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4章 违命被逐

作者:独孤红

孙震天抬了抬手道:“好,好,好!你明白这道理就行了,你明白这道理就行了,其实大爷不是不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姑娘家,而且这的确是大委曲,好了,我不再说什么了,事到如今也只有让你受点委曲了,只能除掉费慕书,保住这批珍宝,你是头一功,这也等于是桩大功德,只是你要千万小心,这帮胡子凶残毒辣,一翻脸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乐素馨道:“您的意思我懂,您放心好了,我自有分寸的,马老六他要真想碰我,那他是做梦,门二都没有。”

孙震天道:“那就好,那就好。”

骆明珠道:“干爹!对付费慕书的事儿,您跟他们是怎么说的?”

孙震天道:“他们说了,他们这趟到京里来是怎么个情形咱们清楚,他们只能躲在暗处,不能露面,要不然的话休说让六扇门里的人发现,就是让京城地面上的人发现,他们也别想在京里多待一天,所以嘛他们让咱们去把姓费的引出来,然后由他们下手。”

骆明珠冷冷一笑道:“好好滑的一帮东西!您答应了?”

孙震天一点头道:“我当然答应,怎么不答应?咱们引人,他们动手,算算看还是咱们划得来!手上不沾一点血腥,不伤一个人就把姓费的放倒了,这还不划算么?”

骆明珠道:“他们岂是省油的灯,您当心他们耍好滑。”

孙震天倏然一笑道:“他们不是省油的灯,你干爹又岂是省油的灯,别的我都怕,我就不怕谁跟我耍好滑,当年我出道的时候他们都还在娘胎里呢,我过的桥比他们走的路都多,我怕他们耍好滑?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睡去吧,这件事自有我跟继承去办,你们用不着操心,只管安心睡去就是。”

验明珠没再说话,跟乐素馨双双站了起来。

一阵异响惊醒了费独行,这阵异响尽管很轻微,但却难以瞒过功夫好、人机警的费独行。

费独行醒了,但他躺在床上没动。

窗户上出现了一个无限美好的身影,费独行一眼便认出那是白云芳。

白云芳这时候跑到这儿来干什么?费独行刚一怔,那无限美好的身影在窗户上轻轻敲了两下,然后一闪就不见了。

这是什么意思?费独行只想了一想,马上就明白了,当即披衣下床开开门走了出去!

外头的夜色很宁静,他没看见白云芳,沉吟了一下之后,他带上门往前行去!

老远便见白云芳屋里灯亮着,他刚走近,白云芳在里头说了话:“我等着你呢,进来吧!”

费独行推门走了进去,白云芳坐在灯下,几上还摆着两杯热茶,她含笑说道:“吵了你的觉了,不会怪我吧?”

费独行走过去坐了下来,道:“敲了敲窗户就走,姑娘就那么有把握我准醒?”

白云芳笑笑道:“我有自知之明,我的行动绝瞒不过你!我刚到你屋前你就醒了,窗户前现身,让你知道是我,然后再敲敲窗户,这还不够么?”

费独行道:“错非我认出了姑娘的身影,我会给姑娘一暗器。”

白云芳道:“不会的,我知道你一定认得出是我,事实证明我并没有料错,这一点让我感到很安慰!”

费独行目光一凝。

白云芳道:“你对我的身影很熟,我还不该感到安慰么?”

费独行道:“说句话姑娘可别在意,倒不是我对姑娘的身影很熟,而是这‘中堂府’里找不出第二个会武的女人。”

白云芳眨动了一下美目道:“对你!我从不隐瞒我心里所想的,你该这样对我么?”

费独行心头一震,道:“姑娘!别忘了你是‘神州七侠’的传人,而你也该知道我在‘神州七侠’眼里是个怎么样的人。”

白云芳道:“我只知道、也只问你在我眼里是个怎么样的人。”

费独行道:“事实上我进了‘中堂府’以后,有些事情姑娘是清楚的。”

白云芳道:“我清楚,我也计较,可是我做不了自己的主怎么办?”

费独行沉默了,但旋即道:“姑娘深夜不睡,把我找到这儿来就是为了这些么?”

白云芳道:“难道你认为不值?”

费独行摇头道:“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来得太突然。”

白云芳道:“对你也许是突然了些,可是对我却已经来了很久了,只不过我一直没提罢了。”

费独行道:“姑娘认为今夜是时候?”

“不!”它云芳道:“今夜只是说到这儿了,我顺便提一提。”

费独行道:“我没想到……”

白云芳道:“难道你心里一点都没有?”

费独行道:“对于这种事,我已经寒心了,而且我知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将来会是个怎么样的情形。”

白云芳道:“根据我所知道的,你并没有对这种事寒心!”

费独行道:“姑娘!那不是情,里头也没有情,而且她跟姑娘你不同,对她,我不必负责任。”

白云芳道:“要是我能不计较你说的这些呢?”

资独行倏然笑道:“姑娘愿意把块肉往我嘴里送,我又何乐而不受?”白云芳突然也笑了,她抬皓腕轻理云鬓,道:“我没想到今儿晚上我会说那么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真心真意,你要跟我一样,那就不用再说什么,要不然的话你就全当我没说这些话。”

费独行没说话,沉默了一下道:“姑娘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消息要告诉我?”

白云芳笑笑说道:“你倒挺有自信的,我告诉你两件事儿,头一件,我师爷跟我几位师叔他们已经到了,第二件,‘齐天大圣’孙震天师徒,另外还有一男二女今儿晚上跑到那座土地庙去跟那些人见了面,而且那些人的主力也已经到了!”费独行听直了眼,叫道:“怎么说,孙震天他们跑去跟那些人见了面……”白云芳道:“世上有些事儿真让人费解,我两位师哥还看见那两个女的陪着马老六在‘土地庙’后一个小院子里说话,当然!这两个女的是有用意的,不过孙震天要跟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你,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费独行诧声说道:“有这种事,那两个女的是什么样……”

白云芳道:“听我两位师哥说,长得都很美,一个叫骆明珠,一个叫乐素馨。”

费独行脸色变了,但是在刹那间他又恢复了正常,他摇摇头道:“诚如姑娘所说,世上有些事真让人费清,尤其是一些被称为侠义的人做的事,看起来孙震天为了对付我,所下的赌注是太大了,周瑜打黄盖,有人要打,有人愿挨,那也只有由他去了。”

白云芳道:“你要小心!我师父他们已经到了,关外那些人的主力也已经到了,这两方面都不会等待太久的!”

费独行道:“谢谢姑娘,我自会小心的,在这儿有一点我希望姑娘能做到,姑娘的师门把令符交给姑娘执掌,那表示姑娘的师门对姑娘十分器重,姑娘绝不可辜负自己的师门。”

白云芳道:“谢谢你提醒我,我知道我该怎么做的,我没有旁的事了……”

费独行站了起来,道:“姑娘!我永远感激。”

他转身要走!

“慢着!”白云芳道:“还有件事儿,我差点给忘了。”

费独行回过了身。

白云芳接着说道:“近几天来另有几拨江湖人物到了京里,看上去都陌生,不知道他们来自何处,他们的行动也颇神秘,有几个曾经去过‘香车胡同’,你看他们是不是跟胡三奶有关系?”

“可能!”费独行双眉微微一扬,笑道:“‘北京城’本就卧虎藏龙,如今又加上八方风雨齐会,看来今后是要好好热闹一阵子了。”

白云芳看了他一眼道:“我看你这个众矢之的,一点也不担心?”

费独行一笑说道:“担心有什么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算我给他们磕头去,他们也饶不了我,是不?我回去了,姑娘不信可以随时跑到我那儿去看看,我准是一觉到天亮。”

他走了,白云芳没留他,也没再说什么。

白云芳的师兄们既然隐身左近听见了马老六跟骆、乐二女的谈话,那么他们就该知道马老六他们要的那样东西是什么,但却没听见白云芳告诉费独行,不知道为什么。

费独行说他能一觉到天亮!其实天知道,这后半夜他根本没能合眼,他倒不是怕什么,而是因为白云芳的那些话!

听不见费独行的步履声了,白云芳抬手熄了灯,快步往里去了!

转眼工夫之后,一条无限美好的黑影翻出了后窗,足未沾地,轻盈美妙地掠出了“中堂府”,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北京城”里夜色寂静,大街上、小胡同里,到处都是空荡荡的,很难看见一个人影,而且十家有九家都熄了灯,很难得有一两家还绿着灯的。

这一家就是那很难得还亮着灯的一两家中的一家!

这一家,小小的四合院,上房屋里灯火通明,院子小,屋子自然也大不到那儿去,上房屋里坐了那么多人,显得有点挤。

那间灯火通明的上房屋里共有十几个人,七个坐着,其他的人都站着。

坐着的七个人当中有五个是老头儿,另两个一个是中年文上打扮的中年人,一个是个长得既像“水滩传”里的时迁,又像“三盗九龙杯”的杨香武的中年瘦汉子。那五个老头儿之中有两个打扮像教书先生,一个老和尚,一个老道,一个竟是个蓬头垢面的老叫花!

两个打扮像教书先生的老头儿之一,一个穿青衫,一个穿黑衣,穿青衫的那位长眉凤目,相貌清瘦,精神单钎,穿黑衣的那位股涂得像锅底,浓眉大眼像极了黑虎赵玄坛。

站着的则都是年轻人了,一个个气宇轩昂,英武逼人,最大的不过三十出头,最小的也在甘上下。

一间屋挤那么多人,但却鸦雀无声,寂静异常,没一个人说话!

七个坐着的脸色都异常凝重!

站着的那些个年轻人则一个个显得都很不安。

突然!坐着的七个,两眼里都有两道寒光一闪,那老叫花轻吁了一口气、开了口:“可来了,真能让人等啊!”

一阵带着兰席异香的微风飘过,上房屋的灯光一暗复明,再看时,上房屋里多了个人,一身黑色夜行衣,黑纱包头,外罩一件黑风憋,逼人的英气中带着妩媚,身材美、人更美。

是白云芳,她一矮娇躯跪了下去!道:“云劳给师父跟六位叔叔请安。”

“哎呀!宝贝儿。”老叫花咧嘴带笑道:“这是哪一套,全让你师父教腻入了,起来,起来,让五叔看看是胖了还是瘦了。”

他手中打狗棒一递,硬把白云芳一个娇躯挑了起来,白云芳趁势拧身走了过去!

老叫花伸手抓住了她,“喷”、“喷”!有声地道:“暧,暧!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咱们姑娘是越来越标致,越来越美了,想当年五叔每见面非要亲一个不可,如今是个眼看要嫁人的大姑娘了,不能亲了……”

敬陪末座那个长得像“杨香武”的瘦汉子道:“本来就是,也不怕你那蓬滴满了油汁酒液的脏胡子扎了人家姑娘的嫩脸蛋儿。”

坐着的几位都笑了。

白云芳也笑了。

那黑脸黑衣老者轻咳一声道:“云芳!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白云芳忙回道:“有点事儿耽搁了,让您几位久等了。”

老叫花冲黑脸黑衣老者一瞪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见面就问罪,孩子这不是来了么,你要知道,孩子走路来的,她没长翅膀不会飞。”

黑脸黑衣老者抬手一指老叫花,望着坐着的几位道:“你们听听,护哪有这样护法的,我说什么了,我只不过是问问。”

瘦汉子干咳一声道:“二哥说得是,刚才我也一肚子不痛快……”

老叫花霍地转过脸来道:“老七!你那不痛快在哪儿?”

瘦汉子一咧嘴道:“没了,看见姑娘没了一半儿,另一半让五哥你这一吓全吓跑了。”

坐着的几位又笑了。

老叫花哼了一声,道:“谅你那不痛快,也不敢不跑。”

那长眉凤目,相貌清瘦的青衫老者轻咳一声道:“云芳现在的处境不方便,她不能在外头待太久,咱们还是谈正经的吧,云芳!听说如今为对付费慕书而赶到京里来的各路人物不在少数?”

白云芳神情一肃道:“是的!师父,都是哪些路上的人物,想必几位师哥已禀报过了。”

青衫老者微一点头道:“外头的情形,你几位师哥都已经很详尽的禀报过了,不过里头的情形他们却不清楚……”

白云芳道:“里头还是老样子,并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黑脸黑衣老者道:“自从费慕书来了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违命被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