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滴神刀》

第22章 力斗凤门

作者:独孤红

夜色中疾射,傅飘红侧转螓首,望着楚云秋,说道:“大哥,你以为,那个梅恨天他……”

楚云秋道:“我跟梅恨天相交日浅,但我了解他这个人,他绝对不会是那种婬邪之徒的。”

慱飘红道:“可是柳不凡说的又不像无中生有……”

楚云秋道:“这里头恐怕别有蹊跷,我跟柳不凡初见面,我不便批评他,可是我总觉得他的话不大可靠。”

傅飘红美目微睁道:“你好眼光,你是不是很讨厌他?”

楚云秋摇摇头,说道:“说不上,只不过要是我就不会交上这种朋友,我也不希望怡红交这种朋友。”

傅瓢红微微一点头道:“怡红应该早碰见你,怡红就是让他带坏的,以前荒唐的不得了,可是柳家和传家是世交,爹娘只能怪怡红不争气,却不便到柳家扯破脸。以前他还借口找怡红接近我,嘻皮笑脸的献假殷勤,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打那时候我就讨厌他,好在怡红已经不比从前,也不会再交这种朋友了!”

楚云秋道:“照这么看来,“林六公子”都不怎么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交朋友不能不慎。”

傅飘红道:“刚才我已经点过他了,至少对我他该死心了。”

楚云秋微微地摇摇头,说道:“那可也难说,像怡红这样能悬崖勒马、猛回头的人可不多。”

傅瓢红眉梢儿突然扬了一扬,说道:“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不相信他还敢再来向我纠缠。”

楚云秋皱了皱眉锋,说道:“希望我是能够吓住他,不过小人难防,你我都需要提高警觉。”

傅飘红迟疑了一下,忽转了话锋:“万一柳不凡说的是真的,你”楚云秋吸了一口气道:“那就要看情形了,柳不凡不可能这么好心,也不会是感恩图报,他所以把这件事告诉我,有一部分用意是想说给姑娘听,孰不知我早在他之前,已经把我认识黄姑娘的经过告诉姑娘了。”

傅瓢红道:“我知道,他白费心机了,就是你没告诉我,我也不会怎么样,因为该计较的本不是我。”

楚云秋没有说话,傅瓢红又道:“我倒希望柳不凡无中生有。”

楚云秋道:“希望如此,不过我以为柳不凡在他说的那个地方碰见悔恨天跟黄姑娘是可信的,因为他没有理由骗咱们跑这一趟。”

傅飘纴神色一紧迫:“你说悔恨天真……”

楚云秋道:“他碰见悔恨天和黄君想是真的,但这并不表示他说悔恨天掳去了黄君也是真的。”

傅瓢红道:“悔恨天究竟是怎么一个人?”

楚云秋当即把他在“百花城”邂逅悔恨天的经过、他所知悔恨天的身世,以及他揣度悔恨天可能是扬州梅家后人的事说了一遍。

傅瓢红道:“这么说,悔恨天这个人是怪可怜的。”

楚云秋道:“他是个值得同情的人,他冷峻怪异的性子是受了刺激所致,他所以嗜杀,是因为他学了“残缺门”的“左手刀法”,“残缺门”让每个人学他们“左手刀法”的用心都够狠毒,对悔恨天自也不例外。”两个人驰行极速,这句话儿才刚刚说完,前面路上不远之处出现了一团黑鸦鸦的影子儿。

但楚云秋的目力超人,一眼便看出那是一辆马车。他的心头一阵地猛跳!

这当儿,傅飘红也看见了那团黑影儿,她急急地道:“你快看,那是……”

楚云秋道:“马车。”就这么两句话儿的功夫,两个人已来近了。傅瓢红也看出那是一辆马车,套车牲口躺在地上不动了,她道:“这是……”

楚云秋早就看出马车上没有人,牲口已死了。

这当儿,他一个腾身掠到了车旁,伸手掀开了车帘,旋即他又放下了车帘。

傅飘红道:“人呢?”

楚云秋道:“不知道!”他跨步过去仔细看那四套车牲口。

傅飘红也跟了过来,她说道:“牲口是怎么死的。”

楚云秋站直了身子,吁出了一口长长的气,说道:“中了一种浸过毒的暗器。”傅飘红忙凑过去凝目望夫,她并没有看见暗器,但是,她看见了牲口身上有无数的细小灼痕,伤处腥臭,中人慾呕。

她脸色一变,轻叫道:“这牲口怎么中了柳不几的“尸毒镇魂砂”?”

楚云秋脸色也一变,道:“柳不凡的“尸毒锁魂砂”?”

“可不?”傅飘红道:“伤在柳不凡“尸毒销魂砂”下就是这个样子。”

楚云秋目现神光道:“看来这里就有了蹊跷。”

傅瓢红道:“你是说……”

楚云秋道:“这辆车十之八九是悔恨天跟黄君乘坐的那辆马车,套车牲口既死在柳不凡的“尸毒销魂砂”下,足见柳不凡跟他们两个人动过手,但是柳不凡并没有提过这一点,为什么……”忽然住口不言,凝神倾听。

傅瓢红道:“怎么了?”

楚云秋道:“有人来了,为数不少。”

傅飘红道:“哪儿……”楚云秋转眼往马车后方望去,傅瓢红跟着望去。

只见远处出现了两点灯光,灯光后是一条条的人影,为数不下几十。

她讶然道:“这是……”

楚云秋道:“太远,看不清楚,或许是哪一个帮派在赶夜路,打从这儿过。”

傅飘红道:“咱们要不要避一避。”

楚云秋道:“用不着,他们走他们的路,我们走我们的路,河水又不犯井水,为什么要避他们?”

两点灯光跟那一队人影来势极快,只这么两句话儿的功夫,他们已进入了五十女内,还看不清楚人。

但是,楚云秋已看出那两点灯光是两只大嬁,每一只灯上画着一只翔凤。

他心头震动了一下,脱口道:““双凤门”,他们这是干什么?”

楚云秋想起了那位“双凤门”的公主,有心要避一避。

但是,这当儿已经来不及了:忽见两条人影越过两只大灯疾掠而至,正是“双凤门”四名护法中,楚云秋见过的那两名,潘朋、彭刚。

潘朋、彭刚四道锐利的目光直逼着楚云秋,潘朋冰冷道:“江山!”

楚云秋沉声道:“难得大护法还认得我。”

潘朋仰天怒笑,道:“这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姓江的,老夫两个,差点没让你害死。”

他闪身就扑,只听一声清朗冷喝,传了过来:“回来!”

潘朋硬生生煞住扑势,偕同彭刚闪身疾退:两只大灯已来到近前。

只见提灯的是两名紫衣人,两名提灯紫衣人之后是四名瘦高紫衣人,再后头是包括潘朋及彭刚在内的四名紫衣老者,那是“双凤门”四护法。

四护法身后是四名紫衣人抬着一顶华丽软轿,也是紫色,轿旁一边各四名背插双剑的紫衣少女,轿后则是二六一十二名腰佩长剑的紫衣人,一个个眼神十足,气定神闲,显然都是一流好手。只见潘朋返到轿旁恭谨躬身,低低说了两句,随见潘朋直腰抬手,两名提灯紫衣人跟八名瘦高紫衣人立即闪退两旁。

潘朋目注楚云秋冰冷道:“江山,本门门主要见你。”

门主,不是那位公主。

那位公主是个讲理的人,因之楚云秋对“双凤门”印象不坏,当即走了过去,一抱拳说道:“门主要见江山,不知道有什么见教。”

只听软轿中传出一个冷冰冰而悸人的女子话声:“你就是有“天下第一刀”之称的江山?”

楚云秋道:“不敢,所谓“天下第一刀”纯属误传。”

轿中女子道:“你是天下第一刀也好,第二刀也好,那不关我的事,我只问你有关我的义女的事,听说你掳去了我的义女,可有这回事?”

楚云秋为之一怔:他淡然地道:“我掳去门主的义女,这话从何说起,门主那位义女跟我交过手是不错,这件事想必门主已经知道了……”

轿中女子道:“我知道了,你很爱管闲事。”

楚云秋淡淡地说道:“那么门主就该知道,门主那位义女跟我交过手后,即行率众离去了”轿中女子道:“不错,可是后来她又轿装改扮追上你,以后就一直跟你在一起,这你能不承认么?”

楚云秋陡然一怔:他讱然也道:“门主说的。是那位黄君黄姑娘?”

轿中女于冷冷地道:“不错,她就是我的义女,也就是跟你交过手的“双凤门”公主。”

楚云秋听得当堂怔住了,大惊叫道:“黄君姑娘会是“双凤门”那位公主?

这,这,这……”

轿中女子道:“怎么?你不知道她是“双凤门”的公主。”

楚云秋道:“我知道她是个易钗而弁的红粉女儿,却不知道她就是那位“双凤门”的公主。”

轿中女子道:“现在你知道了,告诉我你怎么对她的,她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免你一死。”

楚云秋忙道:“门主误会了,黄姑娘是一直跟我在一起没错,可是在扬州“梅花岭”“史祠”之中她有事外出,一去就没再回来,便是我一直也在找她。”

轿中女子道:“这个我知道,她跟你结伴在扬州侦查武林人而神秘失踪一事,她在“史祠”有事外出是因为她触犯门规,我命本门两位护法持令符召她回来,可是在回返“双凤门”途中,本门之人遭人在饮水之中下了*葯,等到他们醒过来之后却发现我那个义女不见了,他们推测是你追上去把人掳了去”楚云秋道:“门主”轿中女子说道:“我这种推测并不是毫无道理,也不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她一直跟你在一起……”

楚云秋道:“门主,刚才我说过,黄姑娘一直跟我在一起是没有错,可是我不知道她是“双凤门”的公主,更不知道门主下令召她回去,而且我也没有任何的理由来劫掳她……”

轿中女子道:“你没有任何理由劫掳她,你可知道她为什么违背我的意思放过郭桐和紫云,你可知道她为什么乔装改扮跟你在一起,难道你不懂?”

楚云秋毅然道:“我懂,黄姑娘也跟我表示过,承她厚爱,我荣幸,我感激,而且我跟她有过口头上的婚约。”

轿中女子道:“那么你能说你没有任何理由劫掳她?”

楚云秋浅然一笑,道:“门主看错了人了,休说我不知道她是“双凤门”的公主、不知道门主下令召她回去,就是我知道,我也断无用这种手法劫掳她的道理,我用不着这么做,也不屑这么做。”

轿中女子冰冷她笑道:“我看错人了,是么?我的义女对你表示过她的心意,你跟她也有口头的婚约,可是,江山,我的义女失踪了,你身边却换了另一个女子,你叫我把你看成什么样的人?”

楚云秋双眉倏地一扬,但旋又浅然说道:“门主误会了,这位是金陵传家的传姑娘,傅姑娘只是跟我一起来找黄姑娘的。”

轿中女子冷笑一声道:“江山,你用不着巧辩,我不会看错什縻的,这位金陵传家姑娘不会平白无故跟着你到处跑的……”

傅飘红突然冷冷地道:“门主不要诬蔑江大侠,我可以奉告门主,我頠慕汪大侠,愿托终身,家父也认为江大侠是当今武林不可多得的年轻俊彦,因之我要跟着江大侠……”

轿中女子冷冷地道:“传家好家教,你可知羞耻为何物?”

傅瓢红勃然色变,楚云秋却已抢了先,说道:“门主这话似太过分了些,也有失门主的身分,情非罪,爱更不是罪,傅姑娘跟我在一起,有什么不对?”

轿中女子冰冷地道:“好一个情非罪,变更不是罪,江山,这是你跟传家的事,我不愿过问,可是我要告诉你,我的义女不会嫁给你这种人,“双凤门”禁绝这个。我的义女纵容郭桐、撰云在先,复又乔装改扮跟你在一起,已为我“双凤门”门规所难容,我不但不承认你们之间的婚约,而且找到她之后我还要处罚她,我言尽于此,快把我的义女交出来,要不然……”

楚云秋道:“要不然怎么样?”

轿中女子怨声道:“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楚云秋双眉高高扬起,他冷冷她笑了一笑,说道:“由郭桐跟紫云姑娘的事,我就知道“双凤门”是个怪异组织,“双凤门”门主是个不近情理的人,果然不错,你还不如你的义女通情达理。我可以告诉你,黄姑娘跟我已有婚约,这件事情谁也阻拦不了,我并没有劫掳黄姑娘,信不信由你,言尽于此,告辞。”话落,他转身要走。

“站住!”只听轿中女子一声震撼人心弦的厉喝传了过来!

楚云秋霍地转身过来,他冰冷地说道:“门主,我是看在黄姑娘的份上,敬你为“双凤门”的门主,可不是怕谁,你“双凤门”眼下这些人我还没放在眼里。”

只听轿中女子颤声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力斗凤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滴神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