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73章 苗疆八峒

作者:独孤红

说话问一阵沙沙之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由远而近。

小翠紧张地说了声:“来了。”

冷凝香镇定地“嗯”一声道:“为数还不少。”

那沙沙异响极其快速,转眼工夫已近三人身周,可是一到三人身周丈余外便立即停住!

冷凝香道:“我洒出的毒生效了,它们不敢越过那一圈毒,只不知道彼此间能相持多久……”

忽听那怪老者吹出的笛声转急,一声声既短又快,好不难听,能听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冷凝香道:“他在催蛇了,恐怕他还没发现躲在这儿的是三个人。”

李存孝忽然说道:“冷姑娘,要是能制住那个人,是否能驱散这些蛇?”

冷凝香道:“用当然,有道是‘蛇无头不行’,那个人就跟蛇头一样,射人射马,擒贼擒王道理一样。只是,两下里相隔这么远,你有没有把握制住那个人呢?”

李存孝道:“我没把握,试试看。”

猛提一口真气,把全身力道聚集在右手食指之上,飞起一指点了出去。

旋见那怪老者脸色一变,挥手中短笛往身上一划。

冷凝香神情一喜道:“傻子,这不是暗器。”

“叭”地一声,怪老者手中短笛由中而折,而且粉碎。

怪老音脸色剧变,慌忙抽身暴退。

“行了。”冷凝香笑道:“虽没伤着他,毁了他那根短笛也是一样,没了驱蛇的工具,看他还怎生驱这群蛇!”

忽听那怪老者发话说道:“何方高人莅临苗疆,怎不现身一见。”

虽然沙哑难听,却是一口流利汉语。

冷凝香道:“毕竟知道躲在这儿的是人了,还不算糊涂。他既然知道了,咱们就站起来跟他答话吧,别让他笑咱们中原人小家子气。”

三个人当即站了起来。

那怪老者脸色又是一变,道:“原来真是三位,哪位毁了老大的笛子?”

李存孝道:“我。”

怪老者霍地转望李存孝道:“小后生,老夫那根短笛乃是苗疆特产寒钢所制,从来无物能动它分毫,你用的什么暗器这般厉害。”

冷凝香轻笑一声道:“说来你也许不相信,他用的是指力。”

“指力?”怪老者一怔,旋即摇头:“你没说错,老夫是不信。这小后生多大年纪,能有多大道行,老夫活这么大年纪,还没听说有哪一个能用指端逼力十丈,而且威力骇人听闻的。”

冷凝香道:“信不信在你,也许他就是你所见的头一个。”

怪老者一双凶睛转了两转,道:“小后生,老夫养的那群爱蜂,也是你杀的么?”

“不。”冷凝香道:“那是我,我只是以毒攻毒试上一试,谁知道你那些蜂不及我施的毒剧厉害……”

怪老者两眼一睁道:“女娃儿,你施的是毒?”

冷凝香道:“不错。”

怪老者道:“你擅施毒?”

冷凝香道:“也不错。”

怪老者道:“据老夫所知,当今世上没几个擅施毒的。”

冷凝香道:“可是‘翡翠谷’人人擅施毒。”

怪老者脸色一变道:“女娃儿,你是‘翡翠谷’的人?”

冷凝香道:“怎么,你也知道‘翡翠谷’么?”

怪老者震声喝问道:“女娃儿,你姓什么?”

冷凝香说了一个冷字。

怪老者满口黄牙一咬,道:“那冷元垢是你的什么人?”

冷凝香道:“冷谷主是我生身之母。”

怪老者脸色大变,转身一溜烟般奔向莽林,刹时没了影儿。

李存孝为之一怔。

小翠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一听说您是‘翡翠谷’冷谷主的掌珠便吓成这样儿?”

冷凝香一双美目睁得大大地,望着那怪老者逝去处道:“我想起他是谁来了。”

小翠道:“姑娘,他是谁?”

冷凝香道:“早在二十年前,家母曾在南海五指山上独斗‘南海二凶’,杀了一个,跑了一个,找了多年没找着他,近二十年没见他的踪影。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当年自家母掌下侥幸逃生未死的‘南海二凶’之一,我听家母说过南海二凶,当年在五指山’上也养着不少毒物,剿平他们的巢穴很费了一番手脚。”

小翠道:“照您这么说,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当年那南海二凶’中没死的一个。”

冷凝香道:“真要是他们的话,往后恐怕还会有麻烦。”

小翠道:“您瞧他吓成这个样子,往后还会有什么麻烦?”

冷凝香摇头说道:“南海二凶’桀熬凶残,仇恨之心特重。当年家母剿平了他们的巢穴,这没死的一个一定记恨心中。他或许不敢到‘翡翠谷’去寻仇,但‘翡翠谷’的人如今到他这个地盘来,恐怕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小翠道:“婢子看他已经是吓破胆了。”冷凝香道:“但愿如此了。他这一跑,这一带便不会再有人了,咱们赶快趁这机会走吧。”

她迈步要走。

小翠一把拉住了她道:“姑娘,小心蛇。”冷凝香这才想起身周还有蛇,也不由一惊,迈出去的脚又忙收了回来。

李存孝道:“让我开道吧。”

跨一步抢先行去。

冷凝香忙在背后急说道:“李郎小心,这些蛇毒得很。”

李存孝不是不知道苗疆这些毒物有厉害,他早就提防着了。可是他一直走出两三丈去仍没见一条蛇。

敢情那群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走了。

冷凝香笑道:“这才叫树倒猢狲散呢,让人空耽了一场心。”

话虽这么说,三个人仍是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地一路警觉着往前走。

十丈远近不过转眼工夫,到了那路口上,水潭边,仍未见有任何异动。

冷凝香这才真真松了一口气道:“好了,咱们可以放心大胆进入那捷径了”

小翠眼望着那条瀑布道:“您说那捷径的入口在瀑布后?”

冷凝香道:“是的,瀑布后有一个洞穴,那就是捷径的人口。”

小翠皱眉说道:“瀑布这么宽,冲力又是这么大,咱们怎么进得去?”

冷凝香笑道:“傻姑娘,用不着从正面冲进去,你仔细看看,那瀑布的两边跟山石之间不是有缝隙么,咱们只消绕着水潭走过去,然后纵身一跃从那缝隙中穿进去就行了。”

小翠仔细一看,这才看见那条瀑布跟山石之间,有个一人多宽的缝隙,小翠笑了:“婢子还当是得从瀑布中间冲过去呢。”

冷凝香微一摇头道:“真要那么个走法,看这条瀑布的泻势与冲力,咱三个之中恐怕只有李爷一个人能冲过去。”

说话间三个人已然绕到瀑布边上,侧面望过去,巨大的瀑布后有个一人多高、丈余宽的黝黑洞穴。

三人的站立处,跟那条瀑布还有两三丈,虽然还有两三丈,可那瀑布泻人水潭激起的水花已然溅在身上,衣裳上湿得东一片,西一片的。

李存孝道:“瀑布与山石间的缝隙够大,从中间穿过去不难,难只难在那洞口石头上长满了青苔,滑得很,一不小心便有失足之虞……”

冷凝香转望小翠道:“小翠,你有把握么?”

小翠望着瀑布后山洞口那层深绿色的青苔,面泛难色,道:“婢子没把握,为了赶紧找到姑娘,婢子愿意冒这个险,也愿意勉力一试。”

李存孝道:“这样吧,我先过去,好有个照应,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拉翠姑娘一把。”

冷凝香点了点头道:“只有这样了,你要小心,说不定洞里还有什么歹毒埋伏。”

李存孝道:“我省得。”

人随活动,腾身而起,直向那瀑布与山石间的缝隙掠去。

李存孝得当世两大奇人真传,一身所学高绝,轻功身法尤著造诣,他轻易地穿过那缝隙进入了瀑布后的洞口。

他也不敢大意,当双脚即将沾地踩实之际,他猛然提一口真气,使得身躯在半空停了一下,容得足尖试稳后,才踩实落地,他安稳地落在那层深绿的青苔上,一动没动,跟钉在那儿一样。

站稳后,他转眼先打量眼前洞穴,十丈内还可见物。洞道干净,没障碍,也没埋伏,十丈外却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抬手向着冷凝香跟小翠招了招,小翠先走,只见她娇躯一拧便窜了过来,一闪便穿进了缝隙内,李存孝没容她沾那片青苔,伸手抓住小翠胳膊,振腕轻轻一抖,小翠一个娇躯立时往洞内射去,安安稳稳落在丈余外的洁净石头上。

轮到冷凝香了,李存孝也照样施为,冷凝香也安安稳稳地落在小翠身边。

最后,李存孝轻轻一掠也掠离了那片青苔,看他稳如泰山,先后用劲带两个人,那片青苔上却是一点特异也没有。

瀑布声大,洞内回响,其声如千军万马奔驰,震耳慾聋,对面说话都听不见。

李存孝松一口气,传音说道:“瀑布声大,有碍听觉,里头有什么动静咱们不容易听见,由此往里,咱们要特别小心。”

迈步当先往里行去。

冷凝香一拉小翠,快步跟了上去。

过十丈,眼前一片黝黑,李存孝竭尽目力内望,勉勉强强可以看见些事物。

他只觉得洞道很干燥,也很洁净,似乎经常有人在里头走动。

洞道不是笔直的,而是弯弯曲曲的,不过大小未变,走了老远仍是那么宽大。

三个人一前二后,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怪得是竟然没碰见一点埋伏,是这条捷径根本未置埋伏,还是没料到有外人也走上这条捷径,放心没设埋伏,那就不得而知了。

尽管三个人心里这么想,可是没一个敢大意,仍是运功护穴,步步为营。

那瀑布的声响越来越小了,显见得三人入洞已相当深。

顿饭工夫之后,眼前忽现光亮,小翠心中一喜,脱口说道:“到头了。”

冷凝香道:“可能。”

小翠扭过头来望着她道:“您没走过这条路么?”

冷凝香笑道:“傻姑娘,这条路是我擒住那生苗告诉我的,并不是我以前走过。”

说话间转过一个弯,眼前大亮,一个洞口呈现。

这个洞口在十丈外,比入口要小得多,只有半人高,宽窄也只能容一人进出。

出口近在眼前,李存孝越发不敢大意,双臂凝足真力以防不测。

小翠道:“姑娘,洞外就是‘苗疆八峒’么?”

冷凝香道:“大概是吧,那个生苗只告诉我这儿有条捷径通‘苗疆八峒’,走这条捷径可以避开很多处险恶,我也没多问,现在已经到了出口了,洞外应该就是‘苗疆八峒’了。”

李存孝有点紧张,他倒不是怕别的,而是那种矛盾心理的作

祟。

十丈距离转眼间,忽然他一怔,道:“洞外不是‘苗疆八峒’。”

这时候,冷凝香跟小翠也看见了,这个洞口聚临着一道不知道有多深的山涧,也就是说这个洞口高高的在一块峭壁上。

对面,约莫有三、四十丈距离的峭壁上,另有一个一般大小的洞口,这个洞口跟那个洞口之间,有一条山藤编成的藤桥相连着,风过处,那条藤桥摇摇晃晃的。

冷凝香定了定神道:“看来咱们还得又要绕一个山洞。”

小翠道:“姑娘,您敢走么?”

冷凝香道:“敢倒是没有什么不敢的,怕只怕走到桥中间的时候,突然遇到什么埋伏,那可就糟了。”

小翠一惊道:“您看……会么。”

冷凝香道:“那谁知道。要照咱们走过的这一段看,似乎不会有什么埋伏,不过咱们不能不防万一。”

李存孝探头出去往下看了看,回过头来皱眉说道:“这条山洞深得很,深不见底。”

小翠当即又是一惊。

冷凝香望着小翠,道:“待会儿别往下看,你就不会怕了。”

小翠笑笑说道:“谢谢您,跟您在一起,婢子不会怕的。”

李存孝道:“为防万一,咱们别同时过去,我先过去,等我到了对崖之后,两位再过去。”

话落,转身钻出了洞口。

冷凝香忙道:“你小心。”

没听李存孝答话,只见他从容洒脱地踏上那三四十丈长短的藤桥,步若行云流水般往对崖行去。

风过处,藤桥不住晃动,可是一任藤桥晃动,李存孝一个身躯却是安稳如泰山,转眼工夫已到了藤桥中间。

小翠叹道:“李爷不愧是艺出当世两大奇人门下的绝世高手,单看这渡桥身法已是常人难及……”

冷凝香望着那颀长身影,美目中异采闪动,道:“难在四字‘从容洒脱’,能做到这一点的,当世之中恐怕挑不出几个。”

说话间,李存孝已安然抵对崖,向这边招了招手,道:“两位请过来吧。”

冷凝香道:“小翠你走前头,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3章 苗疆八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