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09章 慾擒故纵

作者:独孤红

一大早,张家口大部份还在睡梦中,家家户户都还没开门。只有拾粪的背着粪筐,拿着粪叉满街跑。

南街一家相当大的客栈前停了一辆单套马车跟六匹健马,只有车辕上高坐着一个黑衣汉子,车帘掀着,车里没人,六匹健骑也是空鞍。

转眼工夫之后,客栈那半掩的两扇门里鱼贯走出了七个人,最前头一个是个穿着气派讲究的瘦老头儿,他身边是个穿黑衣的阴沉脸瘦高个儿,后头五个都是中年汉子,高矮胖瘦不等,穿着互不一样,但有一样是相同的,五个人眉宇间都有一股子凶残剽悍色。

这五个汉子一手提着兵刃,一手提着简单的行囊,出门径自在五匹健马的鞍旁挂。

那瘦老头儿则在阴沉脸瘦高个儿的搀扶下登上了马车,瘦老头儿上了马车,阴沉脸瘦高个儿放下车帘,然后翻身跨上车后一匹健马,一挥手道:“走。”

车辕上赶车汉子抖缰挥鞭赶动了马车,那五个汉子也翻身上马随着阴沉脸瘦高个儿跟在马车之后驰去。

就在这时候,一匹泼了墨般的健骑从一条胡同里驰出,马上是个手提马鞭的大帽黑衣客,他的坐骑刚好截住了马车,吓得赶车汉子连忙拉偏套车牲口往一边躲。

马车躲开了,赶车汉子一瞪眼刚要骂。

只听大帽黑衣客道:“哟!那不是杜兄么?”

阴沉脸瘦高个儿一怔,凝目道:“尊驾哪位?”

大帽黑衣客一笑说道:“杜兄真是贵人多忘事,怎么才一夜工夫就不认得我了,我姓费。”

杜毅又复一怔,“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费兄,费兄一顶大帽遮住了大半张脸,兄弟一时没看出来,抱歉,抱歉,费兄不是说昨儿晚上走的么?”

大帽黑衣客道:“昨儿晚上有点事儿耽误了,杜兄这是要上哪儿去?”

杜毅道:“兄弟护送敝上回京里去。”

大帽黑衣客“哦”地一声道:“那真是太巧了,我也要上京里去,正好跟杜兄做个伴儿,不知道是不是方便?”

杜毅脸上有了难色,道:“这个……”

只听车里的瘦老头儿道:“多个朋友多个伴儿,有什么不方便的,杜毅,就请你这位朋友跟咱们一块儿走吧!”

大帽黑衣客冲马车一抱拳道:“谢谢主人了。”策马到了杜毅身边。

杜毅只好冲大帽黑衣客不自在地笑了笑,喝道:“走。”

赶车汉子把骂人的辞儿咽了下去,抖缰挥鞭又赶动了马车。

车马往东去远了,客栈对门两扇窄门开了,里头走出个人,是个浓眉大眼壮汉子,他飞一般地走了。

日头正在头顶,能烤出人的油来,一点风也没有,即或偶尔吹过来一阵,也是热的,那股子炙热儿几乎能让人窒息。

马身上有汗,人身上的衣裳都让汗湿透了。

晒在大太阳底下的人不好受,坐在车里的人更是热上加闷,那滋味儿更让人难受,把车帘掀开都不行。

大帽黑衣客头上有顶大帽遮着还好点儿,杜毅跟那五个汉子没一个不大把大把的搂汗。

幸好这条路紧挨着洋河,可以时常歇歇马,要不然连牲口也受不了。

大帽黑衣客也热,可是他还能谈笑自若:“天儿真热啊!”

杜毅苦着脸道:“可不么,这条路真不是人走的,连棵树都没有。”

大帽黑衣客道:“朔漠之区,本就如此,咱们已经过了宣化,再往前去辛庄子,有乘凉的地儿可以歇脚。”

只听车里瘦老头儿道:“快到辛庄子了么?”

杜毅忙道:“是的,姚老。”

车里瘦老头儿“嗯”了一声道:“辛庄子一带有大片的树林子,是得歇歇了,再不歇人跟牲口都受不了,咱们赶一阵吧。”

车辕上赶车汉子挥起了一鞭,车后七个人也都磕了马。

一盏热茶工夫之后,远远望见前头一片苍翠,这当儿望见一片浓密的树林子,跟在大沙漠里望见绿州没什么两样,别说人了,连牲口都为之精神一振。

车马驰进了树林子,瘦老头儿头一个从车里钻出来,解开衣裳猛吸了几口气,然后矮身坐在了一棵树下。

外头觉得没风,树林里有风,而且是凉风阵阵,要多舒服有多舒服,让人觉得身子发软,骨头都酥了。

几个人都下了马,把坐骑往林里一撒,全都找棵树坐了下去,有个一脸络腮胡、神色粗暴的大汉更三把两把把上身脱了个精光,道:“这树林子里要有一池水,脱光了在里头泡会儿,让我少活几年我都干。”

一个惨白脸,神色比杜毅还阴沉的汉子冷冷说道:“别不知足了,有这么一片树林子歇歇腿,已经是天上掉下来的了。”

只他两个在说话,别的几个似乎连张嘴都懒,头靠在树干上。闪着眼,一动不动。

大帽黑衣客把头上那顶大帽也拿了下来,抓在手里当扇子,风还挺不小的。

惨白脸汉子嘴里说着话,眼往黑衣客坐处瞟,突然间他那双目光像落在了烙铁上,整个人差点没跳起来,他忙把目光收了回来,脸色都变了。

黑衣客闭着眼,拿那顶大帽一下一下地扇着,可没留意那么多。

惨白脸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转,站起来走向了坐在不远处一棵大树下的杜毅,往杜毅身边一坐,低低说道:“杜爷。”

杜毅没睁眼,打鼻子里“嗯”了一声。

惨白脸两眼紧紧盯着几丈外的黑衣客,不敢眨一眨:“您这位朋友,姓费的,您认识他么?”

杜毅道:“他叫费独行,是个刚出道儿的,一身功夫很俊。”

惨白脸道:“杜爷,您走眼了,他不叫费独行,他叫费慕书。”

杜毅含混地“哦”了一声道:“是么?”猛然睁开了两眼,身子一挺离开了树干,霍地转眼望着惨白脸,惨白脸抬手捂住了他的嘴,道:“杜爷,小声。”他手放了下来。

杜毅一点就透,忙朝那边望了一眼,然后急急说道:“你说他是谁?”

惨白脸道:“费慕书,当年的大响马,前些日子在辽东越狱的费慕书,您听说过么?”

杜毅的脸色顿时似乎也有点白,道:“真的,你没认错?”

惨白脸道:“当年我见过他一面,只那一面就够了,他一个人,一把剑,没几个照面,不可一世的燕山七狼全躺下了,他身上连一点儿血腥儿都没有。我绝不会认错人,我要是认错了人,您可以把我的眼珠子掏出来。”

杜毅两眼发了直,道:“弄了半天原来是他,那就难怪了,这么看毁赵麻子跟丁秃瓢儿的一定是他。老纪,你敢不敢去看看他马鞍旁那个革囊里有没有东西。”

惨白脸有些怯意,道:“这个……”

杜毅为人机灵,马上转移话锋道:“算了,毁赵麻子跟丁秃瓢儿的是不是他,并不能证明他是不是费慕书,你坐这儿别动,我去禀报师爷一声去。”

他站起来跟个没事人儿似的走向姓姚的瘦老头儿,到了姓姚的瘦老头儿身边,他往下一坐,低低叫道:“师爷,师爷。”

姓姚的瘦老头儿没动静,敢情已经睡着了。

也难怪,旅途劳累,在车里闷了一上午了,碰上这么凉快地地下车一歇,搁谁谁也困。

杜毅伸手摇了摇他,又叫了他两声。

瘦老头儿有动静了,嘴动了几动,含混地道:“等会儿再走,咱们又不急。”

杜毅忙接口道:“不是催您走,我来禀报您一件事儿……”

瘦老头儿一皱眉道:“什么事儿非在这时候说不可?等会儿再说会憋死么?”

杜毅道:“师爷,这不是件小事儿。”

瘦老头儿两眼一睁道:“什么事儿,说?”

杜毅忙道:“我告诉您之后您可千万镇定,要不然咱们这几条命说不定都得留在这儿。”

瘦老头儿目光一凝道:“到底是什么事儿?”他话声已经放低了不少。

杜毅道:“咱们想拉没拉的那个姓费的,您知道他是谁?”

瘦老头儿往黑衣客坐处没过一瞥道:“他是谁?”

杜毅道:“他是费慕书。”

瘦老头儿脸色猛然一变,睡意全消,刹时间,两眼瞪得比鸡蛋还大,他飞快的向着黑衣客坐处又投过一瞥,伸手抓住了杜毅,手直发抖。道:“你,你怎么不早说?”

杜毅道:“我也是才知道,刚听冷面殃神纪子星告诉我的。”

瘦老头儿道:“他又怎么知道他是费慕书?”

杜毅道:“纪子星说当年见过他一面。”

瘦老头儿道:“当年见过他一面?纪子星他别认错人?”

杜毅道:“不会的,纪子星说他要是认错了人,愿意把眼珠子掏出来。”

瘦老头儿道:“这么说他真是费慕书了,在张家口他透出口风想找事儿,现在又盯上了咱们,他,他想干什么?”

杜毅脸色为之一白道:“不会的,师爷,那时候他连名字都是假的,找事儿干又怎么会真。”

瘦老头儿道:“别是他已经摸清了咱们?”

杜毅忙道:“那怎么会,张家口混了多少年的都不知道素君姑娘是咱们的人,再说咱们是头一回来张家口,谁又会认识咱们。”

天知道他揪不揪心,他这是安慰自己,倒不是安慰瘦老头儿。

瘦老头儿道:“那么你说,他盯上咱们是怎么个意思?”

杜毅道:“这个……对了,师爷,他是个响马,又是个越狱重犯,如今官家一定在到处缉拿他,跟咱们走在一块儿准保平安,他上哪儿找您这个护身符去,谁又想得到,费慕书在您这位和中堂府的首席师爷身边儿呢?”

瘦老头儿道:“这么说他并不是要上京里去?”

杜毅道:“那难说,或许他是真要上京里去,要不跟咱们走在一块儿,只怕他难进城门。”

瘦老头儿“唉”地一声道:“错了,错了,这回办砸事儿了。早知道他是费慕书,在张家口说什么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看来,有时候过份小心也会出错儿。”

杜毅一怔道:“怎么,师爷,您要拉他?”

瘦老头儿道:“怎么不?费慕书只这么一个,求都求不到,有他一个胜过纪子星这些人千个。”

杜毅变色道:“师爷,他可是个大响马,越狱的重犯啊?”

瘦老头儿道:“纪子星这些人哪一个不是黑道上的囚徒?咱们要的就是这种人,费慕书的条件比他们都好得多。”。

杜毅沉吟道:“那……师爷,拉他恐怕不大容易啊。”

瘦老头儿chún边掠过一丝诡异笑意,道:“我知道,我有办法,这么多年来,凡是让我看上的,哪一个逃得出我手掌心去?”

杜毅道:“那,咱们怎么下手?”

“不忙,”瘦老头儿摇头说道:“等回到京里之后再说,到了京里就算进了咱们的地盘儿,到那时候就算万一不成,咱们也不怕他了。”

杜毅又何尝愿意现在下手,忙点头说道:“您说的是,您说得是。”

瘦老头儿道:“咱们这些人当中只你跟他最熟,利用路上这段工夫多跟他套套交情,顺便探探他的口气,到时候也好说话,你去吧,告诉纪子星千万别露声色,千万别再让多一个人知道。”

杜毅答应着站起来走了回去。

他们这边一直嘀咕,可没留意黑衣客chún边掠过一丝笑意。

又歇了一会儿工夫之后,上路了。

冷面殃神在黑道上是数一数二的凶徒,他很听杜毅的话,没露一点儿声色,可是他也躲得黑衣客远远的。

杜毅奉有命令任务在身,不得不跟黑衣客接近,他跟黑衣客并辔前驰,没话找话,尽管嘻嘻哈哈的,可就那么不自在。

车马过了鸡鸣驿,杜毅忽然问道:“费兄这趟到京里去是……”

费独行笑道:“我是久仰京城热闹繁华,到京里逛逛去。”

杜毅道:“好,兄弟我是老北京了,到时候让兄弟尽尽地主之谊,陪费兄逛个痛快,京里的吃喝玩乐不但是应有尽有,而且样样都是天下之最……”

忽然压低话声道:“费兄,别的不提,单提一样,北京城里的八大胡同,可比张家口的马蹄胡同强不止千百倍啊!”

费独行笑了:“我慕名已久,如雷灌耳,这趟非去领教领教不可,不瞒杜兄说,我这趟上京里去,有一大半是为了这个地儿。”

“对。”杜毅一点头道:“兄弟我现在说句话搁着,到时候准保费兄一百个相信,到了京里不逛八大胡同,那不能说到过北京,不逛八大胡同这辈子也算白活了。”

费独行道:“到京里还差一大段路呢,杜兄这不是逗我么?”

杜毅哈哈大笑,络腮胡大汉过来插了一句:“杜爷,您可不能厚彼薄此啊,到时候得多捎上我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慾擒故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