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3章 正邪勾结

作者:独孤红

费独行道:“我不跟您说过么,这辈子已经注定是这种人了,好,减少不了多少罪孽!坏,也增多不了我多少罪孽!就是再糟下去,又有什么关系?”

海容格格扬起了眉,道:“费独行,你……”

费独行抬手往前一指,道:“格格!那是您河郡王府吧?”

海容格格立即停了步,转脸往前一看,可不?“湘郡王府”已在眼前了,宏伟气派的门头,高高的石阶,一对石狮子,门口几盏大灯照耀得光同白昼,只是站门的戈什哈跟亲兵还没看见她!

她转过来正色说道:“费独行!我是不忍看明珠暗投,诚心拉作一把……”

费独行欠身说道:“谢谢格格!我由衷的感激。”

海容格格道:“我不要你感激,你……”

费独行道:“格格!我何尝不愿意往正路上走,可是我深陷泥淖,无力拔足,恐怕只有侯诸来生了,不过格格这番好意我仍然感激,我会尽可能的找机会为格格做点事来报答格格的。”

海容格格摇头说道:“我不是要你为我做什么,也不是要你对我有所报答,你有一身很好的武艺,有很好的才智,我是……”

费独行道:“格格的意思我懂,您府里的戈什哈来迎您了,我得走了。”

他一躬身,转身行去!

海容格格抬手要叫,可是她只是口齿启动了一下,并没有叫出声,她望着费独行那颀长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她听见背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她那美艳的娇靥上浮现起一种令人难以言喻的异样表情!

费独行本不想回“中堂府”去,可是他在京里没有朋友,有的都是对头,唯一能去的地方是玩乐的“八大胡同”,他不想到那儿去过一宿,结果他还是回到了“中堂府”。

经过这一番长谈,他对海容格格多了一层认识,他认为海容格格是亲贵中唯一带有侠气的亲贵,跟那位纳兰贝勒绝然不同,可以称得上是位宦门奇女子,难怪她为什么老一个人往平民能去的地方去!

“中堂府”的人差不多都睡了,他哪儿也没耽搁,进门就往后走,从白云芳的住处边儿上过,白云芳的屋里熄了灯,看样子也睡了。

他认为白云芳睡了,可是就在这时候白云芳的话声从屋里传了出来:“费独行!”

费独行一证停了步,扭头望向白云芳的屋!

随又听白云芳道:“你过来一下!”

费独行迟疑了一下,迈步走了过去。

白云芳的屋门本来是关着的,可是费独行刚到门口门就开了,尽管黑,仍可以看得见,白云芳穿一袭晚装,秀发披肩,当门而立!

费独行道:“总领班还没睡?”

白云芳道:“在等你呀,上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费独行道:“出去走了走。”

白云芳道:“进来吧,我有事儿告诉”

她把费独行让了进去,没点灯,两个人就在黑暗中对坐,白云芳问道:“是不是打听关外那帮人的信儿去了?”

费独行道:“可以这样说,出去走走,看看能不能碰上。”

白云芳道:“有什么收获么?”

费独行摇摇头道:“没有,恐怕还没到。”

“错了!”白云芳道:“第一拨已经到了,有二三十个,带领的是马老六,今儿晚上落脚在西城一座荒废的‘土地庙’军!明天是不还在那儿就不敢说了。”

费独行呆了一呆道:“他们来得好快.总领班消息之灵通令人佩服。”

白云芳道:“那是同为我在外头有耳目,你没有,他们的主力还没到,马老六带的这一拨就跟问路石似的,要是风声不对,他们可能马上回头,要是城里没地方落脚,后来的可能停在城外找落脚处,不过只要风声没什么不对,他们仍会往城里来的,因为他们找的人、要的东西在城里头!”

费独行由衷的感激,道:“谢谢总领班随时给我指点!”

白云芳道:“怎么才半天不见就生份起来了,我要告诉你的不只是这个,我两位师兄看见他们带着几个‘五城巡捕营’的进了那座‘土地庙’久久不见出来。”

费独行双眉陡地一扬道:“他们一到就见血……”

白云芳摇头说道:“不是这么回事儿,他们来的目的在你、在‘钠郡王府’那样东西,现在头一拨人刚到,八字儿还没一撇儿呢.他们不会干这种事儿、惹这种乱子,你说对不对?”

费独行呆了一呆道:“这倒是,只是他们那帮人最恨的就是六扇门里吃公事饭的人,以姑娘看会是……”

白云芳道:“我看这件事不简单,带那几个‘五城巡捕营’的人到那座‘土地庙’去的只是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跟布在‘土地庙’外的桩卡曾有带他们去偏殿歇息,善待朋友之语,根本就不像是被他们架去的……”

费独行双眉一扬道:“这么说,他们跟‘五城巡捕营’的人有勾结。”

白云芳道:“我原也这么想,可是据我两位师哥说又不像,因为那几个人,自进了那座‘土地庙’后就一直没见出来。”

费独行目光一凝道:“姑娘两位师见有没有看清楚‘五城巡捕管’的哪几个人?要是知道是谁,可以到‘五城巡捕营’查一查……”白云芳道:“一共是七人,有一个瘦瘦高高的,还留着两撇小胡子”

费独行道:“七个人,人数不少哇,有一个瘦瘦高高的,还留着两撇小胡子,既有这么一个特征,那就不难查……”

忽又一凝目光望着白云芳急道:“七个人,里头有个瘦高个儿,还留着两撇小胡子,没错么,白姑娘?”

白云芳道:“应该不会错,怎么了?”

费独行本不想把去“什刹海”的事儿告诉白云芳,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应瞒他,沉默了一下道:“今儿晚上我到‘什刹海’去了一趟,我在‘什刹海’碰见了这么一件事儿,姑娘听听看我碰见的这件事儿跟姑娘说的这件事儿有没有关联……”他把“什刹海”的事地概略地说了一遍。

静听之余,白云芳美目中异采连闪,等到费独行把话说完,她修然一笑道:“今儿个怎么突然到‘什刹海’逛去了,而且到那儿就碰上了我们那位娇格格,有这么巧的事儿么?”

费独行笑笑说道:“姑娘高明,不敢瞒姑娘,事实上我是知道海容格格今儿晚上要到‘什刹海’去,有意跑去碰她的。”

白云芳目光一凝道:“这是怎么回事儿,能说给我听听么?”

费独行道:“对姑娘还有什么不可以的?”他把他想趁这机会夺“钠郡王府”的那样东西献与和坤,以及一石两鸟趁机把那帮胡匪留在京里再建一功的打算,毫不保留地又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白云芳扬起了拇指,道:“高明,这么一来对头除去了,而且建一桩赫赫大功,试看中堂府,甚至连整个内城都算上,哪一个比得上,咱们这位中堂怕不把你打个台儿供起来。”

费独行道:“姑娘别损我了,这是我的算盘!如不如意还很难说呢!”

白云芳道:“打这个算盘的要是别人我不敢说,既是你,就一定如意。”

费独行道:“谢谢姑娘这句口彩,要能如意我一定好好谢谢姑娘,要不是姑娘告诉我那帮胡匪要到京里来,以及他们所以冒险到京里来的目的,我根本想不到打这个算盘!”

白云芳道:“那么你打算怎么谢我,说给我听听,也好让我先高兴高兴?”

费独行赧然一笑道:“这个我现在还没想到!也许到时候我发现姑娘缺什么,少什么……”

白云芳道:“我缺什么,少什么,你能给我什么?嗯!”

费独行道:“我只敢说尽我的所能……”

白云芳道:“应变好快啊,不说了,到时候随你给吧!”顿了顿道:“根据你刚才所说的,我做这么一个大胆假设,你看有没有可能,咱们这位娇格格把话说了出去!那几个人回去准是死路一条.于是乎他们找上了那帮人,干脆不回去了,干脆来个上马挂注费……”独行道:“姑娘以为那帮人会要他们?”

白云芳道:“至少此时此地他们尚有可供利用的价值。”

费独行沉吟了一下道:“那么他们又是怎么找上那帮人的.他们怎么会知道那帮人到京里来了,而且头一拨已经进了城。”

白云芳道:“可能他们早就有了勾结!您想嘛,要不他们怎么会知道那帮胡匪的头一拨已经进了城,而且一找就找上了他们?”

费独行沉吟了一下说道:“这倒是不无可能,不管怎么说,这总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要是‘五城巡捕营’的人跟他们有勾结,他们在京城里活动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白云芳轻拂着云鬓道:“说的就是啊,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费独行道:“不忙!现在谈动还太早,我是以不变应万变,等他们人到齐了,动起手来再说,有那样东西在,他们不会先找我的!”

白云芳看了他一眼道:“你既这样打算,一定有你这样打算的道理,那我就看你的了。”

费独行站了起来,含笑说道:“好吧!姑娘就请拭目以待吧,这件事关系我的前途很大,我会全力以赴的,时候不早了,姑娘请安歇吧,谢谢姑娘随时供给我消息。”

白云芳踉着站起,道:“看起来咱俩还是时常见面的好,要不然会越来越生份!”

费独行笑了笑,没说话!

xxx城门刚开,挑挑儿的、背包袱的、卖菜的、拾粪的、卖柴草的,一拥全过了城!城门口这一阵子最挤,最热闹!

有个背着粪筐,拿着粪叉的措粪的,刚进城就被拦住了,拦他的是个半大小子,瘦得踉个猴儿似的。

只见他仰着脸咧着嘴对那拾粪的道:“嘿!大个子!我那儿有一大堆粪!你要不要?”

那拾粪的一脸的毛胡子,长相好凶,一瞪眼就要说话。

那半大小子往城门口一指.咧嘴又道:“拾粪的不要粪这是稀罕事儿,当心那些吃粮拿棒的动疑啊。”

那拾粪的脸色一变,伸手就要抓半大小子!

那半大小子身子挺滑溜的,一拧身已经退出了尺余去,拾粪的一抓落了空!那半大小子寒着脸道:“给脸不要!你要是再敢乱伸爪子,我可要嚷嚷了。”

“你嚷嚷什么?”

背后响起了个话声,伸过来一只脏兮兮的胖手搭上了那半大小子的左肩,胖嘟嘟的五根指头一扣,那半大小子身子往下一缩,不吭气儿了!

后头那话声带笑对那拾粪的道:“这位大爷别在意,这小兔崽子没事儿专爱跑出来惹事,我带回去会好好收拾他,你请往西城去吧,准包你不会白跑一趟!”

这时候城外又进来一队赶骆驼的,好长的一支骆驼队,约摸有几十匹,赶骆驼的人不多,只有三五个,可是骆驼身上驼的东西可不少,大包小包的,有的是革囊,有的是麻袋,不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

也就在这时候,那半大小子说了话:“好吧!你们这样对我,我找你们掌柜的去!”

只见他身子突然往下一缩,居然让他挣脱了那只胖手,他根本没回头看背后是谁,扯着喉咙嚷嚷着迎向那支驼骆队:“大叔!你们怎么这会儿才到,我都在城里等了你们一天了!”

这小子的嗓门儿奇尖,尖得透着怪!跟根针儿似的,能扎人,这一嚷嚷马上引过来不少目光,连城门口那些步军都望了过来。

走在头一匹骆驼旁的是个五短身材壮汉子,他怔了一怔!

那拾粪的身边多了个胖要饭的,两个人脸上都变了色,但却眼睁睁的望着那半大小子没敢动。

那半大小子人滑溜,脚下快,没两步便迎上了头一匹骆驼,抬手照准骆驼身上那个大皮口袋拍了一下!一咧嘴道:“乖乖!这趟运的货可真不少,我看只跑这一趟够咱们吃一年的,往后这几个月好过了,我要在京里好好玩玩儿再回去!”

五短勇材壮汉子脸色一变,可是,旋即他笑了,笑得却有点不大自在:“行!你小子想怎么玩儿都行,等大叔把货卸了陪你玩儿个痛快,现在咱们什么都别提,先跟大叔一块儿到歇脚地儿去!”

他拉着骆驼就要往西拐!

那半大小于印劈手一把抢过骆驼,拉着就往东拐,嘴里还说:“您记错了地儿了,歇脚地儿在这边儿。”

五短身材壮汉子直了眼,他没敢伸手去抢,只有跟着那半大小子往东拐去!拐是拐了,可是他眉宇间拣起了一股子凛人的热气,那半大小子却让骆驼挡着,没看见。

胖要饭的跟抬粪的好生惊慌!头一低,双双快步进了东边一条小胡同里!

驼队往东走没多远,来到一片屋后,屋后是一片荒凉,而且挡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正邪勾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