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40章 玉女情重

作者:独孤红

冷凝香道:“我没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我刚说过,你两个谈笑声大,旁若无人,不一定在酒楼上才能听得见。”

李存孝道:“温姑娘要到‘金华’去,想顺便一游富春。”

冷凝香道:“你呢,你也要到‘金华’去么?”

李存孝道:“不错。”

冷凝香道:“你可知道,‘金华’是‘冷月门’的所在地。”

李存孝道:“我知道。”

冷凝香问道:“你跟她到‘金华’去干什么,能说么?”

这位姑娘也未免太爱管人闲事了。

李存孝心里想,可是嘴里没这么说出来。

只听冷凝香道:“也许我问得大多了,这些我都不该问,你也没有义务非告诉我不可,但容我最后问你一句……”

李存孝道:“姑娘只管问就是。”

冷凝香道:“你是不是中过一种毒,这毒现在仍留在体内,没有怯除尽净?”

李存孝心头一震道:“没有……”

冷凝香道:“恐怕你还不知道,‘翡翠谷’上自谷主,下至每一个婢女,人人都擅用百毒,尤其是谷主跟我。”

李存孝轻轻地“哦”了一声。

冷凝香接着说道:“不过‘翡翠谷’用毒跟一般人不同,‘翡翠谷’用毒只在自卫防身,不在毒人害人,非万不得已时不用。”

李存孝道:“只怕姑娘是看错了,我没有中过什么毒。”

冷凝香道:“我可以告诉你,从那座古刹起,我一直跟着你到江南来,今夜我不避一切约你到这儿来,为的就是这件事。”

李存孝迟疑了一下道:“姑娘问我是否中过毒的用意何在?”

冷凝香道:“我刚不是说过么,‘翡翠谷’上自谷主,下至每一个婢女,莫不擅于用毒,尤其是谷主跟我,你体内的毒也许我能为你祛除尽净。”

李存孝道:“姑娘的好意我十分感激,无如我跟姑娘素昧平生,缘仅一面,不敢领受姑娘这番好意……”

冷凝香道:“这么说我没看错,你确实中过毒?”

事到如今,不得不承认了,李存孝微微点了点头道:“是的,姑娘。”

冷凝香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承认?”

李存孝道:“我不知道姑娘的用意何在。”

冷凝香道:“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我跟你无怨无仇,又为什么要害你?”

李存孝道:“姑娘别在意,是我失礼。”

冷凝香道:“你这种人也会承认错误么?”

李存孝道:“记得我说过,我这个人是就说是,非就说非,我从不掩过饰非,只要是对的,我定必会坚持到底。”

冷凝香深深看他一眼道:“我对你多了一层认识。告诉我,你体内之毒是……”

李存孝道:“也没什么,不过在跟人拼斗的时候,中了人淬过毒的暗器……”

冷凝香道:“你倒说得轻松,这么贱视自己的性命么,要知道这不是闹着玩儿的,轻忽不得,有的毒一丝丝就能杀害近百条性命……”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又道:“武林中擅于用毒的没几个,要曲指算算也不过三五人而已,你是跟谁拼斗,中了谁的暗器?”

李存孝道:“柳玉麟。”

“柳玉麟!”冷凝香脱口叫了一声。

李存孝点头道:“是的,姑娘,四块玉之一的柳玉麟。”

冷凝香惊声说道:“你中的是他那藏在折扇中的‘搜魂银针’?”

李存孝道:“是的,就是他那号称搜魂的银针。”

冷凝香缓缓道:“据我所知,他那银针中者无救,确有搜魂之效,歹毒霸道,武林中人既怕又恨……”

李存孝没说话。

冷凝香道:“你说温飞卿救你,指的就是……”

李存孝道:“我中了柳玉麟那搜魂银针之后,奔出十几里之后毒发不支倒地,温姑娘驾车经过救了我。”

冷凝香道:“你不该妄动真气奔跑的,凡是中了淬过毒的暗器,无论那一种毒,都不宜再动真气再奔跑,那是会加速毒性发作,加速它在血脉中运行的。”

李存孝道:“这个我知道,无如当时我若不跑,非死在柳玉麟手下不可。”

“说得是,那也难怪,”冷凝香点了点头道:“据我所知:柳玉麟的家门跟‘寒星’温家交情本不浅,他人也趋炎附势,跟‘寒星门’那位少主尤其臭味相投,温飞卿她怎么冒得罪柳玉麟之险救你?”

李存孝道:“这就是温姑娘跟乃兄及柳玉麟等人的不同处,也足以证明武林中有关温姑娘的传闻不确。”

冷凝香道:“是这样么?”

李存孝道:“事实上温姑娘的确救了我。”

冷凝香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以我看温飞卿她是别有用心,因为你是你,她所以救了你;也就因为救了你,所以她才有所转变,这话你懂么?”

这话李存孝懂,他怎么不懂,温飞卿自己都对他剖白过,可是他不便明说,只有这么说:“我是一个刚踏进江湖不久的人,孑然一身,默默无闻。‘寒星’温家家大业大,温姑娘本人也是有个身份、有地位的人,温姑娘救了我,我不敢视温姑娘别有用心。”

冷凝香道:“你不敢这么想,那只是你不敢想。你是个聪明人,以我看你心里早已明白了,是不?”

李存孝淡然说道:“姑娘,你我到今夜为止,前后只不过见过两面。”

冷凝香道:“你是说我交浅言深,不应该跟你说这些?”

李存孝道:“事实如此,我不愿否认。”

冷凝香道:“那么,我不再跟你说这些,现在跟你谈谈有关我为你怯毒的事……”

李存孝道:“多谢姑娘,姑娘的好意我感激,但我不能领受。”

冷凝香道:“为什么不能领受?”

李存孝道:“我刚对才说过,到今夜为止,我跟姑娘前后不过见过两面。”

冷凝香道:“交尚浅?”

李存孝道:“可以这么说。”

冷凝香道:“当初温飞卿救你的时候,你跟她之交已很深了么。”

李存孝道:“固然我以前也不认识温姑娘,但那不同,当时我在昏迷中,根本人事不省。”

冷凝香道:“照你这么说,若当时你不是人事不省,陷在昏迷中,温飞卿救你,你也不会接受的了?”

李存孝道:“那也许。”

冷凝香道:“娇情!告诉我,为什么你接受温飞卿的救助,不接受我的好意,是因为我‘翡翠谷’没它‘寒星门’名气大,还是我本人不及温飞卿……”

李存孝道:“姑娘,我不是那附炎趋势的人……”

冷凝香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只是那为什么呢?”

李存孝道:“姑娘,我不敢随便接受人家的好处,债欠的太多,我难以报偿,也还不了。”

冷凝香轻“哦”一声道:“难道你打算对温飞卿有所报偿,有所还么?”

李存孝道:“那当然,知恩岂有不报的道理。”

冷凝香道:“你欠她的是救命之恩,救命之恩一如重生再造,非同小可,你打算怎么报她,又拿什么还她呢?”

李存孝道:“我自有所报偿,也必有所报偿。”

冷凝香道:“我问你打算怎么报,怎么还?”

李存孝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到,姑娘这一问让我难以作答。”

冷凝香道:“我看她不希望报,也不要你报的。”

李存孝道:“施人勿念,受施勿忘,施恩之人若非别有用心,故施恩惠,十个有十个总是不望报的,但那受施之人却不可不永铭五内,牢记心中,伺机相报。”

冷凝香道:“看来温飞卿救你是救对了,要是我不让你还,不让你报呢?”

李存孝道:“我刚才说过,施恩之人总不望报,但我若受人恩惠却是非报不可。”

冷凝香道:“这样好不,我为你法毒,他日你为我做一件事,这就算一施一报,两不相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