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1章 心机

作者:独孤红

那中年商人道:“阁下没听清楚么?”

侯玉昆道:“你说,她的朋友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么?”

那中年商人摇头说道:“我看他绝不知道,否则他绝不会跟她在一起。”

侯玉昆诧异地看了中年商人一眼道:“这是怎么回事?”

侯玉昆目光一凝道:“难道张远亭不在她主婢的手里?”

那中年商人道:“别人不知道我知道,那位姑娘没有蒙骗阁下,她确实把张远亭放走了,当然了,那是因为她当初不知道张远亭是怎么样的人,她要是知道的活,我敢说她绝不会放走他。”

侯玉昆呆了一呆道:“她真的放走了张远亭?”

那中年商人点头说道:“真的,一丝儿不假。”

侯玉昆目光一转,道:“那么你要我帮你做件什么事?”

那中年商人道:“阁下相信我的话了?”

侯玉昆道:“告诉找,你要我帮你做件什么事。”

那中年商人看了侯玉昆一眼,微微一笑道:“把那主婢二人的真正身份,告诉那住在靠东那间上房里的人。”

侯玉昆一怔,道:“你怎么说?”

中年商人笑笑,说道:“这个,侯公子就不必多问了,只请侯公了告诉我,愿不愿意跟我交换这条件就行了。”

侯玉昆目光转动,微微一笑:“我怎么知道你所言属实。张远亭的确不在她二人手里。”

中年商人笑道:“侯公子的确精明得可以,我听说武林四块玉,个个富心智,具心机,今日始信传闻不虚,这样吧,侯公子请听我一句,以侯公子看,假如张远亭在那位姑娘手里,那位姑娘会把他藏在何处?”

侯玉昆想也没想,立即说道:“自然是藏在她身边,也就是说在这家客栈之中。”

中年商人笑笑道:“那就好办了,我愿意陪侯公子翻遍这家客栈的每一寸地皮,侯公子意下如何?”

侯玉昆笑笑说道:“你明知道我不能这么做。”

中年商人“哦”地一声,笑道:“我明白了,侯公子敢是不能再到后院去?”

侯玉昆微微一笑道:“我不否认,事实上我侯玉昆这三个字,若比起她那个见来还差上一截,我实实在在惹不起她。”

中年商人笑笑说道:“那也容易,侯公子是当世四块王之一,虽然惹不起那位姑娘,可却不会把区区在下放在眼里,我以我这个人担保,担保那张远亭不在那位姑娘手里,侯公子看如何?”

侯玉昆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你是说拿你这条命担保?”

中年商人含笑点头,道:“不错,侯公子。”

侯玉昆道:“阁下贵姓,怎么称呼?”

中年商人道:“我籍籍无名,默默无闻,比起侯公子来,那可不啻天壤。”

侯玉昆淡然一笑,道:“你不必客气,人总有个姓名。”

“那当然,”中年商人点点头道:“我姓贾,贾子虚。”

侯玉昆目光一凝,道:“贾子虚?”

中年商人贾子虚一笑道:“不信,贾岛之贾,事实子虚之子虚。”

侯玉昆微微一笑道:“阁下是个高深莫测的人物,让人摸都摸不着。”

贾了虚道:“其实侯公子又何必多问,只记住贾子虚这么个人就够了。”

侯玉昆道:“说得是,我本不想多问,要不然的话……”

微微一笑,话锋忽转,接道:“阁下这个条件,算算对我有利,我点头了,只是事情你怎么好办?”

侯玉昆道:“看情形她两个对那一个看守颇严,至少有一个陪在他身边,要想接近他,谈何容易?”

贾了虚笑道:“那就要靠侯公了的心机了,当然,要是容易的话,我自己干了,还何必跟侯公子交换什么条件?”

侯玉昆笑笑道说道:“阁下的算盘打得很高明。”

贾子虚摇头道:“侯公子错了,侯公子举手之劳便能换到一个张远亭,世上还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么……”

侯玉昆道:“阁下认为这是便宜事,可知道我这么举手之芳要费多大心机,冒多大的险?”

贾子虚淡然一笑道:“侯公子,买卖讲究一个两厢情愿,凡事也勉强不得,我是找侯公子谈这笔生意,愿不愿还在侯公子。”

侯玉昆含笑道:“阁下是个高明人物,明知道张远亭对我的诱感太大……”贾子虚道:“那么我奉劝侯公子还是点头。”

侯玉昆目光一凝,话锋忽转,道:“让我弄清楚,阁下跟那一位是……”

贾子虚道:“非亲非故,也不是朋友。”

侯玉昆道:“非亲非故?也不是朋友?”

贾子虚点头说道:“是的。”

侯玉昆道:“那我就不懂了,阁下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她的真正身份,让他跟她在一起不挺好么,有女同行,尤其是当世称艳的这一位,有这么一位美娇娘为伴,享尽人间温柔……”

贾子虚打断了侯玉昆的话,道:“侯公子,这不在你我这笔买卖之内,我有我的主意,我有我的打算,我卖这种货,不该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卖这种货,侯公子你说是不?”

侯玉昆淡然一笑:“阁下不但高明,而且厉寄,好吧,我点头了,只是我在点头以后,也有一个附带条件……”

贾子虚微微一愕:“侯公子还有什么附带条件?”

侯玉昆道:“我要委屈阁下一段时日。”

贾子虚讶然说道:“侯公子这话……我不懂。”

侯玉昆道:“你阁下住在哪一间房里?”

贾子虚抬手往后院一指,道:“就在靠西边的那间房里。”

侯玉昆冷冷道:“我要你阁下在靠西边的那间房里候我一段时日,这段时间里,阁下不许出房半步……”

贾子虚倏然失笑,道:“我明白了,侯公子是怕我跑了。”

侯玉昆淡淡一笑,道:“我替阁下把话送过去了,阁下要是来个脚底板抹油,我吃的亏可就大了。”

贾子虚道:“凭侯公子这块招牌,我敢么,我又能往那儿跑?”

侯玉昆道:“我不能不防着点儿,咱们先小人后君子,让我吃小亏还可以,吃大亏我可不于。”

贾子虚含笑道:“侯公子该说从不吃亏,这么看来侯公子才是位既高明又厉害的人物呢,好吧,为示公允,我答应……”

侯玉昆道:“我还得闭住阁下两处穴道。”

贾子虚一怔,道:“怎么说,侯公子还要闭我两处穴道?”

侯玉昆淡淡说道:“这样我较为放心点。”

贾子虚凝目说道:“侯公子,武林人轻生死而重一诺……”

侯玉昆摇摇头,道:“抱歉,侯玉昆一向不轻易信人。”

贾子虚道:“我又怎么知道侯公子在闭我两处穴道之后,确确实实会替我传这句话……”

侯玉昆道:“我既想要张远亭,没有理由不替你传话。”

贾子成沉默了一下,旋既一笑点头道:“好吧,我答应了……”

侯玉昆两眼微微一睁,道:“让我再问个清楚,阁下确实知道张远亭的下落?”

贾子虚截口道:“那要看怎么说了,我知道,也可以说不知道。”

侯玉昆道:“阁下这是什么意思?跟我开玩笑?”

贾子虚笑笑说道:“不,我这话最正经不过了,假如侯公子始终能保持君子风度,我就知道;假如侯公子闭住我的穴道之后来个翩脸硬逼,那我就不知道了。”

侯玉昆脸色徽微一变,旋即笑道:“我没看错,阁下的确是位厉害人物。一句话,侯玉昆交你这个朋友了,请吧。”

他侧身摆摆手。

贾于虚道:“那里去?”

侯王昆道:“阁下这是明知故问,当然是往阁下住的那间房去。”

贾子虚笑笑问道:“侯公子能进后院去么?”

侯玉昆一怔,没说话。

贾子虚道:“看来这麻烦了,侯公子要闭我穴道势必要跟我到我房里去,可是偏偏侯公子又不能再进后院去。”

侯玉昆眉字间掠过一丝煞气,道:“不麻烦,我只闭你两处重穴,等你我这笔买卖做成后,我再为你解穴就是。”

贾子虚微微一震道:“侯公子这是要我的命……”

侯玉昆道:“阁下不是愿意拿命来担保么?”

贾子虚没说话,旋即一点头,又道:“好吧,侯公子请出手吧。”

侯玉昆chún边掠过一丝阴笑意,抬手在贾子虚左rǔ下跟右肋上各点一指,然后收手说道:“阁下请回房等着吧,我先告诉阁下,这是我独门闭穴手法,任何人也解它不开,阁下最好别存歪主意,别动歪念头,否则逆血攻心……”

贾子虚打断了他的话道:“一着受制,全盘由人,世上没有比命还重要的东西,只是我要问一句,我要等多久。”

侯玉昆沉吟道:“那可难说,我得等机会,阁下知道,我不能到后院去,一旦让她两个看见我,对我有所提防,我再想传话可就难了,我得等她两个都不在他身边的时侯,再不我就得等他自己出来……”

贾子虚道:“不管侯公子预备怎么办,我提醒侯公子一句,别想假予客栈里的伙计,那办法行不通,要行得通我早就自己把话送进去了。”

话落,他径直走向后院。

侯玉昆呆了一呆,没说话,也没拦贾子虚,望着贾子虚行进后院,他沉吟了一下,转身往前行去。

侯玉昆往前去了,他可没留意那贾子虚就站在后院墙下凝神听他的动静,听得他步履声远去,微微一笑,迈步直向韩飞飞住的那间上房行去。

他刚到廊檐下,李存孝住的那间房里走出了紫琼,紫琼向他轻喝说道:“喂,你站住。”

贾子虚停下了脚步,转眼过去问道:“姑娘可是叫我?”

紫琼走了过来道:“问得好,不是叫你难道还是叫我自己不成?”

贾子虚赧然一笑道:“是我不会说话,姑娘有什么见教?”

紫琼到了近前,上下打量了贾子虚一眼,扬眉道:“你是干什么的,随便往人房里闯?”

贾子虚道:“姑娘误会了,我是来这儿找一位温姑娘的。”

紫琼脸色一变,道:“温姑娘?你找错地方了,我们这儿没有温姑娘……”

贾子虚道:“温姑娘是‘寒星’……”

紫琼一惊,急轻喝道:“闭嘴,你找死!”

贾子虚一怔,道:“姑娘怎么骂人……”

紫琼道:“骂你这是便宜,告诉你,我们这儿没有温姑娘。”

贾子虚诧声道:“这就怪了,我明明听他说在这儿……”

一顿,歉然含笑拱起了手,道:“那也许是我听错了,对不起,姑娘,是我冒失。”

说完了话,他转身要走人。

紫琼忽喝道:“慢点儿。”

贾子虚扭过头来望着紫琼没说话。

紫琼道:“你听谁说这儿住位温姑娘的?”

贾子虚道:“姑娘,也许是我听错了,我说过,我冒失……”

紫琼道:“我不是怪你,我是问你是听谁说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