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55章 凤凰眼中

作者:独孤红

这一夜,过得相当平静,没见‘冷月门’有什么动静,也没见‘冷月门’一个人影儿。

背着冷凝香,张远亭把一样东西交给了李存孝,那是一只小巧玲珑的紫檀木盒,打开紫檀木盒,里面放着一封信,这封信不知道是谁写给谁的,只见李存孝一边看着信,一边默默地流泪。

就因为这封信,使得李存孝一夜没能合眼。

第二天一早,四个人又到了‘花家废园’,白天光光,找起来方便多了,四个人仍分为两路,没放过花家废园任何一个角落。

然而,一上午过去仍是毫无所获,休说凤眼了,就连像凤的东西都没看见。

四个人好不诧异,张远亭皱眉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存孝苦笑说道:“谁知道。”

冷凝香道:“那位李老人家所以不把这一只‘血结玉鸳鸯’带在身上,就是怕它跟另一只一起被人夺了去,既然这样,李老人家当然会把它藏在个极为隐密之处,不会那么好找也应该是意料中事。”

张远亭道:“冷姑娘说得不错,只是这花家废园咱们都找遍了……”

冷凝香摇头道:“前辈,以我看咱们还没找遍。”

张远亭道:“怎么说,冷姑娘?”

冷凝香道:“那位李老人家既然告诉张姑娘,那一只‘血结玉鸳鸯’藏在花家废园的凤眼里,那么,那只‘血结玉鸳鸯’藏在这花家废园里一事是毋庸置疑的,咱们没能找到它,当然是还没有找遍。”

张远亭苦笑说道:“再找下去,咱们就得翻开每一寸地皮了。”

只听张莜兰道:“难道是我听错了么?我明明听见李升告诉我,那另一只‘血结玉鸳鸯’藏在花家陵园的凤眼里……”

张远亭道:“你为什么不问清楚?”

张筱兰道:“我也想问清楚,可是李升说完这句话就,就

住口不言,没说下去。

张远亭明白了,轻轻地叹一声,没说话。

李存孝道:“前辈,奇珍异宝,唯有德者万能居之,是无法强求的。时已届正午,该吃饭了,咱们回客栈去歇息歇息,下午再来吧。”

张远亭道:“也只好如此了。”

扭头往外行去。

李存孝跟着就要走。

忽听张莜兰叫道:“慢点儿,爹。”

张远亭转过身来道:“怎么,兰儿?”

只见张筱兰手指着那残破小楼前一片浓荫,一双美目睁得老大,道:“那是什么……”

张远亭神情一震,脱口说道:“凤头……”

的确,那是一只凤头不是石雕,也不是木雕,而是那些树的枝叶投影,像极了一只凤头。

李存孝定了定神道:“原来在这儿……”

冷凝香叹道:“这位李老人家煞费苦心。”

张远亭点头说道:“冷姑娘说得一点也不差,这只凤头委实太不好找,谁会想到这么一个凤头是树木枝叶投影,非正午日正当中时不能发现,一天之中也只一刻才能见着凤头,若不是兰儿无意中看见,咱们又要错过了,只要错过这一刻,就算找遍了花家废园也是白找。”

张筱兰低声道:“您先别这么说,对不对还不知道呢。”

张远亭说道:“若大一个花家废园里,就这么一只凤头,应该不会错了,大少,咱们过去看看去。”

当先迈步行了过去。

到了那残破小楼前再看,那枝叶投影越发像一只凤头,冠、眼、啄无不具备。

张远亭指着凤头那一圈光亮部道:“大少,这就是凤眼了。”

李存孝道:“前辈,莫非那一只‘血结玉鸳鸯’埋在地下?”

张远亭道:“既然李升说它藏在凤眼里,应该是,让我挖挖看。”

说着,他从腰间掣出一柄匕首,蹲下来一阵挖掘,约莫挖了两三尺深,匕首碰到了硬物。

张远亭手上加快了,也更见小心,转眼之间一只铁盒子露了出来,铁盒子都锈了。

张远亭双手捧了那只生了锈的铁盒子,沉甸甸的,他道:“是了,大少。”

随手掀去了盒盖,可不,铁盒子里放着一只‘血结玉鸳鸯’,旁边还有一卷羊皮。

张远亭连动都没动,双手递向李存孝道:“大少请过过目。”

李存孝没客气,接过铁盒取出了那一卷羊皮,打开再看,那是两半张,上面清晰地画着山川形势,拼起来像极了一幅山水。李存孝指着图上三处“x”记号,道:“前辈,这大概就是藏宝之处了。”

张远亭道:“应该是,只是这山川形势画的是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冷凝香道:“三座山成品字形,这样的山势中原少见,我记得南荒有一个地方跟这图上边的颇为相似。”

张远亭道:“冷姑娘,那是什么地方?”

冷凝香道:“前辈可知道‘苗疆八峒’?”

张远亭道:“我听说过,莫非就在……”

冷凝香微微点了点头道:“那地方就在‘苗疆八峒’之中。”

张远亭眉锋一皱,没说话。

李存孝道:“怎么,前辈,那‘苗疆八峒’很难去么?”

张远亭道:“大少没听说过‘苗疆八峒’?”

李存孝摇头说道:“没有。”

张远亭道:“关于‘苗疆八峒’我知道得不多,大少还是问问冷姑娘吧。姑娘见多识广,‘翡翠谷’也地近苗疆……”

冷凝香含笑说道:“前辈捧我了,我知道得也极为有限。”

张远亭道:“姑娘,这不是客气的事,大少将来总有一天要到苗疆去,有道是:’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冷凝香道:“‘血结玉鸳鸯’已经找到了,咱们不必在这儿耽阁了,回客栈再说吧。”

张远亭道:“一高兴全忘了,姑娘这一提,我肚子倒觉得饿了。”

冷凝香笑了,李存孝也笑了。

一行四人回到了客栈里,冷凝香跟张筱兰走在最前头,刚进后院,她两个突然停了步,张筱兰飞快转过身来道:“冷月门人。”

这时候李存孝跟张远亭也看见了,院子里并肩站着两个人,是那花家废园中曾见过一面的两名黄衣童子。

李存孝抢前跨一步超越了冷凝香跟张莜兰,望着那两名黄衣童子道:“二位找谁?”

只听一名黄衣童子高声问道:“那位是‘翡翠谷’高人?”

冷凝香怔了一怔,旋即迈步上前,含笑说道:“我就是,二位有什么见教?”

那黄衣童子道:“公子是‘翡翠谷’的那一位,怎么称呼?”

冷凝香道:‘我姓冷,我就是冷凝香。”

那黄衣童子呆了一呆,旋即深深的看了冷凝香一眼,道:“原来是冷姑娘。冷姑娘这身打扮,请恕小子们眼拙……”

冷凝香道:“别客气了,你有什么话请说吧。”

那黄衣童子欠了个身道:“小的遵命,小的奉本门左右护法之命,前来恭请冷姑娘赴约……”

冷凝香道:“赴约,赴什么约?”

那黄衣童子扫了李存孝一眼,道:“这位李少侠约柳公子日落时分在花家废园见面,柳公子因故不能亲身赴约,特派本门左右护法改约冷姑娘日落时分在花家废园相见。”

冷凝香淡然一笑道:“我跟贵门左右两位护法缘悭一面,素不相识……”

那黄衣童子道:“只要本门知道’翡翠谷’中人到了‘金华’,也就够了。”

冷凝香目光一凝,问道:“你在‘冷月门’中任何职位?”

那黄衣童子肃容道:“小的是老神仙跟前的传令童子。”

冷凝香淡然一笑道:“难怪你这么会说话,温二姑娘呢?”

那黄衣童子道:“现在老神仙身边,是‘冷月门’的上宾。”

冷凝香道:“温二姑娘没回来,我没心思做别的事,也就是说在温二姑娘没回来之前,我不愿跟任何人见面。”

那黄衣童子道:“小的只是奉命传话,冷姑娘去与不去,小的不敢勉强。”

冷凝香道:“本来就是这样,不是么?”

那黄衣童子微一欠欠道:“话已传到,两位护法还等着小的回话,小的不敢多事耽阁,告辞了。”

话落,转身慾去。

张远亭突然说道:“阁下请留一步。”

那黄衣童子转过身来道:“尊驾有什么见教?”

张远亭道:“岂敢,请归告贵门两位护法,冷姑娘准时赴约。”

那黄衣童子微微一怔,问道:“尊驾能代冷姑娘做主吗?”

冷凝香道:“这位是我一位长辈,长辈的话我不敢不遵。”

那黄衣童子道:“这样小的就好交差了,多谢冷姑娘。”

一欠身,偕同另一名黄衣童子转身而去。

望着两名黄衣童子出了后院,张远亭道:“姑娘请恕我斗胆越姐代庖,擅作主张。”

冷凝香说道:“前辈说这话我怎么敢当,前辈既然让我去想必然有什么高见,我愚鲁,一时想不到那么多……”

张远亭道:“姑娘好说,请进屋来说吧。”

四个人进了屋,落了座,张远亭说道:“姑娘,目前‘翡翠谷’还不宜跟‘冷月门’作正面冲突……”

冷凝香含笑说道:“前辈,我没有考虑这些。记得我说过,我为飞卿姐,我顾了不了那么多,也可以不惜一切。”

张远亭道:“这个我知道,只是二姑娘还在‘冷月门’里。”

冷凝香沉默了一下,才道:“那么,前辈有什么指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