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2章 计中计

作者:独孤红

贾子虚答道:“我是听当世四块玉之一的侯玉昆说的。”

紫琼脸色为之一变,道:“原来是他……你是来于什么的?”

贾子虚又答道:“我有件要紧事儿,想来禀报温姑娘一声,我明明听那候玉昆说是这家客栈,怎么……”

紫琼截口说道:“你有什么要紧事儿?”

贾子虚歉然一笑道:“这个……抱歉,我不能告诉别人。”

紫琼双眉一扬道:“怎么说,你不能告诉别人?”

贾子虚颔首道:“是的,姑娘,这件事对温姑娘很要紧,我必须当面奉知温姑娘,对别人我不便说。”

紫琼目光一转,道:“你姓什么,叫什么,是干什么的?”

贾子虚道:“有劳姑娘动问,我姓贾,叫子虚,江湖未流。”

紫琼道:“原来你也是武林中人,真看不出木,这样吧,你有什么事告诉我,我认识温姑娘,我家姑娘跟温姑娘是朋友,我会替你转告的。”

贾子虚道:“谢谢姑娘,姑娘这番好意我很感激,只是这件事……”

歉然笑笑,住口不言。

紫琼一看他这样儿,心里不禁有气,想发作又怕惊动了李存孝,不问吧,立时侯玉昆在她心里起了疙瘩,又想知道是什么要紧事儿,正感作难,只听背后响起了姑娘那轻柔甜美的话声:“紫琼,是谁呀?”

紫琼忙转身走过去,把事情低低向韩飞飞凛报了。

听毕,韩飞飞抬眼向贾子虚,贾子虚似乎颇知书懂礼,忙把目光移向一旁。

只听韩飞飞低低说了一句:“你进房去吧。”

紫琼应了一声,进了李存孝所住的那间房,韩飞飞她当真不让李存孝身边没人。

韩飞飞吩咐紫琼进房后,袅袅行近贾子虚,凝目轻轻问道:“你姓贾?”

贾子虚应道:“是的,姑娘。”

韩飞飞道:“你的来意我知道了,请跟我来。”

她往回廊一头走去。

贾子虚怔了一怔,举步跟了过去。

看看离李存孝住的那间房已经有了段距离,也不虞惊动李存孝了,韩飞飞停了步,转回身望着贾子虚说道:“听说你刚才见过侯玉昆?”

贾子虚道:“是的,姑娘。”

韩飞飞道:“是什么回事?”

贾子虚迟疑着没说话。

韩飞飞道:“我就最温飞卿,有什么话你说吧。”

贾子虚怔了一证道:“姑娘就是温姑娘,‘寒星’温姑娘?”

韩飞飞微一点头道:“是的,我就是温飞卿。”

贾子虚意似不信望望韩飞飞,没说话。

韩飞飞道:“你不信么?”

贾子虚陪上不安一笑道:“刚才那位姑娘告诉我,这儿没有温姑娘。”

韩飞飞皓腕微翻,玉手之中托着一物,是颗寒光四射的星状物。

贾子虚一惊,连忙躬下身去,道:“果然是温姑娘,小的不知,也有眼无珠……”

韩飞飞翻腕收起那颗“寒星”,道:“你见我有什么耍紧事,快说吧。”

贾子虚显然对这位“寒星门”女煞星敬畏异常,连声唯唯急道:“回姑娘,是这样的,姑娘这儿不是不有位朋友……”

韩飞飞目光一凝,道:“是侯玉昆告诉你的?”

贾子虚道:“倒不是侯玉昆告诉小的,是他跟另外一个人说……姑娘,是这样的,小的刚才在对街一家酒肆里喝酒,无意中听见侯玉昆跟一个人说话,他两个好像在谈什么条件,听那人说要侯玉昆把姑娘的真正身份告诉姑娘那位朋友,他愿意把一个什么姓张的下落告诉侯玉昆。”

韩飞飞脸色一变道:“有这种事情,那人多大年纪,什么样?”

贾子虚道:“回姑娘,小的看得很清楚,那人四十多岁年纪,白净脸儿,长得挺体面的,看样子也是武林中人。”

韩飞飞道:“侯玉昆他怎么说?”

贾子虚道:“侯玉昆起先没答应,您知道,侯王昆这个人在四块玉中是最狡猾,最姦诈的,他说他不信那姓张的不在姑娘手里,后来还是那人拍胸脯愿以一条命担保,侯玉昆方点了头,不过他就这件事很棘手,他惹不起姑娘,不敢再到这后院来……”

韩飞飞冷冷一笑道:“难过他也懂个怕字,侯玉昆跟那个人如今还在那家酒肆里么?”

“不,”贾子虚摇头说道:“两个人说完就走了,那个人先走的,侯玉昆隔约一杯酒的工夫也走了。”

韩飞飞冷笑说道:“这笔买卖做的不差,你是那门那派的第子?”

贾子虚郝然一笑道:“小的是江湖上的末流;不敢瞒您,也不怕您见笑,小的是靠这两只手吃饭的,混了不少年了,永远混不出个名堂来,没出息。”

韩飞飞道:“看来我得好好儿谢谢你,你为什么给我送信儿?”

贾子虚强笑说道:“不敢瞒姑娘,小的一方面是因为敬仰姑娘,另一方面也想求姑娘抬贵手救救小的。”

韩飞飞微愕说道:“救你?什么意思,你是怕侯玉昆……”

贾子虚苦笑说道:“事实上侯王昆己拿去了小的半条命,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小的听见他跟那人的谈话了,临走他点了小的两处穴道……”

韩飞飞“哦”地一声,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他点了你哪两处穴道?”

贾子虚道:“‘期门’跟‘章门’。”

韩飞飞脸色一变,道:“好狠的心,好辣的手。”

贾子虚道:“所以小的想只有来求姑娘……”

韩飞飞微一摇头道:“恐怕他用的是独门手法。”

贾子虚脸一白,道:“姑娘的意思是说……”

韩飞飞道:“要是他用的是独门手法,我也无能为力,爱莫能助,除了侯玉昆本人之外,恐怕没人能救得了你。”

贾子虚吓怔在那儿,半晌始道:“那……那姑娘看侯王昆用的是不是独门手法……”

韩飞飞道:“我得试试看才能知道。”

忽然抬腕一掌拍向贾子虚胸口,她这一掌力道拿得极有分寸,玉手一触及贾子虚胸口轻轻一按立即沉腕把玉手撤了回去。

贾子虚忙道:“姑娘,是不是……”

韩飞飞道:“别问我,你自己运气试试。”

贾了虚吸了一口气,旋即他脸色倏变摇了头道:“姑娘,气一到‘期门’便往回……”

韩飞飞道:“那我就没有办法了,他用的是独门制穴手法。”

贾子虚低下了头。

韩飞飞道:“不是我不肯救你,而是我无能为力,爱莫能助,你也是武林中人。这点你应该明白……”

贾子虚微微点了头道:“小的知道,小的仍然感做。”

韩飞飞道:“那倒不必,不管怎么说你来给我送这个信,我该谢谢你,我除了不能救你之外。别的你要什么只管开口……”

贾子虚播插头,苦笑说道:“姑娘知道,小的活不了几夭了,还要什么,谢谢姑娘了,小的告辞。”

黯然地一躬身,要走。

韩飞飞突然说道:“你慢一点儿。”

贾子虚回身问道:“姑娘还有什么吩附?”

韩飞飞微叹道:“我虽不杀伯仁,但伯仁由我而死,这……”

话锋一转,接道:“无论怎么说,你是给我送信来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在侯王昆毒手之下,我另外有个办法可以试一试,不过我没有十分把握。”

贾子虚忙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只要有一丝希望,小的也愿意试一试。”

的确,人是没有不惜命的,本来,缕蚁尚且愉生,何况是个人。

韩飞飞道:“你知道我有个朋友跟我在一起。”

贾子虚脸色飞快地掠过一丝激动种色,道:“是的,姑娘,小的知道。”

韩飞飞道:“我这位朋友也是位武林中人,而且是位修为不凡的高手,我带你去问问他能不能救你,不过你要记在,我姓韩,韩退之的韩,不姓温,不是‘寒星门’温飞卿。”

贾子虚忙道:“谢姑娘,小的知道,小的知道。”

韩飞飞道:“你跟我来吧。”

转身向李存孝住的那间房行去。

贾子虚在背后深深看了她一眼,脸上掠过一丝困惑、诧异的神色,迈步跟了上去。

他不明白,这位杀人不眨眼的“寒星门”女煞星居然会动了慈悲心肠真要救他,这,别说他不明白,只怕连那位韩飞飞自己都不见得明白。

到了李存孝住的那间房门口,韩飞飞推门走了进去。紫琼一见她身后还跟着贾子虚,怔了一怔,诧异地向着韩飞飞头过探询的一瞥。

韩飞飞没看见,径直走向炕边。

贾子虚抬眼一看,他看得清楚,李存孝静静躺在炕上,闭着眼,跟睡着了一般,他一眼便看出李存孝是人点了“睡穴”。

韩飞飞到了炕边,迟疑了一下,拾手拍开了李存孝的穴道,李存孝睫毛动了几动,立刻睁开了两眼,韩飞飞挪身坐在炕沿上,含笑柔声问道:“睡得好么?”

李存孝笑道:“姑娘点了我的‘睡穴’焉有睡不好的道理,只怕姑娘跟紫琼姑娘没能好好歇息……”

“不”韩飞飞摇头说道:“既然点了你的睡穴,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转过脸来抬手向贾子虚一招,道:“过来见见,这位就是李爷。”

李存孝忙道:“不敢当,这位是……”

韩飞飞道:“也是位武林中的朋夜,他让人以独门手法闭了两处重穴,来求我为他解穴,我无能为力,爱莫能助,不知道你能不能救他……”

李存孝“哦”地一声,望着贾子虚道:“阁下是被那门那派的人……”

贾子虚转眼望向韩飞飞。

韩飞飞道:“据说制他穴那人出身。”

李存孝道:“是哪两处重穴?”

贾子虚道:“是‘期门’跟‘章门’。”

李存孝眉锋一皱道:“此人够狠的。”

沉吟了一下,接道:“我没有多大把握,阁下气走‘rǔ根’,然后连五成真力并两指在‘rǔ根穴’下一寸处点一下试试。”

贾子虚恭应一声吸一口气,然后拾手并两指点向自己‘rǔ根穴’下,一指点下,他两眼猛睁,还没有说话,李存孝接着又道:“阁下照样施为,气走腹结,指点‘章门’上两寸处。”

贾子虚忙不迭依言照做,一指点下后,他立即激动躬身:“大恩不敢言谢,小的……”

那韩飞飞圆睁美目,打断了贾子虚的话,望着李存孝道:“你竟能解‘’闭穴手法……”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也是碰巧的。”

韩飞飞道:“我不信,你我是出身……”

一顿,转望贾子虚道:“行了,你的半条命找回来了,你可以走了。”

贾子虚迟疑了一下,道:“姑娘,小的有句肺府之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