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65章 不择手段

作者:独孤红

司徒兰微一点头道:“我信。”

赵玉书一怔道:“怎么说,你信?”

司徒兰道:“嗯,我信。”

赵玉书叫道:“兰妹,那可不是有价的东西。”

司徒兰道:“我知道,他这个人很慷慨,对那张‘藏宝图’也不象你看得那么重,以我看有可能。”

赵玉书又道:“那么,令狐瑶玑呢,在这么个情况下厮守在一起,应该是时刻相随,形影不离的……”

司徒兰道:“你没听她说,令狐瑶玑有事往别处去了么。”

赵玉书冷笑一声道:“偏你信,我绝不信,我敢断言那张‘藏宝图,一定在他身上。你想,要是他用那张‘藏宝图’换得了令狐瑶玑,姬婆婆还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取他性命?”

司徒兰沉默了一下道:“我总觉得他不像个擅谎言虚辩的人。”

赵玉书叫道“我的姑奶奶,这是什么事啊!难道说一对毫无价值的‘血结玉鸳鸯’,就把你的心买了去了么?”

司徒兰双眉一扬道:“你怎么说?”

赵玉书道:“唉,兰妹,你要知道,一旦咱们得着了那张‘藏宝图’,‘琼瑶宫’不但富可敌国,而且还可以称霸武林。”

司徒兰冷冷说道:“我明白,可是,象这样强抢掠夺,纵然称霸武林,那也不见得有多大的光彩。”

赵玉书叫道:“我的姑奶奶,什么叫强抢掠夺,武林中本就是这么回事,多少人为它流血,多少人为它丧命,你不夺别人可要命啊!为什么别人能夺,咱们就不能夺?”

司徒兰没说话,半晌才道:“没见面之前不必说,见了面之后,我觉得他这个人很仁厚,可比你仁厚得多了……”

“仁厚?”赵玉书冷笑说道:“以我看,那不过是妇人之仁。”

司徒兰道:“你可没有妇人之仁,是不?”

赵玉书高扬双眉,冷笑道:“不管怎么说,在别人千方百计非置我于死地不可的情形下让我去饶人,这我可做不到。”

司徒兰道:“这就是你的气度不如人。”赵玉书冷笑道:“气度大得任人取性命,我倒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司徒兰道:“毕竟你见着了一个。”

赵玉书目光一凝,道:“兰妹,咱们不谈这个好么?”司徒兰道:“谈什么,还有什么好谈的么,人家是‘大雷音’跟‘天外神魔’的传人,你没见么?”

赵玉书道:“即使是大雷音,跟‘天外神魔’的传人,又如何?”

司徒兰道:“‘即使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玉书倏然一笑道:“兰妹,‘大雷音寺’枯心和尚跟‘天外神魔,独孤长明是当世两大奇人是不错,可是这两位只在传闻中,咱们没见过……”

司徒兰道:“那是咱们出道太迟了。”

赵玉书道:“即使是当世之中确有这么两个人,那也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二三十年来怎么从没有那个在什么地方见过两位,对不?”

司徒兰道:“你的意思是说……”

赵玉书道:“兰妹,生老病死,人所难免。”

司徒兰道:“你的意思我懂,万一他真是……”

赵玉书摇头说道:“兰妹错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这小子多大年纪,除非他自娘胎就入这两位门,要不然凭他的年纪绝不可能是那两位的传人。而且,我听说那两位高人性情怪异,尤其是‘天外神魔’独孤长明,他要是有个不字,就是磕破了头也没用,那小子那来的那么大造化?”

司徒兰淡然说道:“我没错会你的意思,万一他确是那两位的传人,你怎么办?估量自己,是人家几招之敌?”

赵玉书笑笑道:“即便是,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跟他们斗智不斗力,兰妹该知道,我的心智是一向不逊人的。”

司徒兰淡然一笑道:“你客气了,何只不逊人,以我看虽城府很深,论心智在四块玉中可以称最。”

赵玉书道:“兰妹夸奖了,夸奖了,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兰妹。”

司徒兰膘了他一眼道:“万一人家的心智也不弱,你又怎么办?”

赵玉书道:“兰妹怎么老长他人志气,减自己威风,我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咱们俩、为‘琼瑶宫’,兰妹试想,一旦‘琼瑶宫’在当世之中称了霸,声威凌驾于‘冷月’、‘寒星’之上,咱们是何等的神气,何等的威风……”

司徒兰淡淡然说道:“先别那么得意,我还没决定嫁给你哪。”

赵玉书眉锋一皱道:“兰妹,到这时候了,你怎么还……”

司徒兰道:“难道这不是实情么?”

赵玉书双眉一扬,胸脯一挺,道:“兰妹,试看当今天下俊杰,寻遍当今天下众家英雄,论人品,论所学,那一个比得上赵玉书?”

司徒兰脸色一寒,冷笑说道:“打着灯笼也难找,我得赶着嫁你是么?瞧你这么一说,我就更不敢高攀了。”

赵玉书连忙陪上一张笑脸道:“兰妹,你可千万别误会。”

司徒兰冷冷说道:“什么都别说了,我还是那句老话,我得考验你三年;现在刚不过一年,你急什么!时候不早了,我要睡了,你回去吧。”

站起来往床边走去。

赵玉书迟疑了一下,站了起来,道:“那……兰妹,咱们今后该怎么办?”

司徒兰头也没回,道:“‘琼瑶宫’的命符握在你手里,该怎么办你何必问我?”

赵玉书双眉一扬道:“那我可要放手去做了。”

司徒兰道:“你做呀,又没人拦你。”

赵玉书微一点头道:“那就好,兰妹安歇吧,我走了。”

转身出门而去。

司徒兰坐在床沿儿上,连眼都没抬,她望着手中一对“血结玉鸳鸯”出了神。

日上三竿时候,李存孝缓步出了“聚英客栈”,他眉锁轻愁,满脸是落漠神色,一边走,一边似乎在想心事。

刚走没两步,只听得身后有人叫道:“李爷。”

李存孝停步回身,只见一个五短身材的精壮中年汉于快步走了过来,那汉子穿一身黑衣,看起来并不怎么显眼

容得那汉子走近,李存孝凝目问道:“尊驾是……”

那五短身材黑衣汉子四下看了看,低低说道:“李爷可否借一步说话?”

李存孝迟疑了一下道:“那儿去?”

那五短身材汉子道:“您请跟我来。”

转身往一条小胡同里走了过去。

李存孝迈步跟了过去。

进了小胡同里,那五短身材汉子似乎是十分小心,两头看了看,证实小胡同里没有人之后,才哈个腰低低说道:“李爷,小的是‘冷月门’中人。”

李存孝一怔道:“你是‘冷月门’中人?”

那五短身材汉子道:“小的奉老神仙之命,留在‘金华’等您的。”

李存孝“哦”地一声道:“我明白了……”

那五短身材汉子陪笑说道:“您恐怕误会了,小的虽然是奉老神仙之命,留在‘金华’等您的,可是冲我们姑娘,小的不敢用那下九流的鬼魅伎俩对付您;您不知道,姑娘对小的有恩。”

李存孝颇感意外,看了他一眼道:“那我要谢谢你了。”

“您这是什么话,小的这是应该的,知恩不报,那算是人么。小的要告诉您,‘冷月门’留在‘金华城’的人不少,到处都设有埋伏,客栈、酒楼、茶馆都有。老神仙算准了您一定会歇脚,也一定会吃喝,所以您只要是在‘金华城’里,无论在那儿都会遭到暗算;小的就奉命埋伏在‘聚英客栈’里,可巧您就住进了‘聚英客栈’。”

李存孝淡然一笑道:“姬婆婆她用心良苦啊。”

那五短身材汉子忙陪上一笑,道:“您带走姑娘,她自然是恨您的。您不知道老神仙说话,是向来不许人违抗的,现在,她的爱孙女竟然违抗了她,她怎么能不伤心,当然她就会迁怒在您头上……”

李存孝道:“你能告诉我姬婆婆那儿去了么?”

那五短身材汉子摇头说道:“这个小的不知道,不过‘金华城’里有个人知道。怎么,您要找老神仙?”

李存孝道:“是的,你能帮个忙么?”

那五短身材汉子迟疑了一下,强笑道:“小的既然做了,只有做到底了,小的可以带您去找那个人。”

李存孝道:“是谁,在什么地方?”

那五短身材汉子道:“这个人是老神仙的心腹,一向跟我们很少见面,他埋伏的地方离这不远,您跟小的来就是。”

转身要走,突然他又回过身来道:“李爷,您得离小的远点儿。”

李存孝微一点头道:“我省得,你走吧。”

那五短身材要转身没转身道:“对了,有件事小的差点忘了告诉您,昨儿晚上那当世四块玉之一的赵玉书,跟‘琼瑶宫’的司徒兰,不是带着埋伏在‘金华第一楼’的那个来见您么。”

李存孝道:“你看见了。”

那五短身材汉子笑笑说道:“不瞒您说,小的跟您住在同一进后院里。”

李存孝道:“我没发觉。”

那五短身材汉于道:“您可小心,那两个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昨儿晚上他俩个走后,小的跟着他俩到了对街一家客栈,他俩所说的话,小的全听见了。”

李存孝“哦”地一声道:“他两个有什么意图?目的何在?”

那五短身材汉子说道:“那还用问么?”

李存孝微一点头道:“谢谢你了,我会防着的,烦请带路吧。”

那五短身材汉子说道:“您这么客气,小的怎么敢当。”

转身向胡同那头走去。

李存孝没动,等他走了近十丈远后,才迈步跟了过去。

那五短身材汉于遥遥在前带路,领着李存孝穿大街,走小巷,一阵东弯西拐之后,停在一个小胡同的两扇窗门之前,他抬手指了指那两扇小窗门,又迈步往前去,走得很快,似怕让人瞧见般。

这也难怪,要让人瞧见他就没命了。

很快地,李存孝到了那两扇小窗门之前,那五短身材汉子已走得没了影儿。他抬眼一打量,只见是两扇小红门,门头上挂着一盏灯笼,灯笼上写了个斗大的“古”字!

听听里头,静悄悄的,没动静。李存孝抬手拍了拍门,只一拍,两扇门应手而开,敢情是虚掩着的,没拴。

李存孝缓缓地推开门,向里头打量了一下,眼前一条既窄又长的走道,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见。

他迟疑了一下,迈步走了进去。

走完了走道,绕过了影背嘴他看见了,一个小院子,东西两间厢房,门都开着,听不见一点声息。

正北一间堂屋,堂屋长条几上点着香烛,满屋子是烟。长条几前地上,跪着个人,是个女子,穿一身黑衣。看背影,看装束,她年纪不大。只见她跪在那儿一动不动,也听不见一点声息。

李存孝四下打量一阵,微微皱了眉头,迈步走了过去,他有意把步履放得很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女的像听不见,跪在那儿仍没动一动,一直到李存孝到了堂屋门口,她仍茫然不觉。

对方是个女子,李存孝不便冒然闯进去,堂屋门口停步,轻轻地咳了一声。

这一下有了反应,只听那黑衣女子问道“回来了么?”声音挺清脆的。

李存孝开口叫了声:“姑娘。”

那女子猛回头,姣好的一张脸,年纪在二十上下,鬓边还带着一朵小白花;她一见李存孝,当即吃了一惊,急道:“你是……”

李存孝道:“姑娘,我找个人。”

黑衣女子忙从地上爬起来,一双美目睁得老大:“你找谁?”

李存孝道:“这儿可是姓古的。”

黑衣女子道:“是啊,你找谁呀?”

李存孝道:“我找这儿的主人。”

黑衣女子道:“我就是这儿的主人。”

李存孝道:“姑娘一个人么?”

黑衣女子神色一黯道:“本来是两个人的,我丈夫刚过世。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李存孝这才明白她为什么鬓边带朵小白花了,再看看长条几上点的也是一对白烛。

看看眼前情景,他不禁有点怀疑那五短身材汉子是否报错了地儿,眼前就这一个年轻轻的古家未亡人,难道这年轻轻的小寡妇就是那五短身材所说的姬婆婆的心腹不成?

他心念转动间,只听黑衣女子问道:“你是不是找错了人家?”

李存孝正感难以回答,忽然心中一动,道:“大嫂刚才那声‘回来了’,是指……”

黑衣女子轻“哦”一声道:“那是我小叔子,他刚出去,我还当是他回来了呢。”

李存孝心里盘算了一下道:“他上那儿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黑衣女子道:“他上街买东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5章 不择手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