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1章 情丝暗系

作者:独孤红

白云芳的手脚真快,就这一会儿工夫她已经换了衣裳,上身是小褂儿,下身是裙子,令人有还我女儿家娇柔本来之感,费独行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一向对他并不友善的白云芳,今天居然含喷地看了他一眼道:“看什么,不认识了么?”

费独行有点窘,赧然一笑道:“属下还真有点不认识了。”白云芳瞟了他一眼道:“你的口才我早就领教过了,今儿个我是主,你是客。别什么属下属下的了,跟我里头坐吧。”

里头!白云芳那垂着帘的香围对面,那间精雅的小书房里!一张小方桌,上头摆着四样精美小菜,两付林若,还有一壶酒。

费独行看得一怔,讶然说道:“总领班这是……”

白云芳含笑说道:“先别问,坐下再说,不是我一大早就让喝酒,我要不抢个早,待会儿晚一点又找不着你的人,我不让你多喝,哪怕是一杯都行。”

她话说得很诚恳,把费独行让坐下,她满斟了两杯,然后含笑举杯,望着费独行道:“来!我敬你一杯,也略表我的谢意。”

费独行跟丈二金刚似的,一时摸不着头脑,他道:“总领班这到底是……”

白云芳道:“先喝了这一杯,我自会告诉你,我先干为敬,也表明我这酒丝毫没掺假。”

她当真把一杯酒一仰而干。

费独行双眉一场道:“总领班这是什么话,能得总领班这般好意,这杯酒就是穿肠毒葯我也要喝了它,算我敬总领班。”他一举杯也喝个点滴不剩。

白云芳没再斟酒,不知道她有没有酒量,只是她这一杯酒喝下去,娇靥上已泛起了配红,她望着费独行含笑说道:“一大早,我不勉强你,你要愿意喝,你自己再倒,要不愿意喝就随便吃点儿菜,这都是今儿个早上我自己下厨做的,不管好吃不好吃,你总得尝点儿。”

费独行心里突然泛起一阵莫名的激动,他伸手抓起了筷子,道:“总领班这番好意,不管是什么我也要吃点儿。”

他拣了一样,夹了一筷子。

那着菜入口,他直了眼,忍不住由衷地道:“我还不知道总领班能烧这么一手好菜,虽天厨星、女易牙不过如此!”

的确不假!就在这当儿,他突然发现了白云芳的另一面。

白云苦笑笑说道:“你别臊我了,我们女儿家该会的太多了,像我,自小就在江湖上东奔西跑的,女儿家该会的我都不会,倒是女儿家不该会的我全学会了,不谈这些了,今儿个我让你到我这儿来,一方面为贺你往里迈了一大步,一方面也为谢你保住了我这个总领班的职位!而且也让我得到了一份奖赏。”

原来是这么回事。

费独行忙道:“我当不起总领班这个谢字……”

白云芳道:“别总领班、总领班的好么,今儿个咱俩是朋友,我把你当朋友,你也把我当朋友不好么?”

白云芳今天有点儿怪!

费独行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一点头道:“我敬遵芳谕,我刚才说……"白云芳摇头说道:“用不着解释什么,我很清楚,姚师爷有排挤我之心,你也应该希望把我挤出去,可是你没有,要不是你那一句话,我虽不致于会马上被挤出去,可是从今后我就得看姚师爷的脸色了,我多年的辛苦也毁于一旦了,所以我该谢谢你,真的!撇开一切都不谈,我由衷地感谢你。”

费独行耸耸肩道:“你一定要这么想,那我也没有办法,能有这么一顿吃的,我又为什么要多解释。”

他这话说的够风趣,白云苦笑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包含着一种异样的东西!

笑了笑之后,她道:“还有!谢谢你昨儿夜里高抬贵手,放过了我那两个师兄!”

费独行陡然一怔,道:“好快的消息!”

白云芳道:“这没什么,我一直跟外头随时保持联系。”

费独行道:“这我就要解释了,你不该谢我,不是我高抬贵手,而是我不得不敢不高抬贵手,因为我有把柄握在你手里!”

白云芳浅浅一笑道:“你这解释也有点牵强,我也有把柄落在你手里。”

费独行道:“你我曾经约法三章 ……”

白云芳微一摇头道:“我一向很自负,可是我却觉得我越来越摸不透你,你知道我的身份,也明知道我来此是负有某种任务,你有很多机会可以打击我,而你却一个一个都放弃了,不但放弃了,反而在我危急的时候拉了我一把,这究竟是为什么?”

费独行又耸了耸肩道:“你要一定非这么想不可,我也只有这么说了,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对我个人总不会有什么害处,我有把柄握在你手里,我不得不放你一马,我要是放你一马,你长远,我也长远,要不然我就得跟你来个玉石俱焚,我不干这种傻事!”

白云芳头一偏,望着他道:“可知道你这解释也牵强?”

资独行道:“怎么牵强了?”

白云芳道:“你有把柄落在我手里是不错,可是你不打击我已经很够了,你绝不该在我危急时拉我一把,这有点超越常理!按常理,你应该巴不得别人打击我,对么?”

这位姑娘的确是冰雪聪明,也心细如发。

费独行夹了一口菜,借着吃这口菜的工夫思索,很快地,他吃下了那口菜,他也说了话:“这恐怕跟我的脾气,跟我这么多年在江湖上的奔跑有关系,有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见不得别人有危难!只要让我见着了,不管他是谁,我都要拉他一把。”

白云芳看了他一眼道:“你得感谢我做的这菜,要不是这口案,恐怕你一时答不出话来。”

好厉害的姑娘!

费独行心头猛地一震,脸上也不由一热,咳了一声,刚要说话!

白云芳悠然一笑又道:“别忘了,对敌人是不能慈悲的啊,救了敌人就等于害了自己。”

费独行苦笑一声道:“要不我怎么会在江湖上待不住!跑到这儿来碰运气,混饭吃呢?”

白云芳摇头说道:“用不着这么说,不管你怎么说,我知道我已经真正多认识了你一层,过去关于你的传闻,我听得太多了,现在我才知道那些传闻不可靠,不正确!”

费独行道:“你恐怕错了,我要真是你所想象的那种人,孙万川也不会自绝了。”

白云芳道:“那是他糊涂,他并不真正了解你!他认识你这么多年,恐怕还不如我见你这几面,跟你相处这短短的时日看得真切。”

费独行道:“你真正了解我?”

白云芳道:“要不要我举一辈古人你听听?”

费独行道:“我洗耳恭听!”

白云芳道:“昔日南宋鄂王麾下有位王佐……”

资独行心神震动,一笑说道:“我明白了,这‘中堂府’中可有陆文龙在么?”

白云芳道:“我再举个近的,就拿我来说吧,我现在在‘和中堂府’当差,并不能说我甘心卖身投靠,同流合污,也不能说有损师门的名声。”

费独行笑道:“这么说你认为我也是有为而来?”

白云芳道:“我不敢这么说,因为我现在还没有发现什么,不过我绝不相信你跟这‘中堂府’里的其他人一样。”

费独行一笑说道:“没想到白姑娘把我费某人看得这么高,我应该敬白姑娘一杯!”

他拿起酒壶要为白云芳斟酒。

白云芳抬手一挡道:“别让我喝了,要喝你自己喝吧,我只有一杯的量,有些个话还没到我该说的时候,我现在极力地强忍着,要是多喝一杯,恐怕我就忍不住了。”

资独行呆了一呆道:“你这话……”

白云芳微一摇头道:“我刚不说了么,现在还没到我该说的时候!”

费独行道:“那……哦就自己喝一杯!略表敬谢之忱!”

他当真自己倒了一杯,一仰而干。

喝干了这一杯,他放杯抬眼要说话!

白云芳却已开口说道:“别忙着想走!我还有话跟你说。”

资独行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白云芳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两件事,这两件事都跟你有关,你要听清楚了……”

费独行道:“清说,我洗耳恭听。”

白云芳道:“头一桩,我的师兄们昨儿晚上给我送来了信儿,据他几位得到的可靠的消息,关外的胡匪已经分几拨进关里来了,而且是往京里来!他们为的是找你,因为你在‘老龙河’畔伸手坏过他们的事,据说他们是装扮成各形各色的人进关来的,为的是逃避官家的耳目,也为不让你先听到风声。”

费独行双眉微扬道:“有这种事?他们可真急仇得很啊!”

白云芳微一摇头道:“以我看他们的来意并不那么单纯。”

费独行“哦!”一声道:“他们到京里来还有什么别的目的么?”白云芳道:“他们恐怕要顺便做一票买卖。”

费独行道:“在京里?”

白云芳“嗯!”了一声。

费独行道:“胆子不小,什么买卖?”

白云芳道:“这话就要从‘老龙河’呼说起了,你可记得当日你在‘老龙河’畔伸手坏了他们的事,断了他们一笔财路,救的是什么人么?”

费独行悠然一笑道:“姑娘对我的过去,可说打听得相当清楚。”

白云芳笑笑说道:“说穿了不值一文钱,这些都是严姑娘告诉我们的。”

费独行沉默了一下道:“我救的那个人,是‘辽东总督’的幕宾,此人姓徐名治乎没有错吧?”

白云芳道:“没错!这位徐先生是位饱学之士,为人也十分正直耿介,甚得辽东总督的倚重。”

顿了顿,眼望费独行道:“你可知道他当日是往哪儿去么?”

费独行道:“应该是到京里来!”

白云劳道:“不错!他是到京里来的,你可知道他那趟到京里来,是来干什么的么?”

费独行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知道他身上带有很贵重的东西,要不然他不会只带着黑白双煞护卫,尽量地躲人耳目。”

知道那是什么,他是奉辽东总督之命到京里来送礼的,那是件寿礼,送给钠郡王的!”

“钠郡王?”费独行诧然遭:“我怎么觉得那么耳熟?”

白云芳道:“钠郡王就是今儿个跟论兰贝勒一块儿来的那位海容格格的阿玛,你懂什么叫阿玛么?旗人管自己的父亲叫阿玛。”

费独行“哦!”了一声道:“怪不得我觉得这么耳熟,杜毅跟我提过。”

顿了顿道:“照这么说,他们还想夺那样东西?”

白云苦点头说道:“你说着了,他们还不死心,要追到京里来下手,那样东西一定报名贵,要不然那帮胡匪不可能冒这么大风险追到京里来下手,当然了,来找你也是他们的目的之一,可是要不为那样东西,我不以为他们会冒这么大的险。”

费独行道:“他们要下手,自然是对‘钠郡王府’下手!”

白云芳道:“那当然!要不是他们另一个目的是为找你,可以说跟咱们毫无关系。”

费独行淡漠地说道:“我的事儿我自己会了断的,我没吃别人的饭,没拿别人的钱,别人的事儿我就懒得管了!”

白云若看了他一眼道:“不管也好!本就不关咱们的事,钠郡王、大学士刘镜勋、御史广兴、吏科结事中王怀祖,这些人都是咱们中堂的大对头,咱们乐得看他们落灾出事!”

费独行目中突然异采飞闪,旋即一点头道:“你说的是。”

白云芳看了他一眼道:“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也是对你不利的。”

资独行笑道:“对我不利的事何其多!”

白云芳道:“我几位师兄知道你已看破了我的身份,虽然你跟我约法三章 ,但是他们认为这不是长久之计,他们也信不过你,所以他们已经飞函去请我师父以及师叔们了……”

费独行道:“你师兄几位他们的用意何在呢?”

白云芳道:“自然是为了对付你!”

费独行道:“这么说,不久的将来,咱们就要正面冲突了?”

白云芳摇头说道:“我不希望你是我的敌人,也不相信你是我的敌人。”

费独行道:“这就对了,白姑娘!你我都在这座‘中堂府’里当差,同是为中堂的利益尽心尽力,流血流汗,一点也不冲突,为什么贵门中人一再地想办法对付我,这是什么道理呢?”

白云芳道:“道理很简单!我们怕你危害我们的工作。”

费独行道:“既是这样,姑娘当初为什么帮姚师爷把我拉进来呢?”

白云芳道:“你错了,把你拉进‘中堂府’来是姚师爷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他有所交待,我不能不敷衍敷衍。”

费独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情丝暗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