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6章 一片苦心

作者:独孤红

费独行回到了中堂府,他先找上了杜毅,让杜毅派人去把三具尸首拉回来,跟还活着的左老五一块儿交给“九门提督”衙门,然后他去洗了个澡,换了件干净衣裳!

换洗好了,他没回他住处去,却行向了白云芳的屋去!

白云芳的屋没有灯,黑忽忽的,这时候要照晚算,应该说白云芳已经睡了,要照早算,应该说白云芳还没起来!

费独行像没看见白云芳屋没点灯似的,他到了门口便敲了门,敲了好几声才听见里头响起了一阵轻盈的步履声,接着有两个浓浓睡意的话声在里头问道:“难呀?”

是白云芳身边的丫头。

费独行当即应道:“费独行,我要见总领班!”

门开了,白云芳的丫头在门边,头发蓬松着,满脸的睡意:“是您哪,您怎么这时候……”

费独行截口说道:“我有要紧事儿要禀报总领班,麻烦姑娘告诉总领班一声。”

“您请进来坐吧。”

丫头迟疑了一下把费独行让了进去,点上了灯,让费独行坐下,刚要进去叫白云芳,白云芳却一袭晚装从里头出来了,丫头呆了一呆道:“您起来了?”

白云芳道:“这么吵我还能不起来么,没你的事儿了,你去睡吧。”

白云芳支走了丫头走了过来,她脸上也有睡意,不过很轻微,头发也有点蓬松,她含笑说道:“怎么回来就吵人,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人救回来了没有?这下钠郡王感恩图报,说不定会把海容格格许配给你呢。”

她在费独行对面坐了下来;

费独行笑笑道:“托姑娘的福.一切上称顺利,我是特地来致谢的!”

“谢谁?谢我?”油云芳微微错愕了一下,旋即“哦”地一声笑道:“干吗又生份起来了,人家都已经找到门口来了,那种情形他是非见着你不可,这个顺水入情我还不会做么?”

费独行道:“姑娘!我不是为这。”

白云芳眨动了一下美目,讶然说道:“你不是为这?那你是为了什么?”

费独行道:“姑娘义伸援手,帮我杀了马老六,而且帮我把那七颗珠子截了下来,我还不该谢谢么?”

白云芳睁大了一双美目,道:“我帮你杀了马老六,我帮你把那七颗珠子截了下来?你,你在说什么呀,我让人进来叫你之后就回来睡了……”

费独行淡然一笑道:“姑娘!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是我清楚,顾大先生那位女弟子擅打‘梅花针’!”

白云芳微微一怔道:“你知道?”

费独行道:“我知道,姑娘屡次帮我的忙,不是姑娘,我连龙家的人来了都不知道,姑娘甚至还略施小计让雷老二踉白老三送到我面前来!这一切都让我感激,为此,我并没有强要那七颗珠子的意思,姑娘要是喜欢那七颗珠子,就算我送给姑娘的好了,吵姑娘的觉了,请姑娘原谅!”

他站了起来。

白云芳道:“你真舍得送给我?”

费独行慨然说道:“站在姑娘的立场,姑娘不但对我毫无敌意,而且能这么样帮我的忙,这不是那七颗珠子所能报答的!”

白云芳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我很感动,你还没回屋去过吧?”

费独行道:“还没有!”

白云芳道:“你要是回过屋你就不会来吵我的觉了,不!我说错了,你还会来找我,不过那你就是真来谢我的了。”

费独行为之一怔,凝望着白云芳道:“姑娘这是为什么?”

白云芳笑笑说道:“不为什么,好玩儿!”

费独行坐了下去,道:“姑娘!是不是令师几位也要这七颗珠子?”

白云芳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倒挺会想的,要是我师父几位也想要这七颗珠子,我还会把它放到你屋里去么?”

费独行道:“我认为姑娘是为了成全我……”

白云芳娇靥上笑意更浓了,道:“你的确会想,你要知道,你我的私谊虽然很好,但总是各有自己的立场,一旦利害冲突的时候,一定是各不相让的。”

费独行一双目光紧紧地盯着她道:“那么,姑娘以‘梅花针’击毙马老六,截去那七颗珠子,然后又把那七颗珠子放在我屋里,这是什么意思?”

白云芳美目眨动了一下,笑道:“没跟你说么,好玩儿。”

费独行沉默了一下道:“这么说,令师几位并不要这七颗珠子?”

白云芳微一点头道:“他们几位要你的性命。”

费独行淡然一笑道:“人各有志,我干我的,诸位干诸位的,我能容诸位,诸位为什么就不能容我,江湖上我不能待,难道我进到官家来觅一栖身之所,混碗饭吃也不行么?难道说天下之大真没我性费的个容身之处么?”

白云若没说话!

费独行目光一凝道:“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姑娘刚才说,咱们的私谊不错,但各有立场,一旦利害冲突,彼此间是绝不相让的,那么我请教,如今姑娘是顾自己的立场呢,还是顾咱们之间的私谊呢?”

白云芳笑笑说道:“以你看呢?”

费独行道:“我认为姑娘会顾自己的立场,我也认为姑娘该顾自己的立场。”

白云芳道:“你既然了解这一点,当知我是身不由主,万一我接奉师命,不得不对你采取行动时,我希望你能原谅,而且我也希望你早作提防。”

费独行吸了一口气道:“谢谢姑娘!”

白云芳一双目光转望向纱窗,道:“天很快就要亮了。”

费独行道:“是啊!折腾了一夜……”

他忽然一怔,凝目望向白云芳。

白云芳也收回一双目光望向他。

费独行有意无意把目光移了开去,笑道:“我该走了,姑娘还可以再躺会儿。”

他要转身。

白云芳嫣然一笑道:“你很冷静,也很深沉,你是个适合做这种工作的人,你能节节顺利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费独行停身笑道:“姑娘应该把姑娘的看法奉知令师几位。”

白云芳道:“没听我说么,你是个适合做这种工作的人。我所以这么说,一方面固然因为你有一身高绝的武艺,人机警、冷静,另一方面也因为像我这样不相信你是个响马,因而也不相信你会真投靠的人并不多。”

费独行眉锋一皱道:“我原希望姑娘能把姑娘的看法奉知令师几位,从而消除令师几位对我的敌意,保住我这条命,看来这个希望也泡了汤了。”

忽然一凝目光道:“这就不对了,姑娘既作如是看,到时候怎么好对我采取行动?那岂不是屈杀好人了么?”

白云芳道:“不跟你说么,到时候我是不得不对你采取行动,师命难违,你不是也希望我不要违背师门的么?”

费独行一点头笑道:“说得是,不管怎么说,能让白姑娘你把我当好人,就是死也值得了。”

一抱拳道:“姑娘歇着吧,我得赶紧回屋看看那七颗珠子去,而且得赶紧把它献给中堂去,要不然让谁到我屋里顺手牵羊把它拿了去,那麻烦可就大了。”

话落!他要走。

白云芳忽然站了起来道:“慢着!”

费独行道:“姑娘还有什么事?”

白云芳道:“我的师门这样对你,你可以采取报复,甚至你可以先下手,把我和盘托将出去。”

费独行笑笑道:“姑娘!江湖上没有背着手挨打的人,还没到时候,到了时候我自然会把姑娘和盘托出去的!”

他没再穿白云芳说话,转身走了。

白云芳没说话,娇靥上浮现一种难以言喻的神色。

那丫头从里头走了出来,道:“姑娘!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您为了他……”

白云芳缓缓坐了下去道:“我不愿意告诉他,我不愿意让他有负担。”

那丫头道:“您怎么能这样,您这不是苦自己么,您看他那个样儿,听他说的话,一点都不领您的情!”

“傻丫头!”白云芳道:“他根本就不知道,从何领情起?我就是不愿意他领我的情,所以我才不让他知道!”

那丫头道:“那您就这么一直苦自己……”

白云芳微一摇头道:“有些事你还不懂。”

那丫头道:“我怎么不懂,您既然对他……就应该让他知道您为他做了什么,他要是知道了,他不就对您……”

白云芳摇摇头道:“说你不懂你就是不懂!要是那样的话那就不是……我不说广,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那丫头道:“也许我真不懂,不过我不能看着您这么苦自己,您不愿意告诉他我告诉他。”

白云芳脸色一变道:“不行!我绝不许,你要是敢告诉他我就不要你跟我。”

那丫头眼圈儿一红道:“可是姑娘……”

白云芳脸色稍缓,柔声说道:“别这样,我不说了么,有些事你还不懂,我愿意这样,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听我的,就顺着我的意思去做。”

那丫头柳眉一扬道:“我就是看不惯,您这样对他,他还东隐西瞒的。”

白云芳道:“傻丫头,那不能怪他,他有他的不得已之处,也就因为他能这样他才可取,你明白么?”

那丫头没说话,但旋即又道:“他真是像您看的那样么,您没看错么?他要不是像您看的那样,您为他牺性那么大那才冤呢。”

白云芳道:“你放心!我不会看错人的,我什么时候看错过人?”

那丫头还待再说,白云芳摆手道:“不要再说什么了,说是天快亮了可还得一阵子,你再去睡会儿吧。”

那丫头道:“那您呢?”

白云芳道:“我要在这儿坐会儿。”

那丫头道:“那我陪您。”

白云芳道:“不!我要一个人在这儿坐会儿,你快去吧。”

那丫头口齿启动,慾言又止,旋即头一低转身往后行去!

白云芳娇靥上又浮现起那种难以言喻的神色,皓腕抬处,几上的灯应手而灭,刹时一片漆黑……

费独行回到屋里点上灯,那个檀木盒子就在枕畔。

他走过去捧起那个檀木盒又走了回来,缓缓坐在灯下,目光落在那个檀木盒上,呆呆地!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不是傻子!他明白白云芳对他的情意!

可是他也明白,白云芳是个深明大义、冷静、机警、有魄力,行事不让须眉,能担当大任的女儿家,典型的一个奇女子!要不然“神州七侠”不会把这么一付重担放在她肩上!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总是人,人是有血有肉有灵性的,动情那是任所难免,可是像白云芳这么一位女儿家,公私一定分得很清楚,也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各人有各人立场,尽管私谊再深!一旦立场有所冲突,那是绝对各不相让的,也就是说白云芳她不可能因私废公!

那么,他击毙马老六,截去这七颗珠子,之后又把这七颗珠子放到他屋里来,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她不明白他的用心,真怕马老六带着这七颗珠子逃走使得他功亏一篑!

这似乎不大可能,因为白云芳知道他,从而也应该知道马老六绝不可能从他眼皮底下逃脱!

那么这究竟是…

费独行有着过人的目光眼高度的智慧,可是这件事他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就这么坐着!一直坐到天亮!

府里的下人都起来了,外头传来了一阵阵走动声。

费独行吁了一口气,抬手熄了灯!

现在还没有到困意,他只想躺会儿,捧着檀木盒站起来,他打算和衣躺会儿!

一阵步履声由远而近,一直到了他门口,门上轻轻地响起了两声剥琢!

他从那阵步履声就听出来了,来人是杜毅,他当即说道:“进来吧,我没睡。”

门开了,杜毅满脸堆笑走进来,老远就能闻见他带着一股子酒味儿,他喜孜孜的道:“听他们说你回来了,我来看看,兄弟!你真行,这件事办得漂亮极了,钠郡王爷不但亲自接见还赏了我们大伙儿两桌吃喝,行了,我连早饭都不用吃了……”

费独行道:“你怎么这么馋?”

杜毅嘿嘿笑道:“你是知道的,有酒喝我是从不会放过的。”

抬手往上指了指,道:“中堂跟九夫人还没起来吧,没听见动静……”

往前走了两步,目光落在费独行手里那个檀木盒上,堆着笑道:“兄弟!让我开开眼界,增点见识!”

费独行连犹豫都没犹豫,伸手就把盒子递了过去。杜毅忙伸手接过,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打开锁扣掀开了盒盖,刹时!社毅看直了眼,老半天才听他惊叹一声道:“我的天!打古至今只听过传说,谁见过这个,我可算开了眼界了,这辈子没白活,将来对子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一片苦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