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29章 一把巧舌

作者:独孤红

柳玉麟道:“小弟要到‘冷月门’中走一趟去。”

温少卿愕然问道:“你到‘冷月门’去做什么?”

柳玉麟笑道:“少卿兄大半是让那小子搅乱了心绪,蒙蔽了灵智,怎么今天这般糊涂?我请问少卿兄一声,那令狐姑娘是决不答应这门亲事,可是?”

温少卿道;“你往下说就是。”

柳玉麟微微一笑道:“当世之中令狐姑娘就那一个的,谁能让令狐姑娘乖乖地俯首听命?那只有令狐姑娘的那位老奶奶姬婆婆了,小弟跑这一趟‘冷月门’,在姬婆婆身上多下点工夫,就凭小弟这根三寸不烂之舌,我不信姬婆姿她不点头,只要她点了头,少卿兄,令狐姑娘这位大美人儿不就是‘寒星门’的少夫人了么?”

温少卿笑了,是真乐,他道:“玉麟兄,‘冷月门’这条路不好走,那姬婆婆更是出了名的难说话人,武林中人躲都怕来不及……”

柳玉麟一挺胸道:“蒙少卿兄不弃,推心置腹,许为知已,小弟无以为报,就是龙谭虎穴,刀山油锅,小弟也要走它一趟。”

温少卿道:“我没交错朋友,玉麟兄盛情美意可感,小弟我这里先谢了。倘此行能说得姬婆婆点头,小弟我另有重谢。”

柳玉麟目光转动,嘿嘿一笑道:“少卿兄是该好好谢谢小弟,假如小弟再在姬婆婆耳边多说几句,让那姬婆婆大发雷霆,率高手亲出,找着那姓李的小子不由分说一拐把他砸死在地,岂不又是一桩美事?”

温少卿目中异采连闪,仰天哈哈大笑,拍着柳玉麟的肩头道:“玉麟兄,有你的,有一天我接掌‘寒星门’,非聘你为策师不可。”

柳玉麟馅媚笑道:“小弟有受宠若惊之感,少卿兄这般待小弟,小弟敢不竭智殚忠,贡献棉薄,今后虽蹈汤赴火也在所不辞,少卿兄,小弟告辞了。”

温少卿意兴飞扬,道:“走,让我来自驾车送玉麟兄一程。”

柳玉麟忙道:“这个小弟怎么敢当,再说少卿兄跟他们说好在这儿等回报的,倘若他们擒得侯玉昆来不见少卿兄……”

温少卿失笑说道:“说得是,不是玉麟兄提醒,我几乎忘了,那么恕我不送了,但愿玉麟兄此行顺利,早去早回。”

柳玉麟道:“多谢少卿兄,少卿兄只管静等那灯结芯,鹊报喜就是。”

一揖至地,转身迈着酒脱步履走了。

温少卿一直含笑目送,那chún边的笑意良久良久还未见消失。

柳玉麟走得不见了,一条人影射落树林前,是那传令黑衣人回来了,他一躬身恭声禀道:“禀少主,侯玉昆踪迹出现在西南二十里外。”

温少卿双眉一扬道:“谁去了?”

那黑衣人道:“回少主,厉魄等三人赶去了。”

温少卿道:“八卫呢?”

那黑衣人道:“还在东北搜索。”

温少卿眉宇间闪掠过一片煞气,道:“走,立刻送我去!”

他转身登上马车,那黑衣人立即掠上车辕,赶动马车。

天大亮时,马车抵达一个小村落外,只见三五庄稼汉荷锄进出,显得异常宁静,在那入村入口一堵土墙上画着一颗星状表记。

那赶车黑衣人向着那堵上墙望了一眼道:“禀少主,到了,厉魄三人在此地留有本门表记。”

车里温少卿道:“招呼厉魄前来见我。”

车辕上那黑衣人答应一声,立即仰头撮口轻啸,啸声很尖锐,也很怪异,但声音不大,就跟划空而过的一声鸟呜一样。

啸声起时,村子里还没有动静,啸声音落,车前已射落那瘦高黑衣人,“寒星四使”之一的厉魄。

厉魄落地向着马车恭谨躬身:“属下见过少主。”

车里温少卿道:“你三个辛苦了,人在这儿么?”

厉魄道:“回少主,人在这片村子里是不会错的,但是属下三人在村子里已找了近一个时辰,却不见……”

温少卿截口说道:“他可曾会发觉你三人?”

厉魄道:“这个属下不知道,想必……”

温少卿道:“他两个呢?”

厉魄恭谨地道:“回少主,在村子里搜寻的是属下,他二人则一个把在村东北,一个守在村西南……”

温少卿截口说道:“那他应该跑不掉,你两个跟我找去。”

他掠出了马车,带着厉魄跟那赶车黑衣人往村子里行去,走了几步之后,温少卿问道:“怎知道他进了这村子?”

厉魄道:“回少主,属下等三人是跟他进这村子的。”

温少卿道:“这么说,你三个是亲眼看见他进来这村子的?”

厉魄道:“回少主,是的,只是等属下三人跟进这村子后,再找他就找不到了。”

温少卿道:“你三个进村子跟他进村子前后隔了多久?”

厉魄道:“回少主,可以说前脚后脚,属下一进村就掠上屋顶察看四周,并未见他从另一方出去……”

温少卿点了点头道:“那么他该还在村子里,以我看他是发觉你三个了,不然他不会躲着不出来……”

那赶车黑衣人突然说道:“这村子显得很宁静,不像多了个外来人。”

温少卿道:“可能在这村子里有他的熟人,再不然,就是他躲进哪户民家制住了那民家的几口人……”

接着,目光投视四下,目光所及,来来往往的村民都对他三人投过诧异一瞥,温少卿接问道:“可曾挨户搜索,惊动民家?”

厉魄道:“回少主,来得少主令谕,属下未敢专擅轻举妄动,只在几户民家探问过……”

温少卿道:“可知道这村子里有几户人家?”

厉魄四下看了看道:“总有近百户。”

温少卿双眉微扬,冷哼一声道:“你四个挨户给我搜!”

厉魄跟那黑衣人应了一声,立即转身向左近民家行去。

温少卿站在原地没动,一双锐利目光不住在四下打量着。

只见厉魄跟那黑衣人两个进进出出,没多大工夫已搜了十几户民家,只搜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厉魄跟那黑衣人一户挨一户地逐渐远去,温少卿站在原地仍未动,他认为只要侯玉昆确进了这村子,确还在这村子里没走,不信找不到他。

正观望间,忽听厉魄一声大喝,自远处一户民家中踉踉跄跄地退了出来。温少间脸色一变,腾身扑了过去,一个起落已到那户民家前,那另一黑衣人闻声跟着扑到。

厉魄脸色发白,怒啸一声就侍再仆进去。

温少卿抬手一拦,道:“站住。”

目中奇光闪射,望着那户民家敞开着的两扇门发话说道:“侯玉昆,本少主在此,你可以出来了。”

那户民家中人影一闪,门口已站着一人,黑衣、瘦削、苍白的一张脸,长眉、细目、森冷逼人,是当世四块玉之一是不错,不过不是侯玉昆,却是那楚玉轩。

楚玉轩望着温少卿冷冷说道:“你就是‘寒星门’少主温少卿?”

厉魄冷叱一声:“大胆!”

他要扑,温少卿伸手一拦,望着楚玉轩问道:“你是……”

显然他也不认识婪玉轩,那是因为这一块玉生性孤癖,少在武林中走动,少为人知。

楚玉轩道:“你找的是侯玉昆,可是?”

温少卿道:“不错。”

楚玉轩道:“那就别在这儿打拢我,带着你的人到别处找去。”

温少卿双眉一扬道:“好大的口气,既知是本少主还敢这般说话,你该不是无名之辈。”

楚玉轩道:“你是你‘寒星门’的少主,我可不认识你是谁,你找的是侯玉昆,不必动问我的姓名。”

温少卿冷冷一笑道:“我若找你呢?”

楚玉轩道:“那自然另当别论。”

温少卿一点头道:“那好,我现在改变了主意,先找你再找侯玉昆。”

楚玉轩缓缓说道:“我姓楚,楚玉轩。”

温少卿一怔,旋即仰天狂笑,“我当是谁,原来也是四块玉之一,找那块玉碰上了这块玉,这倒是可遇不可求的巧事……”

笑声一敛,脸色一沉,道:“听说你这块玉很少在武林中走动,没想到会在这儿碰上你,你到这儿来于什么?”

楚玉轩冷冷说道:“普天之下,任我邀游,你管得着么?”

温少卿冷冷说道:“北‘寒星’,南‘冷月’,看看你在什么地方。”

楚玉轩哈哈一笑道:“好一个北‘寒星’,南‘冷月’,敢情你‘寒星门’跟‘冷月门’瓜分了天下,这是谁说的,我却认为这天下是我楚玉轩的。”

温少卿冰冷一笑道:“好大的胆子我看你这块玉比那另三块硬多少。”抖手一掌劈了过去。

楚玉轩反掌一挥硬迎了上去,只听砰然一声,温少卿衣袂飘动了一下,楚玉轩身形一晃,退进了门内。显然,这位当世四块玉之一在内力修为上是比这位‘寒星门’少主略逊一筹,从这儿看,柳玉麟跟侯玉昆所以怕他几分,并不是完全因为他背后那个家。

温少卿朗笑一声道:“你也不过尔尔,今天我就要砸碎你这一块。”他闪身便要逼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