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48章 花家废园

作者:独孤红

李存孝双眉陡地一扬,道:“姑娘,你不明白,你不懂。”“不,”温飞卿道:“我懂,我也明白。”

李存孝道:“那么,姑娘还要我怎么说?”

温飞卿流泪说道:“李郎,我感激……”

李存孝道:“我愿永伴妆台,也求姑娘点头。”

温飞卿泪如泉涌,道:“李郎,你这么说我就知足了,今世我福薄,我愿修来生。”

李存孝道:“姑娘忍心?”

温飞卿头一低,痛哭失声道:“我不忍,可是我又不能。”李存孝双眉高扬,缓缓说道:“姑娘,你错看李存孝了。”“不,李郎,”温飞卿道:“我是卑视自己。”

李存孝道:“在我眼里,姑娘圣洁无比。”

温飞卿摇头说道:“李郎,别怪我,你虽原谅,但有个冷凝香李存孝说道:“姑娘若是不答应,就不必再提别人了。”

温飞卿猛抬唤首,满睑泪渍,像一枝带雨的梨花:“李郎,你远处忽然传来张远亭的话声:“大少、二姑娘,快来。”

温飞卿一震,忙收泪住声,举袖擦去满脸泪渍道:“张前辈在叫咱们了,他一定有了什么发现,快去。”

没容李存孝说话,拉着李存孝循声奔去。

草丛中奔行,没多久,眼前忽然开朗,只见张远亭跟谷冷站在一空地上。空地上有一座残破的小亭,不远处有一座断桥,张远亭眼谷冷的身前,耸立着一块新上,一座孤坟。

李存孝心里一紧,腾身掠了过去,道:“‘前辈,这是……”张远亭垂手一指道:“墓碑上有字迹,大少可以看看。”

李存孝低头一看,只见那座孤坟之前插着一块破木板,显然那是从残破的小亭里捡来的,那块破木板之上,有人用指力刻着几个字迹,写的是:“忠义老人李升之墓。”

李存孝抬眼凝目道:“前辈,这位忠义老人是…”

张远亭道:“大少,这位李升就是当年逃出‘听涛山庄’不死的那位老管家。”

李存孝脸色一变道:“怎么说,他,他就是那位老人家?”张远亭道:“是的,大少。”

李存孝默然未语,半晌始道:“这么说,咱们来迟了一步……”

张远亭道:“咱们是来迟了一步,可是小女到的并不迟。”李存孝一怔说道:“前辈这话……”

张远亭道:“废园大门口有小女留的表记,足证小女到这座废园来过,这块木板上的字,我认得出来,是小女的笔迹,也足证李升是小女亲手所埋,由此我推测小女是在李升没死之前找到了这儿……”

温飞卿道:“前辈,怎见得张姑娘是在李升没死之前找到这儿的?”

张远亭道:“二姑娘,我只告诉小女,她要找的人是一个缺胳膊少腿的李姓残废老人,我并没有告诉她这残废老人叫李升。”

温飞卿道:“这么说张姑娘确是在李升没死之前找到他,要不然张姑娘不会知道他叫李升。”

张远亭道:“我就是这意思。”

温飞卿道:“那么,张姑娘又到那儿去了呢,会不会是张姑娘找到李升之后李升死了,张姑娘亲手埋了李升之后又走了。”

张远亭摇头说道:“不可能,二姑娘,小女仍在这座废园之内。”温飞卿道:“何以见得,前辈?”

张远亭道:“二姑娘,这废园一带只有来的表记,没有去时的表记。”

温飞卿道:“前辈各处都找过了么?”

张远事道:“二姑娘,小女该仍在这座废园里,可是如今她却不在这座废园里。”

温飞卿美自一睁,脸色微变道:“我明白了,前辈是说……”

只听一个清朗话声遥遥传了过来:“若有人问女去处,且来后院小坐。”

温飞卿双目陡扬,道“侯玉昆!”

张远亭很平静道:“没错,一二姑娘,是他。”

李存系没说话.循声往后扑去。

温飞卿一拉谷冷,告同张远亭忙跟了过去。

过一道断墙,来到了一处,又是一片废园,亭、台楼、榭一应俱全,只是残破不堪,荒凉已极,夜色在这儿一片迷蒙,而且有点吓人。

在那荒废的水村之旁,坐着一个洒脱俊美的黄衫客,正是那四块玉之一的侯玉昆。

四人进园,候玉昆含笑站起来,遥遥拱手:“存孝兄别来无恙,小弟侯玉昆在此。”

李存孝没答礼,也没说话。

侯玉昆目光一转,“哦”地一声道:“二姑娘,张前辈也来了,这位风度翩翩,人才一表的兄台是……”

张远亭上前一步,截口说道:“侯公子,小女现在何处?”

侯玉昆一笑说道:“毕竟是父女啊,别急,稍时我自当奉告,多日不见了,诸位请坐下聊聊可好?”

温飞卿冷冷说道:“不必了,你有什么话,只管说吧。”

侯玉昆嘿嘿一笑道:“二姑娘好急的性子,二姑娘既然有所吩咐,侯玉昆不敢不遵,让我行请问一声,几位到这花家废园来,有什么事呀?”

温飞卿道:“找人。”

侯玉昆“哦”地一声道:“但不知诸位找的是那一位?”

温飞卿道:“你这是明知故问。”

侯玉昆笑笑道:“日落之前,我在这儿碰见了一位姑娘,只不知这位姑娘跟诸位要找的人有没有关系。”

温飞卿道:“张姑娘现在什么地方?”

侯玉昆“哎呀”一声道:“那位姑娘就是张前辈的令媛张姑娘么?”

张远亭道:“候公子见过小女,侯公子名列当今四块玉中,也不该是小气人,候公子有什么条件,只管开出来就是。”

侯玉昆仰天一声哈哈,道:“爽快,爽快,好个快人快语,张前辈令人佩服得紧,令人佩服得紧……”’话锋一顿,接道:“张前辈既然这么说,我就只好遵命了缓缓探手人怀,摸出一物放在掌心之上,往上一托,道:“张前辈可认得此物?”

四人一见候玉昆手掌上那东西,脸色俱是一变。

张远亭平静地道:“血结玉鸳鸯。”

不错,侯玉昆掌心上托着的确是一只‘玉鸳鸯’但这只五鸳鸯其色赤红,红得跟血一样。

侯玉昆含笑点点头道:“这就对了。”

温飞卿冷冷说道:“侯玉昆,你何来此物?”

侯玉昆笑道:“二姑娘问得好,当然是那位张姑娘送给我的。”

张远亭道:“候公子只得到一只么?”

侯玉昆道:“不错,我只得到一只,可是听说这‘血给玉鸳鸯’是一对”

张远亭颔首道:“不错,这‘血结玉鸳鸯’确是一对。”

侯玉昆笑笑,没说话。

张远事道:“候公子莫非想要那另一只?”

喉工员笑道:“张前辈究竟是位明白人。’”

张远亭道:“另一只现在我身上。”

谷冷面泛诧异之色.飞快地看了张远亭一眼。

只见侯玉昆抬手往后一指,道:“令媛张姑娘现在那座破楼之中。”

四人不由抬眼望去,只见侯玉昆手指处,那近后墙一片乱草丛中,座落着一座残破小楼.如今那座残破小楼里寂静得听不到一丝几声息。

只听候玉昆道:“张姑娘并不寂寞,小楼里有人陪着她。”

温飞卿双眉一扬道:“是那岑东阳与苗芳香。”

侯玉昆笑道:“正是,正是,‘白骨三煞’出了名的凶狠,我一再告诫他俩,绝不许轻动张姑娘毫发。”

温飞卿冷冷一笑道:“张姑娘若有毫发之伤,你得拿命抵偿。”

侯玉昆笑笑说道:“这个二姑娘大可放心,张姑娘跟个宝贝似的,我怎么会轻易伤她,二姑娘说是不?”

张远亭道:“候公子可是要我拿另一只“血给玉鸳鸯”交换小女?”

“不差’喉玉昆笑道:“我正是这个意思,事非得已,还请张前辈原谅。”

“可以,”张远事缓缓说道:“不过得让我先见见小女,至少她得跟我答话一句,我要知道她确实安好无恙。”

峰王昆笑道:‘”张前辈既然这么爽快,侯玉昆我不敢小家子气,这个我可以从命,站在这儿说话,小楼里叮以听得见。张前辈尽管问吧。”

张远亭口注那座残破小楼,-一提气,扬声问道:“兰儿.你在那儿么?”

废园寂寂,没听见张筱兰答应。

张远亭双眉刚扬,只听候玉昆笑道:“岑贤弟跟苗贤妹,且让张姑娘跟张前辈说句话……”

转望张远亭道:“张前辈且再问问看。”

张远亭当即又问了一声,废园依然寂寂,仍是听不见回音。”

温飞卿美目微睁,望着侯玉昆道:“侯玉昆,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