

江山道:“错非是富甲天下的梅凌烟,焉能出手就是百颗明珠?”

乐无畏呆了一呆道:“我可没从他手上拿百颗明珠。”

江山说道:“这倒是,我没想到这一点,只是……谁都知道梅家没人了……怎么梅凌湮……”

顿了幁,又道:“有些人,世人都以为他死了,其实,他是活着,梅凌烟并不是唯一的一个!”

乐无畏道:“那……现在你该相信我说的话不假了吧!”

江山道:“我原就怀疑让你到“归元寺”拿画的不是“神手书生”,我知道“神手书生口不会有你这种朋友……”

乐无畏道:“那么朋友你用这种手法逼我出来问这个……江山道:“我自然有我的道理,这个你不必管,告诉我,梅凌烟可曾告诉你,那画中女子是什么人吗?他为什么不惜以百颗明珠的代价换取那幅昼呢?”

乐无畏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要的是那百颗明珠,只要他给我百颗明珠,我管他那画中女子是什么人,我管他为什么不惜以百颗明珠换取那幅画。”

江山点点头道:“说得是,只要有代价,何必多间其他。”

顿了顿,又道:“现在你答我第二问,你们把雪艳芳姑娘的哥哥,弄到哪里去了,你们这样以女色诱人入彀,又为的是什么?”

乐无畏神情猛震,道:“你说什么,谁是雪艳芳的哥哥?”

江山道:““玉面剑客”薛空群。”

乐无畏惊声道:“原来你是“花花公子”傅怡红……”

江山道:“你错把冯京当马凉,傅怡红是傅怡红,我是“瘦西湖”畔解他们俩之围的那个人,我听雪姑娘提起了这件事,我顺便代她问问你。”

乐无畏道:“原来雪艳芳竟是……朋友,这不关你的事吧?”

江山道:“这原不关我的事,可是我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却不能不管。”

乐无畏忙道:“朋友,既不关你的事你何必管,这样好不,我兄弟愿土高价你装不知道这件事!”

江山倏然笑道:“人没有不爱财的,但是要看这钱能不能拿,这也就是所谓君爱财,取之有道,我不能跟你一样,只要有代价,别人的死活一概不问,我看、还是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吧!”

乐无畏突然一拳击向江山心窝,出拳既快又猛,显见得他的拳炓工夫不弱。

江山笑笑地道:“我早知道你会作困兽之斗的。”

按在乐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夜探废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滴神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