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49章 芳踪飘缈

作者:独孤红

侯玉昆脸上飞快掠过一丝错愕之色,站起来说道:“‘岑、苗二人八成儿是睡着了,诸位请稍候,让我去看看。”

转身走向小楼。

温飞卿冷喝说道:“侯玉昆,你给我站住!”

侯玉昆停步回身,含笑问道:“二姑娘可有什么见教?”

温飞卿冷冷一笑道:“侯玉昆,你少在我面前耍心智,在张姑娘没有回音之前,你体想移动一步。”

侯玉昆笑道:“二姑娘显然是误会了,我只是想去看看去。”温飞卿道:“只怕你一去就不回来了。”

侯玉昆道:“那怎么会,我还想要另一只‘血结玉鸳鸯’呢。”温飞卿冷笑说道:“那另一只‘血结工鸳鸯’不及你的命重要。”

侯玉昆笑道:“诚然,然而张姑娘在我手里,试问诸位之中那一位敢动我?”

温飞卿道:“若是张姑娘不在这儿,或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我头一个要杀你。”

侯玉昆笑道:“二姑娘想差了,二姑娘想差了.我既然要拿张姑娘换取另一只‘血结玉鸳鸯’,张姑娘怎么会不在这儿,我又怎么会让她发生意外?诸位若是不信……”

突然抬手往四人身后一指笑道:“喏,张姑娘不是在那儿么?”

四人每一个都关心张筱兰的安危,闻言忙扭头往后看,这时,侯玉昆悄无声息,腾身掠起,直上夜空。

温飞卿头一个有所惊觉。同时四人扭头一看之后,发现废园空荡,没有半个人影,立悟上当,转回头来见侯玉昆人已腾起,温k卿冷叹一声就要追。

就在这时候一奇事发生,已然腾起的候玉昆像是突然泄了气,闷哼一声一头了下来,砰然一声摔在一了乱草里。

温飞卿见状一怔,旋即闪身掠厂过去,侯玉昆躺在地上,检色发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只是爬不了起来。

温b卿一脚踩在他胸口上,冰冷说道:“侯玉昆,你还有什么话说。”

侯玉昆脸色掠过一丝地惊色,旋即笑道:“二姑娘这是干什么?”

温飞卿脚下一用力,道:“少废话,张姑娘呢,快说!”

温飞卿这一脚不轻,踩得侯玉昆眉锋一皱,只听他道:“二姑娘,张姑娘确实是在那座小楼之中。”

张远亭一句话没说,腾身扑向小楼。

李存孝民身而起,跟了过去。

转眼间两个人一前一后从那残破小楼中窜出掠了回来,张远亭手里提着苗芳香,李存孝手里提着岑东阳。

温飞卿不禁呆了一呆,忙问道:“怎么回事,张前辈?”

张远亭道:“未见小女踪影,这两个被人制了穴道倒卧在小搂之内。”

温飞卿霍地转望候玉昆,目射煞威,冷然说道:“侯玉昆侯玉昆苦笑说道:“足证我没有骗诸位,张姑娘是让别人暗中伸手夺了去。”

李存孝一掌拍开了岑东阳的受制穴道,岑东阳穴道一解,。

见眼前情景,脸色大变,立即低下头去。

温飞卿冷冷问道:“岑东阳,张姑娘呢?”

岑东阳机传一颤,道:“不知道。”

温飞卿冷然说道:“你怎么说?”

岑东阳道:“我两个正在看着张姑娘,忽觉脑后风生,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温飞卿道:“没看见人么?”

岑东阳道:“没有,来人是从我二人身后偷袭。”

温飞卿道“真么?”

岑东阳道:“事到如今,当着二姑娘,我天大的胆也不敢玩假回……”

温飞卿冷笑一声道:“谅你也不敢……”

抬眼望向张远孝道:“张前辈,您说该怎么办?”

张远亭沉吟了一下,望着侯玉昆道:“侯公子,你到废园,见着小女之际,小女在干什么?”

侯玉昆道:“令媛在跟那残废老头儿说话。”

张远亭道:“小女跟残废老人却说了些什么,候公子可曾听见?”

侯玉昆摇头说道:“没有,没听见,当时我三个离得远。”

张远亭道:“后来呢.那残废老人死了?”

侯玉昆道:“是的,那残废老人似乎是苟延残喘多日,跟张姑娘没说几句话就死了,张姑娘亲手理了他,而且给他立块墓碑……”

张远亭微一点头道:“这个我看见了,你三人擒小女的时候,可有别人在场?”

“没有,”侯玉昆摇头说道:“我也发现,偌大一片花家废园里,只我跟张姑娘还有岑、苗四人,张前辈该知道,这种事是不容许别人在场的。”

张远亭道:“话是不错,可是如若那人的一身功力高于你,你也只有任他在场了,是不?”

侯玉昆微一点头道:“张前辈说的是。”

张远亭弯腰从候上昆怀中掏出那只“血结玉鸳鸯”,抬眼望着温飞卿道:“二姑娘看该怎么处置他们,就怎么处置他们吧。”

转身走向一旁。

温飞卿转望谷吟道:“‘兄弟.你跟张前辈一旁歇息去吧。这件事交给我了。”

谷冷答应一声,跟着张远亭背后行去。

看着二人走远,温飞卿收回目光眉腾煞威,道:“侯玉昆,你可知道你该死?”

侯玉昆也知道怕,机伶一颤,忙道:“二姑娘,那不是我.也不能怪我。”

温飞卿目中异来一闪,道:“那么你告诉我是谁,该怪谁?”侯玉昆道:“害二姑娘的是楚玉轩.要怪该任柳玉麟跟岑、苗二人。”

岑东阳脸色大变道:“公子,你……”

温飞卿抬手一指点去,岑东阳应指而倒,她望着侯玉昆道:“怎么说,峰王昆?”

牛死关头,侯玉昆丝毫不敢隐瞒,详详细细地把温飞卿被害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听之余,温飞卿娇躯连颤,美目之中泪光隐现,那煞白的脸色怕人。

侯玉昆刚说完f话,她一声:“侯玉昆,谢谢你了。”

脚下猛一用力,侯玉昆脸涨得通红,嘴一张,一股血箭标起老高,眼一闭,头一歪,立即寂然不动。

侯玉昆这里了帐,温飞卿玉手下垂,“卟”地一声硬生生插进了岑东阳的胸膛里,往外一带,热血泉涌,血淋淋的一团,突然,她低下头去先声痛哭。

李存孝看得连连皱眉,可是温飞卿身受如此,也难怪她这般杀人,立即轻轻一叹道:‘“姑娘,事已至今……这些人死有余辜.姑娘也别再伤心了,让张前辈知道了不好……”

温飞卿道:“李郎,我的命好苦……”

李存孝道:“姑娘……”

一眼瞥见张远亭走了过来,急道:‘”姑娘,张前辈过来了。”温飞卿忙举袖拭泪,道:“苗芳香婬荡狠毒,最好也别留她,你点她一指吧。”

李存孝知道温飞卿说的是实情实话,当即垂手一指点在苗芳香死穴之上。

张远事走到近前,见状不禁一怔,道“怎么,二姑娘……”

温飞卿道:“张前辈难道认为这些人不该杀?”

张远亭道:“那倒不是,侯玉昆也好,‘白骨三煞’也好,他们都是死有余事的巨凶大恶,我只是没有想到……”

李存孝突然插口说道:“前辈,可有什么蛛丝马迹么?”

张远亭眉锋做皱,一脸忧虑,摇头说道:“没有,小女不知又被谁掳了去……”

温飞卿道:“金华一带,尤其在这‘金华城’里木应该有别人张远亭神情一震,忙道:“二姑娘是说……”

温飞卿微微摇头说道“我只是臆测,却不敢断言,如果张姑娘真是落在‘冷月门’人手里的话,那倒并没有什么大碍。”

张远亭强笑一声,道:“这真是福无双至,祸无单行。”

李存孝通:“前辈,我很不安。”

张远亭微一摇头道:“大少,我言者无心,请别在意。”

温飞卿道:“前辈,侯玉昆那只‘血结玉鸳鸯’应是从张姑娘手里夺来的,只是张姑娘又是…”

张远亭道:“应该是李升给小女的,当年我为这对‘血结五鸳鸯’潜上‘听涛山庄’,可是并未如愿到手,反而错拿了李夫人之物,如果我没猜错,这对‘血结五鸳鸯’该是李升侥幸未死,逃出‘听涛山庄’时带出来的。”

温飞卿道:“可是,前辈,这‘血结工鸳鸯’是一对,如今却只有一只。”

张远亭道:“也许李升只带出来一只,按说这一对‘血结玉鸳鸯’放在一个紫檀木盒里,要带就是一对,绝不会单带一只,也可能李升在逃出‘听涛山庄’时,由于匆忙逃命,不慎失落了一只,要不然他不会只给小女一只。”

温飞卿沉吟了一下道:“不管怎么说,咱们得先找着张姑娘,只要找着张姑娘,就可以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张远亭道:“二姑娘,万一小女真是落在冷月门’人手中,二姑娘能把小女要出来么?”

温飞卿道:“不瞒前辈说,我没有太大的把握,姬老婆婆这个人性情怪异,喜怒无常……”

张远亭一双眉锋微皱起,道:“二姑娘,这个我知道,‘冷月门’姬婆婆出了名的难说话,武林中人甚至有宁见阎王爷,不见姬婆婆的说法。”

温飞卿道:“前辈不必担心,‘冷月’‘寒星’是世交,凭这一点,也许姬婆婆会给我这个晚辈一点面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