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63章 真情何价

作者:独孤红

冷凝香道:“老人家并不知道这回事,要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执意非把姐姐的终身许给柳玉麟不可了。”

令狐瑶玑道:“我得让奶奶知道一下……”冷凝香道:“我看那用不着,飞卿姐人在‘冷月门’里,迟早她会把这件事告诉老人家的。”

令狐瑶玑沉默了一下,摇头说道:“心比天高,命薄如纸,没想到飞卿姐的命竟这么苦,真让人替她难受了。”

冷凝香道:“当着人强颜装欢,背着人珠泪暗弹,最是难堪。”

令狐瑶玑道:“飞卿姐救了他,那就是对我有恩,无论如何我该对她有所报答。”

冷凝香道:“姐姐的意思我懂,可是关键不在他,飞卿姐绝不会答应的。”

令狐瑶玑两眼望着小天井里,缓缓说道:“爱一个人,却不能伴着他,此情何以堪,该是最难忍受的,飞卿姐心已碎,肠已断了霍地转眼过来道:“妹妹,无论如何,你绝不能把解葯给柳玉麟。”

冷凝香道:“这还用姐姐吩咐么。”

令狐瑶玑道:“妹妹。柳玉麟死得了么?”

冷凝香摇头说:“暂时还死不了,恐怕得等一个时期之后,不过在他死前这一段折磨也够他受的。”

小翠哼了一声道:“活该,拿油煎他都不为过。”

令狐瑶玑道:“别人救得了他么?”

冷凝香道:“据我所知,‘翡翠谷’的毒,非‘翡翠谷’的独门解毒不能解,除非是华佗再世,扁鹊重生,否则谁也救不了他。”

令狐瑶玑吁了口气,道:“那就让他慢慢受吧。”

小翠道:“他是自作自受。”

令狐瑶玑道:“人生在世,万不可作孽……”目光缓缓移注在李存孝身上,道:“妹妹对他知道多少?”

冷凝香道:“姐姐呢?”

令狐瑶玑摇头说道:“当初我见着他的时候问过他,可是他什么也没告诉我,我知道,他是不肯说。”

冷凝香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姐姐可知道‘洞庭’‘君山’‘听涛山庄’?”

冷凝香道:“听涛山庄,当年遭逢巨祸,付之一炬,庄主韩世杰一家几十口尽被杀戮,至今仍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令狐瑶玑道:“他跟‘听涛山庄’有渊源么?”

冷凝香道:“姐姐可听过‘神手圣心’这个人?”

令狐瑶玑目光一凝道:“妹妹是说当年那号称文武双绝、人品盖世的奇才李明远?”

冷凝香点头说道:“是的,他就是‘神手圣心’李前辈之后。”

令狐瑶玑怔了一怔道:“原来他是‘神手圣心”之后,怪不得有这么一身好所学。”

“不,姐姐,”冷凝香摇头说道:“他虽然是‘神手圣”之后,但他这身所学,却不是他的家学。”

令狐瑶玑道:“怎么,他这身所学不是李前辈传授的,那么他冷凝香道:“他艺出‘大雷音寺’跟‘天外神魔’门下。”

令狐瑶玑一怔,叫道:“怎么,妹妹,他,他艺出‘大雷音寺’跟‘天外神魔’门下?”

冷凝香点了点头道:“是的,姐姐。”

令狐瑶玑道:“原来他艺出‘大雷音寺’跟‘天外神魔’,怪不得一身所学那么高绝,连温少卿都不是他的对手。怎么这么巧,。大雷音寺,跟‘天外神魔’绝学,恰好是‘冷月’、‘寒星’二门武学的克星,怪不得奶奶不敢轻易动他。他怎么这么大的福缘,能并列当世两大奇人门下。”

冷凝香道:“他的福缘是比别人深厚,可是他的遭遇也比别人要悲惨得多……”令狐瑶玑道:“怎么,妹妹。”

冷凝香道:“我刚才不是告诉姐姐,‘听涛山庄’的韩庄主是他母亲的同门师弟么,就因为这关系,韩庄主常到他家走动。按理说师姐弟之间有来往,本没有什么,可是却引起了李前辈的误会,一怒之下别了妻儿离了家……”令狐瑶玑道:“怎么,李前辈他突然……‘神手圣心’不该是心胸这么狭窄的人,他怎会对自己的妻子生这种误会?”

冷凝香道:“李前辈离家后,他母子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苦,韩庄主不能坐视不顾,就把他母子接上了‘听涛山庄’……”令狐瑶玑道:“这一来恐怕李前辈更要误会了?”

冷凝香摇头说道:“那倒没有,李前辈自抛妻弃子离家后,一直没有音讯,也一直没在武林中露过面。他母子在‘听涛山庄’住下,有韩庄主就近照顾,日子比以前好多了。谁知好景不长,祸从天降,韩庄主一家几十口尽遭杀戮,‘听涛山庄’也付之一炬。他母亲带着他乘夜逃离了‘听涛山庄’,长途跋涉,不辞艰苦到‘大雷音寺’跪求枯心大和尚收留,枯心大和尚明知杀孽重重,不肯收留,他母亲长跪不起,以自己的鲜血保住他不死,等到枯心大和尚感动点头时,他母亲已然气绝多时了。”

令狐瑶玑脱口说道:“这和尚……”

冷凝香道:“和尚不该怪,他明知杀孽重重。”

令狐瑶玑道:“天下父母心,尤其是做母亲的对子女……”冷凝香道“秦前辈让人崇敬,这种牺牲的确是太伟大,太感人了;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他每一提及,总要掉泪。”

令狐瑶玑道:“难怪,连我听来都觉得难受……”美目一红,住口不言,旋即她又抬眼说道:“他找张远亭,又为了什么?”

冷凝香道:“张前辈当年曾经潜上‘听涛山庄’,窃取韩庄主的珍藏,一对‘血结玉鸳鸯’;谁知忙中有错,误拿了秘密藏着一封信的紫檀木盒。这封信关系重大,听说是秦前辈写给韩庄主的,这封信可以证明秦前辈的清白,所以秦前辈留下血书一封,嘱他无论如何要找到张前辈,索回这封信。”

令狐瑶玑道:“他已经找到张远亭了,是么?”

冷凝香颔首道:“张前辈已经把那封信还给他了,张前辈当年甫下‘听涛山庄’便发现自己拿错了东西,当即就打算折回‘听涛山庄’,可是就在这时候,他遥见‘听涛山庄’火起,等他急急忙忙上得君山时,听涛山庄,已成了一片废墟,他只得带那只檀木盒,悄悄地离开了‘听涛山庄’……”令狐瑶玑道:。我明白了,‘冷月’、‘寒星’所以也找张远亭,当是以为张远亭身上带有韩庄主的那删‘血结玉鸳鸯’,对么?”

冷凝香点头道:::一点不错,其实那对‘血结玉鸳鸯’被李家一个老仆人当夜幸免于难逃离‘听涛山庄’时带走了,他藉着前辈父女的帮忙,已经在‘金华’‘花家废园’里找到了这位忠心耿耿、护宝多年的老管家,拿到了那对‘血结玉鸳鸯’……”令狐瑶玑道:。‘听说那对‘血结玉鸳鸯’里藏着一张‘藏宝图”一幅两半,各藏在一只‘血结玉鸳鸯’里?”

冷凝香道:“不错,那张藏宝图他已经给了老人家了。”

令狐瑶玑一怔叫道:“怎么,妹妹,他给奶奶那东西,就是藏在‘血结玉鸳鸯’里的那张‘藏宝图’?”

冷凝香点了点头道:“不是那张‘藏宝图’,恐怕老人家还不肯放姐姐跟他走呢。”

令狐瑶玑又复一怔,脸上变了色道:“妹妹,这么说我是他用那张‘藏宝图’换出来的。”

冷凝香道:“不全是,另一个原因恐怕是老人家知道他是枯心大和尚跟天外神魔的传人后自忖惹不起他,恰好他愿意用那张藏宝图换姐姐,所以老人家就趁这机会点了头。”

令狐瑶玑望着李存孝道:“他糊涂,那张‘藏宝图’武林人人梦寐以求,不惜流血丧命……”冷凝香道:“在他心目中,姐姐的份量不是一张‘藏宝图’所能比拟的。”

令狐瑶玑愁苦道:“他情重,我欠他大多了。”

冷香凝道:“姐姐怎么这么说,他不该这么做,为了一个‘情’字,本该如此。”

令狐瑶玑没说话,沉默久久方道:“妹妹,他也在找那残凶,是么?”

冷凝香道:“那是一定的,韩庄主虽然是他的舅舅,可是对他有抚育之恩,他这个人怎会知恩不报。”

令狐瑶玑道:“知道是谁?”

冷凝香摇头说道:“不知道,当年秦前辈护子心切,没顾得察看,那位老管家也死在找到他之前,没一个人知道当年行凶的是谁。”

令狐瑶玑道:“有线索么?妹妹?”

冷凝香摇摇头说道:“也没有,那位老管家在那张‘藏宝图’上画着个人,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指当年那行凶之人。”

令狐瑶玑道:“那是怎么样个人?”

冷凝香道:“一个老妇人,右手六个指头,大拇指生了一段骈指。”

令狐瑶玑皱眉沉吟道:“一个老妇人,右手生有六个指头,只要有此特征,该不难找……”突然神情一震,跟着娇躯机伶一颤,一双目光落在李存孝身上,美目睁得老大。

冷凝香凝目问道:“怎么了,姐姐。”

令狐瑶玑一震而醒。淡然道:“没什么,妹妹。”

转眼向外,缓缓说道:“天黑了。”

可不是么,全神贯注谈话里,顷刻不知日影斜,殿外那小天井已然笼罩着低垂的暮霭。

小翠道:“糟了,咱们连个烛火都没有。”

令狐瑶玑道:“这是什么时候,还那么讲究,能有这么个藏身地儿,已经算很不错了。”

冷凝香道:“今儿晚上有月。”

她没说错,没多久,小天井里已经洒下了月光,夜色为之尽除,碧空无云,月色十分皎洁。山上的夜色要比山下来得宁静,而且也显得凉些。

望望令狐瑶玑那一身单薄的衣衫,小翠关切地道:“姑娘,您冷么?”

令狐瑶玑道:“还好。”

望着冷凝香苦笑一声道:“以前我可不怕冷,近来身子虚多了,竟有高处不胜寒之感。”

冷凝香道:“我不怕冷,姐姐只要不嫌我这个男装汗酸味儿就把它披上,多少管点儿用。”说着,她就要脱身上的衣衫。

令狐瑶玑忙抬手一拦,道:“别,妹妹,这怎么行……”冷凝香道:怎姐,我身子好好的,不怕冷,姐姐还跟我客气么。”

她三不管地脱下来,硬要往令狐瑶玑身上披。

令狐瑶玑还待再推拒,冷凝香忽一凝神,低低说道:“噤声,姐姐,有人来了。”

令狐瑶玑闭口噤声,凝神一听道:“这么晚了,这是谁……”小翠双眉的一扬道:“管他是谁,婢子捎他去。”

拧身就要往外去。

只听廊外传来一个清脆说声:“小翠,还不快出来接接我。”

小翠为之一怔!

冷凝香脱口叫道:“飞卿姐。”

令狐瑶玑道:“不错,是她,她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她两个说着话,小翠已一阵风般扑了出去,转眼间小翠走了进来,一手提着一个包袱,瞧样子挺重的,她身后跟着正是温飞卿,一个人儿。

令狐瑶玑跟冷凝香双双站起相迎,温飞卿吁了口气道:“谢谢天,我总算没找错地儿。”

目光往下一凝道:“他怎么样了,伤得重么?”

冷凝香道:“还好,瑶玑姐看过了,内腑只受了点震动,没伤着,也没移位。”

温飞卿神情一松道:“那还好,可没把我急死,让我先坐会儿。这么远的一段路,手里又提着这么两个包袱,累死我了。”

她也没管脏净的坐了下去。

令狐瑶玑道:“姐姐,包袱里什么?”

温飞卿倏然一笑道:“吃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我知道你们匆忙间不会买吃的,也知道你身子不好,特意给你带几件衣裳来,连换洗的都有。”

令狐瑶玑好不感动,道:“谢谢姐姐,姐姐真是周到,这时候也只有姐姐这么关心我了。”

美目一红,垂下了臻首。

温飞卿笑着说道:“不该么,妹妹,别惹样,你总算如愿以偿了,该高兴才对,别这么动不动就掉泪。…令狐瑶玑抬起了头,尖尖玉指抹了抹脸上的泪渍,道:“姐姐,家里情形怎么样?”

温飞卿道:“还好,最让人称快的是柳玉麟被赶出了‘冷月门;我要不是急着找你们俩,我才不会让他就这么走呢,好在以后找他还不算太难。”

冷凝香道:“那么他那身毒……”

温飞卿道:“怎么中的怎么带着它走了,以我看他还过不了江。”

小翠道:“他活该,早死了让人称心。”

令狐瑶玑道:“奶奶呢?”

温飞卿迟疑了一下道:“还好,老人家气过了,开始伤心了。

妹妹,老人家总是疼你、爱你的,怎么说你是她的爱孙女儿,从小把你带大,怎么能舍。”

令狐瑶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又垂下了臻首。

冷凝香连忙岔开了话题,道:“姐姐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3章 真情何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