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46章 伊人多情乔装扮

作者:独孤红

温飞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激动之情流露,道:“你放心,一个柳玉麟我还应付得了。”

李存孝道:“姑娘知道,柳玉麟此人险狠诡诈……”

温飞卿笑笑说道:“这个我知道,只是我的心智也不弱。”

李存孝摇了摇头,还待再说。

温飞卿已然说道:“你要是不放心我,找寻张姑娘的事怎么办,万事莫如这件事重要,令堂大人含冤负屈而死,你身为人子,不能不赶快为令堂大人洗刷冤屈,尤其张姑娘为你独自一人在险恶的江湖中奔波,你更不能不赶快找到她。”

李存孝作难就作难在这一点,闻言他肩锋微皱,默默未语。

张远亭突然说道:“大少不必作难了,我看这样吧,咱们暂时先同舟溯江而上,万一在什么地方发现小女所留的表记指往别处,大少尽管陪着二姑娘往‘金华’去找柳玉麟,我去找小女去,大少可以在‘金华’等我,我找到了小女之后立即赶到‘金华’见大少去。”

谷冷点头说道:“张前辈这办法好。”

温飞卿问道:“你认为怎么样?”

李存孝道:“找寻张姑娘本该是我的事,让前辈奔波……”

张远亭道:“那倒没什么,我到江南来原也是来找小女的。”

李存孝沉吟吟了一下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只有偏劳前辈了。”

温飞卿站了起来道:“就这么说定,咱们走吧。”

一行四人步下子陵钓台,登上了那艘小船。

小船在夜色中溯江而上,温飞卿跟谷冷对坐在船舱前,低低交谈,谈得十分投机。

李存孝跟张远亭并立船头,张远亭凭他那上好的目力不住地临江找寻爱女留下的表记,李存孝一个人背着手却呆呆地望着滚滚江流东逝之水出神。

突然,张远亭自两岸收回目光,低低问道:“大少在想什么?”

李存孝道:“我在想我这身功力,怎么会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

张远亭迟疑了一下道:“我也想不通,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少另一件事,大少在这件事上推敲推敲也许能有所得。”

李存孝道:“什么事,前辈?”

张远亭道:“在我没告诉大少这件事之前,我先请大少答应我一件事。”

李存孝道:“前辈清说,我无不从命。”

张远亭道:“不管我对大少说什么,务请大少做到四字:不动声色。”

李存孝微微一怔,诧疑地看了张远亭一眼道:“我做得到。”

张远亭道:“大少跟这位谷冷谷老弟是在子陵钓台上邂逅的么?”

李存孝道:“是的,前辈问这……”

张远亭道:“以前见过么?”

李存孝摇头说道:“没有。”

张远亭道:“大少对这位谷老弟,可有似曾相识之感?”

李存孝神情一震,点头说道:“不错,我对他确有似曾相识之感,前辈怎么知道?”

张远亭微微一笑道:“他也只能瞒瞒大少,却无法瞒这我这号称‘千面空空’的一双眼,任何乔装易容,我一看便知道,如果我没有看错话,这位谷冷谷老弟,该是位易权而弃的红粉女儿身。”

李存孝猛然一怔,就要扭头。

张远事及时说道:“大少,别动声色。”

李存孝连忙停住,诧异地道:“他,他完全是位红粉女儿,前辈没有看错么?”

张远亭道:“应该不会错,不过我得承认,这位姑娘易容之术相当高明,已然到了不落痕迹的地步。”

李存孝道:“这是谁?当今的那一位?”

张远亭笑笑说道:“大少不久曾碰见‘翡翠谷’的冷凝香,而且她对大少你颇为照顾,如今这位老弟姓谷名冷……”

李存孝两眼猛睁,脱口说道:“‘翡翠谷’的冷凝香!”

张远亭道:“应该是了,大少。”

李存孝心头一阵跳动,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张远亭看了李存孝一眼道:“这只有问她了,连大少都不知道,我又怎么知道?”

李存孝面泛异色,没有说话,半晌之后他突然说道:“前辈让我在这件事上推敲,莫非认为我在不知不觉中恢复了这身功力,跟她有关?”

张远亭道:“以大少看呢?”

李存孝没说话。

张远亭道:“大少,能解大少体内之毒的,除了柳玉磷自己的解葯之外,就只有‘翡翠谷’这种密制的“万应解毒丹”了,而今柳玉麟远在‘金华’,冷凝香却近在身边……”

李存孝摇头说道:“不会的.前辈,她把一瓶‘万应解毒丹’给了我,之后却又被温姑娘要了去,我没有服用一颗‘万应解毒丹’,甚至连碰都没碰过。”

张远亭道:“怎么说,那瓶‘万应解毒丹’被温二姑娘要了去?”

李存孝道:“是的。”

张远亭道:“温二姑娘知道冷凝香邀约大少见面之事么?”

李存孝道:“我没瞒她。”

张远亭道:“温二姑娘曾作何表示?”

李存孝道:“我告诉她我不愿随便欠人之情,她也不赞成我服用‘万应解毒丹’,所以她把那瓶‘万应解毒丹’要了去。”

张远亭皱了眉,沉吟了一阵之后,说道:“我不知道温二姑娘是在何时何地用的什么方法,不过我敢说那瓶‘万应解毒丹’已然少了一颗。”

李存孝神情一震道:“前辈是说温姑娘暗中……”

张远亭:“大少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找机会问问温姑娘。”

李存孝皱眉说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张远亭道:“这大少还用问么?”

李存孝道:“只是她也曾表示不赞成我服用‘万应解毒丹’。”

张远亭笑道:“这样的话,大少就不会对她有所提防了,温二姑娘颇工心智。”

李存孝皱了眉.道:“以前辈看,温姑娘知道这件事么?”

张远亭道:“大少是指……”

李存孝道:“谷冷就是‘翡翠谷’的冷凝香。”

张远争道:“看情形温姑娘大半是知道。”

李存孝眉锋皱深了三分。

张远亭道:“这件事颇让我困惑……”

李存孝道:“什么事?前辈。”

张远亭道:“温二姑娘暗中给大少服了一颗‘万应解毒丹’,毫无疑问他,那是为了要大少这一身绝世功力早日恢复,只是,她明明知道谷冷就是冷凝香,却怎么会容她同行,且跟她谈得这么投机?”

这话李存孝懂,他脸上热了一热,没说话。

忽听身后响起温飞卿话声:“你跟张前辈在谈些什么呀?”

李存孝吓了一跳,忙转过身来道:“没什么.随便聊聊。”

温飞卿近在眼前,谷冷就在温飞卿身边。

张远亭跟没事人儿一般,含笑说道:“二姑娘,谷老弟。”

谷冷哈哈地道:“昔人有云:‘风烟惧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自富阳至桐庐,一百里许,奇山异水,天下独绝,’如今看来,着人诚不我欺。”

“诚然,”张远亭点头笑道:“水皆绿碧,千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急湍似箭,猛浪若奔,使古今多少騒客流涟,大有窥谷忘返之意,千载悠悠,世途多变,独富春江色兴时俱增,天生人景,供人观赏。”

谷冷点头说道:“前辈说得不差,富春江色的确使人迷恋陶醉,的确使人流涟不忍言去,将来有一天我非到庐子陵钓台之上长伴富春不可。”

张远亭道:“只有老弟台这等雅人高士才能配此名江,也只有这等名江才能配老弟台这等雅人高士,但愿老弟台如愿以偿,他回我经过富春,也可以叨扰老弟台一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