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32章 虎落平原

作者:独孤红

年轻人他入镇没多远,便拐进了一家卖吃卖喝的酒肆里,这家酒肆不大,座头十几个,可挺干净,也许过路的人没多少,这家酒肆只卖了个三四成座。

年轻人似乎没心情多看,走进去随便拣了一副座头坐了下去,也许是年轻人太以不凡,他没心情多看,可有人对他留了意,多看了他两眼。

那是跟他隔一副座头的两个人,这两个人一另一女,赫然竟是“白骨三煞”中的岑东阳跟苗芳香。

年轻人随便叫了点吃喝低头只顾吃喝,却看得那苗芳香一双桃花眼异采闪漾,目难转睛。

岑东阳拿筷子点了她一下,咧嘴一笑道:“怎么,三妹,盯上了?”

苗芳香没收回目光,嘴里却道:“没想到这条路上会有这种人物。”

岑东阳微笑道:“三妹八成又见猎心喜,食指大动了。”

苗芳香霍然转过脸来,高扬着一双柳眉道:“你心里不舒服么?”

岑东阳道忙道:“我怎么敢……”

苗芳香道:“谅你也不敢,别忘了,我可对你大方过。”

岑东阳赔笑说道:“是,是,是,三妹的好处我不会忘的,又怎么敢哪,没吃到嘴里那是我福薄,咱们有来有往,我不管,行了吧。”

苗芳香瑶鼻微皱,轻哼一声道:“你也敢管。”

岑东阳道:“让我闭着眼,行,只是,三妹,你眼睛可要睁大点儿,这位怕不是个能揉的软人物。”

苗芳香倏然一笑道:“硬人物不更好么。”

岑东阳微微一笑道:“好是好,只怕扎手。”

苗芳香道:“别人不知道你知道,我碰上过不少扎手人物,可是几时让他们扎过我的手?”

“那是,”岑东阳一点头笑道:“三妹一布那销魂阵仗,就是根钢针也化为了绕指柔,就是个铁打的人他也得乖乖在三妹裙下低头,只是咱们这一阵子运气不大好……”

苗芳香道:“那是你,不是我,凡是被我看上的,有几个能脱出我这双手掌心儿的?”

岑东阳突然嘴一努,道:“留神,三妹,鱼要漏网啦。”

年轻人他站了起来,丢下一些碎银向外行去。

苗芳香微微一笑道:“这桌酒等你付帐了,没你的事儿,别跟着我碍手碍脚的。”

她站起来拧着那蛇一般的腰肢跟了出去。

年轻人出洒肆走没多远便拐进一家小客栈里,苗芳香自然也跟着走了进去。

她进了这家小客栈,街上有个人看见了她的背影,怔了一怔之后立即放步走了过来,连犹豫都没犹豫地也进了这家小客栈。

这看在了刚出酒肆的岑东阳眼里,他脸色陡然一变,闪身没入了左近一条小胡同里。

这前后四个人刚不见,镇口方向又走进三个人来,一色黑衣,是那以厉魄为首的“寒星四使”之三。热闹了,今晚上这淳朴而安宁的小镇上有戏看了……

苗芳香跟着那年轻人,进客栈往后走,小镇上的客栈不比县城里,有这么个住当街是店面,过了一门到了后头,一个小院子,北东西三间房子,那就是客房,够简陋的。

苗芳香眼见那年轻人在伙什的带领下,迸了正北那间屋,她看了看东西两间屋都住的有人,她桃花眼略一转动,拧着她那水蛇腰走向了正北那间屋。

屋里,那年轻人背着手站在一旁,那伙计正在收拾房子,苗芳香往门口一站,俏生生地开了口:“嗳,伙什呀,出来一下行么?”

话是对伙计说的,苗芳香那双桃花眼两道勾魂秋波却西向着那年轻人送了过去,正巧年轻人闻声外顾,四目交投,苗芳香又送过媚笑,年轻人像个木头人儿,把脸转了过去。

凉了,这头一着没生效。

伙计快步起了出来,哈腰欠身陪上一脸笑:“这位姑娘,有什么事儿么?”

苗芳香眼角儿往房里扫了一下道:“你们这儿,就剩下这一间了么?”

伙计道:“姑娘也要住店?”

苗芳香道:“是呀,能给我找一间么。”

伙计道:“对不起,姑娘,小号太小,只得这么三间……”

苗芳香道:“伙计呀,我一个单身女子,出门在外,你行个方便嘛。”

伙计还没有接口,后院里走进了一个人,一副颀长身材,一身黑衣,长眉细自苍白脸,模样儿有点慑人。

苗芳香脸色陡然一变,一句话没话,也没等那伙什开口,拧身扭腰便进了房。

伙计一怔,忙跟了进去,道:“姑娘,这一间这位公子住下了。”

苗芳香道:“我知道,我不是抢房子住的,男女有别,要不是不得已我不会进来的,我是进来躲一躲的。”

伙计怔了一怔道:“躲?姑娘躲什么?”

苗芳香眼角余光外扫,道:“院子里站着那个穿黑衣的,看见了么?”

伙计往外看了一眼道:“看见了,怎么?”

苗芳香道:“这个人不是个好东西,一定是登徒子一流,打从镇外到这儿,跟了我好几里地了,真吓死我了。”

一双手儿抚上了心口,媚眼儿向着那年轻人望去。

可惜,年轻人面向里,背向外,恨地苗芳香牙痒痒的,后窗外有什么好瞧的,有花儿不成?

就算是有花儿,这儿有比花还娇的人儿,奴面要比花面好,放着比花还好的人儿不看,看什么捞什子花?

伙计一挺胸,道:“我去问问他去。”

转身就要往外走。

寿星公公上吊,耗子舔猫的鼻梁骨。

苗芳香手快,那欺雪赛霜、柔若无骨的手儿一探,抓住了伙计的胳膊,未语媚意先送:“不行呀,伙计,这人是个有功夫的,招不得,惹不得,他会杀了你。”

伙计的一身骨头刚为之一酥,闻言又是一惊,他犹豫了。

不出去不好,出去更不好。

苗芳香又开了口道:“你的好意我感激,可是我不能连累你,我就在这儿躲一躲,他见这儿有人,谅必不会……”

伙计两眼外看,发了直,只听他道:“姑娘,他过来了?”

的确,那黑衣人刚才在院子里站了半天,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迈步向这房子里走了过来。

苗芳香向外扫了一眼,道:“真的,他真的过来了,好大的胆子,这儿有人他竞敢……唉,是我糊涂,他既然敢跟进客栈来,还怕有人么……”

说话间,那黑衣客已到了门口,在门口一站,目中两道寒芒直逼苗芳香,苗芳香闪身靠近了那年轻人一步。

伙计从心里打哆喷,他硬起头皮冲那黑衣客哈个腰,陪上一脸强笑:“这位客官是……”

他等着那黑衣客答话,岂料那黑衣客像没听见,一双森冷目光仍逼视苗芳香,看也没看他一下。

就在这当儿,那穿白衣的年轻人转脸向外,他把一双目光投向那站在门口的黑衣客,淡淡然开了口:“阁下有什么事?”

苗芳香目闪异采,暗暗地吁了一口气,脚下移动,已往年轻人身边靠了一步,这下很近了,近得可听见对方的鼻息,年轻人没动,却也没看她一眼,这,使得苗芳香又暗暗地咬了咬牙!

那黑衣客不但没答腔,也没看那年轻人一眼,逼视苗芳香,冷然开了口:“你出来。”

苗芳香柳眉一扬,道:“你这人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地方,难道你还敢当众把我怎么样不成?”

黑衣客冷然说道:“我是什么意思。你明白,我敢不敢拿你怎么样,你也明白,最好别让我再说第三声,出来!”

苗芳香道:“不出去,我为什么要出去?这儿虽然地方小,可是也是个有王法的地方……”

黑衣客森冷目光转动,扫了伙计跟年轻人一眼,道:“俩个出去一下。”

伙计没敢说话,看了看年轻人,那年轻先看看他,再看看苗芳香,苗芳香也没说话,他脚下移动,从那黑衣客身边擦过溜了出去。

黑衣客目光凝注了年轻人:“你没听见么?”

年轻人道:“听见了。”

黑衣客道:“听见了就给我出去!”

年轻人道:“我为什么要出去?”

黑衣客道:“我要借这间房用一用。”

这话该说清楚,困为它太容易引人误会。

年轻人双眉微扬,道:“这间房我住下了,借与不借那还在我。”

黑衣客道:“你借不借?”

年轻人道:“抱歉得很,不借。”

黑衣客脸色微微一变,旋即恢复平静,道:“我本不原让你看这种事,既然你愿意那就由您了。”

迈步进房,顺手关上门。

苗芳香闪身退向年轻人身后,她现在不知道年轻人是否管得了这件事,一半儿真怕,一半儿装作,颤声说道:“你……你想千什么……”

迈步逼了过来。

年轻人卓立未动,倏然一笑道:“阁下的胆子的确是够大的,王法你或许不伯,可是武林中还有那仗义之人……”

黑衣客目光一凝,望着年轻人道:“谁是那武林中的仗义之人”

年轻人道:“眼前就是。”

黑衣客倏然一声冷笑道:“你闪开,别惹了我。”

抬掌一拂,五指向年轻人左肩扫去。

年轻人没动,左掌翻起,五指如钩,攫向黑衣客脉腕。

黑衣人一怔,旋即又是一声冷笑,沉腕疾抖五指电一般地向年轻人左胁扫去,这一式“琵琶手”远较前一式为快,也远较前一式具威力。

年轻人两眼微睁,道:“难怪你这么大胆,原来你有这副身手做仗恃。”

沉腕挺掌迎了上去。

两掌相接,只听砰然一声,黑衣客震得五指生痛,脚下微退一步,年轻人一个身躯也为之一晃。

苗芳香略略松了一口气,脸上飞快掠过一丝笑意。

黑衣客直了眼,道:“你不软了,难怪你敢伸手管我的闲事,报个姓名。”

年轻人道:“我看没这个必要。”

黑衣客转身望向年轻人身后,道:“我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帮手。”

苗芳香扬眉一笑道:“是又怎么样,你能够奈何我么?”

黑衣客脸色一寒;道:“你看着。”

移步欺上,一抖腕,掌影满天,罩向年轻人身前大穴。

年轻人一凝神,抬右掌,出食指,凝力一指向那满天掌影之中点了过去。

黑衣客神情一震,澈招收掌,闪身飘退,冷然说道:“你居然具此身手,报名。”

年轻人道:“我说过了,无此必要。”

黑衣客上下打量了年轻人一眼,突然冷笑一声道:“我再试试你的能耐。”

闪身就要欺上。

只听院子里传来一个清郎话声:“楚兄,可以歇手了。”

黑衣客闻声一怔,收身退后,转眼在院子里一看,只见院子里并肩站着两个人,一个身着黄衫,长眉细目,自净脸儿,飘逸洒脱;一个是文士装束,俊美,却带着一身脂粉气的白衣客。

黑衣客没理那俊美白衣客,只望着那黄衫客道:“是你!”

黄衫客笑道:“不错,正是小弟,楚兄别来无恙乎?”

黑衣客扫了黄衫客身边那位一眼,道“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黄衫客带着笑说道:“小弟适才在门口路过,见得‘寒星四使’中的三个在这儿探头探脑,一阵之后转身如飞出镇去了,又听得岑东阳说楚兄住在这家客栈里,所以特地进来给楚兄送个信儿。”

黑衣客道:“你给我送什么信儿?”

黄衫客笑笑道:“如果小弟没料错,‘寒星门’那三个奴才该是去报信儿去了,那温少卿就在这儿左近。”

黑衣客脸色陡然一变,道:“你要知道,那并不是我……”

黄衫客郎笑说道:“小弟别的不知道什么,只知道楚兄的艳福令人羡煞妒煞。”

黑衣客脸色大变,目射厉芒,喝道:“岑东阳,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闪身扑了出去。

岑东阳连忙躲向黄衫客身后。

黄衫客没动,笑着说道:“楚兄,温少卿就要到了,这件事,可不是单凭chún舌所能解释得清楚的。”

黑衣客身法奇快,这时候人已在滴水檐外,黄衫客话落,他一个身躯突然拔起,直上夜空。”

黄衫客抬眼高望,道:“看来一个人是错不得……”

倏然一笑,迈步向北房走去,岑东阳紧走一步跟了上去。

到了房门口,黄衫客举手一拱,道:“请问,这位兄台可是姓李?”

年轻人诧异地打量黄衫客一眼,微一点头道:“不错,我是姓李,阁下是……”

黄衫客截口说道:“稍时我自当奉告,楚王轩已经走了,兄台还等什么?”

年轻人道:“阁下这话……”

黄衫容道:“兄台刚才没听我说么,‘寒星门’那三个奴才报信儿去了,温少卿即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 虎落平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