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海飘香》

第09章 高深莫测

作者:独孤红

白衣客道:“我知道,他是‘寒星’温家的少主。”

轿中人道:“他叫温少卿,从小在那种环境里长大,养成了他自高自大,狂傲暴 的性情,仗着他家大、业大、势大,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白衣客道:“那难怪,谁教他是温家的少主。”

轿中人道:“温家少主有什么了不起,我就瞧不起这种人,对别人他既凶暴又残忍,见了我就变成了个软骨头。连大声说句话都不敢,没有一点昂藏七尺须眉大丈夫气概。”

白衣客迟疑了一下道:“他对姑娘百依百顺,那不是挺好么?”

轿中人道:“你认为他对我百依百顺就是好么?”

白衣客道:“据我所知,每一个姑娘家都喜欢……。”

轿中人没让他说下去,截口说道:“看不出你懂的还挺不少呢,其实你错了,并不一定每一个女儿家都喜欢这种人,像我就不喜欢这种对男人凶暴残忍,见女人就软了骨头的人,我喜欢有性格,有丈夫气概的人,实际上软骨头我见得多了,我极希望碰见个跟这些人不同的人。”

白衣客道:“那或许是各人的看法不同。”

轿中人道:“本来就是,你以为每个人的看法都一样么?那绝不可能,每个人长得都不一样,看法又怎会是一样。”

白衣客又沉默了。

轿中人忽转话锋,问道:“你看温少卿的一身所学怎么样?”

白衣客道:“‘寒星’威震天下,温少卿家学渊源,自然是高人一等,天下罕匹。”

轿中人道:“好一个高人一等,天下罕匹,你很机警,也的确很会说话。”

白衣客道:“姑娘这话……”

轿中人问道:“我只是想要知道,你有没有跟他动过手?”

白衣客摇摇头,说道:“没有,我不会随便跟人动手的。”

轿中人道:“你这是骗我,你忍心骗我么?”

自衣客忙道:“姑娘,我说的是实情、实话。”

轿中人道:“还说是实情实话呢,我认为你不但跟他动过手,而且还让他吃了亏,对不?”

白衣客道:“姑娘料错了……”

轿中人道:“我料错了,真的么,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温少卿了,敢说他的生身父母都如我。你要不是跟他动过手,让他吃了亏,当他知道是你打伤了他的‘寒星四使’之后他会放过你?绝不会,温少卿不是那种人。”

白衣客神情微震,道:“姑娘也听见了,他是冲着姑娘。”

轿中人道:“话他是这么说,可是我知道他是不是冲着我,我认为他是明知不是你的对手,落得趁机使个顺水人情,你说我料对了么?”

白衣客道:“姑娘,事实上我的确……”

轿中人话声忽转幽怨,道:“还的确,你好狠的心,你怕什么,是怕我怪你,还是怕我多了解你?我告诉你,前者我不会,后者你不该,我把你当成我的——我的须眉知己,对你尽掬一片真心,你忍心再这么对我?”

白衣客胸气动荡,默然未话。

轿中人毫不放松地问道:“告诉我,我料错了么?”

白衣客略略一叹,道:“姑娘,你这是何苦,你何必非……”

轿中人道:“别问我何苦,也别管我为什么非知道不可,只告诉我,我料对了没有?”

白衣客一点头道:“姑娘料对了。”

轿中人 声说道:“你这人真是,早说不就没事了么,为什么非得让人难受一阵子才肯说。”

白衣客道:“我不愿意让人知道温少主在我手下吃了亏……”

轿中人“哦”地一声道:“那为什么?”

白衣客道:“姑娘,事关‘寒星’威名,温家……”

轿中人轻叹一声道:“我没看错人,你的确是一个宅心仁厚、胸襟气度两皆超人的人,有君子风度的顶天立地大丈夫,温少卿他这一点就绝难跟你比,其实他哪一点又比的上你,你知道,换换是温少卿,或者是别人,炫耀还怕来不及呢。”

白衣客道:“谢谢姑娘夸奖。”

“怎么又来了。”轿中人问道,“记住,下次不许再对我说个谢字,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就不再理你。一辈子……”

白衣客赧然笑了笑,没说话。

轿中人忽又问道:“究竟是怎么个情形?你是怎么跟他动的手?”

白衣客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被逼无奈,出手自卫而已。”

轿中人道:“据我所知,温少卿不出手便罢,一出手就是既毒又狠的煞手,而这些煞手尽是‘寒星’绝学,你能克制‘寒星’绝学。”

白衣客道:“姑娘,应该说我是侥幸……”

“又来了。”轿中人道:“你要知道,谦虚固然是一种美德,但过份的谦虚就变成虚伪了,一个人亢固然不可,但卑也大可不必……”

白衣客道:“那么我这么说,‘寒星’绝学亦未能奈何我。”

轿中人道;“而且还在你手下吃了亏,对不?”

白衣客一点头道:“是了,姑娘。”

轿中人道:“你跟他总共过了几招?”

白衣客道:“应该说他先后向我发了两招!”

轿中人道:“只两招,哪两招?”

白衣客答道:“听他说是什么‘修罗指’跟‘拘魂爪’。”

轿中人失声道;“‘修罗指’跟‘拘魂爪’?这两种绝学便是‘寒星’威震天下,当世无敌的,你能破这两种绝学?”

白衣客道:“姑娘,应该说这两种‘寒星’绝学没能奈何我。”

轿中人道:“据我所知,在当世之中,近百年来只有两位奇人能破这两种‘寒星’绝学,怎么你也……”

一顿接着道:“你跟这两位奇人有渊源么?”

白衣客道:“姑娘指的是哪两位奇人?”

轿中人道:“一位是‘小寒山’‘大雷音寺’的枯心和尚,一位是‘哀牢山’‘长寿谷’中的‘天外神魔’独孤长明。”

白衣客神情微微一震,摇头笑道:“姑娘,这两位奇人我一位也没听说过。”

轿中人道:“这两位奇人,一位早在五十年前便纵横宇内,  天下,一位则是在近五十年才被人知晓,前者是‘天外神魔’独孤长明,后者是枯心和尚,据说枯心和尚也许健在,而那位‘天外神魔’则几十年来未见踪影,恐怕已经不在了。”

白衣客笑道:“这就是了,那我怎么会跟这两位奇人有渊源。”

轿中人道:“你真的跟这两位奇人毫无渊源?”

白衣客道:“我刚说过,这两位奇人我连听都没听说过,又怎会跟他二位有渊源。”

轿中人诧异地道:“那你怎么能破这两种‘寒星’绝学?”

白衣客道:“我不说过么,也许我是侥幸碰巧了!”

“不可能,”轿中人道,“这是绝不可能的事,你会武,而且一身所学高绝,你应该知道,武学一途绝没有侥幸跟碰巧这一说。”

白衣客道:“那……那我就不知道怎么能破这两种‘寒星’绝学了,也许我的所学也能克制这两种绝学……”

轿中人道:“这倒有可能,不过这种可能也很小,因为据我所知……你这身武学是跟谁学的,能告诉我么?”

白衣客说道:“说出来姑娘也许不信,我这是无师自通。”

轿中人讶然说道:“无师自通,这话怎么说?”

白衣客道:“我告诉过姑娘,我是个出身贫寒的小家子弟。寒家世代务农,我自小就跟着大人下田耕作,帮帮忙,打打杂,有一回犁过土翻,我从烂泥里检到一只铁盆子,那只铁盒子里装着一本残缺不全的绢黄小册,封面上只有‘归元真’三个字……”

轿中人道:“那想必是一本秘笈。”

白衣客道:“起先我根本不知道它是一本秘笈,也根本不懂,只见它上面写着字还画着不少姿态不一的人像,觉得好玩,就把它偷偷塞进怀里藏了起来,背着人的时候拿出来看看,照上面所画人像学学,真到长大懂事学成之后才知道它是一本武学秘笈,所以我说我是无师自通。”

轿中人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你的确算得上是无师自通,福缘也很是深厚,那本秘笈呢,如今可在身上?”

白衣客道:“早在三年前就烧掉了。”

轿中人惊叫说道:“烧掉了,这么一本珍贵的秘笈,你怎么把它烧掉了?”

白衣客道:“姑娘,我所以这么做,是遵从那秘笈最后一页上十六个字的指示……”

轿中人“哦”一声问道:“那十六个字是怎么说的?”

白衣客道:“那十六个字是‘归元真记,留赠有缘。学成焚化,勿再流传。”姑娘请想,手著秘笈之人既有这种指示,我岂敢不尊从?”

轿中人道:“也许当初那手著秘笈之人怕秘笈沦落魔道,或传扬开去,引起武林浩劫……”

顿了顿,接道:“以我看,那本秘笈可能是‘天外神魔’独孤长明或‘大雷音寺’的枯心和尚留下的。”

白衣客道:“姑娘,何以见得?”

轿中人道:“因为那秘笈上所载武学,能克制这两种‘寒星’绝学。”

白衣客道:“姑娘料错了,在那十六个字下面是有四个字,那应该是当初手著这本秘笈之人名号,那四个字既不是枯心和尚也不是独孤长明,而是‘抱玉书生’。”

轿中人诧声说道:“‘抱玉书生’,这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武林中何时有这么个人?”

白衣客道:“也许他是位百年前的异人。”

轿中人道:“可能,百年以前的人我知道的不多,只是有名的人我也知道。怎么就没听说过……”

白衣客道:“姑娘,有些人不好名,有些人终生隐于山林,不为人听知。”

轿中人道:“那倒也是,不过错非是我,换换别人对你这种无师自通的说法是不会相信的。”

白衣客目光一凝,道:“怎么,姑娘!”

轿中人道:“你会武,你应该知道,武学不比别的,是需要有人指点的,无师自通的事并非没有,或有所得,但不可能有大成,也就是说不可能像你这身所学那么高绝……”

白衣客神情为之震动,他刚要说话,轿中人已接着说道:“不过也有一种例外,那就是禀赋绝佳天份特高的,像你,以我看你的禀赋很好,人也十分聪明,无师自通而有大成是有可能……”

白衣客神情微松,暗暗吁了一口气,但他也向着软轿投过歉然、愧疚的一瞥。

轿中人话锋忽转,道:“不谈这些了,告诉我,你真是临出城的时候看见温少卿在这儿追杀人,来看个究竟才碰上温少卿的么?”

白衣客微一点头道:“是的,姑娘。”

轿中人道:“恐怕你没留意,这儿离城门不近,又有房舍挡着,人在城门处可看不见这儿。”

白衣客呆了一呆,脸上微红,道:“姑娘,我是听见这儿有人呼叫……”

轿中人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听见有人呼叫,而说看见温少卿在这儿追杀他的‘黑衣使’?”

白衣客说道:“我只是把我所以到这儿来,怎么碰见到温少卿的原因告诉姑娘,并没有那么多想。”

轿中人道:“你要知道,你这么替人挡着、遮着,人家可未必领你这份情啊。”

白衣客脸猛然一红,道:“这个,姑娘……”

轿中人道:“别这个,那个的了,告诉我,是不是温少卿不让你出城,把你找到这儿来的?”

白衣客双眉一扬,道:“姑娘似乎不必计较……”

轿中人道:“我为什么不计较,在‘大相国寺’前我是怎么说的,准敢犯你,就是跟我冷月作对,温少卿他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白衣客道:“姑娘冤枉他了……”

轿中人道:“我冤枉他了?你还护着他,替他说话,你这个人真是少见,要不是你有一身高绝所学,能破这两种‘寒星’绝学,他非杀你不可,你还一味地护着他,替他说话,我真不憧……”

白衣客说道:“姑娘,我好好的,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

轿中人道:“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放他走么,他把我接到‘龙庭’之后一转眼就不见了,当时我没在意,也没想那么多,直到后来我才醒悟他是背着我找你去了,我既气又急,找遍了大半个‘开封’最后才找到这儿来,在路上我就决定了,他要是伤了你,哪怕是毫发之伤,我不惜跟他温家闹翻,也要找他要回来,而且是加倍索还……”

白衣客心中激动,表面上却淡然说话:“姑娘的隆情高谊,让我感激……”

轿中人道:“你是怎么回事,不是言谢就是感激,难道你只会说这两句,难道我就稀罕你这两句?”

白衣客毅然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高深莫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血海飘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