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0章 理直气壮

作者:独孤红

杜毅身边那位“噗嗤”一声笑了。这位不依了,跑过去扬起花手绢儿就打。

费独行没心情看这个,轻咳一声道:“老杜,时候不早了。”

杜毅站起来抓住那位姑娘的两手,道:“行了,我的姑娘,我给你赔个不是。”“啧”地在那位粉颊上香了一下。

“好哇,杜爷,”那位姑娘跺脚叫道:“骂了人到头来您还占人便宜,我不依。”

费独行有了话,杜毅没多闹,又逗了两句之后如数放下两张银票偕同费独行走了。

一出大门杜毅就埋怨上费独行,他道:“我说你是怎么了,兄弟,你是吃斋念佛呀还是压根儿就看不上这儿的,要是看不上你倒是早说啊?”

费独行笑笑没说话。

杜毅忍不住又道:“兄弟……”

费独行道:“你要不要听正经的?”

他一句话就把事情岔开了,杜毅自然要听,不但要听还急着听。

费独行早就编好了故事,前半段他实话实说,后半段他把神州七侠的门下说成了胡三奶的一伙,他说听那几个的谈话,他知道那几个人是来自北六省,原是来找胡三奶联络的,到了胡三奶那儿才知道出了事儿,正打算跑回去报信儿呢,鬼使神差让他碰上了,全给放倒在了城外。

这个故事杜毅是千信万信,不但信,还扬起拇指大嚷佩服。

两个人回到了中堂府,中堂府该睡的人都睡了,只有巡夜站班的还睁着两只眼。

两个人在前院就分了手,费独行知道自己搬到内院去了,可是他却不知道他到底搬到内院哪间屋了。

不过不要紧,只到内院问一问,不愁问不出来。

果然,进内院一问就问着了,如今知道是知道了,可听得他一怔。

内院不算小,房子也很多,但是他住的地方却在九夫人那座小楼的楼下,他焉得不怔?他不但怔还有点不安。

楼上有灯光,但很微弱,只能说有点儿亮儿。

楼下灯却亮着,亮得很。

费独行迟疑着推开了门,刚一步跨进去,从里间垂着帘儿的屋里出来个丫头,冲他施了一礼含笑说道:“费爷您回来了?”

费独行一怔道:“听他们说我搬到了这儿?”

丫头伸出根指头往嘴上一放,“嘘”地一声道:“您轻点儿,中堂跟九夫人已经睡了。”顿了顿道:“您是搬到这儿来了,我们几个也已经搬出去了,九夫人命我留在这儿等您,让您看看屋里的摆设您中意不中意,是不是还要添点儿什么,您进来看看吧。”

费独行忙道:“不用看了,我一定中意,累了姑娘了,姑娘快请歇息去吧!”

丫头道:“您这么客气我们怎么敢当,您……”

费独行道:“真的,姑娘,真的不用看了,能住到这儿来还有什么不中意的?”

丫头看了看费独行,道:“那……您请早点儿安歇吧,屋里洗脸水打好了,茶也沏好了,我睡去了。”浅浅一礼,低头往外行去。

费独行道:“谢谢姑娘,真是太劳累姑娘了。”

丫头停了停道:“不敢当,这是我们应该的。”又施一礼,低头行了出去,还随手带上了门。

费独行收回目光转过了身,他望向透着灯光,垂着帘儿的那一间,他迈步走了过去。

掀开帘儿看,这一间比他原住的地方更舒服,也更考究,更华丽,摆设没一点让人挑剔的,恐怕王公大臣的卧室也不过如此。

墙角铜架上有洗脸水,紫檀木的茶几上放的有茶。

这地方舒服、华丽,而费独行却觉得浑身不自在,不过不自在归不自在,他却不能不走进去。

刚进屋,他听见楼上有了动静,那是一阵极其轻微的步履声,他抬手就把灯熄了。

那阵极其轻微的步履声走向楼梯口,下了楼梯,很快地就到了这间屋门口,听得一声垂帘响,接着就是九夫人的话声:“我知道你刚回来,用不着瞒我。”

费独行既急又气,道:“你是想害你自己,还是想害我?”

九夫人道:“你放心,我在他的参汤里放了点儿葯,这当儿打雷都打不醒他。”

原来如此,本来嘛,九夫人岂是个没心眼儿的人?

费独行心头为之一松,一块大石头顿时放了下去,他道:“我刚要睡。”

他鼻孔里闻见了那熟悉的淡淡幽香,九夫人已到了他跟前。

的确,九夫人的话声就在他眼前响起:“脸也不洗,茶也不喝就要睡?”

费独行道:“太累,太困了,不想洗,也不渴。”

九夫人道:“那岂不是太辜负人家的心意了?”不知道她指的是不是刚才那丫头。

费独行没说话,沉默了一下才道:“是不是我吵醒你了?”

九夫人道:“我压根儿就没睡,你还没回来。”

费独行顾左右而言他:“你坐坐,我点上灯,给你倒杯茶。”

他要转身,九夫人已把身子偎过来挡住了他,道:“别,刚熄了灯又点上,让谁看见谁都会动疑的。”

九夫人那香啧啧的秀发已经碰到了费独行的脸。

费独行往后退了一步,道:“秀姑,上楼睡去。”

“不。”九夫人道:“我不睡就是为了等你,我下来就是为了陪你。”

费独行道:“秀姑,这种事可一而不可再,甚至连一都不该有,咱们不能再……”

九夫人道:“为什么不该,又为什么不能,难道你就能,就忍心看着我让他搂在怀里……”

费独行不愿意再听下去,当即说道:“那又有什么办法?谁叫你是他的人?”

九夫人道:“真的么?那你为什么不痛快,那你为什么不高兴?”

费独行心头猛地一跳道:“谁说我不痛快了,谁说我不高兴了,我又凭什么不痛快?凭什么不高兴?”

九夫人道:“算了吧,别嘴硬了,别人看不出我看得出,你瞒不了我的,我的人在他身边儿,心可全在你身上。”

九夫人的话像针一样,一连在费独行心上扎了好几下,他道:“秀姑……”

九夫人突然偎了过来,整个人偎进了费独行怀里。费独行伸手就要去推,他手接触到的是一层奇薄的轻纱,轻纱里头就是带着轻颤的滑腻肌肤,他心头一震,忙把手收了回来。

只听九夫人颤声说道:“难道你就不觉得我可怜,难道你就这么忍心不肯给我一丁点儿慰藉?”

费独行道:“秀姑,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九夫人低喊着道:“带我走,带我走得远远的,我找着了你,你也找着了我,为什么你不带我走?”

费独行胸气激荡,热血上涌,他暗一咬牙道:“秀姑,我不能,至少现在不能……”

九夫人道:“为什么现在不能,为什么?”

费独行道:“秀姑,不要问我,我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

九夫人道:“你有不得已的苦衷?什么苦衷,究竟是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费独行道:“秀姑,我刚说过,不要问我,我不能告诉你。”

九夫人突然离开了他道:“我说你到这儿来是有目的的,我没有看错你吧?”

费独行道:“不错,我只有一个目的,我要荣华富贵,我要飞黄腾达,过去的日子太苦了,我过怕了。”

九夫人冷笑一声道:“你别瞒我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费独行道:“人总是会变的。”

九夫人道:“既是这样你为什么不能跟我……我给你荣华富贵,我给你飞黄腾达,你要什么我都有,只要你肯听我的。”

费独行心如刀割,道:“秀姑……”

九夫人冷然说道:“不要叫我,只答我一句,你愿不愿听我的?”

费独行忍了忍疼,道:“我愿意,可是我不能,只一旦让人知道,我的荣华富贵跟飞黄腾达就全完了。”

九夫人道:“不会有人知道的,现在和坤离咱们最近,他会知道么,他睡得跟猪一样。”

费独行道:“秀姑,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纸是包不住火的,举头三尺有神明,若要人不知,除非巴莫为。”

九夫人冷笑说道:“这些我不懂,要你告诉我,我不管那么多,你要明白,我有办法把你调到身边来,也有办法把你撵出这座中堂府去。”

费独行道:“秀姑,你真要这么做,你会后悔一辈子。”

九夫人冷冷道:“我不会,我从不后悔,我现在只为自己着想,不管别人怎么样,我犯不着,谁又为我着想了。”

费独行道:“秀姑……”

“不要叫我。”九夫人冰冷说道:“只答我一句,你听不听我的?”

费独行心碎片片,血脉贲张,一咬牙,一横心,当即点头说道:“好吧!我听你的,过来吧。”

香风一阵,九夫人那软绵绵的娇躯偎进了他的怀里,只听她道:“抱紧我。”

费独行依言照做,双臂一圈抱紧了她。

九夫人道:“抱起我来,把我抱过去。”

费独行连迟疑都没迟疑,立即把她抱了起来。

九夫人娇躯忽泛暴颤,突然把头埋在他怀里哭了起来,失声痛哭。

费独行没动,任她哭,也没说话。

良久,良久,九夫人收了泪,住了声,道:“放下我来。”

费独行依言把她放了下来。

九夫人道:“你为什么不能带我走?”

费独行木然说道:“我说过,我不能。”

九夫人道:“什么时候能?”

费独行道:“或许将来有一天。”

九夫人缓缓说道:“好吧!我等到你那一天,在那一天没到来之前,我绝不再问你到这儿来有什么目的,也绝不再来跟你纠缠,从明天早上起,我是和坤的九姨太,你是和坤的的贴身护卫,只是现在我还不想上楼去。我怕看见他那种脑满肠肥的样子,我厌恶他,看他一眼就会恶心半天,让我坐下来跟你谈谈,这总行吧?”

费独行道:“行,只要你有把握他一时半会儿不会醒。”

九夫人道:“我放的葯量够他睡到明天日上三竿,你不知道,我尽可能的每天晚上给他吃点葯,能逃过一晚上就是一晚上。”

费独行心里又是一阵难受,道:“要不要点灯?”

九夫人道:“不要,我看得见你,就是我两眼都瞎了我也看得见你。”

费独行一阵激动适:“秀姑……”

九夫人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有时候我真恨苍天,为什么把咱们俩做这种安排,要是在以前我还没有离开家,甚至我还没有遇见绿云以前就让咱们俩见面该多好?可是恨没有用,残缺的毕竟残缺了,这是命,我的命够薄够苦的。”

费独行心里更不好受了,他没有接话,沉默了一下才道:“秀姑,坐下来再说吧。”

两个人摸索着坐了下来,坐下来之后,九夫人忽然变了话题,道:“你上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费独行道:“出去走了走。”

九夫人道:“跟谁一块儿去的?”

费独行道:“杜毅,他也高升了,他说要庆贺、庆贺。”

九夫人道:“中堂府的这些人,谁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清楚,跟着杜毅一块儿跑,他不会带你往好地方去的,他的日子少不了酒色这两样,为人也姦滑狡诈,你要多小心他,我倒不是怕他把你带坏,而是……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费独行道:“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还有,”九夫人道:“和坤这个人脑满肠肥归脑满肠肥,他有他的一套,人也很阴狠毒辣,不然他不可能有今天,现在你是他的贴身护卫,今后你得寸步不离地跟随着他,对他,你也要多加提防,俗话说得好,明枪好躲,暗箭难防。”

费独行道:“谢谢你,秀姑。”

九夫人道:“用不着谢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谁叫咱们……你不知道,自从你到这儿之后,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在你身上。”

费独行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他沉默了一下道:“秀姑。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不愿意再说什么,说也于事无补,反而徒乱人意,以后我会珍惜的。”

九夫人突然低声饮泣起来,她道:“你不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多久了,只你有这句话,我死都甘心。”

费独行道:“别这么说,秀姑。过去我欠你良多,也对不起大爷……”

九夫人道:“都到这时候了,还说这个干什么,你不说不提过去了么?”

费独行一点头道:“好,不提了,现在你告诉我,让我搬到你楼下住,是谁的主意?”

九夫人道:“和坤的主意啊,他的意思是他不在的时候你好就近照顾我,怎么?”

费独行道:“你没说什么吗?”

九夫人道:“我?他有这意思正趁我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理直气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