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58章 销魂唯别

作者:独孤红

小翠道:“这你可以放心,温二姑娘虽然让老神仙软禁了,可是老神仙待她挺好,跟待客人一样。”

转望李存孝道:“你知道,老神仙所以把温二姑娘留下,为了把姑娘从‘寒星门’换回来。”

李存孝点头说道:“我知道,张前辈已料到了这一点。”

小翠道:“现在好了,温家二老为了给老神仙拜寿,带着姑娘到了‘金华’,老神仙也把温二姑娘交给了温家二老。”

李存孝怔了一怔道:“怎么?令狐姑娘回‘金华’来了?”

小翠道:“是的,今天晌午刚到。”

李存孝道:“寒星温家的人也来了?”

小翠道:“是的,温家二老、温少主全来了。”

李存孝道:“只怕温家跟‘冷月门’闹得很不愉快吧?”

小翠道:“没有啊,怎么?”

李存孝道:“听说柳玉麟现在是‘冷月门’的娇客,姬婆婆把令狐姑娘许给了他。”

小翠吃了一惊道:“怎么?你,你知道了?”

李存孝道:“冷月门两位传令童子说的,事实上冷月门护卫柳玉麟也不遗余力。”

小翠脸色变了一变,低声道:“姑娘的命好苦……”

平静了一下,接道:“姑娘听说有个姓李的年轻人伤了两位护法,能伤‘冷月门’两位护法的人,放眼武林还找不出几个来,姑娘怕是你,又希望是你,所以派婢子来看看,要是你的话,姑娘命婢子跪着求你也要让你赶快离开‘金华’。”

李存孝道:“为什么要我赶快离开‘金华’?”

小翠道:“你不知道,温家二老要跟老神仙联手对付你,夺你那张藏宝图。”

李存孝攸然一笑道,李存孝何其荣幸,‘冷月’、‘寒星’联手对付我这么一个藉藉无名的末学后进,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

小翠道:“李相公,姑娘求你走。”

张远亭突然说道:“翠姑娘,李少侠在‘金华’事已了,马上就会走的。”

小翠忙道:“真的么?”

李存孝要说话,张远亭一个眼色拦住了他,道:“真的,事关重大,我怎么会骗翠姑娘。”

小翠沉默了一下道:“那就行了,婢子也可回去复命了……”

站了起来道:“李相公,婢子该走了,婢子不能在这儿待太久,万一让老神仙知道了,婢子这条命不算什么,要是连累了姑娘,婢子的罪过可就大了……”

转望冷凝香道:“冷姑娘,婢子求你,千万别把解葯给柳玉麟。”

冷凝香道:“翠姑娘放心,有翠姑娘这么一句话,我绝不为柳玉麟解毒就是。”

小翠突然身躯一矮,跪了下去道:“你不给柳玉麟解葯,就等于救了我们姑娘,婢子感同身受。”

一个头磕了下去。

冷凝香忙将小翠扶了起来,道:“翠姑娘,你这是干什么?”

小翠一双美目红红的,道:“你不知道,这件事我们姑娘不愿意,可是又无力违抗老神仙,唯一的办法就是……”

冷凝香手抚小翠香肩,道:“翠姑娘放心,我跟令狐姑娘同为女儿身,也只有女儿身才知道嫁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那种痛苦,请归告令狐姑娘,我们神交已久,只我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全心尽力。”

小翠珠泪夺眶,道:“冷姑娘,婢子会记住你的好处的,婢子走了。”

头一低,快步行了出去。

冷凝香望着李存孝道:“送送翠姑娘吧。”

李存孝迟疑了一下,转身跟了出去。

出了后院,到了墙外一株大树下,小翠突然停了步,一边擦泪一边道:“你出来的正好,婢子本来打算叫你出来的。”

李存孝道:“翠姑娘有什么事?”

小翠凝望着他道:“李相公,你好狠的一副心肠,姑娘以你的未婚妻子自居,天天惦念着你,她让‘寒星门’软禁,你竟连找都不去找她。”

李存孝只觉一阵羞愧,道:“翠姑娘,我以为她已经是温家的人了。”

小翠道:“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太不该了,姑娘可不是那种人,她既然把自己许给了你,这辈子就是你的人了,谁也夺不了她的志的。”

李存孝轻轻一叹道:“是我不好,我愧对令狐姑娘,其实翠姑娘不知道,我差一点死在柳玉麟那歹毒的搜魂银针之下……”

接着,他把全盘经过不遗不漏地告诉了小翠。

听着,小翠低下了头,道:“你别怪罪,婢子错怪了你……”

李存孝摇头说道:“你并没有错怪我,毒解伤好之后我也应该去找令狐姑娘的,可是我没去,我原以为令狐姑娘……”

小翠抬起头来截口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不必再责怪自己了,婢子只要你知道,姑娘对你是一片真心,一直以你的未婚妻子自居……”

李存孝道:“翠姑娘,我愧对令狐姑娘。”

“别提了,”小翠道:“眼前这件事怎么办。你总得想个法子。”

李存孝道:“翠姑娘是说……”

小翠道:“姑娘怕伤了你,让你快走,可是婢子求你别走,要走总得等姑娘一起走。只有你才能救得了姑娘,你不知道姑娘现在被老神仙软禁着,一点办法也没有,那柳玉麟,婢子恨不能杀了他,老神仙一向是对姑娘百依百顺,不知道这回怎么让柳玉麟蒙了心……”

李存孝道,翠姑娘让我怎么救令狐姑娘?”

小翠道:“那还得你拿主意啊。”

李存孝沉默了一下道:“姬婆婆可知道令狐姑娘跟我……”

小翠道,老神仙知道了,是姑娘告诉老神仙的,可是没用,不知道怎么回事,老神仙就喜欢柳玉麟。”

李存孝道:“翠姑娘可见得着令狐姑娘?”

小翠道:“见得着,婢子还是侍候着姑娘。”

李存孝道:“那么请翠姑娘回去对令狐姑娘说一声,我不惜一切,一定会把她救出来……”

小翠突然哭了,道:“婢子知道姑娘不会看错人的,婢子谢谢你。”

说着她就要往下跪。

李存孝伸手架住了她道:“让人家看见了不好,翠姑娘快回去吧。”

小翠哭着道:“那……婢子走了。”

低着头快步而去。

李存孝站在那大树之下,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个令狐瑶玑、一个温飞卿、一个冷凝香,对他都是深情万魁,一片真心,他怎么办,怎么办?

突然,他吸了一口气,勉强平静了一下,迈步走了回去。

回到了屋里,张远亭父女已不在座了,不知道上那儿去了,只有冷凝香一个人在屋里,她含笑问道:“翠姑娘走了?”

李存孝道:“是的。张前辈跟张姑娘呢?”

冷凝香道:“隔壁歇息去了,坐下来,我要跟你谈谈。”

李存孝迟疑了一下坐了下去,道:“姑娘要跟我谈什么?”

冷凝香道:“我要先让你知道,飞卿姐已经把你跟令狐姑娘之间的事情告诉我了…”

李存孝脸上热了一热,有点不安地轻轻“哦”了一声。

冷凝香接着说道:“我知道令狐姑娘对你是深情万斜,一片真心,身为女儿家,我对令狐姑娘只有敬佩,只有同情。”

李存孝轻咳一声,才道:“姑娘既然已以知道了,我不妨再告诉姑娘一点,令狐姑娘一直以我的未婚妻子自居。”

冷凝香美目眨动了一下道:“这我也知道,我同情令狐姑娘,同样地,我相信令狐姑娘也会怜我。”

李存孝心头一震,没说话。

冷凝香道:“我看得出来,当着我跟张前辈父女,翠姑娘有很多话不便出口,所以我让你送她出去,翠姑娘是不是要你留下别走,救令狐姑娘?”

李存孝心头震动,道:“是的,姑娘。”

冷凝香道:“你答应了么?”

李存孝道:“我义不容辞。”

冷凝香笑道:“这才是,令狐姑娘对你一片真心,而且一直以你的未婚妻子自居,无论如何你也该把她救出来……”

顿了顿,接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李存孝道:“不管怎么办,我也要把她救出来。”

冷凝香道:“我打算先把张前辈父女送走,你看怎么样?”

李存孝道:“姑娘呢?”

冷凝香道:“我不走,我留下来帮你。”

李存孝道:“我认为……”

“李郎。”冷凝香突然叫了他这么一声:“你现在需要帮手,别拒绝我。你忍心?”

李存孝心神猛地一震,道:“姑娘,李存孝一介凡夫俗子……”

冷凝香道:“什么都别,我只要你点头。”

李存孝道:“姑娘,那……那令狐瑶玑在先,温飞卿在后……”

冷凝香道:“我愿意居三。”

李存孝心弦震颤,一阵激动,道:“李存孝何来这大福份。”

冷凝香道:“你要认为是福份就点头。”

李存孝缓缓一叹道:“姑娘留下就是。”

冷凝香突然珠泪夺眶,颤抖着声调说道:“李郎,谢谢你!”

李存孝道:“我这就预备到‘冷月门’去,姑娘在客栈陪陪张前辈父女……”

冷凝香道:“不,我打算先送走张前辈父女,然后跟你一块儿上‘冷月门’去。”

李存孝道:“姑娘现在就送张前辈父女离开‘金华’么?”

冷凝香点头说道:“只要有咱们两个送张前辈父女,我相信‘冷月门’绝不敢轻举妄动。”

李存孝微一点头说道:“好吧。”

只听房门外传来张远亭话声道:“大少,这是我的意思,我父女留在‘金华’不但帮不了大少的忙,反而是个碍手碍脚的累赞。”

他带着张筱兰走了进来。

李存孝道:“前辈二位收拾好了么?”

张远亭摊手耸肩一笑道:“两条腿扛一张嘴,除了几件替换衣裳外,我父女有什么好收拾的,说走抬起腿来就能走。”

李存孝道:“跟前辈相处多日,领了不少教益,如今前辈这一言走,令我有依依不舍之感。”

张远亭道:“大少性情中人,我也舍不得,无如为大少好……世上无不散之延席,咱们这只是小别,将来总会再见的。”

李存孝道:“那么我在这儿跟前辈说保重了,前辈的隆情高谊,我会永远牢记心上。”

张远亭道:“大少说什么隆情高谊,我只是做了该做的,这就跟欠帐还钱一样,如今这笔债已然偿还了,了却一桩心事,令人有一身轻之感。”

顿了顿,接道:“临别之前我在这儿奉劝两位几句:大少跟冷姑娘都是当今之一流,可是‘冷月’、‘寒星’联手,能人太多,只宜智取,不可力敌,冷姑娘那毒不妨多多利用。”

李存孝道:“多谢前辈指点。”

张远亭道:“我也没什么送给二位的,只有这么一句话,但愿大少早日雪报血海大仇,神仙眷属,一修数好。”

李存孝脸上热了一热,没说话。

冷凝香娇靥生酡,垂下臻道,低低说道:“谢谢前辈。”

张远亭微微一笑道:“现在烦劳三位送我父女一程吧。”

带着张筱兰转身向外行去。

四个人两前两后出了客栈,只见‘冷月门’在客栈四周布下了不少桩卡,李存孝跟冷凝香看也没看他们一眼。

到了城门口,李存孝跟冷凝香停了步,张远亭说道:“大少、冷姑娘,我还是那句话,只宜智取,不可力敌。”

李存孝道:“谢谢前辈,我两个记下了。”

张远亭从二人身后看了眼,道:“大少,他们跟来了。”

冷凝香说道:“两位只管走两值的,我两个会挡他们。”

张远亭一抱拳道:“大少,咱们就此握别,后会有期。”

李存孝忙答一礼道:“前辈珍重。”

张筱兰娇靥上浮现一种异样表情,口齿启动了一下,突然说道:“大少也请保重。”

张远亭神情微微一震,道:“兰儿,将来总有再见的时候,别耽误了,咱们走吧。”

张筱兰没说话,低头转身行去。

望着张远亭父女背影,冷凝香深深两眼。

李存孝站在城门口,眼望着夜色中渐去渐远的一双背影,脸上有一丝儿帐然之色。

只忻冷凝香道:“走远了,咱们回头吧。”

李存孝默默地转过了身,冷然发话说道:“不必躲躲藏藏,出来一个说话。”

只见街道暗隅中闪出一名黄衣汉子,他脸上不带表情,目注李存孝道:“阁下有什么见教?”

李存孝道:“我跟‘翡翠谷’的冷姑娘要到‘冷月门’去,带路。”

那黄衣汉子呆了一呆道:“怎么,阁下要到‘冷月门’去?”

李存孝道:“不错。”

那黄衣汉子深深看了李存孝一眼,冷然说道:“老神仙要见你的时候,你非去不可,老神仙没有说要见你,你想去都不行。”

李存孝道:“你自忖比你们那左右护法如何?”

那黄衣汉子脸色一变,二话没说,转身行去。

冷凝香笑了:“他很知机,很识趣。”

迈步跟了上去。

那黄衣汉子在前带路,在夜色中疾步前行,盏茶工夫之后来到一处,好大的院子,比那花家废园还要大上一倍。

丈高的一圈围墙,宏伟的门头,两扇朱漆大门,一对巨大石狮子,一对巨大的灯笼。

灯笼上各画一弯冷月,下面各写着‘令狐’两个大字。

石阶上两边各二,站着四名抱刀黄衣汉子,面对面站着,站在那儿跟泥塑木雕的一般,一动不动。

那带路黄衣汉子停了步,回过头来冷冷说道:“两位等等,我这说进去通报。”

转身往大门行去。

冷凝香淡然一笑,道:“不愧是当世之霸,好大的规矩。”

李存孝没说话。

片刻工夫之后,那黄衣汉子带着一人行了出来,是那位‘冷月门’总管巴士杰。

巴士杰停身在一丈外,傲不为礼,冷冷说道:“二位有何见教?”

李存孝道:“请为我通报,我要见姬婆婆。”

巴士杰怔了一怔,道:“你要见老神仙?”

李存孝道:“不错。”

巴士杰脸上浮现一片狐疑之色,深深地看了李存孝一眼道:“三位见老神仙有什么事?”

李祥孝道:“重要大事。”

巴士杰道:“但不知是什么重要大事?”

李存孝道:“我见的是姬婆婆。”

巴士杰道:“夜已深,老神仙已然要歇了,三位有什么事告诉我也是一样。”

李存孝道:“你做得主么?”

巴士杰道:“我是‘冷月门’的总管。”

李存孝摇头说道:“我无意轻视你这位总管,这件事恐怕你做不了主。”

巴士杰道:“说说何妨。”

李存孝道:“我要问‘冷月门’要一个人。”

巴士杰微微一证道:“你要温二姑娘?”

李存孝道:“不,我要令狐姑娘。”

巴士杰一证道:“你怎么说?”

李存孝道:“你做得了主么?”

巴士杰笑了,是冷笑:“你要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地方?”

李存孝道:“我既然来了,就是森罗地府也一样,你给我进去通报。”

巴士杰冷笑说道:“森罗地府或可由你大摇大摆逛一逛,‘冷月门’却不容你撒野……”

李祥孝抬腿停步,一丈距离一闪而至,出手如飞,一把扣上巴十杰肩井,冷冷说道:“给我带路!”

巴士杰没来得及躲,只觉眼前一花,肩井上己落上一把钢钩,他大吃一惊,要挣,可是半身酸麻,动弹不得,他当即放声笑道:“你看错人了,巴某人不吃这一套。”

李存孝冷笑一声道:“你试试看再说。”

五指微一用力,巴士杰闷哼一声矮下半截,额头上马上见了汗渍。

那黄衣汉子扭头奔了进去。

李存孝视若无睹,道:“吃这一套么?带路。”

他推着巴士杰往大门行去,巴士杰乖乖地迈了步。

那四名抱刀黄衣汉子连动都没敢动一动。

李存孝推着巴士杰前头走,冷凝香紧紧跟在后头进了两扇朱漆大门,过影背墙,是个占地广大的院子,两边十几间厅房,大厅坐北朝南,好不气派。

只听一声朗喝传了过来:“站住!”

李存孝抬眼一看,只见东墙上一个月形门里转出几个人来,是温少卿带着他那‘寒星四使’,那黄衣汉子紧跟在温少卿身后,显然是他把温少卿叫出来的。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原来是‘寒星’温少主。”

温少卿冷然道:“你好大的命,好大的胆子啊。”

李存孝淡然一句:“好说。”

随即向着巴士杰喝道:“带路。”

巴士杰闷哼一声,乖乖向前行去。

人影飞闪,“寒星四使”飞射落地挡住了去路。

李存孝道:“温少卿,你这是干什么?”

温少卿道:“那要看你是来干什么的了。”

李存孝道:“我要见姬婆婆……”

温少卿纵声长笑道:“就凭你想见姬婆婆?”

李存孝道:“不错,就凭我。”

温少卿目光一凝道:“告诉我,你要见姬婆婆干什么?”

李存孝道:“那是我跟‘冷月门’的事,跟你‘寒星门’无关。”

温少卿道:“恐怕你还不知道,‘冷月’、‘寒星’已经结盟联手了。”

李存孝道:“这么说你要拦我?”

温少卿道:“要我不拦你也可以,放下那张藏宝图,我带你去见姬婆婆。”

李存孝道:“见了姬婆婆之后,我自会拿出那张藏宝图来。”

温少卿怔了一怔道:“怎么,见了姬婆婆之后,你自会拿出那张藏宝图来?”

李存孝道:“正是。”

温少卿道:“这么说你是来给姬婆婆送那张藏宝图的?”

李存孝道:“可以这么说。”

温少卿冷笑道:“想不到你倒很知机,很识趣。”

李存孝道:“那要看为什么事了。”

温少卿道:“你为的是什么事?”

李存孝道:“那是我跟‘冷月门’的事。”

温少卿道:“如今‘冷月门’的事,就是‘寒星门’的事。”

李存孝冷冷道:“我只认‘冷月门’,不认‘寒星门’。”

温少卿脸色一变,道:“要是我让你先把那张藏宝图留下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