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31章 小别

作者:独孤红

温少卿道:“是啊,怎么?”

温飞卿道:“这辆车原来放在我住的那家客栈里,怎么会到了你手里?”

温少卿陡然一惊,脑中转了几转才道:“是这样的,我回去后听厉魄说你去过了,我马上赶到客栈去找你,结果我迟到了一步,你已经不在客栈了,我要走的时候,听伙计说你有辆马车在后院,所以……”

温飞卿看了他一眼道:“是这样么?”

温少卿心里一紧道:“是呵,有什么不对么?”

温飞卿道:“你不会是在我去见你跟柳玉麟的时候,带着人到客栈去吧。”

温少卿心里又是一紧,忙道:“不,不,我……”

温飞卿倏然一笑,却笑得怕人,道:“是也好,不是也好,我的朋友暂时交给你了,在他没认识我之前,你爱怎么办他就怎么办他,在他认识我之后他就是我的朋友,我不容任何人动他毫发,你最好替我好好照顾他,等我从江南带着解葯回来之后我再来接他。”

话落,转身要走。

“慢点,妹妹,”温少卿伸手一拦,道:“你在说些什么,我不懂。”

温飞卿道::“你懂也好,不懂也好,只记住我的话就行了。”

“不行,”温少卿一摇头道,“你等会儿再走,今天咱们俩得把话说清楚……”

温飞卿望着温少卿道:“也好,反正我也不急于这一刻,要说什么你说吧。”

温少卿双眉一扬,点头说道:“不错,我承认我是故意把你引离客栈,然后带着厉魄到客栈掳人的,谁知我扑个空,那姓李的早就不见了。”

温飞卿“哦”地一声道:“是么?”

温少卿道:“妹妹,你用不着这样,是不是你自己明白。”

温飞卿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少卿道:“你还跟我装糊涂,分明是你先把他藏了起来。”

温飞卿脸色一变,旋即格格娇笑,道:“这倒外,我见了马车触动灵机,留下来问问你,没想到反被你倒打一钉耙,咬了一口,你可以问问厉魄,我有没有叫紫琼传令……”

温少卿道:“这我知道,这是你高明,你厉害……”

温飞卿冷冷道:“你反咬我一口,可也不差呀。”

温少卿双眉一扬道:“咱们两个谁弄走了那姓李的,谁心里明白。”

温飞卿道:“我很明白,话我说过了,我不愿意再耽搁了,爱怎么办他那在你,我走了。”

话落,转身要走。

温少卿又伸手一拦道:“你不能走。”

温飞卿转回身来寒着脸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少卿道:“在这件事没弄清楚之前你不能走。”

温飞卿道:“还要怎么清楚,这还不够清楚么?”

温少卿道:“我告诉你,我连那姓李的人影也没看见,信不信在你,等你回来找我要人的时候,我可交不出人来。”

温飞卿冰冷一句:“那随你。”

转身又要走。

温少卿一把拉住了她,苦着脸道:“你这是何苦,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那姓李的。”

温飞卿道:“为什么,你说给我听听?”

温少卿道:“他诱拐瑶玑……”

温飞卿道:“你要明白,她可不是三岁两岁的小孩子。”

温少卿道:“难道不是,瑶玑在没认识他之前好好的,自从认识他之后……”

温飞卿道:“你不用说,我清楚,那不能怪他。”

温少卿道:“不怪他怪谁,难道怪瑶玑不成?”

温飞卿道:“我并没说怪她。”

温少卿道:“既不怪他也不怪瑶玑,怪我?”

温飞卿道:“你算是说对了,还真怪你。”

“怪我!”温少卿叫道:“怪我什么?”

温飞卿冷冷说道:“怪你自作多情。”

温少卿一怔,色变,道:”妹妹,你……”

“我什么,”温飞卿截口说道:“我清楚,你也该明白,瑶玑固然跟咱们一起长大的,跟你也一直很好,可是那种仅止于兄妹之情,也由于两家几代的交情,无关儿女之私,男女之爱,这也丝毫勉强不得的,现在她碰上了那姓李的,一见倾心,难以自拔,这是情,也是缘,你凭什么干涉人家,又凭什么捻酸吃醋,话我说在前头,不信你可以看着,瑶玑的心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这件事也是任何人难以阻拦的,你要是心胸磊落,看得开点,那还能让瑶玑叫你一声兄长,要不然这两家的几代交情非毁在在你千里不可。”

沉腕一抖,挣开了温少卿的手,转身缓步行去。

温少卿没动,也没说话,他站在那儿像尊石像中般,脸上神色阴沉得怕人……

大晌午里,一辆马车在官道上驰驰地向前驰动着。

这条大路,黄土厚积,一阵风过处,刮起黄尘满无,半天才平息,人碰上就似碰上了黄雾一般,等着风静尘落,满头满脸地,连眉毛都染黄了,光扫就得扫老半天。

也许是这缘故,这辆马车的车篷掩得严严的,几乎找不到一点缝隙。

赶车的是个穿一身粗布衣裤的壮汉子,看上去他等于是个“黄人”,可是他不在乎,连扫都没扫,扫有什么用,刚扫干净一阵风起又是满头满脸一身,想必他常走这条路,对这一点很清楚。

车到了一处叉路口,一条大路分成了两条,一条指正东,一条斜斜往南,赶车的壮汉子嘴里吆喝一声,一收缰停住了马车。

车停稳后,车篷掀起,从车里弯腰钻出个人来,是个年轻人,这年轻人穿一袭白色长衫。说它白,它却带着黄斑,看上去有不少日子没换洗了,显得有点寒伧。

衣着寒伧,人可不凡得很,肤色黑黑的,透着刚毅,身材欣长,超拔飘逸,那张脸上,长眉斜飞,凤目重瞳,眉心里还有一颗细小的红痣,称得上风神秀绝,俊美无,这跟他那身衣着有点不相衬。

站在大日头下,他的脸色显得有点苍白,也带点蜡黄,身子也显得有点虚弱,人也瘦瘦的,似是刚害过一场大病,犹带着三分病容。

他下地后,冲着马车一拱手:道:“前辈,我告辞了?”

只听车里有人说道:“老弟,你我就在这儿分手了,前途珍重,有缘咱们再图后会。”

年轻人道:“多谢前辈,前辈对我的好处我会……”

车中人笑道:“老弟说这话就见外了,这是你老弟福大命大造化大,跟我无关,老弟,别那么倔,事关一条命,有机会还是找找那一位,让她给你想想办法。”

年轻人双眉轩动了一下,没说话。

车中人似乎明白他的心意,没再多说,带笑说道:“老弟你身子还虚得很,顶上日头大,这条路一阵风过能活埋人,别耽搁了,还是赶路吧,我这个人天生的劳碌命,长年马不停蹄,将来咱们江湖上总会再见面的,我先走一步了,赶车的大哥,咱们走吧。”

车辕上那壮汉子没吭气,抖缰挥鞭赶动了马车。

年轻人道旁欠身:“我在这里恭送前辈了。”

走出了丈余,车中人的话声从车后传送了过来:“不敢当,老弟也请吧。”

马车走上了直指正东的那条路。

年轻人站在道旁没动,一直目送马车远去,马车变成了一点,年轻人皱起了一双眉锋,皱得很深,旋即,他迈动了步履,踏上了斜斜南指的那条。

日头偏西了,眼前座落着一个小镇,炊烟四起,行人进出,显得很安宁,年轻人望了望四下初垂的暮色,迈步进了小镇。

镇上,近百户人家,看上去都很淳朴,小镇虽然小,可是住的地方跟卖吃卖喝的一应俱全。

也许是走了大半天的路,肚子饿了,可不是么,人毕竟是血肉之躯,不是铁打的金刚,铜铸的罗汉,一顿不吃那怎么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