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19章 跟踪而至

作者:独孤红

紫琼一怔道:“姑娘,他是……”

韩飞飞道:“侯王昆。”

紫琼脸色也一变,她没再问,拧身走了出去。

后院里,背着手潇洒飘逸地走着一人,此人有一副欣长身材,二十多岁近三十年纪,长眉细目,扁鼻方口,穿一袭黄衫,十足道地的翩翩佳公子,少见的美男子,只可惜目光之中煞气太重,眉字之间也凝聚着一种凛人的阴骛。

紫琼刚出房,他突然朗笑一声开了口:“这位姑娘请留一步。”

紫琼脚下顿了一顿,但她没停地快步进了隔壁。

院子里的侯玉昆微微一愕,随即放步走了过去。

这时候,韩飞飞出现在房门口,她扬声说道:“是侯公子么,请这儿来。”

侯玉昆一怔,转眼,旋即笑道,“原来是姑娘在这儿。”

走近几步一拱手,含笑说道:“是……”

韩飞飞截口说道:“侯公子既然知道,又何必多问呢。”

侯玉昆一笑道:“说得是,我这是多此一问……”

向着韩飞飞深深一眼,道:“久闻姑娘国色夭香,艳绝当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侯玉昆得睹芳容,何幸如之。”

他这话有点轻桃,可是韩飞飞没在意,淡淡说道:“侯公子过奖了,我听说四块玉个个俊美洒脱,人品风流,追潘宋、赛卫珍,今日也才知传闻不虚。”

侯王昆神采飞杨,眉目皆动,仰头笑道:“倒是姑娘真个夸奖了,四块玉要跟姑娘这绝代风华比,那相去又不啻夭壤……”

韩飞飞秋截口说道:“侯公子到这儿来莫非也要投宿住店个?”

侯王昆微微笑道,“姑娘似乎也不该有这一问。”

韩飞飞道:“那么侯公子是为‘徐氏古祠’之事而来了。”

侯玉昆笑道:“姑娘一语中的,料事之准,令人佩服。”

“好说,”韩飞飞浅浅一笑道:“侯公子是为‘白骨三煞’索债而来?”

侯玉昆摇头说道:“丰四海兄妹跟我无亲无故,跳梁小丑也不足挂齿,别说姑娘杀了他一个,就是三个都杀了,侯玉昆也不会更不敢过问。”

韩飞飞道:“那么我就不明白了,侯公子是为何而来了?”

侯玉昆笑笑说道:“姑娘怎么又来了,像姑娘这等身份,怎好说这种话。”

韩飞飞道:“侯公子,我是真不明白。”

侯玉昆脸色微变,旋即淡然一笑道:“姑娘既这么说,侯玉昆不敢不信以为真,那么让我说给姑娘听听好了。”

一顿,凝目接道:“丰四海兄妹曾在‘徐氏古祠’中囚有一人……”

韩飞飞“哦”地了声道:“侯公子可是指那‘铁片巧嘴’张远亭?”

侯玉昆一点头道:“姑娘又料对了,正是。”

韩飞飞道:“这么说,侯公子是为‘铁片巧嘴’而来。”

侯玉昆笑道:“不错,姑娘真个料事如神。”

韩飞飞抬眼四顾,道:“侯公子,‘铁片巧嘴’就在这家客栈里么?”

侯玉昆笑笑说道:“应该在的,不然,我就不会来了。”

韩飞飞道:“那最好不过,请侯公子告诉我他住在哪间房,我愿稍尽棉薄,立即将他擒交侯公子。”

侯玉昆笑笑道:“姑娘美意,令人可感,我这里先谢了。”

一拱手,随即抬手指向李存孝住的那间上房,道:“他如今,大概就住在那间房里,正由刚才的那位姑娘陪着。”

韩飞飞倏然一笑道:“侯公子错了,也误会了,那间房里住的是我一位朋友,而不是‘铁片巧嘴’张远亭,侯公子如若不信,尽可以进去看看。”

侯玉昆一怔,道:“怎么,姑娘,我错了?”

韩飞飞微一点头道:“是的,侯公于错了。”

侯玉昆目光转动,扬眉一笑,道:“不是侯玉昆斗胆信不过姑娘,也不是侯王昆小心眼儿,而是侯玉昆从来不相信自己会料错事,既然姑娘首肯,我倒真要看上一看。”

话落,迈步向李存孝住的那间上房走了过去。

韩飞飞站在那儿没动,娇靥上挂着动人的微笑。

侯玉昆的站立处跟李存孝所住那问上房本就没多远,他跨两步已到了廊檐下,突然,他停了步,侧转身笑道:“也许这是侯玉昆生平仅有的一次错误……”

韩飞飞道:“怎么,侯公子不看了。”

侯玉昆笑道:“我不说了么,也许这是我生平仅有的一回 错误。”

韩飞飞浅浅一笑道:“那么侯公子就请自己找找吧,我失陪了。”

她转身就要进房。

侯玉昆一抬手,道:“姑娘请留一步。”

韩飞飞回过身来道:“侯公子还有什么事儿?”

侯玉昆笑笑说道:“姑娘在武林中身份很高,侯玉昆在武林中的身份也不低,既然这样,咱们似乎不该玩庸手那一套,落人笑柄,姑娘以为然否?”

韩飞飞微一点头道:“侯公子这话深获我心,那么让我告诉侯公子,你我都受骗了……”

侯王昆道:“姑娘这话……”

韩飞飞道:“‘徐氏古祠’之中根本没有什么‘铁片巧嘴’不然我不会杀丰四海。”

侯玉昆笑笑说道:“是么,姑娘?”

韩飞飞双眉徽扬道:“侯公于莫非不信。”

“那倒不是,”侯玉昆忙道:“侯玉昆也不敢,只是,据我所知,姑娘之所以杀丰四海,关键在‘徐氏古祠’里是否囚着个‘铁片巧嘴’。”

韩飞飞浅浅一笑道:“侯公于是听了岑东阳、苗芳香两个说的话?”

侯玉昆道:“他两个都对我这么说。”

韩飞飞道:“岑东阳、茵芳香两个居然敢搬弄是非,侯公子恐怕不知道、他两个是想借侯公子之力……”

侯玉昆道:“这么说,姑娘是不承认截去‘铁片巧嘴’了?”

韩飞飞冷笑道:“这么看来,侯公子还是不相信我了。”

侯玉昆道:“姑娘,恕我直说一句,要为一个‘铁片巧嘴’伤了彼此间的和气,那可是值不得的事。”

韩飞飞双眉微扬,含笑说道:“侯公子,你这是威胁我?”

“那我不敢,”侯玉昆道:“以姑娘的身份,又怕谁威胁,只是……”

韩飞飞道:“侯公子,我承认我劫了张远亭,又如何?”

“这不就是么,”侯玉昆目中异采飞闪,笑道:“姑娘毕竟是位让人佩服的绝代红粉,我请姑娘高抬玉手把张远亭掷还。”

韩飞飞道:“那张远亭原是你侯公子的么。”

侯玉昆道:“我不敢这么说,只是我先下手……”

“侯公子,”韩飞飞道:“先下手的是‘白骨三煞’呢。”

侯玉昆道:“姑娘的意思,是让岑东阳、苗芳香两个来把张远亭要回去?”

韩飞飞道:“难道候公子不认为该这样么。”

侯玉昆抬头笑道:“姑娘该知道,岑东阳跟苗芳香是谅弓之乌,早已吓破了胆,他二人哪还敢来找姑娘要人?”

韩飞飞笑笑说道:“这么说,侯公子的胆子,要比他两个大得多了。”

侯玉昆微一欠身道:“姑娘夸奖了。”

韩飞飞笑容微敛,眉宇间那懔人煞气忽盛,道:“我可以把张远亭交还给你,只是你得据实答我一问。”

“那容易,”侯玉昆道:“姑娘只管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是。”

“那么我先谢谢你了,”韩飞飞道:“我想请教,侯公子所以要张远亭这个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侯玉昆“哦”一声笑道:“姑娘原来是问这呀,这个……姑娘,你可知道那张远亭是个怎么样的人么?”

韩飞飞微一点头道:“我知道,他是个说书的。”

侯玉昆点头说道:“不错,他确是个说书的,只是他这个说书的跟一般说书的大不相同。”

韩飞飞“哦”地一声道:“他跟一般说书的有什么不同?”

侯玉昆目光转动,微微一笑道:“姑娘,这还是要我说么?”

韩飞飞道:“为什么不要?你最好说说。”

侯玉昆道:“姑娘要是不知道他是个怎么奇特的人,就不会劫他了,是不?”

韩飞飞双眉一扬,道:“这么说,侯公子是不肯说了?”

“不,”侯玉昆忙摇头说道,“如果姑娘一定要听,我也只好说说……”

顿了顿接道:“张远亭此人肚子里装的武林秘密不少,他知人所不知……晓人所不晓。”

韩飞飞“哦”地一声道:“是么?”

侯玉昆道:“姑娘应该知道我所言不虚。”

韩飞飞道:“这么说,侯公子要他就是因为他知人所不知,晓人所不晓了。”

“不错,”侯玉昆道,“我要从他的嘴里问出一件事。”

韩飞飞道:“侯公子要从他嘴里问件什么事?”

侯玉昆笑笑说道:“我记得姑娘刚才说,只问我一问。”

韩飞飞道:“侯公子是不愿说。”

侯玉昆道:“姑娘事先并没有言明要多问几问。”

韩飞飞淡然一笑道:“侯公子既不愿说我不便相强,那就算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