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61章 功震冷月

作者:独孤红

寒星夫人美艳的娇靥上泛起了一丝得色。

冷凝香没看她,望着姬婆婆道:“这么说,姬婆婆是不肯了。”

姬婆婆道:“不错,孙女儿是我的,我愿把她给谁,就把她给谁。”

冷凝香道:“那么,令狐姑娘把自己的终身许给了李存孝,这又怎么说?”

姬婆婆道:“她自己作主张,家法难容,不算数。”

冷凝香微一抬头正色说道:“姬婆婆,令狐姑娘自己可不这么想,您这种做法,跟悔婚没什么两样!”

姬婆婆一拍软榻,厉声说道:“我又没把我的孙女儿许配给他,凭什么指我悔婚。”

冷凝香道:“您固然没有,可是令狐姑娘……”寒星夫人突然说道:“冷姑娘,你说瑶玑把自己的终身许配给他了?”

冷凝香道:“这是一丝儿不假的实情。”

寒星夫人微一点头道:“那好,私订终身也该有个信物,他可有信物?”

冷凝香偏过脸去望李存孝,李存孝没说话。

冷凝香冰雪聪明,这还能不懂,突然,她笑了,转望寒星夫人道:“夫人,我辈非世俗中人,既非世俗中人就不必拘此俗礼,互订终身,全凭一句话……”寒星夫人脸上变了色,冷笑说道:“没有信物这门亲事便不算数,‘冷月门’什么所在,岂容这穷贼小子上门耍无赖,赶他出去。”

话是她说的,可是“寒星门”没一个动。

姬婆婆那里拍了软榻,软榻前那两名中年黄衣女子又跨步越前。

冷凝香娇笑说道:“是悔婚,是耍无赖,本来请出令狐姑娘就可明白的,奈何姬婆婆不肯,我们只有来个抢亲了。”

她这里话声方落,那两名中年黄衣女子已然到了李存孝近前,各递一掌攫向李存孝双肩,出手奇快。

冷凝香忙道:“姬婆婆身边四婢之二,功列一流,威震武林,小心了。”

李存孝道:“多谢姑娘,我省得。”

他不闪不躲,一任二婢双掌袭到。二婢出手奇快,眼看就要沾衣,他突然说了一声:“在下得罪了。”

双掌翻起,各出中指点向二婢掌心,比二婢还快。

二婢一惊,沉腕收招,左掌飞递而出,各抓李存孝腕脉,所含之劲,连旁立的冷凝香都觉得隐隐逼人。

可是李存孝毫不在意,没见他怎么变招,也没见他怎么出手,只听“叭”“叭”两响,二婢已抽身暴退,两张脸通红。

李存孝在二婢手背上各拍了一掌,姬婆婆身边的四婢都是自小就进了“冷月门”,跟了姬婆婆的,名虽侍婢,而在“冷月门”的身份地位极高,并不亚于总管巴士杰。

尤其四婢自小练功,各得“冷月门”真传,至今仍未字人。她们之所以威震武林,并不只靠“冷月门”的威名势力,其实“冷月门”的威名势力有一半是她们闯出来的,一向碰不上敌手,何曾受过今日这等挫败!

二婢这里红脸错愕,姬婆婆那里也老眼双睁,相当震动。只听她一声冷哼道:“你四个一块儿上。”

另外二婢跨步而上,跟原先二婢一字儿站立,铮然一声掣出了背后的长剑,长剑平举,剑尖外指,一动不动。

行家眼里,一看就知道,四婢是在凝神运功,转眼之隔将是雷霆万钧、石破天惊的一击,或者是连绵不断、威力无匹的凌厉攻势。

冷凝香脚下移动,向着李存孝靠过去了一步。

李存孝淡然说道:“姑娘请退后,我能应付。”

姬婆婆一双老眼盯着冷凝香,虽然没说话,可是她一双老眼中流露出的神色,很明显的是怕冷凝香出手施毒。

冷凝香突然笑了,立即退回了半步,但只是半步。

姬婆婆一双老眼中的厉芒跟着敛去。

只听最右边一婢冷然说道:“亮你的兵刃。”

李存孝摊了摊双掌,淡然说道:“我就凭这一双肉掌,接四位几招。”

“你找死!”这声惊怒震喝,几乎是同时从四婢口中迸出。

姬婆婆也道:“小后生,你也太狂了。”

李存孝道:“这是未学自愿的,就是一招不敌,血溅尸横,也毫无怨言。”

姬婆婆脸色倏变为铁青,陡听她一声冷哼,这声冷哼声音并不大,但却震得冷凝香身躯一晃。

李存孝跟没听见一样,连忙伸手扶住了冷凝香道:“要紧么,姑娘。”

冷凝香浅浅一笑,摇头说道:“不要紧,姬婆婆好不厉害,一身修为恐怕已练到了意动伤人的地步。”

李存孝松了冷凝香,一双目光直逼姬婆婆。

只听右边那一婢说道:“老神仙已然下令,你准备好了,我四个要出手了。”

李存孝两眼仍望着姬婆婆,道:“我准备好了,四位尽管出手就是。”

他话声言落,四婢齐动,“刷”地一剑攻了出来。四婢只有四柄长剑,但一剑攻过,长剑却变成了数柄,剑剑如灵蛇,似神龙,势若迅雷奔电般罩向李存孝周身大穴。

威力所及,冷凝香立足不稳,往后又退了一步。

李存孝却卓立未动,连衣袂也没飘动一下,只见他右臂一圈,右掌闪电攻出,手臂像蛇身,右掌就像那蛇头,只一伸缩,铮然四响,无数长剑刹时间变了四柄,而且斜斜飞起,四婢也被逼退了一步。

只这么一招,就逼退了威震武林的“冷月”四婢。

“寒星”主人夫妇齐震动。

姬婆婆像是突然之间被人打了一掌,身躯往上一弹,又落了下来,她及时拦住了振剑慾再攻的四婢,两眼瞪着李存孝,震声说道:“小后生,你方才施的那一招可是‘魔杵’?”

“魔杵!”一声惊叫,这声惊叫出自“寒星”主人之口。

李存孝微微一震,道:“姬婆婆认得‘魔杵’?”

姬婆婆道:“果然是‘魔杵’,你是独狐长明的什么人?”

李存孝说道:“他老人家是我两位授业恩师中的一位。”

姬婆婆身躯又是一震:“怎么,年轻人,你是独孤长明的徒弟?”

李存孝道:“不错。”

姬婆婆没说话,望着李存孝好一会儿始道:“那么,你那另一个师父是……”李存道:“他老人家上一字枯下一字心。”

“枯心!”姬婆婆震声说道:“大雷音寺?”

李存孝道:“正是。”

姬婆婆杀恻脸色刷白,寒星主人夫妇的脸色比她还难看,而且各自往后退了一步。

但一转眼间,姬婆婆的脸色已恢复了正常,她开了口,话说得有气无力,像刚害过一场大病似地:“年轻人,你福缘之深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走吧,我不敢跟枯心、独孤长明的传人为敌。”

“李郎,她怕了,你可不能就这么退走埃”李存孝听得清楚,望着姬婆婆,道:“老人家,未学既然进了冷月门,便没有这么退走的道理……”“是啊,冷凝香在一边帮腔说道:“既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回。”

姬婆婆似乎没在意,软弱地道:“年轻人,你要怎么样?”

李存孝道:“未学不敢说带走令狐姑娘,但希望老人家能给令狐姑娘一个凭自己意愿选择的机会。”

姬婆婆摇头说道:“年轻人,这我不能答应。”

李存孝道:“老人家可要那幅藏宝图。”

姬婆婆一怔道:“年轻人,你问这……”李存孝道:“只要老人家不强迫令狐姑娘下嫁柳玉麟,未学愿意把这幅藏宝图奉赠。”

姬婆婆一怔道:“年轻人,你是想用那幅藏宝图换我的孙女儿?”

李存孝道:“可以这么说。”

姬婆婆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年轻人,我的孙女儿并不是货物,她在我的心目中,要远超过世上的任何一切。”

李存孝道:“愿不愿全凭老人家,未学不敢勉强。只是听老人家的口气,既然这么钟爱令狐姑娘,就不该硬把她许给柳玉麟,断送了她的一生。”

姬婆婆道:“年轻人,柳玉麟有什么不好,他除了所学不如你外,别的任何一方面,都不比你差。”

冷凝香道:“差多了,姬婆婆,那是没办法相比拟的。”

姬婆婆道:“我看不出他比柳玉麟强多少,也许是因为柳玉麟在我这儿待不少时日了,而他我才不过初会。”

冷凝香说道:“那么,姬婆婆何不妨多看看他再下定论?”

姬婆婆抬头说道:“不行,我已经作了决定,‘冷月门’上下,谁都知道我已经把孙女儿许给了柳玉麟。”

冷凝香浅浅一笑道:“我不认为那有什么要紧,把自己的孙女儿许给她喜欢的人,孙女儿仍然是您的孙女儿,同时你也可获得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藏宝图,您高兴,令狐姑娘也高兴,象这种两全其美,皆欢大喜的事,您又何乐而不为?当然了,愿不愿那还在您。”

姬婆婆沉默着,没即时答话。

那位寒星夫人突然跨步到了软榻边,跟姬婆婆附耳低说了几句。

姬婆婆点了点头,抬手摆了摆道:“我自有主张,我自有主张。”

寒星夫人浅浅施了一札,退了回去。

姬婆婆抬眼望向李存孝道:“年轻人,你只是要我别强迫瑶玑,可是?”

李存孝还没有说话,冷凝香已然娇笑说道:“当然了,那幅藏宝图人人梦寐以求,不惜为它流血,不惜为它丧命,他总不能毫无条件、毫无代价地送给人,您说是不?”

姬婆婆没理冷凝香,望着李存孝道:“年轻人,你怎么说?”

李存孝道:“未学要用这幅藏宝图换令狐姑娘。”

姬婆婆道:“刚才你不是说,只要我不强迫她嫁给柳玉麟就行了么?”

冷凝香道:“本来是这样的,可是万一您反悔了怎么办,那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两头都落了空?还是让令狐姑娘跟他走比较让人放心。”

姬婆婆仍没理冷凝香,道:“年轻人,这也是你的意思么?”

李存孝一咬牙,点头说道:“是的。”

姬婆婆脸上掠过了一丝异样神情道:“年轻人,万一我的孙女儿她不愿跟你怎么办?”

冷凝香道:“真要那样,那就只好作罢了。”

寒星夫人突然冷冷说道:“冷姑娘,这件事跟‘翡翠谷’无关。”

冷凝香笑笑说道:“温夫人,‘寒星门’不也是局外人么?”

寒星夫人脸色一变道:“‘冷月’、‘寒星’,几代世交,我说得话。”

冷凝香含笑道:“温夫人想必忘了,我也是他的朋友。”

寒星夫人脸色泛白,怒哼一声道:“冷姑娘这是给‘翡翠谷’找麻烦。”

“那怎么会?”冷凝香笑着说道:“要是令狐姑娘跟我的朋友成了一对儿,令狐姑娘也就是我的朋友了,‘翡翠谷’何麻烦之有?”

寒星夫人为之气结语塞,她沉默了一下,还待再说话。

只听姬婆婆说道:“这是我‘冷月门’令狐家跟他李家的事,任何人都说不上话,年轻人,你怎么说?”

李存孝道:“老人家的意思是……”

姬婆婆道:“你要用那幅藏宝图换我的孙女儿,要是万一我的孙女儿不愿意跟你走,你那幅藏宝图……”李存孝道:“但得令狐姑娘有抉择的机会,未学仍愿将那幅藏宝图奉赠。”

姬婆婆两眼一睁道:“年轻人,这话是你说的。”

李存孝说道:“老人家但请放心,未学向来说一不二。”

姬婆婆微颔激动,一点头道:“好,年轻人,你我一言为定,去两个去请姑娘出来。”

软榻前两名婢女答应一声,飞步而去。

没多大工夫,两名婢女先到了前院,身后不远处跟着令狐瑶玑跟小翠,小翠搀扶着令狐瑶玑。

令狐瑶玑显得很虚弱,脸色也不大好,而且瘦了不少,那非为病源,不是悲状,当然是受一个“情”字的折磨。

尽管虚弱,尽管脸色不好,尽管瘦,但却是光梳头,净洗脸,娇靥上也薄薄施了一层脂粉。

当然,那是留待情郎来刻意修饰的,这种乍惊还喜的心情,是很难以笔墨形容的。

在远处,乍见李存孝的时候,令狐瑶玑有着一阵激动,李存孝亦然,而且心里也泛起一种异样感受,这种感受跟令狐瑶玑那种乍惊还喜的心情一般地令人难以描述。

走近了,冷狐瑶玑反倒平静了。冷凝香一直盯着她,令狐瑶玑来近,她轻轻叹了一声:“她应列当世红粉之最,令我自叹不如李存孝不知听见没有,他没说什么。

令狐瑶玑在小翠的搀扶下,在软榻前端福一礼:“奶奶。”

轻轻的一声,已足以使人心神震颤。

姬婆婆脸上没什么表情,“嗯”了一声道:“见见你温伯怕、温怕母。”

令狐瑶玑温顺地答应一声,要过去。

寒星夫人上来拦住了她:“哎呀,奶奶真是,整天价见面,见什么礼嘛。来,瑶玑,跟伯母站在一起。”

她熟络地把令狐瑶玑搅了过去。

令狐瑶玑,很温顺,小翠有几分不愿,可是当着姬婆婆,她不敢露在脸上;她紧跟在令狐瑶玑身边,生似怕令狐瑶玑会被谁夺了去一般。

突然,姬婆婆冰冷地道:“你惹的麻烦可大了,人家现在找上门来了,这个姓李的年轻人,你认识么?”

令狐瑶玑温顺,但不怯弱,一双美目望着李存孝,心里的情意与积压的相思一股脑儿送了过去。

“认识。”

姬婆婆道:“听说你私自把终身许给了她,有这回事么?”

令狐瑶玑还没有说话,寒星夫人却眉目皆动地先开了口,话声十倍动听于往昔:“瑶玑,事关重大,你可要小心说话,别惹奶奶生气埃”令狐瑶玑缓缓说道:“谢谢您,我是知道该怎么说的……’顿了顿道:“是的,这是实情,我喜欢他,我愿意嫁给他,只有他才配我托付终身。”

这句话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震动,尤其是寒星主人夫妇,脸上的神色不知是尴尬是窘,是羡慕还是嫉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