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8章 豪气干云

作者:独孤红

显然英武汉子是怕费独行再出剑伤了他的同门。

费独行脚下用力,身躯窜起,挥剑下击,疾袭英武汉子左肩。

英武汉子冷笑一声抖剑上扬,卷向费独行双腿。

费独行道:“你还差得多,撒手!”

右脚闪电踢出,正中英武汉子腕脉,一柄软剑脱手飞起!

费独行跟着落地,带鞘长剑一递,抵住了英武汉子喉结,道:“你们配我拔剑么?”

英武汉子脸色煞白,身躯暴颤,忽地扬掌劈向自己天灵。

费独行哼地一声冷笑:“连轻重都分不清,你也配列‘神州七侠’门墙!”

剑鞘上扬,正扫在英武汉子手肘上,英武汉子闷哼一声垂了手!

只听一个苍劲话声划空传到。

“骂得好!”

十几条人影如飞落在费独行身边,“神州七侠”,还有几个黑衣汉子。

顾大先生落地便沉喝道:“给我后站!”

英武汉子跟白净汉子满面羞愧地退向后去!

费独行一抱拳道:“可是顾大先生七位当面?”

顾大先生一点头道:“不错!正是顾苍松兄弟。”

顿了顿道:“费慕书!你我从没见过,今夜见你这头一面,让我有可惜之感。”

费独行淡然一笑道:“多谢大先生夸奖!”

“夸奖?”那黑衣大汉威态惧人,怒声说道:“我兄弟恨不得活劈了你,为了你害得我那侄女儿背叛我们跟我们反了目……”

费独行目光一凝道:“可是赵二先生?”

黑衣大汉道:“正是赵空明!”

费独行道:“二先生这话—-”

赵空明道:“你还装的什么蒜,我那侄女儿为了你背叛了师门,跟我们闹翻了,难道你还会不知道?”

费独行听得心神震动,也不由为之一阵激动,他刚要说话……

只听顾大先生道:“二弟!不要再说了,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我自己没有教好她!”

费独行双眉一扬道:“大先生……”

顾大先生淡然截口道:“费慕书!你也不要再说什么了,今夜之势很明显.为我汉族世胄,先朝遗民,我们兄弟几个非除去你不可,当然!你要有活命之能那自是另当别论!”

那老叫花突然插嘴说道:“费慕书!我大哥的话你可听见了,你要是愿意回头,我查老五拍胸脯,给你个机会!”

“阿弥陀佛!”那老和尚低诵一声佛号也道:“费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赵空明叫道:“三弟、五弟,你们别再心疼云芳了,他要有意思回头早就回头了,还会等到如今么?”

费独行这才明白,老和尚跟老叫花这是爱屋及乌,他很感动,可是他不能接受这份好意。

只听查老五道:“费慕书!你怎么说?”

费独行一咬牙道:“五先生!人各有志……”

赵空明暴喝一声:“费慕书!你是畜生!”

他腾身扑了过来!

赵空明人长得威猛,扑击起来也够威猛的,带着一阵劲风,直能把人刮飞了,一对蒲扇般大手一卜一下,简直把费慕书的全身都罩住了。

费独行身躯纹风不动,容得劲风沾衣,他突然一旋身退了三步。

赵空明带着劲风擦身扑过。

费独行有机会出手袭击赵空明的背后,但是他没有出手。

赵空明却也不愧是一流好手,一扑落空,身躯疾旋,双手箕张又向费独行扑到。

费独行这回出了手,带鞘长剑疾点赵空明咽喉!

赵空明怒喝一声,不闪不躲,抬手抓了过去!

费独行拿中带鞘长剑忽然一晃,避开赵空明一抓,贴着赵空明的手臂往前滑去,奇快,一下便递到了赵空明咽喉!

就在这时候,费独行收剑疾退。

只听顾大先生喝道:“二弟!回来!”

赵空明立即停止扑击,两眼暴睁,望着费独行厉喝说道:“费慕书!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费独行听若无闻,没说话。

赵空明一声惨笑又道:“我赵空明学艺十载,成名二十年,想不到竟不是个响马的对手,费慕书!我这条命交给你了。”

他居然也场掌拍向自己天灵!

顾大先生疾若闪电,跨步欺到,抬手一指点在了赵空明的“曲池穴”上!

赵空明手臂一震垂了下来。

顾大先生淡然说道:“二弟!你可听见他刚才是怎么说老六的?”

赵空明倏然低下头去,身躯暴颤,不发一言。

顾大先生转望费独行道:“费慕书!你要明白,死我们一个,你便多一分生机!”

费独行道:“大先生!咱们之间并无仇恨可言。”

顾大先生道:“不错!你我私人间并无一点仇恨,可是你弃宗忘祖,卖身投靠……”

“大先生!”费独行道:“我是一个响马!如今更是一个越狱重犯,蝼蚁尚且偷生,我何能没有求生的意念,而天下之大只有这个地方可以让我容身,可以让我活下去,我不过为这一口气而已,大先生几位何必苦苦相逼?”

顾大先生道:“费慕书!你可懂变节移志、厚颜偷生不如……”

费独行道:“大先生!我要懂这个,还会被目为响马么?”

这句话堵得顾大先生一时没说上话来。

只听那白衣文上冷笑一声道:“费慕书!你不要卖弄你的口舌,不管你怎么说,今夜你休想逃过一死!”

查老五道:“费慕书!你现在说句话还来得及。”

费独行道:“五先生跟三先生慈悲胸怀,我很感激,然而我却不能不为我这条命打算……”

查老五道:“你料准了你离开和珅这儿一准死?”

费独行道:“五先生!别的不说,单说我这杀人越狱一样,官家会放过我么?”

白衣文士冰冷道:“为你自己这条命,你就不惜帮和珅害那么多的人?”

“六先生!”费独行道:“令师侄白姑娘也任职和中堂府……”

白衣文土道:“她没有帮和珅害过任何一个不该死的人。”

费独行道:“六先生!我又何曾帮和中堂害过任何一个不该死的人?”白衣文土一时没说上话来!查老五呆了一呆点头说道:“这倒是!据咱们所知,的确没有。”白衣文士道:“那胡三奶……”

费独行道:“胡三奶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以为七位应该清楚?”

白衣文士道:“可是你把她的家产,完全献给了和珅。”

费独行道:“六先生贵我过苛了,七位总不会是为了胡三奶的家产慾置我于死地吧?”

白衣文士道:“当然不是,你要知道,胡三奶是个反清志士……”

费独行倏然一笑道:“六先生!胡三奶反清是不错,但她为的不是汉族世胄、先朝遗民,她为的是某些个有野心的人士,以他们今日的作为,不配治理天下。”

白衣文士道:“你以为谁配治理天下,爱新觉罗氏么?”

费独行淡然说道:“六先生过于偏激了,老实说我并不关心这种事,我为的只是我自己,要不然我不会任令师侄白姑娘在和中堂府待下去,我为的是我自己,诸位为的是汉族世胃、先朝遗民,咱们各干各的,可以说井河不犯,我能容令师侄在和中堂府待下去,诸位又为什么非置我于死地不可,这未免太不公平了!”

白衣文士还待再说。

顾大先生忽然措手拦住了他,望着费独行道:“费慕书!你不要再说什么了,任你怎么说,我们总以为你对我们的工作是个阻碍,对汉族世胄先朝遗民是个威胁,所以无论如何今夜我们非除去你不可……”

费独行扬眉一笑道:“慾加之罪何患无辞,既是如此我就不再说什么了,诸位请动手吧,我接下就是。”

白衣文上冷笑道:“哪怕你不接下。”

顾大先生神情一肃,道:“费慕书!我兄弟从来不联手对敌,但为了大局,今夜却不能不破例联手了。”

话落!他闪身退向后去,回到了他刚才所站的那个方位!

查老五突然说道:“大哥!我不能拦你们动手,可是我自己不愿动手,是对是错我自己承当!”

他闪身退向后去!

顾大先生脸色一变。

赵空明怒喝说道:“五弟……”

查老五道:“二哥!是对的不说,是错的我拿这条命补偿就是。”

赵空明还待再说。

顾大先生抬手拦住了他,目光环扫一匝,道:“还有哪位兄弟不愿动手?现在可以退出,我不勉强!”

老和尚突一欠身道:“阿你阳佛!小弟告罪!”

他也随话闪身飘退。

顾大先生脸色又是一变道:“还有么?”

没人再动了!

白衣文土道:“大哥不要再问了,对也好!错也好!我们跟着大哥走了。”

顾大先生道:“那么二弟补三弟的方位,六弟照顾你五哥的方位!”

赵空明往右跨了半步!

顾大先生神情一肃扬起双掌。

其他四个人跟着扬起了手。

费独行不敢怠慢,也举剑当胸,屏息凝神!

顾大先生突然一声大喝,跨步欺前,攻出一掌。

费独行知道顾大先生这一招是虚,其用意只在引发阵式,只要他一动,凌厉的攻击立即会从别的方位袭来,是故他视若无睹,抱剑不动。

而顾大先生手臂忽地暴涨,无声无息的厂拿当胸印到!

费独行当然也知道对方这一招是可虚可实的,他脚下仍未动,猛一吸气,胸膛往后微微一缩,堪堪避过顾大先生这蕴含暗劲的一掌。

顾大先生一掌落空,怕费独行还手,飘身疾退!

哪知费独行并没有还手,而且站在原处没动一动。

顾大先生惊异地看了他一眼道:“费慕书!你更让我觉得可惜了。”

费独行道:“多谢大先生!”

忽然一剑往后挥去!

白衣文士悄无声息的从后扑击!但却被费独行连回头都没回头的这一剑逼了回去!

他勃然变色,刚待再动……

顾大先生道:“六弟不可浮躁!”

他凝望着费独行片刻,突然一声沉喝,闪身疾扑,双拿一上一下袭向费独行。

费独行这回动了,忽一旋身,挥剑击向顾大先生右肩。

顾大先生腾身前窜!

赵空明一拳击向费独行后心!

阵式动了,“神州七侠”五个人移方换位,闪电交错,对费独行展开了连绵而凌厉的攻势!

但见费独行穿梭般来往于五条人影之间,攻的时候少,守的时候多,一直气定神闲,从容不迫!

片刻之后,突听“外”地一声,费独行左臂衣衫破裂一块!

他长剑疾速,白衣文士胁下也添了一个洞!

老和尚跟查老五两对目光凝望斗场,一眨不眨,神情都相当凝重。

砰然一声,费独行脚下一个跄踉!

赵空明一掌疾袭费独行后心!

查者五两眼暴睁……

费独行身躯疾闪但见人影一花,赵空明却闷哼一声垂手而退!

查老五看得一呆!

事实上他跟老和尚都没看清费独行用的是什么身法?不但能躲过赵空明背后一击,反而给了偷袭者赵空明一下!

忽听顾大先生一声暴喝,身躯一飞冲天而起!

另四个也跟着腾身而起,直上半空!

老和尚跟查老五双双脸色大变!

查老五脱口叫了一声:“大哥……

费独行何等聪明个人,听查老五叫这么一声,立即明白这阵式是杀着,他忙运功护住全身重穴,一条右臂并凝足真力抱剑以待!

果然!但听半空中一声沉喝,顾大先生等五个人忽折而下,各扬双掌,凌空下击!

费独行觉得一片重若山岳的劲气当头压下,隐隐令他窒息,而且血气猛地往上一升,也使他有目眩头晕之感。

这阵式的确厉害,费独行心中为之骇然,他暗一咬牙,大喝一声抖剑挥起。

但见五条人影如飞坠下,一落又起,但听一声闷哼跟一阵扑扑连响,费独行身躯晃了一晃,顾大先生等五人四散落于原处。

费独行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之外别的没什么!

而顾大先生等五人,每人的衣衫都有一处破洞!

查老五跟老和尚各自吁了一口大气!

顾大先生的神色异常凝重,只听他道:“费慕书!我不明白,你明明能杀我们五个,为什么你没杀我们五个?!”

费独行没有说话!

只听顾大先生又道:“我谢谢你手下留情,不过我要告诉你,今夜错非我两个拜弟临时退出这个阵式,你一定会血溅尸横,今夜算你运气,不过这件事还没有完,我兄弟再来的时候,五个人也一样能取你性命,要离开和珅身边,你最好趁早!”

话落!他一挥手带着四名拜弟及几个徒弟腾身掠起,破空射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豪气干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