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71章 再赴琼瑶宫

作者:独孤红

赵玉书道:“赵玉书为人做事但凭好恶,只求利己,而不计较名声。二姑娘,戴素珠假充善人的比比皆是,是不是?赵玉书我宁为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温飞卿道:“你所以能博得司徒兰一颗芳心,原因也许就在这儿。我不再多说什么了,在这儿预祝你们俩真情不渝,一修双好。我由来如此,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抬手一指点了出去,道:“你走吧。”

赵玉书身躯动了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要走,但迟疑了一下又没走,窘迫一笑道:“二姑娘可否赐赵玉书一臂之力?”

温飞卿道:“什么事?”

赵玉书未语先窘笑:请二姑娘帮个忙,让我见司徒姑娘一面。”

温飞卿道:“琼瑶宫,近在咫尺,你为什么不自己去?”

赵玉书窘笑说道:二姑娘明知道琼瑶宫主见不得我。”

温飞卿道:“你怕琼瑶宫主?”

“未必。”赵玉书道:“我只是怕见司徒姑娘为难而已。”

温飞卿微一摇头,道:“这件事,恐怕我是爱莫能助……”

赵玉书道:“二姑娘……”

温飞卿道:“你不知道,我跟我那位须眉知己,是从‘琼瑶宫’中逃出来的。”

赵玉书呆了一呆道:“二姑娘跟二姑娘那位须眉知己,是从‘琼瑶宫’里逃出来的么,这是为什么?”

温飞卿道:“琼瑶宫主有意托我当面提亲,而司徒兰却私下表示不愿;为免难以说话,所以我只有来个不辞而别。”

赵玉书目中异采闪动了一下道:“原来如此,照这么说,二姑娘委实是不便再回转‘琼瑶宫’去……”

一拱手,接道:“那我就不便再麻烦二姑娘了,告辞。”

他转身要走。

温飞卿道:“慢着。”

赵玉书回过身来道:“二姑娘也有什么教言。”

温飞卿道:“你那么急着要见司徒兰一面么?”

赵玉书窘迫地笑说道:“不瞒二姑娘说,我在‘神女峰’一带已然徘徊了两天一夜了。”

温飞卿道:“颇令人感动哩,好吧,我就帮你一个忙……”

赵玉书一喜忙道:“二姑娘不是说……”

温飞卿道:“我刚才说过,我由来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意中人近在咫尺不能相见,那也是很让人难受的事;为这,说不得我只有再进‘琼瑶官,一趟了。”

赵玉书道:“那……二姑娘见着琼瑶宫主怎么说话?”

温飞卿道:“那是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等她?”

赵玉书忙道:“就在这儿好了。”

温飞卿道:“话说在前头,我只能告诉她你来了,愿不愿意见你,那是她的事。”

“自然,自然”赵玉书道:“二姑娘能代为传话,赵玉书已是十分感激。”

温飞卿道:“那么你就在这儿等吧,我去了。”

腾身飘起,凌波仙子般往“琼瑶宫”方向射去。温飞卿身法相当快,不到一盏热茶工夫,已然驰抵“琼瑶宫”所在那奇谷之外。

只听一个清朗话声传了过来:“那位高人夜临‘琼瑶宫’,还请留一步。”

随着这话声,一条黑影腾跃而至,是“巡山使”范强。

温飞卿当即说道:“是温飞卿去而复返。”

范强此时也已看清是温飞卿,当即抱拳躬身道:“原来是温二姑娘,范强冒失,请二姑娘进谷吧。”

他没多说别的,显然她跟李存孝不辞而别的事,琼瑶宫主并未张扬。

温飞卿经由头一个谷口到了第二个谷口,两边谷口中排着四盏大灯。把谷口方圆十几丈内照耀得纤细毕现,所以谷口上的关卡也看清是温飞卿而未加阻拦。

现在温飞卿算是又在“琼瑶宫”里了,往客舍去,那儿绝见不着司徒兰,要见司徒兰非得往后宫去不可,她遂直闯后宫去。

夜色中看“琼瑶宫”灯火点点,杳无人影。

温飞卿正发愁间,只见一盏灯笼在不远处晃动,有灯笼处必有人,温飞卿当即纵身掠了过去

巧得很,那打着灯笼走动的竟是司徒兰身边四婢之首春兰,她一见温飞卿便自一怔,讶然说道:“怎么,二姑娘没走?”

显然她知道温飞卿跟李存孝不辞而别事。

温飞卿当即含笑说道:“我不是没走,我是去而复返。”

春兰“哦”地一声道:“二姑娘有什么事,要见宫主么?”

温飞卿微一摇头道:“我要见司徒姑娘,能不见宫主更好。”

春兰摇头说道:“二姑娘要是想直接见我家姑娘,恐怕不容易。”

温飞卿道:“我不进去也可以,麻烦姑娘帮我传句话……”

春兰道:“二姑娘请原谅,婢子不能代二姑娘传话呢。”

温飞卿道:“怎么,贵宫主交待过什么吗?”

春兰道:“那倒不是。您不知道,我家姑娘已被宫主下令软禁在后宫里了。”

温飞卿呆了一呆道:“怎么,贵宫主竟把司徒姑娘……这是为什么?”

春兰道:“您跟李爷不辞而别,宫主本来很生您二位的气,可是我家姑娘告诉宫主是她让您二位走的,宫主问明原因之后,一气我家姑娘不听话,二怕这家姑娘私自出宫,所以当即把我家姑娘软禁在后宫里。”

温飞卿眉锋一皱沉吟道:“原来如此,这就麻烦了……”

“怎么?”春兰道:“二姑娘要见我家姑娘有什么事么?”

温飞卿迟疑了一下道:“不瞒姑娘,我是受人之托,代人传话来的。”

春兰道:“您是受谁之托,代准传话?”

温飞卿道:“司徒姑娘的须眉知己。”

春兰脱口叫道:“赵玉书?”

连忙以手掩嘴四下张望一下,道:“他,他在哪儿?”

温飞卿道:“就在‘琼瑶宫’外。”

春兰大吃一惊道:“他好大的胆子,敢来,要让‘巡山徽发现他准没命。宫主已传下令,明天一早派遣高手四出搜寻他的下落,不论死活,一定要把他带到‘琼瑶宫’来……”

温飞卿眉锋一皱道:“贵宫主这事做差了。”

春兰道:“怎么,您是说……”

温飞卿道:“杀了赵玉书对司徒姑娘并没有好处;很可能会害了司徒姑娘。”

春兰道:“恐怕让您说着了。宫主下令把我家姑娘软禁后宫的时候,我家姑娘一句话也没说。我家姑娘的脾气,婢于清楚,一经决定了一件事谁也改变不了她。她不认错,宫主必不放她,照这样下去,实在让人担心。可是宫主面前婢子说不上话,也不敢说,您看怎么办好?”

温飞卿叹道:“这是贵宫的家内事情,外人怎好置呢?”

春兰道:“赵玉书他来干什么?”

温飞卿道:“据他说是给司徒姑娘送解葯来的。”

春兰冷哼一声道:“谁希罕他的解葯。要不是您跟李爷,我家姑娘早就没命了,他害我家姑娘害的不够么。”

温飞卿道:“司徒姑娘她并不计较,是不?”

春兰道:“偏偏我家姑娘死心眼儿,赵玉书有什么好,那一点儿比得上李爷,他,他可差多了。”

温飞卿微一摇头道:“姑娘,这种事不是局外人所能了解的,赵玉书能博得你家姑娘的芳心,自有他的道理在。以我看他对你家姑娘倒是一片真心。”

春兰道:“真的么,二姑娘。”

温飞卿道:“事关重大,没把握我不会轻易出口的,姑娘也该相信,我不会害你家姑娘。”

春兰道:“那……他托您代他传什么话?”

温飞卿道:“他想见你家姑娘一面。”

春兰道:“他为什么不自己来?”

温飞卿道:“他怕……”

春兰冷笑一,声道:“大男人家胆子那么小,将来怎么照顾我家姑娘?”

温飞卿道:“姑娘,他只是怕让你家姑娘为难。”

春兰恍然道:“那还差不多,婢子还当他是怕宫主呢……”

目光一凝,道:“二姑娘,以您看,该让我家姑娘见他么?”

温飞卿道:“这种事我不便直说,我只把话传给你姑娘,该见不该见,相信你家姑娘自有主张。”

春兰沉吟一下道:“你说的对,可是您怎么把话传进去啊?”

温飞卿道:“那只在姑娘肯不肯帮这个忙了。”

春兰美目一睁,道:“您是说婢子……”

温飞卿道:“后宫有人把守么?”

春兰道:“当然有,全是宫里的侍婢。”

温飞卿道:“她们一向对你家姑娘如何?”

春兰道:“姑娘一向待婢子们如姐妹一般,人心是肉做的,婢子们对姑娘当然也好。据婢子所知,当宫主下令软禁我家姑娘的时候,没一个人不想代我家姑娘求情,可却没一个敢。”

温飞卿道:“下令软禁你家姑娘的,只是宫主一人。现在所顾忌的也只是宫主一人,是么?”

春兰道:“不错,是这样。”。

温飞卿道:“那就好办了,我去见宫主,当面劝劝她,不管成不成,姑娘就趁这机会把我带的话送进后宫去……”

春兰吃了一惊,道:“哎哟,二姑娘,婢于可不敢。万一让宫主知道,宫主是会活活打死婢子们的。”

温飞卿淡然一笑道:“这个姑娘大可以放心,天下父母心,宫主所以软禁你家姑娘,只是想藉威改变改变她的心意,并不会真拿她这个独生女儿怎么样的,只要你家姑娘坚持下去,最后退让的一方必然是宫主这个做母亲的。既然宫主爱她这个独生女儿,又会拿诸位姑娘怎么样?”

春兰没说话,半晌之后忽一点头道:“我家姑娘待婢子们恩重,就是为我家姑娘死,那也是应该的,婢子这就带您去见宫主去,请跟婢子来。”

转身往回行去。

温飞卿举步跟了上去。

春兰在前带路,一路所经,只见“琼瑶宫”的夜景更美,当真是美得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

片刻之后,春兰停在一处宫门口,宫门内垂着珠帘,往里去更是层层的丝幔,除了灯光隐透之外,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春兰低低说道:“您请在这儿等等,婢子进去禀报一声去。”

温飞卿道:“有劳姑娘了。”

春兰把手里的宫灯往地上一放,道:“您还跟婢子客气。”

迳自掀帘走了进去。

春兰进去没一刻,只听琼瑶宫主的话声传了出来,话声多少带着点冷意:“琼瑶宫’永远不会慢待客人,说我有请。”

温飞卿情知是说给自己听的,她没在意。

丝慢掀动,春兰出来了,她低低说道:“宫主有请,她脸色不大好,也正在气头上。”

温飞卿道:“我知道,人之常情,我不会在意的,再说她是长辈。”

春兰道:“那您就进去吧,婢子这就到后宫去,不陪您了。”

提起宫灯走了。

温飞卿略整衣衫,理了理云鬓,掀帘进入宫门。

进去看,敢情此处是琼瑶宫主的寝宫,红毡铺地,宫灯高挂,牙床玉钩,锦被绣枕,到处还飘散着一种淡淡的幽香。

琼瑶宫主就坐在离牙床不远处的一张圆几旁。

温飞卿上前见札:“晚辈见过宫主。”

琼瑶宫主脸上没一点表情,抬了抬手道:“不敢,姑娘请坐。”

温飞卿稍谢走过去坐下,她刚坐定,琼瑶宫主劈头便问道:“姑娘跟李少侠既然不辞而别,为何又去而复返?”

温飞卿欠身说道:“晚辈失礼,为此特来再见宫主,说明白。”

琼瑶宫主神色一黯,摇头说道:“姑娘不必解释什么了,原由我已尽知,是小女的不是,赔罪的应该是我,即便这拒婚之举出自二位,二位是‘琼瑶宫’的恩人,我也断无责怪二位之理。”

温飞卿道:“多谢宫主宽容。”

琼瑶宫主道:“姑娘这么说,实在叫我说羞愧。”

温飞卿话锋忽转,道:“晚辈刚才听宫主下令把兰妹妹……”

琼瑶宫主两眼一睁道:“好个快嘴的丫头。”

温飞卿道:“还请宫主别加怪罪。”

琼瑶宫主威态一敛,叹道:“家门不幸,自己的女儿不争气,我能怪罪谁。”

温飞卿道:“宫主可容晚辈斗胆说一句。”

琼瑶宫主道:“姑娘有什么话,请尽管说就是。”

温飞卿道:“多谢宫主,晚辈以为兰妹妹所以这么做,必然有她的道理……”

琼瑶宫主凤目微睁道:“她有什么道理?赵玉书行为不端,就他加害小女那一桩已可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他那一点能比得上李少侠。我这么大年纪了,难道看人做事还不如她不成。”

温飞卿道:“天下父母心,世上做父母的,没有一个不疼爱自己的子女的,也没有一个不是为自己子女好的……”

琼瑶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1章 再赴琼瑶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