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34章 冰美人

作者:独孤红

侯玉昆笑笑说道:“我不能否认,其实,武林中这些人,连那几个大门派都算上,有几个不怕‘寒星’温家的?”

他这话带着点‘激’跟‘挑拨’的意味在内。

白衣人儿浅浅一笑道:“看来说你狡猾还嫌不够,以我看你不但狡猾,而且险诈,告诉我,你是不是来取马车的?”

侯玉昆陪上一笑,说道:“我自知瞒不过姑娘的法眼……”

白衣人儿道:“还等什么,赶快走吧,你知道我这个人一向最讨厌别人打扰我的清静的。”

侯玉昆忙应道:“是,是,是,我这就走,我这就走。”举手一揖道:“我告辞了,希望在中原还能够见着姑娘。”

白衣人儿道:“我倒不希望再看见你了。”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可是侯玉昆一点也不在意,跟没事人儿一般地转望着李存孝说道:“存孝兄,咱们走吧。”

双双迈步走向那辆马车。

白衣人儿突然说道:“慢一点。”

侯王昆如奉纶音,停步停得最快。

白衣人儿看也没看侯玉昆,望着李存孝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存孝淡然说道:“李存孝,姑娘有什么见教?”

白衣人儿比他更冷淡,道:“没什么,我忘了再问问。”

李存孝没再理她,迈步要走。

只听那白衣人儿淡然喝道:“站住”

李存孝刚迈出的腿又收了回来,道:“姑娘还有什么见教?”

白衣人儿道:“别在我面前摆架子,惹我生了气我放他走,把你留下来。”

李存孝倏然一笑道:“姑娘最好把我留下来。”

白衣人儿黛眉一剔,娇靥上堆上寒霜,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以为我留不下你来?”

侯玉昆忙道;“姑娘别生气,他不会说话,我这里代为赔罪……”

说着,陪着笑举手一揖至地。

白衣人儿冷冷说道:“没你的事,你少插嘴。”

目光一凝,道:回答我问话。”

李存孝还没说话,侯玉昆抢着又要开口。

白衣人儿凤目微睁,说道:“侯玉昆,你该知道我的脾气。”

侯玉昆赔笑说道:“大人不计小人过,姑娘请消消气……”

李存孝双眉一扬,道:“阁下,谁是大人,谁是小人?你对某人恭谨那是你的事,可别把我扯在一起。”

侯王昆急了,忙道;“存孝兄……”

白衣人儿抬手抚上纤腰,冷然说道:“侯玉昆。”

侯玉昆立即住口不言。

白衣转望李存孝道:“你了不起,是不是?”

李存孝道:“那倒也不是,我只是不随便向人低头而已。”

白衣人儿道:“我今天非要你低头不可。”

李存孝道:“那恐怕办下到。”

白衣人儿娇靥煞白、冷笑一声道:“你看我办得到还是办不到。”

玉手一翻,寒光乍闪,一柄短小软剑己抵在了李存孝的咽喉上。

李存孝卓立未动,颜色不变。

侯玉昆大吃一惊,忙往前子步道:“冷姑娘……”

白衣人突冰冷一叱:“侯王昆!”

寒光电闪,侯玉昆那策发的丝带修然而断,头发立时披散了下来,侯王昆机伶一颤,连忙后退。

白衣人儿这一剑快得惊人,她一剑削断了侯玉昆头上那束发带子,一回剑,又指在李存孝咽喉上,快得就像没动一样。

白衣人儿一剑吓退侯玉昆,望着李存孝道:“我办到了。”

李存孝道:“姑娘,我不会屈于威武的,姑娘这一剑我可以轻易躲开,我所以没躲,就是为让姑娘知道,我不怕这个。”

白衣人儿听得他一句“不会屈于威武”,脸色刚变,入耳他那后半句话,“哦”地一声道:“这么说,我这一剑你本可以轻易躲开的?”

李存孝道:“不错!”

白衣人儿道:“你可以问问侯玉昆,当世之中能有几个人躲得过我这一剑?”

侯玉昆抓住了说话的机会,忙道:“‘翡翠谷’武学与‘冷月’、‘寒星’并称,冷姑娘一身修力得自翡翠谷祖传,尤其在这剑术一道放眼当世,鲜有匹敌……”

李存孝淡然说道:“姑娘何妨试试看?”

白衣人儿一双风目之中突现慑人寒芒,一点头道:“好,我就让你试试,我再发一剑,你若能躲过,算你命大造化大,你若躲不过,那就算你倒霉!”

眉宇间腾起一片煞威,撤腕收剑,然后挺腕再刺,指的仍是李存孝咽喉,快似迅雷奔电。

李存孝没动,待得寒气近身,头一偏,右掌飞疾而出。

那短剑剑锋带着一点寒光往他肩头上掠过,同时,白衣人儿那持剑右手小臂上轻轻地中了李存孝一掌。

侯玉昆一怔,两眼猛睁。

白衣人儿也怔住了,连剑都忘了收了,随着,她那煞白的娇魇上掠起一抹飞红,皓腕微沉,翻手便要出剑。

侯玉昆信步而上,举手一揖,含笑说道:“冷姑娘,这是第二剑。”

白衣人儿娇靥又是一红,王手立时停在那儿。

侯玉昆何等机怜,趋势又是一揖,道:“多谢姑娘手下留情。”

一拉李存孝,快步走向马车。

白衣人儿站在那儿役动。

侯王昆用眼角余光扫了白衣人儿一下,拉着李存孝匆匆坐上马车,挥起一鞭,从那后门飞驰而去。

白衣人儿仍站在那儿,一动没动。

月色下,像一尊栩栩如生的女神像,只有那阵阵夜风轻举雪白衣袂。

侯玉昆跟李存孝坐在车辕上,侯玉昆驾车,岑东阳跟苗芳香反而坐在车里,侯玉昆不住挥鞭,一直驰去了十见里去,侯玉昆才缓下马车,吁了一口大气,眼望李存孝笑笑说道:“存孝兄,你这个祸事惹得不小,害我白担了一阵……”

李存孝谈然一笑,道:“阁下担心的是怕她会把我留下。”

侯玉昆道:“存孝兄若是伤在她剑下,我的损失岂不更大。”

李存孝没说话

侯王昆又道:“担心归担心,存孝兄可也着实地替咱们中原武林出了一口气,小弟我当时真恨不得抚掌大叫几声痛快。”

李存孝淡淡地笑了笑,仍没说话。

侯玉昆看了他一眼,话锋忽转,道:“存孝兄,这我就不懂了。”

李存孝道:“阁下有何事困惑。”

侯玉昆道:“就是存孝兄让小弟困惑。”

李存孝道:“这一来我倒困惑了。”

侯玉昆眨丫眨眼,道:“存孝兄刚才露那一手,小弟自叹不如,而且叹为观止,据小弟所知,放眼当今,能躲过地那一剑,而又能让她吃点小亏的人,不过一二人……”

李存孝明白了几分,他心里有点懊悔他不该露那一手。

侯玉昆道:“存孝兄明白我的意思了?”

李存孝道:“阁下何妨直接了当的明说。”

侯玉昆微微一笑,道:“存孝兄令小弟不敢不刮目相看,溉有所谕,小弟怎敢不遵?”

顿了一顿,接道:“据小弟所知,那温少卿或能躲开那一剑,但是想像存孝兄这样再让她吃亏,他绝办不到,也就是说温少卿跟这位冷姑娘的一身所学在伯仲间,存孝兄既有一身能小挫这位冷姑娘的高绝武学又怎会那么怕温少卿?”

李存孝道:“那位温姑娘救过我,碍于她的情面,我不便对温少卿出手。”

侯玉昆道:“那么存孝兄跟小弟跟岑、苗二位又是碍着谁的情面?”

李存孝道:“不瞒阁下说,我也要找那位张远亭,有阁下三位做伴,又有马车代步,岂不跟我独自一人靠两条腿走路要好得多?”

侯玉昆道:“这么说存孝兄是不感寂寞与劳累。”

李存孝道:“事实如此。”

侯玉昆倏然一笑,然后狡猾的道,“是不是事实,存孝兄心里明白,存孝兄既然不愿说,小弟我不敢相强,不过从现在起,小弟我对存孝兄,可要慎加提防。”

李存孝道:“阁下一直也没放松我。”

侯玉昆仰天一个哈哈道:“四块玉中手段称最,纵横武林多年,小弟我今天才算碰上了高明对手,存孝兄你真厉害。”

李存孝淡然说道:“阔下过奖了。”

侯玉昆话题忽转,道:“存孝兄对那冷姑娘知道多少?”

李存孝道:“除了知道她姓冷,来自‘翡翠谷’,是‘翡翠谷主’的掌珠外,其他一无所知。”

侯玉昆道:“她何止姓冷,连她那整个人都是冷的,当世四大绝色:‘冷月’冷狐瑶现、‘寒星’温飞卿、‘翡翠谷’冷凝香,‘琼瑶宫’司徒兰,四人中以‘寒星’温飞卿最热,但也最毒辣,冷凝香最冷,不怎么爱说话,武林中的人背地里送她一个美号‘冰美人’可谓绝妙好听,再恰当没有了……”

李存孝道:“这位冷姑娘的确是够冷傲的。”

侯玉昆道:“艳若桃李,冷若冰霜,也难怪,她这等具倾城倾国的娇娃,若随便暇人辞色,那天下岂不大乱,不提别人,就拿那温飞卿来说吧,外间的难听话可多得很哪,存孝兄还好离开她早,要不然非被人家扯进这漩涡里不可。”

李存孝道:“但得仰不傀,俯不作,何在乎世情之毁誉褒贬。”

“好话。”侯玉昆一扬拇指道:“说得好,有道是‘心地光明,暗室中自有神灵,念头暗昧,白日下犹生厉鬼’,真金不怕火,怕火的不是真金,只要自己行得正做得正,何在乎人家怎么说。”

李存孝道,“我也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侯玉昆看了他一眼道:“武林中试打听,谁都知道那温飞卿是从不救人的啊!”

李存孝淡然他说道:“我刚说过,但得仰不愧俯不作……”

侯玉昆一笑说道:“存孝兄别在意,小弟是开玩笑的,旅途枯籁,若不开开玩笑逗逗乐,何以在这道路上前迈,只要不伤大雅,应是多多益善,不知存孝兄以为然否?”

李存孝谈淡一笑道:“诚然。”

“存孝兄,”侯王昆笑了一笑,道:“若然你存孝兄跟那温飞卿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你存孝兄不是那种人,小弟我也不信,可是以小弟看那温飞卿对存孝兄你大有意思,这一点恐怕存孝兄不能否认。”

李存孝道:“我不敢自作多情,倘若救人能视为钟情,只怕今后那些姑娘家绝不敢再轻易伸手了。”

侯玉昆哈哈大笑道;“说得好脱得好,没想到存孝兄竟也是这么风趣过人,小弟我如今对存孝兄大感投缘,大有相逢恨晚之感。”

李存孝淡淡说道:“我很感荣幸。”

侯玉昆一整脸色道,“存孝兄莫以为小弟又耍姦猾,对存孝兄你,小弟是一片赤诚,句句由衷,”

李存孝道:“那是我失言。”

侯玉昆轻轻一叹道,“看来这阴诈事是做不得,心眼儿也玩不得,只有那么一次,武林中只一传闻,人家永远会把你当成姦猾小人,任你剖腹掏心,也没人肯轻易相信,我侯玉昆到这个地步,也够可悲的了。”

李存孝口chún启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他没说出来。

刹时间侯玉昆又自意兴飞扬,满脸笑容,他话锋一转,道:“存孝兄,那‘翡翠谷’中风光无限好,一如江南府,借大一个‘翡翠谷’中没一个须眉男儿,尽皆娇媚红颜,姹红嫣紫的争奇斗艳,无一不是人间绝色,无一不是瑶池仙女,武林中人个个叹其容,怨其深,可望而不可及,也不敢及,撩得人心痒痒,如醉如痴,似狂似癫,不知存孝兄有意一探否?”

李存孝谈然笑道:“既然个个叹其容,怨其深,可望而不可及,也不敢及,我怎么能……”

侯玉昆道:“存孝兄又跟他们不同了,单看存孝兄小挫冷凝香的那一手,进入‘翡翠谷’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李存孝道:“我还不致于如碎如痴,似癫似狂。”

“怎么,”侯玉昆目光一凝,道:“存孝兄不感兴趣?”

李存孝道:“我不是上上之人,若得面对人间美色而能无动于衷,那是自欺欺人,我只是没那么好的闲情逸致而已。”

侯玉昆呆了一呆,倏然而笑,方待再说。

只听车里的岑东阳道:“侯公子,有人在盯咱们的梢。”

侯玉昆双眉一扬道:“谁?看得出么?”

岑东阳道:“四五十丈外一个雪白人影不即不离,夜色太黑,月色昏暗,看不清楚。”

侯玉昆道:“一个雪白人影?……”

脸色陡然一变,道:“知道了,盯着她,有异动立即报我。”

车里的岑东阳应了一声。

侯玉昆道:“存孝兄,你惹的祸事还没了呢!”

李存孝微徽一怔道,“是她?”

侯玉昆道:“存孝兄的眼力该比岑东阳高明,何妨坐起身往外看看。”

李存孝坐在车辕上没动,眉头微皱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侯玉昆道:“她不是存孝兄的对手,应该不是为了报复。”

李存孝道:“那是为什么?”

侯玉昆道:“咱们应该问问她。”

李存孝道:“也许她跟咱们是同路,赶巧了。”

侯玉昆淡然一笑,道:“岑东阳,你来换我手。”

岑东阳答应一声,钻出马车,翻上车辕。

侯玉昆把僵绳马鞭交在岑东阳手里,偕同李存孝下车辕进了车里。

两个人掀开一面车蓬往后看,一看之下俱为之一怔,车后空荡荡的,百丈以内只见夜色不见人影,那里有什么白衣人儿?

侯玉昆冷笑一声道:“她倒跟我耍起花枪来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