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72章 神秘黑衣人

作者:独孤红

中等身材汉子道:“他娘的霉气,理他干什么?”

显然,他心里有点怯。

也难怪,这位大帽黑衣客的确惊人。

蓦地,大帽黑衣客开了口,冰冷地道:“你们可是‘白骨门’的?”

李存孝怔了一怔,心想:原来这两个是“白骨门”的……

心念未了,中等身材白衣汉子霍地站了起来:“没错,朋友好眼力,请教。”

大帽黑衣客没说话,举步逼了过来,直到那亭边石阶下,李存孝眼力好,现在他看见了,那沿阴影下,是一张瘦削的惨白脸,长眉细目,直鼻方口,没一点表情,冷意逼人。

只听他道:“我打听两个人……”

中等身材白衣汉子道:“朋友没答我问话。”

大帽黑衣客像没听见,道:“白骨三煞中的岑东阳跟苗芳香。”

中等身材汉子道:“哪有这样打听人的?”

瘦高白衣汉子霍地站起道:“你总该有个姓,有个名儿。”

“有,”大帽黑衣客道:“只是你们不配问。”

瘦高白衣汉子脸色微变,仰天“哈”地一声道:“好狂啊,朋友……”

“住口”大帽黑衣客冷然说道:“答我问话。”

“行,”瘦高白衣汉子一点头道:“你听清楚了。不知道!”

大帽黑前客抖手一掌,奇快,“叭”地一声,瘦高白衣汉子满脸开花,脚下不由退了一步。

大帽黑衣客打过人后,接着又冰冷地道:“你怎么说?”

那中年身材白衣汉子想拿挂在马鞍边上的兵刃,但他脚下刚动,那大帽黑衣客一只右掌已然递到了他眼前,冷然说道:“回去。”

中等身材白衣汉子一惊后退,那大帽黑客却反手一把摘下挂在马鞍边上的革囊递了过去。

中等身材白衣汉子一怔,道:“朋友,你这是……”

大帽黑衣客道:“你不是要拿兵刃么,我替你拿来了。”

中等身材白衣汉子迟掇了一下,劈手抓过革囊,另一只一探,自革囊中抽出了一柄雁翎刀,雁翎刀是雁翎刀,可是柄断刀。

他大骇,倒抽一口冷气,道:“你,你竟敢毁我兵刃……”

大帽黑衣客冷冷一笑道:“你们告诉我,岑东阳跟苗芳香现在何处?”

中等身材白衣汉子没说话,断刀一抡,当头劈下。

大帽黑衣客右掌闪电拂出,正拂在中等身材白衣汉子那持刀腕脉上,只听他“哎哟”一声,断刀手脱飞起,大帽黑衣客回手五指前递,“噗”地一声硬生生插进了中等身材白衣汉于的胸口。

中等身材白衣汉子脸色大变,两眼圆睁,嘴开合动着,身子一阵颤抖之后渐渐软了。

大帽黑衣客手往回一抽,一拨,中等身材白衣汉子的尸体打了个转,几股血箭射了出去,砰然一声摔在亭子外。

这大帽黑衣客出手竟是这么狠、这么毒。

李存孝看不下去了,他一按石几站了起来,跟这同时,那瘦高白衣汉子已溜出了小亭,拔腿狂奔。

大帽黑衣客抬手一指点了出去。只听那瘦高的白衣汉子大叫一声,身躯前冲,喷出一口鲜血,爬下了地没再动。

转眼工夫他杀了二个人,连眼都没眨。

李存孝忍不住了:“阁下下手未免太狠毒了。”大帽黑衣客转过脸来望着他冷冷说道:“你是‘白骨门”的人么?”

李存孝道:“不是。”

大帽黑衣客道:“那你就少管闲事。”

举步登阶进亭坐下来。

李存孝道:悯下杀人如儿戏,我碰上了岂能不闻不问。”

大帽黑衣客问道:你可知道‘白骨门’人都该杀么?”

李存孝道:“‘白骨门’人多行不义是实……”

“这就是了。”大帽黑衣客道:“那你就少管闲事,我这个人一向嫉恶如仇……”

李存孝刚要开口……

大帽黑衣客接着说道:“你是局外人,要没别的事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吧。这儿是‘白骨门’人的见面地儿。稍时还有比这两个身份更高的‘白骨门’人到来。别让他把你也牵连进去。要知道,我没把你当成‘自骨门’人,你应该知足了。”

李存孝作了难,这大帽黑衣客手下固然狠毒,可是论“白骨门”作为,“白骨门”人也确实该杀。

这件事他管是不管?

他这里心念转动,尚未说话

只听大帽黑衣客道:“‘白骨门’的高手到了,你现在要走还来得及,自有我替你挡他。”

此人倒是善恶分明,并不是胡乱伤人。

李存孝已然发觉了,镇口东一条小潞上迅雷奔电般驰来了一条白色人影,此时天已全黑,李存孝有上好的目力,加以来人一身白,是以他看得清清楚楚。来人是个身躯高大、惨白脸的老者,年纪在五十以上。两眼特别小嘴特大,长得好怪。

他没动,那高大惨白脸老者转眼工夫已近十丈内。

只听那大帽黑衣客道:“忠言逆耳,现在想走也来不及了,站到我身后吧。”

李存孝像没听见,站在那儿仍一动未动。

自影一闪,刀”高大惨白脸老者停身在亭外一丈处,目光往亭子里一转,脸上没一点表情。

他开了口,语气比大帽黑衣客还冷几分:“人是谁杀的?”

大帽黑衣客道:“我”

高大惨白脸老者盯上大帽黑衣客,一双小眼之中倏现冷芒,道:“你知道他两个是什么人?”

大帽黑衣客道:“‘白骨门’总护法座前二使,可是?”

高大惨白脸老者道:“不错,你可知老夫何人?”

大帽黑衣客道:,当是那‘白骨门’总护法申屠豹老儿”

高大惨白脸老者道:“不知者可以不罪,既然知道,老夫就不能轻饶了,报个姓名给老夫听听。”

大帽黑衣客微一摇头道:“申屠豹,你还不配。”

申屠豹一双小眼中再现冷芒,道:“你看看老夫还配不配。”举步逼了过来。

大帽黑衣客端坐未叽道:“申屠豹在没动手之前,我问你一句,‘白骨门’中那岑东阳与苗芳香现在何处?”

申屠豹脚下不停,嘴里说道:“你找他们两个干什么?”

大帽黑衣客道:“自然有我的道理。”

申屠豹道:“你还不配问老夫。”

大帽黑衣客一指地上两具死尸道:“他两个就是不肯告诉我,才横尸此处的。”

申屠豹道:“老夫也不告诉你,莫非你也让老夫横尸此处不成?”

大帽黑衣客道:“你是个明白入。”

申屠豹冷哼一声道:“且看看是老夫横尸,还是你断魂。”

他已逼近到石阶下,抬手抓向大帽黑衣客。

大帽黑衣客冷哼一声,突出一指点了出去,扬指处,是那‘白骨门’总护法的一只手掌掌心。

行家一看便知,大帽黑衣客这一指蓄足了劲,其力道足能洞金穿玉,任何人碰上了这一指都不敢轻撄锐锋,必然会撤腕收招,或者躲闪变招再攻。

而申屠豹此人却不同于别人,他不但未撤腕收招,便是连躲也未躲,一只手掌直向那大帽黑衣客突出的一指迎去。

高手过招,迅捷如电,加以双方都是快捷一击,所以一刹那间一指一掌就碰在了一起。

没听见任何声息,只见申屠豹那高大身躯一晃,往后退了一步,而那大帽黑衣客端座之姿却是动也未动。

任何人看,甚至包括旁观的李存孝在内,都会以为这位“白骨问”的总护法申屠豹吃了亏,而且吃的亏还不小。

岂料一一

那大帽黑衣客霍地站了起来,两道比电还要亮的寒芒自帽沿阴影后射出,只听他厉声说道:“申屠豹,你敢施暗算……”

申屠豹一仰脸,哈哈大笑,这时候看,他那张惨白脸益显狰狞:“小子,你还算明白,你有多大道行敢硬碰老夫的‘尸毒摧心白骨掌’?你如今中了老夫在百具腐尸之上所采集的尸毒,无人能医,无葯可救,你静等着尸毒摧心横尸吧。”

李存孝恍然大悟,怪不得申屠豹敢以掌心硬迎大帽黑衣客那力能洞金穿玉的一指,原来他掌上练有极为歹毒霸道的功夫,大帽黑衣客一时不察,遭了暗算。

只见大帽黑衣客猛扬双拳,向着仰大大笑极为得意的申屠豹就要劈出,旋见他像突然被一阵寒风吹上一般,机怜伶打个冷颤,一双手掌立即无力垂下。

看样子他很痛苦,帽沿阴影阴下射出的那两道寒芒还盯着申屠豹,而他一个人已缓缓往下坐去,一口牙也咬得格格作响。

申屠豹再度仰天哈哈大笑,道:“你不是狠么,来呀,老夫就站在你面前,怎么不出手啊!来,只管冲老夫的要害下手,来呀

他那里不往得意的叫,大帽黑衣客那里却已坐回了石凳上,身子起了颤抖,而且颤得很厉害,一口牙也咬得更响了,那痛苦的模样就像有几百条蛇在他身子里钻,几百把刀在他一颗心上剁划一般。

李存孝不忍再看下去了,突然伸手在大帽黑衣客胸前飞快地点了五指。

大帽黑衣客痛苦立消,.一怔抬眼道:“你……谢谢……”

李存孝淡然说道:“不必客气。”

只听申屠豹沉声道:“小子你又是干什么的?”

李存孝转眼望向申屠豹,只见申屠豹满脸惊怒之色,一双凶眼正望着他。他当即说道:“我不干什么,只是不忍坐视人忍受痛苦而已。我做错了么。”

申屠豹道:“小子你能救他么。”

李存孝道:“这我不敢说,至少我已经止住他的痛苦。”

申屠豹道:“你是他朋友?”

李存孝摇头说道:“缘铿一面,素不相识!”

申屠豹道:“那你为什么要管这个闲事。”

李存孝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么,我只是不忍坐视人忍受痛苦而已。”

申屠豹道:“你可知道他杀了我座下二使?”

李存孝点头说道:“我看见了,刚才我也在场。恕我直说一句,这位的手法固然狠了一点,但以‘白骨门’人平日的作为,似乎是并不为过。”

申屠豹勃然色变,扬掌慾劈。

就在这时候,镇西路上传来一阵叮叮铛铛的铃声脆响,而且夹着一阵不徐不疾的得得蹄声。

申屠豹刹时面泛异色,垂掌收势,道:“老夫现在没空理你,待会儿咱们再细算这笔帐。”

说话问镇西路上出现了一人一骑,人是个身材瘦小,头戴大帽的青衣人,他骑的不是马,而是一匹小毛驴,驴脖子下挂着一串玲档,不住的响着,声音煞是清脆好听。

李存孝正看问,只听大帽黑衣客道:“这位,据说此人身上带有一宗令人觊视的奇珍异宝,‘白骨门’人就是等在这儿夺那宗奇珍异宝的;你要是自忖力够,就救他一救;要不然就别管,赶快走。申屠豹现在无暇他顾……”

李存存道:“多谢阁下,我要是就此一走,阁下怎么办?”

大帽黑衣客道:“这你就不必管我了,我死不足惜,也随时可死,恨只恨未能手刃岑东阳跟苗芳香那两个卑鄙无耻该死的东西。”

听口气,这位大帽黑衣客跟岑、苗二人似乎有什么三江四海的深仇大恨,对岑、苗二人是恨之入骨。

李存孝有心想问,然而就这一句话功夫,那青衣人骑着驴已到近前。只听见一声惊喜娇叫传了过来:“李爷……”

李存孝一怔抬眼,那青衣人已离鞍掠起,直向这座小亭扑来。

李存孝没听出是谁,一时间也无暇去想是谁,只听见申屠豹冷哼一声闪身迎了上去。

李存孝双眉一扬,“天外神魔”亲传的“魔杵”抬手发出,一般威力元俦的劲力直击申屠豹后心。

申屠豹不是庸手,他自然看得出这股劲力大到什么程度。只见他身躯一震,忙往一旁闪去。

他这一闪,青衣人恰好从他身边掠过,平安地到了小亭前,大帽一摘,仰脸说道:“李爷,是我。”

李存孝猛然一怔,这青衣人不是别人,赫然竟是令狐瑶矾的侍婢小翠,只见她一张娇靥乍惊还喜,动人异常。

定了定神道:“翠姑娘,怎么会是你……”

小翠道:“婢子奉姑娘之命,回来找你的。”

李存孝又复一怔道:“姑娘现在……”

小翠道:“姑娘现在老神仙身边。姑娘从老神仙那儿偷回了那‘藏宝图”让婢子回来找您还给您的……”

说着,她就要探怀。

“丫头,慢着。”

一声厉喝响起,申屠豹电一般地扑了过来,右掌一递,五指箕,硬向小翠怀里抓去。

小翠脸一红,叱道:“混帐……”

李存孝随手又是一下“魔杵”。

申屠豹硬是不敢接,身躯一偏,躲开了“魔杵”那威力无匹的一击,右掌仍抓小翠胸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2章 神秘黑衣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