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7章 头等赏赐

作者:独孤红

海容格格跟没听见似的,一动没动,望着那两个戈什哈冰冷说道:“你们两个谁敢不听我的我要谁的脑袋,不要管我,放枪!”

两个戈什哈一怔大惊,一个也没敢动!

海容格格厉声说道:“我让你们放枪,你们两个聋了么?”

一名戈什哈道:“格格!奴才们不敢……”

海容格格一点头道:“那好!你们两个给我听清楚,你们要是听我的,即使伤着了我,你们是有功无过,可是要让费独行活着离开郡王府,你们两个是死路一条,我非要你们的脑袋不可,你们知道,我一向言出必行,说得出,做得到!”

两名戈什哈满脸惊恐之色地举起了火枪!

费独行暗暗震惊道:“没想到格格竞愿意做这么大的牺牲,费独行虽死何憾?可惜我现在不能死!”

他一步躲到海容格格背后,闪身往后窗扑去!砰然一声硬撞开了后窗,穿窗掠了出去!

中间有海容格格隔着,两个戈什哈没敢放枪,等到听见海容格格一声“快追”,跑到窗户前一看,哪里还有费独行的踪影?,刹时,海容格格的脸色好生凝重,她道:“快去请王爷回来,快去!”

两名戈什哈恭应一声,飞一般地跑了出去!

海容格格像脱了力,颓然坐了下去!

费独行回到了中堂府,进门就碰见了杜毅!

杜毅一怔停步道:“哟!你回来了,我正要找你去呢。”

费独行道:“找我?有事儿么?”

杜毅道:“中堂刚从宫里回来,一进门就嚷着要找你,我说你上讷郡王府去了,中堂非让我把你找回来不可!”

费独行心头跳动了一下,问道:“可知道是什么事儿么?”

杜毅摇摇头道:“不清楚!中堂没说,不过看中堂挺高兴的,对了!你走之后没多久中堂就起来了,姚师爷已经把那七颗珠子呈给中堂了,我看八成儿是为这件事儿,少不得又要重重赏你一笔了。”

费独行笑道:“你放心!只要有我的,就少不了你的!”

杜毅嘿嘿一笑作个揖道:“兄弟你一直是最照顾我的,我这儿先谢了。”

费独行道:“走!陪我进去!”

两个人并肩往里走,费独行道:“中堂在九夫人那儿?”

杜毅道:“这还用问,不在哪儿在那儿?兄弟,这趟讷郡王府怎么样,没让你白跑吧?”

费独行笑道:“那还错得了?吃最好的,喝最好的,简直就把我当成上宾,都快把我捧上天了!”

杜毅拍了一下手道:“兄弟,没说的!我对你是五体投地,你这一手可真高,讷郡王那个老倔头一向跟咱们中堂不对,可是如今他反而请和中堂府的人,把咱们当成了上宾,这一回咱们露的脸不小,他丢的人可也大了。”

费独行笑笑道:“从今后他要是再跟咱们中堂过不去,那就等于打自己的嘴,要没人骂他忘恩负义,你找我。”

杜毅哈哈大笑,道:“行,行,兄弟你真行,真有你的。”

他突然住了笑声捂住了嘴,一伸舌头道:“乖乖!怎么到了,要让中堂听见……你去吧,我不陪你了,完事儿后找我去,咱们找个地儿好好乐乐去!”

他一溜烟般跑了。

费独行笑了笑,迈步往小楼行去。

上了小楼,一名丫头已经到了楼梯口,他对那丫头道:“请代我通报一声,我要见中堂。”

丫头还没有答话,九夫人的话声已经从里间传了出来:“是费独行么,快进来吧,中堂等了你半天了!”

费独行答应一声走了进去!

和神踉九夫人都在房里,和坤一身朝服没换斜躺在床上,九夫人正在给他捶腿。

和坤年纪虽然不小了,可是出门不是车就是轿,根本累不着他,至于进一趟宫回来就捶腿,一句话,身子太亏了!

费独行往床上看了一眼,旋即低头躬身道:“您找我?”

只听和坤道:“行了,行了,别捶了!”

旋见他挪动着肥胖的躯体坐了起来,满脸都是笑意道:“怎么!听说你上讷郡王府做客去了?”

费独行道:“他们一大早就派人来了,不得不去应付应付!”

“不,不!”和坤道:“去得好,去得好!没人不让你去,没人不让你去!那个老倔头派人请别的府邸里的人到他那儿去做客,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儿,这可是件大事,独行!你这件事做得太好了,太漂亮了!我要重重的赏你,你要什么,说吧?只你开口,我什么都给你!”

九夫人瞟了他一眼道:“我看你是乐糊涂了,什么都给?你真能什么都给么?”

和坤的兴致很好,一点头道:“当然能!只要他开口。”

九夫人转望费独行道:“瞧瞧你们中堂,今儿个进宫去了一趟,凡是见着他的没一个不捧他,没一个不夸他的护卫的,他的护卫不得了,救回了讷郡王的格格,一举擒下了几个胡匪头儿,这下脸可露大了,连皇上都直夸他,占了便宜还出了风头,他还能不乐?只怕今后再也闭不上嘴了。”

“那当然!”和坤眉飞色舞,道:“你不知道,你没看见,当着满朝文武皇上直夸我,那个老倔头站在一旁脸上可好看了,简直就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下去,这回憋了多少年的气让我出尽了,稀世珍宝归了我,我还到处落好,我哪能不高兴,我哪能不乐?”

九夫人看了他一眼道:“别净顾着自己高兴,自己乐了,人家那儿还等着赏呢!”

和坤道:“我知道,我等着他开口呢!”

“那行!”九夫人微一点头,目光投向了费独行道:“你们中堂有话了,想要什么你只管开口说吧!”

费独行微微一欠身道:“这是中堂洪福,独行不敢居功。”

九夫人转望和神,道:“听听!这张嘴多么会说话啊!”

和坤乐得呵呵大笑。

“这样吧!我那座什刹海的别业让给你住几天,你只管去,别的我会让他们给你准备!”

九夫人美目微睁道:“你这算什么赏?”

和神一摆手道:“你别管,我有我的打算,独行,你现在就收拾收拾到‘什刹海’去吧!”

费独行心里何尝不暗暗销闷,当然他不便问,他欠身答应了一声道:“禀中堂!这件事杜毅踉弟兄们都出了力……”

和坤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管了,我对他们另有赏赐,你只管去你的‘什刹海’吧!”

费独行答应一声,纳闷着下了楼!

杜毅跟他有约,现在他不能跟杜毅一块儿去乐了,不能不告诉杜毅一声,于是他又一路纳闷着去了杜毅屋里。

杜毅正在屋里坐着,一见他进来马上就站了起来,道:“完事儿了,这么快,咱们中堂是怎么赏的?”

费独行耸耸肩膀道:“我不懂!中堂只让我到‘什刹海’别业去住几天。”

杜毅两眼圆睁,一蹦老高,叫道:“怎么说?中堂让你上‘什刹海’别业去住几天?天爷,这是头一等重赏,乖乖!这一下你可抽着签王了,太好了,好极了,兄弟!这下可有你享受的了。”

费独行诧异地道:“怎么回事儿?你知道……”

杜毅目光一凝,诧道:“中堂没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儿?”

“废话!”费独行道:“中堂要是告诉了我,我不就知道了么!”

“那……”杜毅咧嘴一笑,笑得好生神秘,摇摇头道:“既然中堂没告诉你,我也不敢多嘴,你还是等着瞧吧!”

费独行道:“老杜……”

杜毅一抬手道:“别问!反正中堂不会害你就是了,其实……我这么告诉你吧,你只到‘什刹海’别业住上几天,包管你哪儿都不想去了,就是让你当皇上你都未必愿意干,行了,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兄弟!你只记住这是头一等重赏,天大的福气,别人求还求不到呢,好了!你去领你的头一等重赏吧,至于咱们约好的那件事儿,只有我一个人去了,我先走一步了。”

他可是说走就走,生似怕费独行不让他走,脚底下飞快,一溜烟出去了。

费独行皱了眉!

头一等重赏!

天大的福气!

究竟是什么样的重赏?什么样的福气?

如今雷老二儿兄弟已被他悉数留在京里了,剩下要对付他的还有“神州七侠”跟孙震天那帮人,他本想躲在内城里不跟这些人碰面,谅这些人还不至于闯进内城来意大乱子,可是如今他势必得到“什刹海”别业去住几天,除非不让这些人知道他的行踪,要不然他就势必得跟这些人碰面!

他也知道,要想不让这些人知道他的行踪,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焉得不皱眉。

晌午刚过,这时候正热,费独行顶着太太阳到了“什刹海”。

和坤在“什刹海”的别业他住过,他认得路。

一路行来够热的,而和坤这座别业坐落在群树环绕的阴凉中,一踏上门前那条石板路便觉得热意大消。

费独行敲开了门,开门的仍是那黑衣壮汉,如今他对费独行客气极了,恭敬极了,躬着身满脸赔笑道:“费爷,您来了!好久没见您了,您一向可安好?”

费独行含笑点头道:“好,好!你也好……”

说着话,他代黑衣壮汉关上了门,趁着关门从门缝儿里往外看,他看见不远处柳林里站着两个人。

门上了闩,他回过身,含笑说道:“你专管看守这座别业?”

黑衣壮汉赔笑欠身道:“是的!我看守这座别业多少年了,能得中堂这么重赏的,您是第二位。”

费独行呆了一呆道:“你知道我要来?”

黑衣壮汉道:“是的!金总管已经来过了,刚走没一会儿,您路上没碰见?”

“没有!”费独行摇摇头道:“中堂只说让我到这儿来住几天,可没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能告诉我么?”

黑衣壮汉一咧嘴道:“您何妨等到上灯以后自己看看。”

敢情又碰上一个不肯说的。

费独行眉锋一皱道:“怎么你们都不肯说?”

黑衣壮汉忙赔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您现在知道了就没意思了。”

费独行摇摇头没再说话,但他突然想起了黑衣壮汉刚才说的那句话,当即又凝目问道:“你说能得中堂这种重赏的,我是第二个?”

黑衣壮汉道:“是的!以前还有过一位!”

费独行道:“是谁?”

黑衣壮汉道:“姚师爷!”

费独行为之一怔,他原以为那头一个能得和坤这种重赏的必也是个为和坤建过奇功的江湖人物,没想到竟会是那个糟老头子姚师爷姚朋。

可是他转念一想,姚师爷是和坤的首席智囊,是个颇富心机的人物,就凭姚师爷那份心机,为和坤建树不下江湖人物凭武艺换来的奇功,应该是可能的事。

他心念转动,口中问道:“这倒颇出我意料之外,姚师爷曾经为咱们中堂建过什么奇功?”

黑衣壮汉咧嘴笑笑道:“这个我不大清楚,不过听说姚师爷是为咱们中堂盖了一间什么房子,那间房子盖得很好,中堂心里一高兴,就让姚师爷到这儿来住了几天。”

费独行想再问,可是他没再问,黑衣壮汉既是不大清楚,问了也是白问,可是他暗暗琢磨姚朋能为一间房子得到这种跟他同样的重赏,这间房子必不是一般的房子,说不定是秘室一类的建筑。

他这里心智转动,只听黑衣壮汉道:“费爷!我还有事儿,我不陪您进去了。”

一躬身,他转身要走!

费独行定定神伸手拦住了他,道:“等等!”

黑衣壮汉忙道:“您还有什么吩咐?”

费独行道:“自从进府当差以来,我结的仇不少,我在府里的时候他们没办法找我,我这一出来恐怕瞒不了他们,他们很可能会一拨一拨地跑到这儿来找我,所以我要先告诉你一声,晚上要有什么动静,你只管装不知道,可别往外跑,知道么?”

黑衣壮汉笑道:“费爷!您太多虑了,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跑到这儿来找您?”

费独行道:“江湖上多得是不怕死的,听我的没错,我到这儿来是来享乐的,别让我带一份愧疚走!你明白么?”

费独行一脸郑重神色,黑衣壮汉不再笑了,道:“我知道,我知道,只是费爷,这儿还有别的下人……”

费独行道:“我知道!我会告诉他们的,你要是见着谁也帮我关照一声,好了!没事儿了,你忙去吧。”

黑衣壮汉答应一声匆匆地走了。

费独行转身又往里行去!

他并非语出无因,也不是过于小心,事实上他一出内城就发现被人缀上了,两个,一直缀着他到了“什刹海”,就是刚才他借着关门打量的那两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头等赏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