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62章 凤离巢

作者:独孤红

姬婆婆脸色变了一变道:“他现在来找你来了,你愿意跟他去么?”

令狐瑶玑道:“我愿意。”

寒星夫人斜着一双凤眼道:“瑶玑啊,事关一辈子,你可要多考虑啊!他只那么一个人,别的一无所有,有奶奶给你做主,你要是不愿意,现在还来得及。”

令狐瑶玑道:“谢谢您,我嫁的是他的人,也只要他一个人。”

寒星夫人脸色一变,笑笑说道:“我是为你好,你既然这么坚决,我这做伯母的就不便再说什么了。”

令狐瑶玑没说话。

只听姬婆婆冷冷的说道:“那么你要我向柳玉麟悔婚了。”

令狐瑶玑道:“奶奶,嫁柳玉麟是你做的主,不是我的意思。”

“好,瑶玑,”姬婆婆脸色铁青,点头说道:“话我得说清楚,你要是跟他走,从此就不再是‘冷月门’中人,也从此别再踩令狐家的门。”

令狐瑶玑娇躯一阵颤动道:“奶奶,您真这么绝情么?”

姬婆婆道:“绝情的是你不是我。”

“是啊,瑶玑,”寒星夫人认为有机可乘,忙道:“是你不要奶奶不要这个家了,可不是奶奶不要你埃想想看,奶奶从小把你带大,多疼你,多爱你,那一样不是对你百依百顺……令狐瑶玑道:“谢谢您,我都知道,奶奶的恩,有一天我会报答的。”

姬婆婆冷笑说道:“那倒不必,你能现在听我这做奶奶的一句也就够了。”

令狐瑶玑颤声说道:“奶奶,您要原谅,事关我的终身,我不得不为自己着想。”

姬婆婆一怔,脸色也一变,道:“这么说你不要这个家,不要令狐瑶玑道:“奶奶,我无论在那儿,心里永远有您。”

姬婆婆道:“可是我不再认你是我的孙女儿了,也不再认你是‘冷月门’中人了。”

令狐瑶玑道:“奶奶要这样,也只有由奶奶了。”

姬婆婆霍地从软榻上站了起来,满头自发根根竖立,威态怕人。

令狐瑶玑脸上没表情,一动没动。

李存孝跟冷凝香同时跨前一步。

姬婆婆威态倏敛,一阵剧颤,无力地又坐了下去道:“好,好,好,瑶玑,我算没有你这个孙女儿,你过去吧,跟他走吧,永远不许回我‘冷月门’来。”

令狐瑶玑没说话,把手伸出给小翠,小翠连忙扶住了她,她缓缓迈了步,不是走向李存孝,而是走向软榻;到软榻前,缓缓拜了下去道:“奶奶,我走了。”

姬婆婆没说话。

令狐瑶玑站了起来,道:“奶奶,求您让我带走小翠。”

姬婆婆突然开了口压声说道:“走,都给我走,走得越远越好。”

令狐瑶玑道:“谢谢您。”

头一低,转过了身。

小翠忙跪下去磕了个头道:“婢子也拜别了。”

站起来又连忙扶住了令狐瑶玑。

迎令狐瑶玑的,是冷凝香,她比令狐瑶玑小点儿,上去扶住令狐瑶玑,亲亲热热地叫了声:“姐姐。”

这情景看在温飞卿眼里,她别有一番感受。

小翠从客栈回到“冷月门”里,已经把见着冷凝香的事告诉了令狐瑶玑了,所以现在令狐瑶玑并没有一点诧异,她那清瘦的娇靥上泛起一丝笑意,轻轻说道:“谢谢妹妹,让妹妹受累了。”

这一声妹妹非同小可,等于给冷凝香一颗定心九,她心中小鹿儿乱撞,嘴里低低说了一声:“应该的,姐姐别客气,是我该谢谢姐姐。”

令狐瑶玑冰雪聪明,焉得不懂,手握了握冷凝香的柔荑,道:“有什么话等咱们离开这儿再说好么?”

冷凝香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李存孝猛吸一口气,从怀里掏出那整幅的藏宝图走向软榻。

冷凝香忙道:“小心。”

李存孝举步间应了一声:“谢谢姑娘,我省得。”

到了软榻前,一句话没说,连犹豫也没犹豫一下,抬手把那幅藏宝图递了过去。

榻前二婢要接,只听姬婆婆冷然说道:“不用。”

二婢马上躬身退向后去。

姬婆婆冰冷望着李存孝,缓缓抬起了左手,她是个上了年纪的人了,但那只左手却连一丝皱纹也没有,其白皙细嫩,竟跟女儿家的柔荑差不多:“年轻人,你走近一点。”

李存孝跨近一步把那幅藏宝图,向着姬婆婆左手递了过去。

姬婆婆左手接住了那幅藏宝图,突然右掌闪电劈出,竖立如刀,袭向李存孝前心。

李存孝道:“老人家,这有失你的身份。”

他挺左掌便要迫,忽地,他一怔,就在这一怔神间,姬婆婆一只右掌已然劈在他胸口上,他忍不住狂喷一口哼血,踉跄暴退。

冷凝香大惊失色,一闪身上前,扶住了李存孝,这时候温少卿趁火打劫,已然电一般地挨了过来。

冷凝香匆忙间顾不了那么多,左手衣袖一抖,温少卿大叫一声退了回去,往后便倒。

寒星主人夫妇心胆慾裂,双双扑向温少卿。

软榻上的姬婆婆本来是预备乘胜追袭的,这一来也震住了她,她没敢再动。

冷凝香扶着李存孝,小翠扶着令狐瑶玑,退着往大门外行去,李存孝嘴角挂着血,双眼却直瞪着软榻上的姬婆婆。

退行之际,冷凝香向着站在原地没动的温飞卿投过歉然一瞥,温飞卿脸上没什么表情,却微微地向她摇了头。

有令狐狐玑在前,有冷凝香在侧,没再受到任何拦截狙击,平安顺利地退出了“冷月门”。

出了“冷月门”,冷凝香要往客栈去,令狐瑶玑则道:“妹妹,现在不宜再到客栈去,我奶奶的脾气我知道,他现在受这么重的伤,恐怕已伤及内腑,她绝不会放过他的。”

冷凝香愁聚眉锋道:“一时间又无法远离,附近又都在‘冷月门,势力范围内,姐姐看咱们往那儿去?”

令狐瑶玑听了这话也皱了眉。

只听小翠说道:“姑娘,您忘了那儿了?”

令狐狐玑双眉一展,叹道:“多亏小翠了,妹妹扶着他跟我来,小翠走后头,留意有没有人跟踪。”

说完了话,她立即转身往南行去。

冷凝香半抱半扶着李存孝,忙跟了上去。

出金华城笔直地往南走,南边一座山,峰峦起伏,山势连绵,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一个时辰之后到了山脚下,冷凝香带着一个人倒没怎么,令狐瑶玑却已走得香汗淋漓,她回过身来举袖拭汗,吁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到了,妹妹,那地方就在山上。小翠,可有人跟踪么?”

小翠道:“婢子未见有人跟踪。”

令狐瑶玑又吁了一口气,道:“行了,过来扶我一把吧,咱们上去。”

小翠连忙过来扶住了她,一行四人,两前两后地往山上行去。

顺着羊肠般山路往上走,好不容易地到了半山,一座玲珑小巧的“山神庙”呈现眼前。

这座小邪山神庙”依峭壁,面断崖,站在山神庙前看,蜿蜒江水一条条,远近风光,尽收眼底。

四个人停也没停地进入了‘山神庙”,庙里鸟翎幅粪,尘土厚积,显然是从没人来过。

令狐瑶玑顾不得脏,往地上一坐,靠在了油漆剥落的柱上一直喘,脸色也苍白多了,显然她虚弱得很。

小翠一边儿给她擦汗一边儿问道:“姑娘,您不要紧吧?”

令狐瑶玑无力地摇了摇头道:“不要紧,歇一会儿也就好了”望着冷凝香,一丝苦笑泛上了娇靥:“妹妹,我没想到奶奶会这样,他要紧么?”

冷凝香一双眉锋皱得很深,道:“在半路上就昏过去了,我没敢说。”

令狐瑶玑一惊道:“他伤得不轻,别伤了内腑才好,让我看看。”

挺身就要站起。

冷凝香忙按住了她道:“姐姐歇会儿再说,我已经制了他几处穴道了,伤势不至于恶化。”

令狐瑶玑道:“我不碍事。”

她说她不碍事,可是冷凝香说什么也不让她起来,没奈何,她也知道情郎穴道被制,伤势不会恶化,也就听了冷凝香的:“妹妹也坐下来歇会儿吧。”

冷凝香坐在了她身边,把李存孝放在了自己身边地上,地上脏,可是事到如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冷凝香在令狐瑶玑的苍白娇靥上看了两眼,道:“姐姐那儿不合适。”

令狐狐玑失色的香chún边泛起了一丝愁苦笑意道:“还不是让一个“情’字折磨的,不是一天了,打从‘开封’跟他分手,一直到如今。”

冷凝香轻轻叹了一声道:“咱们女儿家最是难堪这个‘情’字折磨。”

令狐瑶玑笑笑,说道:“怎么,妹妹也是害过了相思。”

冷凝香娇靥一红,道:“多亏飞卿姐帮了忙……”顿了顿道:“刚才我伤了温少卿,好生不安。”

令狐瑶玑道:“那也没什么,谁叫他乘人之危,他罪有应得,要不是妹妹及时伸手,只怕他早伤在温少卿掌下了。温少卿这个人我清楚,险毒得不得了。”

看了李存孝一眼道:“还是让我看看他吧,要不然我放不下心。”

她往前挪了挪,没犹豫地解开了李存孝的衣衫,胸前,赫然红肿一块,她伸手已把上了李存孝的腕脉,旋即她一点头道:“还好,没伤着内腑,瘀血也吐出来了,只是内腑震动了一下,恐怕得躺上个三五天……”冷凝香神色一松道:“谢天谢地,那总比伤了内腑好。”

令狐瑶玑道:“想必他及时运功护住了前心,奶奶的修为我清楚,要不然,绝不会只这么一点伤。”

冷凝香皱着眉道:“奇怪了,我看见他挺出左掌,他明明可以封架,可以反击的,怎么会挨了这一下?”

小翠一边插嘴说道:“婢子好像看见李爷挺出左掌,将要封架时,突然怔了一怔,不知道为什么。”

令狐瑶玑道:“怎么,在将要封架时怔了一怔?”

小翠点了点头道:“好像是。”

令狐瑶玑诧声说道:“对敌时最忌怔神分心,他不是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冷凝香道:“等他醒来之后,问问他就知道了。”

令狐瑶玑看了李存孝一眼道:“伤势不碍事,就让他多歇会儿吧。”

美目一红,突然挂落两串珠泪。

冷凝香忙道:“姐姐怎么了。”

令狐瑶玑带泪勉强笑了笑道:“我在想,在‘开封’是那么样分手的,这些日子来备尝相思之苦,巴不得早一天见着他了,可却没能说一句话……”情深而痴,冷凝香也是这么个女儿家,听得心里一酸,也红了一双美目。

令狐瑶玑擦了擦泪道:“小翠回来之后把见着妹妹的事告诉了我,妹妹是怎么碰见他的?”

冷凝香娇靥微酡,当即毫不隐瞒地把经过告诉了令狐瑶玑。

冷狐瑶玑静静听毕,轻叹一声道:“妹妹也跟我一样多情,也难怪,谁叫他是这么个人。温少卿、柳玉麟、论身家都比他强,可是往他身前一站,马上就矮了半截,简直渺小得可怜,这是一个原因;另外的原因我说不上来,妹妹想必也一样,是不?”

冷凝香红着脸点了点头。

令狐瑶玑又叹了口气道:“飞卿姐跟咱们一样,什么时候也让飞卿姐跟咱们长在一起才好。”

冷凝香道:“姐姐有容人之量,恐怕不可能了。”

令狐瑶玑道:“怎么,妹妹。”

冷凝香叹了口气道:“飞卿姐姐已经让楚玉轩给毁了。”

令狐瑶玑陡然一震,急道:“楚玉轩,妹妹,怎么回事?”

冷凝香逐把所知道的,全告诉了令狐瑶玑。

听完了冷凝香的叙述,令狐瑶玑那苍白的娇靥上闪漾起怕人的杀机,她银牙啐咬,狠声说道:“好个该杀的柳玉麟,难怪她那么恨柳玉麟,我早不知道有这回事,我要是早知道有这回事,柳玉麟他绝难在‘冷月门’待下去。哼,奶奶竟把我许给这种人,还那么固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