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69章 难煞奇才

作者:独孤红

站在门外看,只见丝慢重重,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李存孝谢了一声,走了进去。

春兰、夏荷紧随在身边,替他掀开一重重的丝馒。

突然,眼前一亮,一副景象呈现在眼前。

好宽敞的一座宫殿,四根盘龙玉柱,一十六盏琉璃宫灯,画栋雕梁,美仑美奂。

大理石铺成的地,光亮能照见人。

靠里,一张八宝软塌,上头静静地着司徒兰,她身上盖着一床棉被,四周垂着纱帐,乍看跟熟睡没什么两样。

春兰走过去轻轻地挂起了纱帐,然后转过头来低低说道:“爷,您请过来吧。”

象是怕惊醒了司徒兰。

李存孝有点不安,也好生不自在,到了榻边再看,司徒兰脸上红红的,呼吸也相当均匀。

夏荷突然头一低道:“可怜姑娘,她还不知道她只能……”

住口不言。

春兰立即轻叱说道:“二妹你是怎么了,这是什么地方。”

夏荷道:“我难受,忍不住。”

春兰道:“爷这不是来看姑娘了么。”

话声还没落,步履轻盈,丝馒掀动,一名彩衣少女走了进来。

道:“宫主来了。”

说话间琼瑶宫主已带着两名彩衣少女走了进来。

春兰、夏荷忙迎上去见礼。

李存孝也遥遥地施了一礼。

琼瑶宫主带着一阵香风到了软榻前,只见她蹩紧眉锋,强颜装笑:“少侠吃过了么?”

李存孝道:“吃过了,多谢宫主款待。”

琼瑶宫主道:“不用客气,少侠在‘琼瑶宫,里住不是一天,饭总是要吃的……”

目光一掠榻上爱女道:“少侠此来是……”

李存孝道:“末学来看看司徒姑娘。”

琼瑶宫主道:“少侠想出别的法子了么?”

李存孝道:“未学想用真气逼司徒姑娘体内的毒试试。”

琼瑶宫主道:“行么。”

李存孝道:“未学不敢说行,只是试试。”

“好吧。”琼瑶宫主微一点头道:“我愿意让少侠遍试各种方法,只要能救得了小女,‘琼瑶宫’上下一样的感激……”

一顿说道:“你们把姑娘扶坐起来。”

春兰、夏荷答应一声,分左右各从一边扶起了司徒兰。

琼瑶宫主一抬手道:“少侠请上去吧,要不然不便施功。”

琼瑶宫主说的是理。

李存孝迟疑了一下,脱掉薄底快靴登上了软榻。

他盘坐在司徒兰身后,出一掌抵上司徒兰后心,随即他闭上了眼。

他这里运功经由司徒兰的‘命门穴’输入真气“琼瑶宫主那里坐在一只矮矮的锦凳上,脸上的神色却连起变化。

足足一盏热茶之后,李存孝才收掌睁眼,头上已见了汗迹。

琼瑶宫主忙站起来说道:“少侠,怎么样?”

李存孝强笑说道:“司徒姑娘穴道未解,情形怎么样,还不知道……”

他挪身下了软榻。

琼瑶官主一双目光紧紧盯在李存孝脸上,道:“少侠功力纯厚精湛,为我生平仅见……”

李存孝道:“宫主过奖了”

琼瑶宫主道:“就是当今各门派掌教,论功力,恐怕也远不如少侠。”

李存孝勉强笑笑,没说话。

琼瑶宫主道:“少侠究竟是那一派的高弟。”

李存孝道:“记得未学说过,未学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

琼瑶宫主口齿启动了一下,慾言又止,忽然转望春兰跟夏荷道:“把姑娘放下。”

容得二婢轻轻扶司徒兰躺下。琼瑶宫主又道:“你两个各抓姑娘一腕,别让她动。”

春兰、夏荷双双答应一声各自抓住司徒兰一只皓腕。

琼瑶宫主隔空一指向司徒兰胸前点去。

一指点出,司徒兰立即有了动静,头不住的来回转,继而发出阵阵的呻吟,皱着眉,娇面越来越红,檀口也不住的张翕。

琼瑶宫主忙又一指点了出去。

司徒兰不动了,一切都静止了。

琼瑶宫主皱了皱眉,道:“依我看,少侠是白费真气了……”

李存孝也皱着眉道:“恐怕是……”

琼瑶宫主脸色一肃,说道:“由刚才少侠的施功,我看出少侠的一身修为远在当今有数的几个人之上,同时我也知道‘琼瑶宫’无力留住少侠,也就是说‘琼瑶宫’无法勉强少侠,从现在起,是去是留,任凭少侠……”

李存孝道:“宫主,未学要打算走,早已就走了……”

琼瑶宫主美目一睁道:“那么少侠的意思是……”

李存孝道:“在司徒姑娘没安稳醒转之前,未学绝不离开‘琼瑶宫’一步。”

琼瑶宫主一阵激动道:“少侠,‘琼瑶宫’上下俱感……”

春兰、夏荷跟另两名彩衣少女娇躯一矮,一起跪了下来,道:“爷,婢子等感激……”

李存孝忙退向后去,道:“四位姑娘快快请起,我不敢当……”

琼瑶宫主抬了抬手道:“你们起来吧……”

凝望着李存孝道:“少侠仁义,我不敢言强,从现在起,我请少侠遍试各法,要是真没办法,那也只有任她……”

身躯一阵轻颤,住口不言。

李存孝双眉一扬,说道:“宫主可否让未学出去一趟……”

琼瑶宫:“我说过,去留任凭少侠。”

李存孝道:“未学是想找‘翡翠谷’的冷姑娘去,‘翡翠谷’用毒之大家,所制灵葯也能解百毒,只要能找到她,相信能救司徒姑娘。”

琼瑶宫主道:“我也知道冷姑娘或许能救小女。只是小女的时限只有三天,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

李存孝道:“这个未学就不敢说了……”

“也好,这样吧。”

琼瑶宫主一点头道:“少侠尽管找冷姑娘去,等少侠找到冷姑娘之后,少侠不妨算算,如能赶得及,还请少侠皆同冷姑娘快速赶回‘琼瑶宫’,要是来不及,少侠也就不必再来了。”

她缓缓低下头去。

这,看得李存孝一阵激动,道:“宫主放心,不管找得到,找不到冷姑娘,不管来得及,来不及,未学一定还会赶回‘琼瑶宫’来。

事不宜迟,多一刻便是救命的一刻,未学这就告辞了。”

他施一礼就要走。

轻盈步履响,丝慢掀动,一名彩衣少女走了进来,施一礼恭声禀道:“禀宫主,‘寒星门’的温二姑娘求见。”

李存孝一怔,急道:“温二姑娘现在何处?”

那彩衣少女道:“回爷,温二姑娘现在谷外。”

李存孝刚要说话,琼瑶宫主已然一声:“快回说我出迎。”

那名彩衣少女应声而去。

琼瑶宫主转望李存孝道:“少侠请在此稍候,我会把温二姑娘请到这儿来。”

带着两名彩衣少女快步而去。

人家没让他去,李存孝他自然不便同去。

他呆呆地站在那儿,脑海里盘旋着温飞卿为什么到‘琼瑶宫’来。

夏荷搬了一只锦凳走过来,道:“爷,您请坐会儿吧。”

李存孝倏然而醒道:“谢谢姑娘。”

春兰问道:“温二姑娘已知道您到‘琼瑶宫’来了么?”

李存孝摇头说道:“她不知道。”

春兰道:“那温二姑娘怎么会突然驾临‘琼瑶宫’呢?‘寒星门’跟‘琼瑶宫’一向都没有来往……”

夏荷接道:“怕是温二姑娘听说爷到‘琼瑶宫’来了。”

三个人这么说着话,没多大工夫,外头有了动静。

春兰道:“宫主跟温二姑娘来了。”

忙迎了上去。

只听步履响,只见丝慢掀动,琼瑶宫主跟温飞卿并肩走了进来。

李存孝迎上两步道:“二姑娘。”

温飞卿嫣然一笑道:“我听宫主说了,可真让你为难了。”

李存孝道:“事关重大,为难那是难免,我正要找冷姑娘去。”

温飞卿道:“是因为‘翡翠谷’用毒之大家,能解百毒。”

李存孝道:“是啊。”

温飞卿摇头说道:“还好我来了,要不是不管找着找不着香妹,你都要白跑一趟,事情也就要耽误了,‘翡翠谷’的灵葯是能解百毒,奇验无比,可是它解不了这种婬毒的葯物。”

李存孝眉锋一皱,道:“那……那可怎么办……”

温飞卿回眸望向琼瑶官主道:“宫主可否让晚辈跟他单独谈谈?”

琼瑶宫主忙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随即带着春兰等退了出去。

听听步履声出了宫门,李存孝忙道:“二姑娘怎么突然到‘琼瑶宫’来了。”

温飞卿道:“找你呀。”

李存孝微微一怔,说道:“二姑娘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温飞卿道:“我在‘金华’碰见了一个垂死的‘琼瑶宫’侍婢,听她说你救司徒兰去了,我赶去找找,没能找着你,再想想情形,我就猜想你到‘琼瑶宫’来了,没想到果然让我猜着了。”

李存孝道:“二姑娘找我有什么事么?”

温飞卿瞟了他一眼,接道:“难道非有事才能找你么?”

李存孝道:“那倒不是,我只是随口问问。”

温飞卿沉默了一,下道:“我来告诉你,瑶玑找姬婆婆去了,香妹则找她去了。”

李存孝口齿刚刚启动了一下,温飞卿接着又道:“我告诉你,姬婆婆带着你那张‘藏宝图’,按图索骥去了。”

李存孝双眉一扬道:“这我倒没想到……”

温飞卿道:“藏宝图既已到了手,不去找藏宝还等什么?”

李存孝道:“令狐姑娘去找姬婆婆……”

温飞卿道:“这我就不清楚了,这几天香妹自会有消息传来的,到那时候就知道了。”

顿了顿道:“香妹那边儿的事好办,难办的只是眼前‘琼瑶宫’的这件事,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目光掠向司徒兰那吹弹慾破的娇颜上。

李存孝皱眉说道:“我正一筹莫展……”

温飞卿眼望着司徒兰那张娇颜,道:“司徒兰国色大香,风华绝代,我见犹怜,若是任她这么香消玉殒,那太以可惜,你也未免过于忍心……”

李存孝口齿启动了一下道:“司徒姑娘危在旦夕,二姑娘怎么还跟我开玩笑?”

温飞卿摇摇头说道:“我并不是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实话,你又不是不知道,司徒兰名列当世四大绝色之内……”

李存孝慾言又止。

温飞卿转过目光凝注在他脸上道:“琼瑶宫主求你救她的爱女,你为什么吝于点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