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2章 什刹海之夜

作者:独孤红

“什刹海”跟“天桥”差不多,白天已够热闹的了,到了上灯以后更热闹,摊贩云集,百艺杂陈,幽人雅士,红男绿女,到处都是人!

迈着闲散步四下逛,兴来时往摊儿一坐,吃点儿什么,或者是喝点儿什么,那种享受不是身临其境的人是绝难体会的!

摊儿上有人、岸边有人、柳树下有人、桥上也有人,一眼望过去全是人,有灯的地方有人,没灯的地方也有人!

费独行站在高处——那座“银锭桥”上——直皱眉,杜毅献的这妙策可真难住了他,“什刹海”这么多人,上哪儿找那位海容郡主去!

她本来与众不同,不难找,可是现在她装束打扮跟常人没两样,那还能好找?看了半天没瞧见一个像的,只有下桥信步走了,走到哪儿算哪儿,碰上就碰上,真碰不上那也没办法!

离开“银锭桥”有一段路了,还没瞧见一个像的,费独行的眉锋不由皱深了三分!

吃喝的摊儿上他看过了,说的、唱的、练把式卖葯的摊儿上他也看过了,就是没有。

八成儿,那位海容格格今儿个晚上没到“什刹海”来。

嗯!可能,说说要来,就不许她改变主意,就不许让她碰上了什么事儿不能来了?真是!本来就是来碰运气的,厌根儿就没准儿,懊恼个什么?全当吃饱饭没事儿出来逛逛了,今儿晚上碰不上,赶明几个再找机会,总不会永远没机会吧。

正这儿边走边想,忽听一阵吵杂人声传了过来,转眼望去,只见十多丈外那一排排的老柳树丛里站着三四个黑影,吵杂声就是从那儿传过来的。

这阵吵杂声惊动了费独行,当然也惊动了旁人。

只见游人纷纷赶了过去!可是怪得很,那些赶过去的游人一到了那儿就马上又回转身走开了,生似那地方出了吃人的吊眼白额虎。

费独行看着奇怪,不由迈步走了过去!

走近些之后,不但看清楚人了,也听得见话声了。

人,共是四个,三男一女,两个穿裤褂儿的中年汉子,一个穿长袍马褂儿,戴顶瓜皮小帽儿的汉子,跟一个穿花布裤褂儿,梳着一根大辫子的大姑娘!

两个穿裤褂儿的中年汉子面朝着这边地,那个大姑娘人缩在一棵椰树下,穿长袍马褂儿的那位就站在大姑娘身边地,瘦瘦小小的身子背朝着这边儿,虽然看不见脸,可听得见他说话,一口清脆的京片子,煞是好听,没听见刚才说了什么,只听见一句:“……居然敢在这种地方调戏单身妇女,你们眼里还有王法没有?”

有这一句就够了,这一句听得费独行心头一阵猛跳,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啊,他加快步履赶了过去!

只听两个中年汉子中的一个道:“你小子眼长在你娘裤裆里了,也不看看爷们儿是干什么的,王法?爷们儿就是王法!”

另一个冷笑说道:“跟他罗喀什么,让他兔崽子爬着回去!”话落,他伸手劈胸就抓。

“住手!”费独行带着一声沉喝,一个箭步窜到,抬手一格,硬把那汉子震出两三步去!

“你们想干什么?居然敢在这几行凶打人,而且是两个打一个,来,来!跟我比划比划?”

那穿长袍马褂儿的一怔凝目,年轻,俊俏,还细皮嫩肉的,只听他脱口叫道:“是你?”

费独行也来个一怔:“格格!怎么会是您哪,您怎么这身打扮?”那两个中年汉子脸上变色,被费独行抬手震退的那个刚拔出一把匕首,闻言不由一怔!

费独行转过脸去,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钠郡王府的海容格格行凶!你们还要不要脑袋了?”

那两个中年汉子脸色大变,脚下后移,要溜!

“别动!”费独行冷然说道:“没有格格的话,谁敢动我打断谁的腿!”

另一个中年汉子忽然笑了:“留神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你说他是销郡王府的海容格格?”

费独行道:“难道你们不信?”

那中年汉子咧着嘴道:“我信!怎么不信,爷们儿这双眼不会速公母都分不出来……”

只听那拿着匕首的中年汉子冷笑说道:“好兔息子,差点儿让他蒙了,钠郡王府的海容格格这时候会往这儿跑,先扎你个洞再收拾这小子。”

他上前一步,挺腕就扎。

费独行冷然一笑道:“瞎了眼的东西,不说别的,天于脚下动刀行凶,单这一样就能要你的脑袋瓜。”

他侧身让过匕首,抬手扣住了那汉子的腕脉,五指微一用力,那汉子大叫一声匕首掉了,费独行挥起另一只手给了他一个大嘴巴,打得他半张脸红肿满嘴冒血,路踉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听地道:“好小子!你敢打我一”

费独行道:“打你这是便宜,你再敢动一动我废了你的爪子!”那汉子一咬牙:“好小子!”

他腾身跃起就要扑。

突然一声沉喝传了一过来:“住手,干什么这是?”

只见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瘦高汉子带着四个穿裤褂儿的中年汉子快步走了过来。

那挨打的汉子得了理了,一指费独行道:“领班!这个该死的东西打人,分明是江湖莠民……”

费独行道:“你再敢骂一句我拔了你的舌头。”

“住嘴!”那瘦高小胡子寒着脸一瞪眼道:“你是干什么的?”“我么?”费独行道:“你这两个人在这儿调戏单身女子.这位看不过去挺身说了他们几句,他们竟要打入.我是个路见不平管闲事的听清楚了么?”

瘦高小胡子脸上变了色,道:“好傲慢的态度!好大的胆子。

先给我拿下再说。”

他身后那四个之中过来两个,就要抓。

“住手!”海容格格气白了娇靥.一声怒喝道:“无怪乎这儿的游人看见你们就跑,没一个敢管这档子事的,你们是哪个衙门的?”

过来抓人的那两个之中的一个道:“你不配问,滚一边儿去。”他们俩三不管他仍抓费独行。

费独行道:“格格!我看这件事您别管了,还是让我来吧。”

只见他一抬手,那两个脸上便各中一巴掌退了回去!都捂住了脸!

海容格格冷笑说道:“好吧!你给我打,打完了我再找他们的头儿说话。”

先前那两个汉子中挨打的那一个道:“好兔崽子,又来蒙人了,领班!您别听他的……”

瘦高小胡子身为领班自不比他们,一抬手拦住了那汉子的话头,望着费独行道:“你刚才怎么说,谁是格格?”

海容格格冷冷道:“谁也不是格格,费独行,给我打。”

费独行恭应一声,就要上前;“慢着!”瘦高小胡子又一抬手道:“你叫费独行?和中堂府的护卫大领班费独行费大领班?”

费独行道:“没想到居然有人知道我,看来我还挺出名的。”

“领班!”那挨打汉子叫道:“这小子蒙人。”

“住嘴!”瘦高小胡子厉声喝住了他,转回脸来道:“你说这位是……”

费独行道:“钠郡王府的海容格格,没见过么?”

瘦高小胡子直了眼:“海容格格!”

费独行翻腕托出了他那块还没换下的腰牌,道:“领班阁下,我这身份总不假吧!”

这回,那几个汉子直了眼!瘦高小胡子胜上变了色,矮身爬伏在地,颤声说道:“奴才有眼无珠,奴才该死……”

海容格格冷冷说道:“我不敢当,你的人别满嘴脏字地骂我就知足了。”

瘦高小胡子翻身爬起,抡掌就抽:“混帐东西,瞎了眼的东西,该死的东西,还不跪下。”

骂过了,打过了,他自己忙又爬伏在地:“格格开恩!格格开恩,奴才实在不知道——”

刹时间那几个汉子全爬下了。

海容格格冷冷一笑道:“不知道什么,费独行刚才就告诉他们了,可是你们这些人作威作福惯了,根本就不相信。”

瘦高小胡子道:“他们该死,他们该死!奴才回去一定严办。

一定严办!”

海容格格道:“告诉我,你们是哪个衙门的?”

瘦高小胡子道:“回格格的话,奴才是‘五城巡捕营’的。”

海容格格“哦”地一声道:“原来是‘九门提督’辖下‘五城止捕营’的,怪不得这么横!好吧,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我找你们那位‘九门提督’说话,你回去跟他说一声,叫他明儿个到我那儿去一趟!”

瘦高小胡子忙磕头说道:“格格开思,格格开恩!奴才们知过,奴才们该死!奴才们下回绝不敢再胡作非为了。”

瘦高小胡子是个明白人,海容格格说不跟他们一般见识,要找“九门提督”说话,只等海容格格找上了“九门提督”,他们几个的脑袋准搬家!

海容格格沉着脸道:“你们还要我怎么开恩?朝廷在‘九门提督’辖下设这个‘五城巡捕营’,是让你们维持京城治安,警好察恶,除暴安良的,现在你们居然知法犯法迫害百姓!你们还有良心么?你们还算人么?我要是就此算罢,饶了你们,朝廷、百姓我对得起哪一方?”

海容格格说她的,瘦高小胡子却磕头如捣蒜,直叫开恩!

海容格格跟没听见似的,话一说完,立即转望费独行道:“费独行!咱们走!”

她可是说走就走!转身往外行去!费独行自然是恭应一声跟了出去!

瘦高小胡子爬起来跑着跟了上来,嘴里嚷着开思,就打算绕过来跪拦。

海容格格冰冷说道:“资独行!你给我听着,谁要是再啰嗦个没完,就把谁先给我毙在这儿。”

海容格格这番话吓人,瘦高小胡子傻在了那儿,硬没敢再跟她啰嗦了!

费独行道:“横竖都是死!早死不如晚死,看来多活一会儿都好海容格格道:“我也不想杀人,可是要不杀他们那会惯了他们‘五城巡捕’营那些人的下次。”

费独行道:“这个我知道,您消消气吧!我送您回去!”

海容格格遵:“今儿晚上本来兴致很好的,全让他们给坏了!”

费独行道:“败人游兴!只这一点他们就该死。”

海容格格道:“别说了,越说我越……”忽然停步凝目:刚才你怎么说,你要送我回去?”

费独行道:“不该么?格格。”

海容格格忙摇头说道:“不行!你不能送我回去,要让我阿玛知道……"费独行倏然一笑道:“我知道我们中堂跟钠王爷不大对,没关系,您放心好了,我不会让您府里的人看见我,我不送您到门口。”

海容格格道:“你不知道,我是怕他们难为你!”

“谢谢您!”费独行道:“我知道,对您府里的人,我不能打,可是我能跑,‘北京城’里能跑得比我快的人还不太多!”

海容格格突然也笑了,道:“好吧!你送我回去,我不会让他们近你的。”转身往前行去!

两个人往前走!边走边说,渐渐的走远了,话声也听不见了!

苦的是瘦高小胡子,他比吃了黄连还苦,进了柳树丛抓着那两个部属一通狠揍,揍完了,苦还没消,他急得直跺脚口中连声道;一怎么办,这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一阵打竹板儿的声音传了过来:“暧!怎么办?我说怎么办?闭着招子闯了祸,倒霉碰见个蛮格格,作揖磕头泪涟涟,难把性命拉回还,不回去怕没饭吃,回去难逃这一关……”瘦高小胡子等抬眼一看,敢情是个数来宝的,人挺胖一脸的毛胡子,穿一身破烂,大肚皮露在外头,脏得都发了亮,只见他打着竹板儿走了过来。

一名汉子两眼一瞪道:“臭要饭的!你找死?”

“暧!”胖要饭的又数上了:“这位爷,别生气,要饭的说来你听仔细,要饭的天生穷贱命,这条性命值个屁,要饭的就算伸腿瞪眼咽了气,草席一裹扔在野地狗不理!奈何要饭的命穷命偏长,不像诸位死到临头惨兮兮……”

“狗x的!”那汉子脸色一变,就要动手!

要饭的一摇手又数上了:“这位爷,你别骂人,要饭的跟你一样都是人养的,别看要饭的人穷命贱不值钱,这消灾去难救性命,还得我要饭的给诸位出主意!”

“放你的屁,你……”

那汉子一掳胳膊真要打。

瘦高小胡子抬手拦住了,他望着要饭的道:“要饭的!你能给我们出主意?”

要饭的不数了,收起竹板儿往腰里一塞,两只铜铃眼来回一扫,一咧嘴道:“敢请诸位瞧不起我要饭的是不是?”他抬手往旁边一伸,“噗!”地一声,五根指头都进了旁边那棵椰树里!

瘦高小胡子几个看直了眼!

要饭的往回一拔,柳树上五个洞,他笑嘻嘻地道:“诸位看看就凭这,像个出主意的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什刹海之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