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6章 落虎口

作者:独孤红

片刻之后,温飞卿主婢二人回到了客栈里,她两个进后院的时候,李存孝住的那间房门关着,温飞卿没在意,走过去抬手推开了门,门开处,她为之一怔,继而娇变了色。

她刚才走的时候,李存孝躺在炕上,贾子虚站在一边,如今她回来了,炕上的李存孝没影儿了,那贾子虚也不见了,房子里没什么别的变动,只有人不见了。

紫琼冰冷说道:“姑娘,您太相信别人了,我去问问伙计,看他两个什么时候走的。”

她转身要走,温飞卿伸手拉住了她道:“别,紫琼,他两个这种走法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紫琼娇面发青,道:“您这么对人有什么用,换不来他的心的。”

温飞卿没说话,缓缓往里走去,她在房里到处打量了一下,然后她突然笑了,笑得有点凄然:“刚才他还在这房里,谁知道前后不过片刻工夫就看不见人了,他说得对,世上无不散的筵席,迟早是要离开的,我不怪他,可是那张远亭……”

眉宇间掠过一片惊人的的煞气,道:“我已经说过不计较,不追究了,现在我却非杀他不可,紫琼,传话厉魄三个,限半日内给我找到那张远亭,要不然……去。”

紫琼应声转身要往外走,可是刚转过身她便站住了,两眼直楞愣地望着门外,诧声叫道:“柳公子……”

温飞卿霍然转身外望,可不是么,一袭青衫,满面堆笑,不是那柳玉麟是谁,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的。

温飞卿定了定神道:“你来干什么?”

柳玉麟并没有往里走的意思,站在门口含笑说道:“我是送二姑娘,也顺便来看看那幸运儿,看来二姑娘是料到我会跟来了。”

温飞卿道:“我料到……你这话……”

柳玉麟微微一笑道:“不然二姑娘怎会把他藏了起来?”

温飞卿明白了,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你误会了,不是我把他藏了起来,他走了。”

柳玉麟一怔道:“怎么说,二姑娘,他走了?”

温飞卿没说话。

柳玉麟摇摇头,说道:“二姑娘不惜牺牲自己为他求得解葯,他却来个不辞而别,看来他无福消受二姑娘这美人之恩,也薄情寡义得可以,比起柳玉麟来他可是差多了,这种人还值得二姑娘垂青,值得二姑娘难受么?”

紫琼脸上变了色,温飞卿却没在意地笑笑道:“你没说错,我不惜牺牲自己为他求得两颗解葯,他却来个不辞而别,实在薄情寡义得可以,比起柳公子来也的确差多了,这种人委实不值得垂青,不值得难受……”

柳玉麟道:“那么二姑娘还等什么?”

温飞卿道:“我不等什么,还有什么好等的。”

柳玉麟道:“既是如此,二姑娘收拾收拾跟我走,柳玉麟愿以怒马香车……”

温飞卿目光一凝,美日中倏现煞威。

柳玉麟微微一笑,改口说道:“二姑娘别忘了那千金一诺。”

温飞卿诡笑道:“我没有忘,只是……解葯我已经到手了。”

柳玉麟颜色不变,笑哈哈地道;“看来二姑娘有意食言背信………”

“不错,”温飞卿微一点头,答道:“我确有这意思。”

柳玉麟仍不在意,依然笑容可掬道:“我愿提醒二姑娘两件事,第一,那姓李的带着伤不辞而别,令兄至今还没有回来,若是冤家路窄,无巧不巧地让他两个碰在一起,那后果……”

阴阴一笑,住口不言。

温飞卿双眉一扬,喝道:“紫琼,去你的,另加一句,凡属‘寒星门’人,任何人不许动他,否则就是存心跟我过不去。”

紫琼答应一声,迈步直闯了出去。

柳玉麟连忙闪向一旁让开了出门路。

温飞卿望着柳玉麟道:“谢谢你提醒我,如今你可以不必为他担心了。”

柳玉麟笑笑说道:“希望令兄能听二姑娘的话。”

温飞卿道:“以我看他会听。”

柳玉麟一笑说道:“那是最好不过,我要提醒二姑娘这第二件事是……”

望了望温飞卿那双拿解葯的玉手道:“二姑娘把两颗解葯忘在茶几上了。”温飞卿淡然一笑,刚要说话,倏地脸色一变,道:“我的确是把它忘在茶几了,谢谢你跑这趟给我送来。”

柳玉麟阴阴一笑道:“我相信二姑娘心里一定是诧异慾绝,自己明明倒了两颗解葯在手,然后捏着它回到这儿来,怎么就这一刻工夫那两颗解葯却不翼而飞了,是不是,二姑娘?”

温飞卿微一点头道:“是的,我的确很诧异,你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么?”“自无不可,”柳玉麟含笑说道:“我本来是不打算告诉二姑娘的,可是后来我想觉得还是应该让二姑娘知道一下的好,是这样的,二姑娘,这种丸葯是我特制的,只要出了那个玉瓶,隔不久就会化为乌有,它要是包在纸里还好,要是握在手里就会从人的掌心渗进血脉里头去……

温飞卿很镇定,道:“是么。”

柳玉麟道:“我这是不折不扣的实情,我再告诉二姑娘一句,二姑娘拿的那两颗葯丸并不是什‘搜魂银针’的解葯,而是我秘制的一种媚葯……”

温飞卿脸色陡然一变,刹时间她又恢复平静,道:“是么。”

柳玉麟含笑说道:“二姑娘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稍等一会儿再看,稍等一会儿之后,我保二姑娘自解罗衣……”

温飞卿倏地目中煞光一闪,道:“柳公子想要干什么?”

“这还用问么,二姑娘,”柳玉麟笑得婬邪,道:“二姑娘如今虽然是*女之身,但这种事不会不懂,我要跟二姑娘携手巫山,共赴阳台,就借这客栈一房之地,这间上房权充你我洞房成就百年好事……”

温飞卿道:“这儿别说花烛了,就连个喜字都没有,你不觉得……”

柳玉麟点头笑道:“的确显得寒枪一些,也有点过于草率,但在此时此地只有将就将就了,虽然一无花烛,二无喜字,但那凤流快趣,销魂滋味应该是一样子,二姑娘以为然否。”

温飞卿淡然一笑道:“你要知道‘寒星门’并不只我一个人。”

柳玉麟微一点头道;“二姑娘这话我憧,只是二姑娘自愿委身,我何惧之有,我获二姑娘千金一诺,已得二姑娘首肯,这总不假,日后令尊、令堂若见怪,也只是责我过于寒伧,过于草率而已,别的他二位该无话可说。”

湿飞卿那如花的娇上泛起一片红,益增娇艳,也越显得动人,同时,她那双美日中也闪漾出一种惑人的异采,这异采,带着无限的春意。

柳玉麟笑了,笑得好不婬邪,迈步走了进去,随手掩上了门,房里,温飞卿一声令人心神震荡轻嗯,接着是柳玉麟一声充满得意的轻笑。

就在这当儿,黄影一闪人似电,这间房门口多一了人,那是当世四块玉中的另一个,侯玉昆。

他望了望那紧闭的房门,突然一声轻咳。

房里,晌起了一声惊喝:“谁!”

侯玉昆淡然说道:“问什么,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房里柳玉麟冷哼一声:“说得是。”

房门开了,柳玉麟当门而立,一袭青衫襟开着,扣子都没来得及扣,他神色怕人,先是一怔,继而脸色微变:“原来是你……”

侯玉昆徽一拱手,含笑就道:“王麟兄别来无恙?江南一别,至今已数移寒暑,玉麟兄风神不改,风采依旧,旦益显得俊悄风流,可喜可贺,昔人云,一日不见如三秋,你我……”

柳玉麟冷冷说道:“侯玉昆,君子成人之美……”

侯玉昆一笑说道:“王麟兄有此美事,小弟何敢煞人风景做此有损阴德的绝子绝孙事?无如,玉麟兄,常言说得好,见面分一半……”

柳玉麟目中寒芒一闪,厉声道:“侯玉昆,你怎么说!”

侯玉昆笑哈哈地道:“玉麟兄没听见么,见面分一半。”

柳玉麟面上掠过一丝杀机,阴阴笑道:“侯玉昆,你赶得好巧……”

侯玉昆笑笑说道:“不瞒玉麟兄说,我早来了,也躲在一旁偷观了半天了。”

柳玉麟道:“这么说,你是个有心人。”

侯玉昆微笑道:“不是有心人我就不现身了,你我一向交情不恶,何必让这件事让玉麟兄你恨我一辈子,是不?”

柳玉麟道:“侯玉昆,你可知道她是谁?”

侯玉昆嘿嘿笑道:“玉麟兄艳福不浅,温飞卿又是当世有数的美人儿,让人翘拇指的红粉娇娃,多少人慾一亲芳泽而后死……”

柳玉麟道:“你也愿意么?”

侯玉昆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说着,贪婪地往房里望了望,说道:“玉麟兄,你见过了,我还没见过。能让我问一句么,如何?”

柳玉麟冷笑说道:“三字,‘玉无暇’!”

侯玉昆仰头一笑道:“好个玉无暇,玉麟兄不愧风流情种,个中老手……”

柳玉麟道:“你要知道,温少卿‘寒星四使’就在左近。”

侯玉昆笑道:“玉麟兄既有一颗包天的色胆,小弟我……”

柳玉麟道:“我不同,我已得温少卿默许,同时这也是温飞卿自愿委身,我不过把日子稍微提前罢了。”

侯玉昆哈哈一笑道:“玉麟兄可真够急的,也是,免得夜长梦多,让煮熟了的鸭子飞了,只是,王麟兄怎么借重葯物?莫非为助兴么?”

柳玉麟道:“我要提前时日,她不肯,我只有……”

“算了,王麟兄,”侯玉昆摆手道:“彼此都是眼里揉不进砂子的人,何必呢,玉麟兄要是舍不得这一口,怕只怕你那一口也吃不着,何必呢,因小失大不是智举,以我看玉麟兄还是……”

柳玉麟牙一挫,一点头,说道:“好吧,你先在外站一会儿,一边等一边也好替我挡挡闲人……”

侯玉昆一笑说道:“玉麟兄好大方。”

柳玉麟目光一凝,道“侯玉昆,强宾不压主,你要知记,凡事也该有个先来后到。”

侯玉昆微一摇头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怕玉麟兄乐过之后反侮,来个食言背诺,那我吃亏,上的当可就大了。”

柳玉麟道:“这个你放心,柳玉麟向来言出如山,说一句算一句……”

侯玉昆摇头说道:“玉麟兄,什么买卖我都做,唯独这一桩,我不愿担一点风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