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56章 一个人像

作者:独孤红

张远亭摇头说道:“‘指教’两个字我不敢当,姑娘该知道,照这情形看,柳玉麟已然中了无影之毒是毋庸置疑的……”

冷凝香道:“是的,前辈,这一点我也想到了。”

张远亭道:“我听姑娘说过,‘无影之毒’是毒中之最。”

冷凝香点头说道:“‘无影之毒’确是毒中之最,不但它毒性最烈,而且难躲难防,所以被称为‘无影之毒’。”

张远亭道:“听姑娘说,那‘无影之毒’非‘翡翠谷’独门解葯不能解。”

冷凝香道:“这也是实情。”

张远亭沉默了一下道:“就姑娘所知,世上可还有别人能解‘无影之毒’?”

冷凝香想都没想,便摇头说道:“据我所知,当今世上只也有‘翡翠谷’的秘制独门解葯才能解‘无影之毒’!”

张远亭道:“那是最好不过。姑娘,照目前的情势看,‘冷月门’显然还不甘心就此把二姑娘送回来…”

冷凝香道:“除非他们是打算不要那位娇客了。”

张远亭摇头说道:“姬婆婆既然属意柳玉麟,把自己心爱孙女儿许给了他,对他的钟爱那是可想而知的,怎么会不要他。”

冷凝香道:“那他们就该把飞卿姐送回来。”

张远亭摇头说道:“他们不甘心这么做的,凡是稍倔一点的大都不肯就此低头,何况是那位素称怪异的姬婆婆。”

冷凝香道:“要是这么僵持下去,吃亏的会是他‘冷月门’。”

张远亭道:“话是不错,只是他们既然邀约姑娘见面,那就表示他们虽不愿意,也不敢这么僵持下去。”

冷凝香道:“那么,前辈的高见是……“

张远亭道:“我只是提醒冷姑娘,既称护法,这两个在‘冷月门’中的地位,是可想而知的一句。”

冷凝香美目中导采一闪,道:“我明白了,多谢前辈指点。”

张远亭淡然一笑道:“我是这么打如意算盘,行得通行不通还难说。”

冷凝香道:“前辈的意思是……”

张远亭道:“一人被蛇咬,人人怕井绳,前车可鉴,他们会加意提防的。”

冷凝香笑笑说道:“这就是要比能耐的事,看看是他们防的能耐高,还是我这施的能耐高,谁的能耐低谁倒霉。”

张远亭笑道:“说得是……”

笑容微敛,接道:“从这时候起,这家客栈四周只怕已在‘冷月门’监视之下,咱们的一举一动都要小心点。”

冷凝香忽然一笑站起,道:“前辈,我到‘花家废园’走一趟去。”

转身走了出去。

张远亭站了起来,可是他没来得及说话,于是他又坐了下去,摇头叹道:“这位姑娘颇具心智,是当世不可多得的巾帼奇英,不失为一大助力,大少你要好好把握啊。”

李存孝脸上红了一红,道:“前辈又来开我的玩笑了。”

张远亭正色说道:“大少,我说的是真心话。”

李存孝没说话,旋即从怀里摸出那一卷两半张藏宝图,道:“这图上画的地方,怎么会还在苗疆?”

他有意顾左右而言他。

张远亭何许人,又焉得不懂,当即说道:“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冷姑娘既然说苗疆有一处山川形势跟这图上画的有几分相似,应该不是没根据的。”

李存孝忽然目光一凝,望着手中那幅藏宝图的左下角道:“这是什么……”

张远亭移身过来凝目一看,只见那藏宝图左下角空自处画着一个人像,很小,假如全神贯注藏宝图上不留意别处的话,很难发觉。

那人像画的是一个蒙面老妇人,那老妇人一支右手画的特大,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到,她有六个指头,大拇指上多出一个来。

张远亭呆了一呆道:“刚才在花家废园里我怎么没看见?是了,想必那时候大少左手恰好捏在这部位挡住了这个人像……”

李存孝道:“我也是刚看见,前辈可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张远亭摇头说道:“看不出来。”

顿了顿,接道:“大少可看得出,这人像是后来加上去的,不是原来就有的,也就是说跟这张藏宝图是两回事。”

李存孝道:“前辈好眼力,这么说这是李升所画上的?”

张远亭道:“应该是。”

李存孝道:“只是……李升他这是什么意思?”

张远亭道:“这会不会跟当年‘听涛山庄’行凶的那些人有关?”

李存孝道:“不会吧,要是的话,他为什么不告诉张姑娘?”

张远亭道:“李升是个谨慎的人,从他藏起一只‘血结玉鸳鸯,跟这张藏宝图这件事看,这个人也颇为机灵。”

李存孝道:“那么前辈认为李升画的是谁,当世之中可有这么一个人?”

张远亭道:“我虽然一时看不出这老妇人是谁,然而凭老妇人这骈指特征,这么个人是不难找的。”

李存孝沉吟了一下道:“前辈,不能单凭李升画的这个像,就指这蒙面老妇人跟当年‘听涛山庄’行凶那些人有关。”

张远亭点头说道:“大少说得是,我也只是臆测。当年‘听涛山庄’惨剧,凶徒没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如今李升也没有明确的说明,单凭这一个画像指人是不够的。不过大少总可以把它当成一条线索,以我看李升不会无缘无故画这么一个人像的,也就是说要不是这蒙面老妇人十分重要,李升也不会把她画在这张藏宝图上。藏宝图他保全至今,是要留交大少的,那么这人像也应该是留交大少的,那么除了当年‘听涛山庄’那些囚徒外,我不认为还有别人会让李升画下来留交大少。”

李存孝静听之余,觉得张远亭这话并不牵强,颇为近情近理。的确,李升断不会把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画在这张贵重的藏宝图上。李升既然把这蒙面老妇人画在藏宝图上,也就是要让他看见这么个人,知道这么个人;为什么要让他看见这么个人,知道这么个人?除了是指明当年行凶的凶徒之外,的确不该有别的用意。

他当即点头说道:“多谢前辈指点,我会留意这右手有大指的老妇人的。”

只听轻捷步履响动,冷凝香回来了。她一进门便道:“前辈果然料事如神,这家客栈四周都是‘冷月门’人,他们乔装改扮,可是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我装作不知道,他们也没拦我。”

张远亭笑道:“想必他们是让姑娘那‘无影之毒’吓破了胆。”

冷凝香笑了,笑得很甜、很动人,看得李存孝为之呆了一呆。

张远亭道:“只怕此刻他们已经飞报回去了。”

冷凝香道:“我的原意也就是让他们往回飞报的。我在花家废园里绕了一圈,看吧,到时候他们一定会换地方。”

张远亭笑道:“姑娘故布的好疑阵。”

冷凝香道:“要是前辈也在‘冷月门’的话,我这一着就生不了效了。”

张远亭道:“那姑娘抬举我。”

落了座之后,冷凝香美目转动,秋波一扫,笑问道:“怎么,在找那藏宝之处?”

李存孝抬手把两年张藏宝图递了过去,道:“姑娘请看看左下角。”

冷凝香接过藏宝图凝目一看,怔了一怔,道:“这是……”

李存孝道:“姑娘留意那老妇人的右手。”

冷凝香叫道:“六个指头。”

李存孝道:“姑娘在武林中可曾见过这么个人?”

冷凝香摇头说道:“身在武林的老妇人倒是不少,只是我没留意谁有六个指头,这是怎么回事?藏宝图上怎么会面这么个人?”

李存孝当即就把张远亭的看法告诉了冷凝香,冷凝香静静听完,沉吟着说道:“原来这是那位李老人家画的……”

张远亭道:‘很可能是,但并不一定是。”

冷凝香道:“如果这蒙面老妇人是李升画上去的话,那么张前辈的分析就十分相近,面上这老妇人蒙面,那有可能是说当年‘听涛山庄’行凶的时候,他们都蒙蔽了面目;李升看见了这么一个蒙面老妇人,无法看见面目,却看见她右手大拇指骈枝,有六个指头。”

张远亭点头说道:“经姑娘这么一分析,李升画的这个蒙面老妇人像,跟当年‘听涛山庄’惨剧相距得就更近了。”

李存孝道:“但愿这是李升画的,但愿这蒙面老妇人就是当年一群凶徒中的一个。”

冷凝香道:“这老妇人有这么一处特征,找起来并不难,只要找到她之后经过一番查证,就可知道她有没有参与当年‘听涛山庄’行凶了。”

张远亭点头说道:“姑娘说得是。”

李存孝双眉扬起道:“但愿我今天就能碰见她。”

张远亭道:“我知道大少心急血仇,可是二十年都等了,何在乎再等些时日?”

李存孝懔人威态一敛,歉然一笑道:“前辈,我失态。”

张远亭笑笑说道:“这也是人之常情……”

转望冷凝香道:“姑娘可以说说‘苗疆八峒’的情形了。”

冷凝香抬眼望向李存孝道:“你可知道苗岭?”

李存孝点点头,道:“我知道,就在‘梵净山’西南。”

冷凝香道:“楚净山跟娄山一样,只是苗岭的支脉。苗岭横贯于贵州全境,群峰高耸,树木最深,这‘苗疆八峒’就在苗岭山区之内,所谓八峒,那代表着八个苗族部落。这八个苗族部落分布在苗岭各处,势力控制着整个苗岭……”

张远亭道:“听说如今这八个部落名虽为八,实际上已合而为一。”

冷凝香道:“前辈说的不错,原来这苗疆八峒每一峒有每一峒的峒主,峒主与峒主之间身份相等,谁也管不了谁。可是曾几何时,苗疆八峒出了一位总峒主,此人是个生苗,天生异禀,力大无穷,能撕虎裂豹;尤其是他的个子比别人大上一倍,像个巨无霸一样狰狞怕人,他一一降服其他七峒称霸于苗疆……”

张远亭道:“听说此苗幼遇异人,得过异人武功传授。”

冷凝香道:“我也听人这么说,只是没亲眼见过,不过他手下除了那些茹毛饮血、凶狠善战的苗兵之外,颇多异人能士,尽是中原武林败类……”

李存孝道:“怎么,‘苗疆八峒’之中还有中原武林人物?”

“怎么没有”冷凝香笑笑说道:“中原武林容不了他们,蛮荒苗疆却是他们绝佳的安身处所,那地方常人难到,也不敢去。”

李存孝道:“恐怕‘苗疆八峒’的可怕处就是这些人。”

冷凝香摇头说道:“你错了,这些人充其量仗的是左道旁门的武功,并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还在那些苗人本身;你该听说过,苗人擅蛊。”

李存孝道:“不错,这我听说过,可是却并没有见过……”

张远亭道:“蛊这个东西最好还是别见。”

冷凝香道:“前辈说得不错,蛊远比毒来得可怕得多。”

李存孝道:“据说苗人人擅蛊。”

冷凝香道:“那也不一定。蛊术跟武功一样,是经师传授的,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有的人不愿意习武,苗人之中也有不愿意学蛊术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