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57章 苗疆八峒

作者:独孤红

张远亭笑道:“大少没听人这么说过,有的汉人到苗疆去有心使坏,讨了个苗女为妻,没三天就托辞回到了中原,他把人家遗弃了,可也把自己的命玩没了。”

李存孝道:“听说只要准时赶返苗疆就不碍事。”

张远亭道:“不错,确是如此,其实这只是最浅薄的蛊术,蛊术到了修为高深境界,那真可以百里之外取人性命,苗疆八峒之内就有几个擅蛊的好手……”冷凝香道:“称最的是-个生苗老妇人,她有几个徒弟,个个都称好手。是苗疆八峒里的一等人物。”

张远亭道:“大少请想想,苗疆穷山恶水,峰高壑深,遍地瘴气,毒物出没,再加上那些生苗,那怕人的蛊术,会是个好去处么?”李存孝笑笑道:“前辈,我并不一定非去不可。”

张远亭一怔,道:“怎么,大少不一走去?那这笔藏宝……”李存孝摇头说道:“不瞒前辈,我对于这批藏宝,并不怎么热衷。”

张远亭道:“大少,这可是人人争夺之物啊!”李存孝淡然说道:“只要谁有正当的用途,我愿意把这张藏宝图双手奉送。”

张远亭看了李存孝良久,突然长长一叹,道:“大少好胸襟,好气度,当今世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冷凝香美目中异采闪动,深深看了李存孝一眼。

话锋微顿之后,张远亭接着说道:“大少还是把它收好吧。据我所知,人人都要把这批藏宝据为己有,不会有一个拿它派上当用场的,就拿‘冷月门’跟‘寒星门’来说,那一个不是想把这批藏宝搬进他们那库房中去……”李存孝淡然笑道:“这张藏宝图轮不到他们的。”

张远亭轻叹道:“藏宝图难得,有了藏宝图到苗疆去取宝也殊不易,说不定没看见宝藏便命丧苗疆……”冷凝香道:“藏宝这种东西,唯有德者方能居之,得图得宝所以艰难,这恐怕是当初那个藏宝人的有心安排。”

张远亭点了点头道:“我有同感,要是人人唾手可得,那也就不稀罕了。”

冷凝香含笑把藏宝图递还李存孝,道:“收好它吧,你不热衷,别人却可以为它丧命。”

李存孝接过藏宝图藏进了怀里!

又谈了一阵之后,日头已经偏西,红霞满天。张远亭站了起来,道:“全神贯注谈话里,顷刻不知日影斜,姑娘该赴约去了。”

冷凝香道:“咱们一起去么?”

张远亭道:“我父女在这儿是个累赘,跟去碍手碍脚,不跟去麻烦更大,我是宁可碍手碍脚也不愿意给三位惹大麻烦。”

冷凝香笑了。

四个人踏着霞光出了客栈,甫出客栈,迎面走来一人,是一名中年黄衣汉子。只见他一躬身道:“‘裴翠谷’的冷姑娘?”冷凝香道:“是的,阁下有什么见教。”

“不敢”那黄衣汉子道:“小的奉本门两位护法之命,特来奉知冷姑娘,两位护法改约冷姑娘在花家废园后相见。”

冷凝香道:“这是为什么?”

黄衣汉子道:“这个小的不清楚。”

冷凝香道:“贵门两位护法去了么?”

那黄衣汉子道:“两位护法候驾多时。”

冷凝香道:“他两位去得好早啊,烦劳带路。”

那黄衣汉子恭应一声,转身大步行去。

冷凝香攸然一笑,低低说道:“不出我所料。”

张远亭道:“他们去得早,咱们也要小心。”

冷凝香点头说道:“前辈说得是,张姑娘请跟我走在一起。”

伸手拉过了张莜兰,张彼兰脸一红道:“姑娘,别忘了你仍是男装。”

冷凝香一怔,旋即攸然而笑,松手说道:“我还真忘了,那么张姑娘跟我走个并肩吧。”

这里两个人走个并肩,那里李存孝一马当先开了道,现在是开道,待会儿转回来的时候就是断后了。

花家废园不远,花家废园当然也远不到那儿去,片刻工夫之后一行四人在那黄衣汉子前导下到了花家废园之后,只见花家废园之后是一片占地不少的柏树林。

在那片柏树林前,并肩站着两个黄衣老人,一个身材魁伟,浓眉大眼紫膛脸;一个身材瘦小,既黑又干瘪,一张瘦脸上死板板,阴森森,不带一丝儿表情。

那带路黄衣汉子上前一躬身,恭声说道:“禀两位护法,冷姑娘到。”

那高大紫膛脸黄衣老人一摆手,黄衣汉子连忙退后。紫膛脸黄衣老人抬眼望了过来,目光如炬,其威慑人:“哪位是‘翡翠谷’的冷姑娘?”冷凝香迈着潇洒步上前,道:“我就是冷凝香。”

那紫膛脸黄衣老人深深看了她一眼,抱起双拳:“老朽归北海,忝为‘冷月门’左护法……”一指身边瘦老人道:“这是本门右护法万侯高。”

冷凝香举手一拱,道,“久仰。”

抬眼一扫道:“我没想到三位会临时改了地方,这地方倒也差强人意……”目光一凝,望着紫膛脸黄衣老人归北海道:“两位约我到这儿来,有什么事?”归北海轻轻咳了一声道:“本门娇客中了冷姑娘暗施在信笺上的毒,老神仙特命老朽二人来请冷姑娘高抬贵手……”冷凝香道:“二位的意思是要我为柳公子解毒?”归北海道:“是的,还望冷姑娘……”冷凝香微一摇头道:“不难,我只有一个条件,把温二姑娘送回来。”

归北海道:“冷姑娘要本门把温二姑娘送回来了?”

冷凝香道:“是的。”

归北海道:“冷姑娘一定是认为本门把温二姑娘软禁了起来,不让温二姑娘回来。”

冷凝香道:“难道不是么?”

归北海淡然一笑道:“冷姑娘错了,冷姑娘该知道本门跟‘寒星’温家的交情,老神仙怎会扣押温二姑娘?据老朽所知,温二姑娘是自己愿意留在‘冷月门’,伴在老神仙身边。”

冷凝香道:“是这样么?”

归北海道:“冷姑娘如若不信,老朽这里有温二姑娘亲笔信一封,冷姑娘可以拿去过过目。”

翻腕自袖底取出了一封信,振腕抛了过来。

冷凝香伸手接住了那封信,道:“归护法,这是什么礼数?”归北海道:“柳公子中毒未解,前车可鉴,老朽不得不防着点,还清冷姑娘原谅。”

冷凝香浅浅一笑道:“怎么,堂堂‘冷月门’的护法也怕毒么?”归北海毫不在意,道:“老朽是血肉之躯,那有不怕毒的道理,冷姑娘请看信吧。”

冷凝香没再说什么,笑了笑拆开了那封信,她看不看之后随手递向李存孝,望着归北海笑道:“不错,信上署名的是温二姑娘,信上写的的确是温二姑娘自己愿意留在‘冷月门’做客,以待给姬婆婆祝福拜寿,只是这是不是温二姑娘的亲笔,我就不知道了。”

归北海道:“这封信的确是温二姑娘的亲笔。”

冷凝香转望李存孝道:“是不是?”

李存孝摇头道:“温姑娘的字迹我没有见过……”归北海道:“以一封假函件欺人,‘冷月门’尚不屑为……”冷凝香道:“归护法该知道,这封信即使是温二姑娘的亲手,我也不敢相信信上所说的出自温二姑娘的本心。”

万侯高突然冷哼一声道:“你最好当面问问温二姑娘。”

冷凝香一笑点头道:“我正有这意思。”

万侯高冷冷说道:“不难,但老夫二人还有一个条件。”

冷凝香道:“你有什么条件?”

万侯高道:“你跟温二姑娘见面之后,若是温二姑娘说这信上是在受逼迫的情形下写的,本门愿负一切责任,承担一切后果;若是温二姑娘亲口告诉你这封信是出自她本心,未受一丝逼迫,那怎么说?”冷凝香笑道:“开条件的是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万侯高冷冷道:“我要你马上交出解葯跟那张藏宝图来。”

冷凝香淡然一笑道:“你的胃门不小,前者我可以答应,后者我不能点头,因为那张藏宝图不是我‘翡翠谷’之物。”

万候高道:“那么那张藏宝图是谁的?”

李存孝淡然说道:“我的,现在在我身上。”

万侯高目光一凝道:“你这后生是……”李存孝道:“我姓李,温二姑娘的朋友。”

万侯高道:“把那张藏宝图拿出来让老夫看看。”

李存孝道:“可以。”

探怀摸出了那张一卷羊皮,扬了扬道:“这就是那幅藏宝图。”

万侯高道:“老夫怎么知道你手里拿的就是那幅藏宝图?”李存孝道:“信不信那在你。”

随又把那张藏宝图藏入了怀里。

万侯高两眼之中异采闪动了一下道:“你可愿意拿你那藏宝图当做赌注?”李存孝道:“条件一样换一样,你要求过多了。”

万侯高脸色微变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李存孝道:“不错。”

万侯高脸色又是一变,转眼望向冷凝香道:“这张藏宝图既不是‘翡翠谷’之物,你的确无权做主,只是‘冷月门’若是下手夺这张藏宝图,你也别过问。”

冷凝香刚要说话,李存孝已然开口说道:“这一点冷姑娘可以点头,你若是自信能从我身上夺走这张藏宝图,尽管动手就是。”

万侯高两眼之中寒芒闪动,望着冷凝香道:“你怎么说?”冷凝香微微一笑道:“他已经代我说了。”

万侯高两道残眉一耸道:“一句话。”

冷凝香道:“我向来说一句算一句。”

万侯高霍地转望李存孝道:“后生,把那张藏宝图送过来。”

李存孝道:“你怎么说?”

万侯高道:“老夫让你把那张藏宝图送过来。”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冷月门这种行径,与强盗何殊?我说过,你要是自信能从我身上把这张藏宝图夺去,尽管动手。”

万侯高道:“老夫成名多年,不愿意自贬身份,向一个后生晚辈动手,老夫要你双手捧着那张藏宝图送过来。”

李存孝摇了摇头,缓缓说道:“那恐怕办不到。”

万侯高道:“老夫只告你一句,你那条小命和你那张藏宝图这两样,你只能选一样。”

李存孝道:“鱼与熊掌,我想兼得,那怎么办?”冷凝香忍不了笑,道:“好话。”

万侯高脸色忽然一变,跨步欺到,单掌一送,当胸抓了过来,他这一招既快又猛,颇见凌厉。

李存孝双眉微扬道:“你还差点儿,站稳了。”

挺掌迎了上去,砰然一声,他没动,万侯高却立足不稳,踉跄退了几步。

冷凝香喝道:“好!”

万侯高怔在了那儿,一双眼瞪得老大:“小小年纪,你能有多大气候一一”李存孝道:“只怕比你那几十年修为还要深厚。”

万侯高冷哼一声道:“老夫不信,你再试试。”

推腰旋身,一掌挟带狂飚及劲气攻到。

李存孝道:“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会永远不知天高地厚。”

只见他翻掌而起,闪电一般抓住了万侯高的右腕,往右沉腕一带,左掌跟着探出,正拍在万侯高的后心上,万侯高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喷出老远,踉跄前冲,差点便爬在那儿。

归北海脸色大变,跨一步到了万侯高身边,探腕扶住了万候高,目注李存孝厉声道:“好身手,年轻人,你艺出何门?”李存孝答非所问,道:“你看见了,他自讨没趣,怪不了我。”

归北海道:“老朽问你艺出何门?”

李存孝道:“我的师门藉藉无名,默默无闻。”

归北海道:“年轻人,你不肯说?”

李存孝道摇头说道:“我认为还是不说的好,同时我也没有义务非将师门示人不可。”

归北海巨目微睁,含怒道:“年轻人,老朽知交遍天下,所以问你的师门,是怕误伤了故人的弟子……”李存孝淡然一笑道:“这你不必顾虑,我那师门不会认识你的。”

归北海一张老脸没放了,怒叫一声道:“年轻人,老朽要试试你有多大气候。”

他站着没动,只见他抬左掌遥遥一掌攻了过来,他这掌怪异得很,出掌极其缓慢,而且手臂带着颤抖。

张远亭脸色一变,惊声说道:“大少小心,这是‘摧心掌’,异常歹毒霸道……”李存孝道:“多谢前辈,我省得。”

右掌抬起,中指直伸,虚空一指朝着归北海那手掌心点了过去。

归北海如着蛇咬,机伶一颤连忙收掌闪身,道:“年轻人,你,你,究竟艺出何门?”李存孝垂掌收指道:“你成名多年,知交遍天下,难道看不出来了?”

归北海道:“年轻人,你当真不肯说?”

李存孝道:“你这是多此一问。”

归北海道:“你要知道,你瞒得过老朽,瞒得过任何人,可瞒不过本门老神仙一双神目。”

李存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章 苗疆八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