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6章 情网

作者:独孤红

韩飞飞伸玉手按住了李存孝的嘴,她自己知道,李存孝也感觉得出,那双玉千微微带着颤抖:“要你别多说了,要你歇会儿,你偏不听,喜欢看着我难受么,从现在起,不许你说话,听见了么。”

李存孝只觉一股暗流从双chún霎时间传遍全身,那种感觉是他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他说不出那是什么滋味,只觉得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舒服。

他怔住了,呆呆地望着韩飞飞。

韩飞飞忙缩回了玉手,娇靥上掠过一片红晕,很快地低下了头。

这,看得李存孝又是一震,他走了定神忍不住叫道:“姑娘……”

“又来了,”韩飞飞猛抬螓首,犹带三分娇羞,嗔声说道:“不听话,是不是?”

李存孝不忍听,立即住口不言。

“这才是,”韩飞飞深深一眼,嫣然笑道:“听我告诉你,我已经让人四下搜寻‘铁片巧嘴’的下落去了,只要一有‘铁片巧嘴’的踪迹,他们会立即来报,咱们就在这家客栈里等着好了,真要不行时,再行到别处找去……”

李存孝迟疑着道:“姑娘,我能问一句么?”

韩飞飞倏然失笑,深深看了李存孝一眼道:“你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我是不爱听你说那些讨人厌的话,还能真不让你说话么,问吧。”

李存孝强笑说道:“谢谢姑娘,姑娘让谁去找‘铁片巧嘴’去了?”

韩飞飞含笑说道:“我家里能没几个人么。”

李存孝道:“原来是姑娘的家人,为了我……”

韩飞飞道:“想我真不让你说话,是不?”

李存孝赧然一笑,住口不言。

韩飞飞敛去了笑容,沉默了下道:“你不用说什么,你要说的我都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你这样,刚才你不听我责小琼胡说么,其实她没说错,我出身大家,自小养成了孤做的性情,别说是不相干的人,就是我的亲人,我的家人我也很少对他们这样,唯独对你……”

垂下目光,微一抬头道:“我就不知道为什么……”

李存孝心神一阵震颤,忍不住叫了声:“姑娘……”

他没往下说,其实他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上房里霎时隐入一片静默,一片沉寂之中。这静默,这沉寂,令人隐有窒息之感。

突然,韩飞飞打破了沉寂开了口,她低着头轻轻问道:“你想说些什么?”

李存孝半天才算憋出一句:“姑娘,我感激,只是我……”

韩飞飞道:“你已经有了令狐瑶玑,是不?”

说完这句话后,她一低螓首几乎已触着了酥胸。

“不,姑娘,”李存孝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跟今狐瑶玑之间,委实没有什么,我不敢存一点非份之想……”

韩飞飞道:“那你要说什么。”

李存李道:“我是说我的出身、我的身份……”

韩飞飞道:“你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李存孝道:“姑娘,我不敢……”

韩飞飞猛抬螓首,红着娇凝视着李存孝道:“你对‘情’之一字了解多少?”

李存孝一怔道,“姑娘问这……”

韩飞飞道:“难道每一个女儿家都得钟情一个门当户对的人么,你也有这种世俗观念么”李存孝道:“那倒不是,只是我……”

“你什么,”韩飞飞说道:“我要有那种想法,我要是那样的女儿家,我的身边早就有人陪着了。”

李存孝忙道:“姑娘别误会,我不是这意思……”

韩飞飞逼视着李存孝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李存孝道:“我……我……”

他正感难以作答,门外轻盈步履微动,紫琼走了进来,向着韩飞飞道:“姑娘,茶水马上就进来。”

紫琼总算替他解了围,他略略松了一口气,气是松了,可是他的心却平静不下来,一个令狐瑶玑,又一个韩飞飞,都是萍水相逢,都来得这么突然,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难道说他的福泽这么深厚?

他这里心念转动,思潮汹涌,却听韩飞飞问道:“你饿不俄,该饿了吧?”

李存孝定了定神忙道:“谢谢姑娘,还好。”

一句话接来了紫琼的话:“饿就是饿,不饿就是不饿,什么叫还好哇。”

李存孝窘迫一笑,还没有说话,韩飞飞已望着紫琼说道:“小琼,你是要招我真生气?”

紫琼低下了头道:“我只是气他对您没句实话。”

韩飞飞道:“那是我的事,也用不着你管呀。”

李存孝忙道:“琼姑娘,你误会了,我没有一句欺瞒人的话……”

韩飞飞道:“你怎么听她的……”

转过脸去对紫琼道:“小琼,从现在起,我不许你再对李爷这么无礼,听见了么?”

紫琼低着头道:“听见了,姑娘。”

韩飞飞道:“待会儿茶水送来,再让他们送点吃的来。”

紫琼道:“我已经交待过他们了……”

抬头看了李存孝一眼道:“昨天晚上吃的东西,我知道他饿了……”

韩飞飞呆了一呆,笑了。

李存孝也怔了一怔,忙道:“谢谢琼姑娘。”

“李爷,”紫琼脸色一整,道:“从现在起,紫琼跟对姑娘一样地对您,只希望您能明自姑娘这番心意,也别辜负了姑娘这番心意。”

李存孝绝没想到她会有此一句,又是一怔,一时没能答上话来,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韩飞飞俏脸一红,忙叱道:“小琼,你又胡说些什么?”

“姑娘,”紫琼转眼过去道:“我还看不出来么,您平日对人怎么样,如今又对李爷怎么样,别的不说,单说您这辆马车,平日里就连家里的人您连碰都不让碰了碰,如今您却让李爷……”

韩飞飞红云泛耳根,叱喝道:“不许再说了。”

紫琼道:“我只要李爷知道……”

韩飞飞道:“干什么非让人知道不可。”

紫琼呆了一呆道:“您不让李爷知道,为什么?”

韩飞飞发了急,一跺脚道:“不为什么,叫你别说了,你别说就是。”

紫琼看了她一眼道:“是,姑娘。”

韩飞飞道:“去催催他们去,我也饿了。”

紫琼答应一声刚要走,门外响起了步履声,随听伙计在外面叫道:“姑娘,茶水来了。”

紫琼忙道:“拿进来吧。”

一名伙计应声走了进来。左于端着茶盘,右手提着一个茶壶,进门一哈腰、满脸赔笑说道:“放哪儿?姑娘。”

紫琼道:“就放在桌上好了,吃的呢?”

那伙计道:“已经叫去了,马上送进来。”

把茶水往桌上一放,转过身来道:“姑娘,您二位有人找。”

韩飞飞神情一紧,忙道:“小琼,去看看是谁。”

紫琼答应一声,带着伙计快步走了出去。

韩飞飞回过头来对李存孝含笑说道:“大概是家里的人到了。”

李存孝道:“姑娘的家就在左近么?”

“不,”韩飞飞微一抬头道:“我家不在这儿,可是家里的人到处都有。”李存孝道:“姑娘是说尊府的势力遍布……”

韩飞飞含笑摇头,道:“我可不敢这么说……”

说话间步履响动,紫琼带着一个黑衣壮汉行了进来,这黑衣壮汉四十上下年纪,目光锐利,步履稳健轻快,一望就知道不是庸手。

他进门肃然深深一躬身,恭谨说道:“属下见过姑娘。”

韩飞飞抬皓腕道:“客栈之中,不必多礼,老主人跟夫人安好。”

那黑衣壮汉道:“回姑娘,老主人跟夫人安好。”

韩飞飞道:“二位老人家现在……”

那黑衣壮汉道:“回姑娘,老主人跟夫人现在黄河渡口。”

韩飞飞“哦”地一声道,“二位老人家打算上哪儿去?”

那黑衣壮汉道:“回姑娘,这个属下未获指示。”

韩飞飞沉吟了一下道:“你从哪几来?”

那黑衣壮汉道:“属下刚从城外来,属下听说您跟琼姑娘晌午时分进了‘中牟’城。”

韩飞飞浅浅一笑道:“他们大概没看见过姑娘家赶车……”

顿了顿,接着道:“附近可有‘白骨三煞’的踪迹?”

那黑衣壮汉道:“回您,‘白骨三煞’今天一早曾在‘徐氏祠堂’附近出现过,听说只是两个,没见那丰老大……”

韩飞飞淡淡说道:“今后武林中再也见不着他了。如今呢?”

那黑衣壮汉道:“听说他们往北去了。”

韩飞飞道:“往北去了?”

那黑衣壮汉道:“属下是这么听说的,确不确实不敢说。”

韩飞飞沉吟道:“附近可发现有侯玉昆的踪迹?”

那黑衣壮汉道,“您是说侯公子?”

韩飞飞脸色微沉,道:“侯王昆。”

那黑衣壮汉忙道:“是,姑娘,属下没听说侯玉昆在附近出现过。”

韩飞飞道:“看来他还没到,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徐氏古祠’附近还有别人出现过么?”

那黑衣壮汉道:“回姑娘,另有一个人在‘徐氏古祠’附近出现过,不过没多久就走了。”

韩飞飞美目一睁道:“那是个怎么样的人?”

黑衣壮汉道:“姑娘,属下不知道他的来历。”

韩飞飞道:“我是问他的长像、打扮。”

那黑衣壮汉忙道:“回姑娘,听说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穿一身长袍,人长得挺体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