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74章 天下第一人

作者:独孤红

黑暗中老人道:“嗯,李存孝,这名字不错,你看得见我么?”

李存孝道:“只隐隐约约看得见一点。”

黑暗中,老人说道:“能在这‘苗疆’山腹内看见东西的,除了我之外就该是你了,年轻人,你迈步往前走。”

李存孝当即迈步往前走去,走了约莫出两三丈距离,忽听黑暗中那老人道:“可以了,年轻人,你听听看。这是什么。”

只听一阵叮当响。

李存孝问道:“老人家是戴了脚镣呢,还是戴了手铐?”

黑暗中老人道:“脚镣,幸亏只是脚镣,要不然我早就饿死

了。我戴的这对脚镣是‘苗疆’寒铁打制的,就是神兵利器也难动它分毫,你有办法弄断它么?”

李存孝一听是“苗疆”寒铁,心日当即暗忖道:那“南海二凶”之一的怪老人,用以驱蛇的铁笛也是“苗疆”寒铁打制的,自己隔近十丈距离能一指碎了它,现在断这脚镣应是不成问题的。

心里这么想,嘴里却道:“让我试试。”

只听黑暗中老人道:“那么我动动脚,你听声辨位找着它下手吧。”

一阵叮当响传了过来。

李存孝听出这阵叮当之声来自左前方,当即俯身伸手抓了过去,一把抓个正着。

脚镣人握,他心头为之一震,他觉出手中的铁链每一环都如拳头般大小,那整条的铁链,粗细不下于人的胳膊。

只听黑暗中老人迫:“我就被这一铁一石两种死物困在这儿几十年了,错非是这种铁链,这等所在也休想困住我。年轻人,你只找着近腿处把铁链截断就行了,别的你就不用管了。”

李存孝摸着了近铁箍处,单掌凝功,猛力一掌劈了下去,阵火星激射,一根粗若人臂的铁链硬生生被他那凝聚了内家真力,凝聚了佛、魔二门神功绝学的一掌震断了。

黑暗中那老人骇然说道:“年轻人,就凭这一掌,你就该是天下第一人。”

李存孝没说话,凝足真力一掌,又断了另一根。

两根铁链刚断,只听黑暗中那老人一声怪叫:“我又可重见天日了,年轻人,此皆拜你所赐,大恩不言谢,老身我记下了,咱们‘苗疆八峒’再见。”

李存孝只觉身边刮过了一阵疾风,随听身后小翠一声惊呼。李存孝听得清楚,那阵疾风在黝黑的山洞里倏而远去,刹时间就听不见了。

只听冷凝香道:“李郎,他走了。”

李存孝道:“我听见了。”

小翠道:“吓了婢子一跳,这人真是不通情理,怎么李爷刚助他脱困他就跑了,他却连谢也没谢……”

冷凝香道:“谁说人家没有谢,你没听他说么,能重见天日皆李爷所赐,大思不高谢,他记下了……”

忽然轻‘噢’一声道:“怎么她是个女的?”

小翠道:“您怎么知道她是个女的?”

冷凝香道:“没听她说么,‘老身我记下了’?不是女的怎会自称老身。”

小翠道:“原来她是个女的……”

李存孝道:“这位老人家功力不弱,她心中对‘苗疆八峒’仇恨甚深,尤其痛恨托身在‘苗疆八峒’中的汉人,甫自脱困她分不出谁是谁,若让她早一步抵达‘苗疆八峒’,后果不堪设想……”

冷凝香心中大震,急道:“不错,咱们快走。”

也不管李存孝动了没有,拉着小翠便跑。

尽管三个人心里都急,毕竟黑暗所碍不能尽展身法,全力施为,一盏茶工大之后才驰抵了洞口,看见了光亮。

到洞口再看,这洞口仍在一块石壁的半腰,离地约有十几丈高,有一条藤梯由洞口直挂地下。

洞口外,是一条狭窄的谷道,长满了矮树野草,不见人迹,便连只飞禽走兽也没有看见。

仍不见“苗疆八峒’在何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