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64章 埋伏

作者:独孤红

李存孝抬眼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龚天球身后是后院墙,在那后院墙的墙根下,露着一段葯捻儿,旁边还掉个没点燃的火摺子。

他道:“姬婆婆知道我必进后院。”

龚天球道:“前院找不着人,你一定进后院,事实上你已经进过后院了。”

李存孝道:“你负的任务不小埃”

龚天球道:“那是当然。不瞒你说,我自进‘冷月门’以来,这是头一回担当重任。”

李存孝道:“可惜你没能达成使命,完成任务。”

龚天球道:“我不说过么,你命大造化大。”

李存孝道:“恐怕也是你过于胆小害怕。”

龚天球倏然一笑,道:“我恨透了自己,头一回担当重担就砸了锅,以后恐怕永远也没机会了。”

李存孝道:“我为你扼腕。”

龚天球道:“我为你庆幸,庆幸你碰上的是我。”

李存孝道:“令狐姑娘回来过么?”

龚天球道:“没有,她不是跟你走了么!当初既然走了,她怎么会再回来?我们姑娘的脾气我清楚,无论什么事,她是绝不会回头的。”

李存孝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只找姬婆婆一个人,跟‘冷月门’其他的人没关系。”

龚天球倏然一笑道:“你这句话说迟了。”

李存孝道:“什么意思?”

龚天球哼地一笑,身子一软躺了下去,一股鲜血从嘴里冒了出来,接着七窍都冒了血。显然,龚天球他早服了毒。

李存孝站在那儿直发怔,他对“冷月门”又多认识了一层。

诺大一个‘冷月门’,一日夜之间撤个精光,都上那儿去了,谁也不知道。

令狐瑶玑没回来过,是真是假?如果是真,她又上那儿去了呢?还有冷凝香,她又上那儿去了?

李存孝缓步出了“冷月门”,站在“冷月门”前,眼望着迷蒙的夜色,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在“冷月门”前站了一会儿后,他又迈了步,顺着“冷月门”前那条小下路,直往前走去。

片刻之后,他停在一家酒楼前,这家酒楼招牌挂的是“金华第一楼”五个泥金大字,很气派,也很堂皇。

隔着楼上的垂帘看,灯光外透,丝竹阵阵,歌声盈耳,夹杂着猜拳行令跟一阵阵的笑声。

他迟疑了一下,迈步走了进去,楼上座无虚席,伙计殷勤地把他让上了楼。

楼上座上八成,黑压压的一片。楼上的酒客跟楼下的酒客穿着显然的不同,楼上的酒客无一穿的不是绫罗绸缎,楼下的酒客一看就知道全是贩夫走卒一流。

穿着不同,自然享受也不同。正中靠墙一扇小门,垂着珠帘,门前有四五张桌子大一片空地,那儿站着位千娇百媚、花枝招展的妙龄歌妓,正在那儿展玉喉,唱轻歌,唱的是江南小调;这种江南小调用吴侬轻语唱出来,特别动听;醇酒美人,委实是一大享受,可也只有钱的大爷才享受得起。

李存孝衣着平凡,可是人品绝世,他所以会被让上楼,也许就因为那分绝世的人品。

伙计把他让到临窗一副座头上,坐在这儿,可以隔帘看楼外大街上的车水马龙,也算是一种享受。

李存孝随意点了几样,伙计走了,他无聊之余不免四下看看,他看人,人家却以歌下酒,没往他这儿看。

尽管如此,他那敏锐的感觉却觉得有两双目光在紧紧地盯着他。

他清晰地觉察出,这两双目光来自他左后方。

他起先没在意,最后忍不往把目光转了过去。

他微微一怔,那两双目光也就在他微一怔神问,很快地移开去了。

李存孝看得很清楚,那是一男一女,都很年轻,看衣着,都是来自豪富之家,然而这男女二人的像貌却更胜衣着。

男的,二十多岁,一身白衣,配着他那颀长的身材,使人有一种玉树临风之感。剑眉、星目、胆鼻、方口,俊美之中透着英挺,确实是位不可多见的美男子。

女的,小一两岁,一身墨绿色劲装,外罩一件墨绿色的风氅,小巧玲珑,刚健婀娜,杏眼桃腮,美艳无双;她那一双眉梢儿微微扬起,洋溢着一种慑人的煞气。

很显然的,这一对是武林人物,而且看神态一身所学都不俗,应该是有来头的人物。

突然,耳边响起个话声道:“这位爷,您的酒菜来了。”

李存孝定了定神,忙收回目光转回了头,伙计已站在他眼前,陪着笑,哈着腰。

李存孝摆了摆手,伙计哈个腰走了,他拿起酒壶斟上了第一杯;刚放下酒壶,一阵香风拂过,那千娇百媚、花枝招展的唱歌人儿已长袖飘飘地转到桌前,风情万种的送过一个媚眼,一丝儿媚笑,水蛇腰扭动,一转身又回到了那垂着珠帘的小门儿前。

只听有人怪叫说道:“这小子行头不怎么样,艳福可不浅,小娘子八成瞧上他了。”

“那有什么用?”另一人怪笑着接口,说道:“这回儿白费心了,榨碎了他也榨不出一点油水来。”

“哄”地一声,满楼酒客全笑了。

李存孝听若无闻,两眼直望着刚斟上的那头一杯酒,突然,他伸手拿起酒站了起来,一转身,拿着酒杯直往那唱歌人儿走去。

“哟,这小子要干什么?还没唱就醉了。”

又是一阵笑:“这小子色胆包天哪,咱们‘金华城’还没一个敢这样的。”

李存孝充耳不闻,人已到了唱歌人儿之前,酒杯往前一递,淡然说道:“蒙姑娘垂青,我无以为报,谨以水酒一杯略表寸心。”

唱歌人儿那娇靥上飞快掠过一丝惊色,旋即是满脸媚笑,眉目皆动:“这位爷您这是那儿的话,小号有个规矩,向来不许我们喝客人的酒,您要是真有意思,等会儿夜深客散后,贱妾陪您喝一杯。”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我既在众目睽睽下到了这儿,姑娘怎么好让我再举着这杯酒回去。”

唱歌人儿又是一丝儿媚笑:“那么您喝了它,贱妾献丑一曲给您下酒。”

李存孝微一摇头,没说话,酒杯举在那儿也没收回来。

突然,附近座头上站起个人,是个穿着华丽,油头粉面的中年人,跨一步到了李存孝跟前,带着一脸邪笑,道:“朋友,昂藏七尺躯,须眉大丈夫,何必难为小娘子一个女流,这杯酒我代她喝了吧。”

说着,伸手就去抢那杯酒。

李存孝一偏,那中年人抓了个空。李存孝道:“这杯酒你要代她喝?”

那中年人挺英雄的一点头:“不错。”

李存孝手一翻,那杯酒成一线地坠了地,“叭”几响,那铺地的花砖裂了几块,青烟直冒。

那中年人怔住了,满楼酒客全站了起来。

那唱歌人儿趁机会,悄无声息地翩然进了那垂帘的小门里。

李存孝看见了,可是没理她,把剩下的半杯酒往中年人眼前一送,道:“喝吧。”

那中年人不英雄了,白着脸直往后退。

李存孝淡然说道:“下次逞强,最好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收回手转身走了回去。

酒客们有的落了座,有的还站着,交头接耳,议论不已。

一个瘦老头儿匆忙地来了,躬身哈腰,诚惶诚恐地问道:“这位爷,是怎么回事,是她们冒犯了您了。”

李存孝道:“老人家是……”

瘦老头儿道:“老朽是小号的帐房。”

李存孝道:“原来是帐房先生,没什么,是我酒后失态。”

瘦老头道:“要是她们冒犯了您,您尽管说,小弟马上让她们来给您陪罪……”李存孝淡然一笑,摇头说道:“不必了,老人家,那位姑娘已经走了。”

瘦老头怔了一怔道:“走了,不会的……”李存孝道:“老人家若是不信,尽可进去看看。”

瘦老头儿连声唯唯道:“是,是,老朽这就进去看看,老朽这就进去看看。”

人心叵测

匆匆忙忙地又走了!

没一会儿,瘦老头儿又打那垂着珠帘的小门里出来了,脸色发白,失神落魄地走到了李存孝桌前。

李存孝道:“怎么样?还在么?”

瘦老头结结巴巴地答道:“走……走了。她……她真走了,她这一走不要紧,可把老朽害苦了。”

李存孝道:“怎么?老人家?”

瘦老头儿苦着脸道:“她到这儿来鬻歌,字据都是老朽跟她立的,说好了的,她在这儿唱一个月,包银五十两,五十两包银老朽先付了,她没唱三天就跑了,叫老朽怎么向东家交代?…李存孝沉吟了一下道:“老人家,那位姑娘是怎么来的?”

瘦老头儿道:“是她自己找上小号的,她说她原在‘苏州’歌,到金华,来投亲不遇,想在小号唱一个月赚点盘缠。谁知道……,唉,都是老朽糊涂,这一下就是老朽把多年的积蓄赔进去也不够埃”李存孝探怀摸出一物,那是一小片金叶,往桌上一放推了过去,道:“老人家,那位姑娘等于是我赶走的,不能让你平白担损失,这片金叶足值五十两,请收下吧。”

瘦老头直了眼道:“这……这怎么行,老朽怎能……”李存孝捏起那片金叶塞进了瘦老头手里道:“别说什么了,拿着吧。”

瘦老头儿涌出眼泪两眶,躬身哈腰,千恩万谢地抹着老泪走了。

满楼酒客都盯着李存孝,那目光中包含的,不知是讥笑还是敬佩。

李存孝视若无睹,他随便喝了几杯,随便吃了一点,又丢下一小块碎银,站起来走了。

临走的时候回身看了一眼,他一怔,那副座头上空了,那不凡的一男一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出了“金华第一楼”他信步街头,在那车水马龙、熙往攘来的行人中缓步走着。

天已经不早了,今天晚上离开“金华”没处去,只有在“金华”过一宿了。

有此一念,他拐进了一家客栈,招牌“聚英”两个字。

这“聚英”客栈共有两个后院,他往进了头一后院正北角上房。

洗把脸,喝口茶,灯下独坐,外面静得很,正在那儿思前想后,胸涌百念,心泛五味,一丝极其轻微的异响传人耳中。

是什么响,李存孝清楚,他当即扬眉说道:“是那位,请进来说话。”

只听院子里响进个清朗话声:“阁下好敏锐的听觉,不速之客来访,还请原谅。”

这是谁?听话声,中气足得很。

李存孝边想着边走过去开了门,门一开,他看见了,当即就是一怔。

院子里,并肩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金华第一楼”是所见不凡的两人,那白衣客手里提着个人,赫然竟是那个唱歌的人儿。

定了定神,李存孝抱起了拳,道:“二位是……”那白衣人倏然一笑道:“我二人专程来访,阁下怎么不请我二人进去坐坐。”

李存孝道:“是我失礼,二位请。”

侧身让开了进门路。

那白衣客跟那位美姑娘没客气,并肩迈进了屋,白衣客把那唱歌人儿往地上一放,含笑说道:“冒昧打扰,不便空着手来,区区薄礼,还请阁下笑纳。”

李存孝一抱拳道:“谢谢二位,请坐。”

三个人落了座,那美姑娘一双美目盯着李存孝直瞧,瞧得李存孝有点不自在。也难怪,她身边那位白衣人已然是人间罕见的美男子,可是把他跟李存孝一比,他立刻又逊色三分。

李存孝避开了那美姑娘的目光,说道:“容我先请教……”“不敢”白衣客气笑说道:“我姓赵,这位姑娘复姓司徒,是赵某人的红粉知己。”

美姑娘娇靥微微一红,含嗅地看了白衣客一眼,道:“司徒兰”李存孝一怔,道:“原来是‘琼瑶宫’司徒姑娘,失敬了。”

敢情眼前这位美姑娘是当世四大绝色之一的‘琼瑶宫’司徒兰,怪不得风华绝代,美艳无双。

司徒兰道:“不敢,待教。”

李存孝道:“李,李存孝。”

白衣客跟司徒兰俱是一怔,两个人互瞥了眼,司徒兰笑了,继而白衣客纵声大笑,豪情四溢:“巧,巧,巧,这才叫巧,我二人就是为李兄而来,不想误打误撞竟误碰上了。”

李存孝愕然,说道:“怎么说,二位就是为我而来的?”

白衣客道:“李兄,小弟赵玉书。”

李存孝又复一怔,道:“原来是武林四块玉中的赵公子……”赵玉书摇头说道:“说什么武林四块玉,说什么赵公子。前者,除了楚玉轩颇令小弟心仪之外,另外两位却让小弟不敢恭维,小弟名列四块玉中,并不觉得光彩,后者,小弟赵玉书三个字比起李兄你那大名,那更是自惭渺协…”李存孝道:“赵公子客气了,二位找我可有什么事?”

赵玉书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4章 埋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