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02章 蛰龙出困

作者:独孤红

黑衣客淡然说道:“三位可以走了!”

垂帘一掀,青袍老者当先行了出来,肃然拱手道:“老朽不言谢了,请教壮土……”

黑衣客截口说道:“阁下不必客气,我为的是‘长白’以外的江湖,并不是为了阁下,这一次要让他们得手,‘长白’以外的江湖上将永无宁日,也不知有多少百姓会在他们铁蹄下家破人亡!”

青饱老者悚然动容,道:“壮士好一付侠肝义胆,愧煞了这一带食朝廷俸禄的地方官吏,老朽再请教……”

黑衣客又截口说道:“天色不早了,越说风会越大,老龙河两岸一带只这么一个避风处,要是走得快一点,天黑之前还可以赶到‘万家屯’,阁下快清吧。”

青袍老者道:“多谢壮士!老朽这就走……”

顿了顿,道:“老朽徐治平,在‘辽东’总督衙门供职……”黑衣客微一抱拳道:“失敬。”

徐治平道:“壮士有这么一身好武艺,为什么不效力官家?”黑衣客淡然一笑道:“草莽武夫,薄技仅足防身,何敢奢求官家粮障?”

徐治平正色说道:“壮士若是有意,老朽愿全力推荐。”

黑衣客道:“阁下的好意我心领,人各有志,方命之处还请原谅。”

徐治平深深看了黑衣客一眼,道:“既是如此,老朽不敢再邀,今后壮士要是什么时候路过‘奉天’,千万到老朽那儿坐坐!告辞。”一拱手,迈步往外行去!

“黑白双煞”也深深看了黑衣客一眼,迈步跟了上去!

有顷,外头蹄声得得,渐渐远去!

黑衣客回身从地上拾起那顶宽沿大帽,弹了弹土,迈步往外行去!

西贝公了哥儿忙抬皓腕叫道:“你这位……”

黑衣客脚下没停,头也没回,道:“‘老龙河’一带强梁出没,不是善地,姑娘也请赶快上路阳,马快一点追上那三位官府中人,也可以有个伴儿!”

他出去了,屋外响起一声龙吟般“马嘶”,倏而随风远去。

就在这时候,孙瘸子他忽然醒了,伸个懒腰吁了一口气道:“龙出困了,江湖上要起波浪了!”

西贝公子哥儿倏然走过神来,道:“掌柜的……”

孙瘸子抓起他那根枣木拐,一瘸一瘸的出了柜台,道:“他说的不错,‘老龙河’一带强梁出没不是善地,姑娘还是赶快上路吧,刚才那三个吃粮拿债的往西去了!”

西贝公子哥儿道:“掌柜的!我要往东去。”

孙瘤子一听,怔了一怔,摇摇头道:“嗷!那可真不巧。”

他拄着枣木拐,瘸着往门口行去!

西贝公子哥儿忙跟了过去,道:“掌柜的,我向您打听一下,从这儿往东去,天黑以前能找着个宿食的地方么?”

孙瘸子回过身来道:“姑娘要上哪儿去?”西贝公子哥儿迟疑了一下,道:“我要上‘奉天’去!”

孙瘤子目光一凝,道:“奉天?”

西贝公子哥儿点了点头。

孙瘸子道:“姑娘幸亏这是碰上我,我知道到‘奉天’的一条近路……”

抬手往外一指道:“沿着‘老龙河’走,马要快,天黑以前可以赶到‘卧虎沟’,那儿有地方住,住一宿再赶路,明儿个晚半晌就能到‘奉天’了!”

西贝公子哥儿忙道:“谢谢掌柜的。”

孙瘤子看了她一眼道:“恕我这个残废人冒失,我看姑娘不是常在江湖上走动的人?”

西贝公子哥儿忙摇头说道:“我不是武林中人。”

孙瘸子道:“姑娘会武么?”

西贝公子哥儿脸上一红,道:“学过几天。”

孙瘸子摇头说道:“姑娘学的这几天武艺,不足在这一带走动,更不足在江湖上走动,姑娘一个人往这种地方跑,走这条路,虽然女扮男装,易银而并,可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破,府上的大人可真放心哪!”

西贝公子哥儿眼圈儿一红低下头去,道:“有办法谁愿意往外跑。”

孙瘸子脸上掠过诧异之色,道:“姑娘有什么不得已的若衷么?”

西贝公子哥儿抬起了头,她忍了忍,没让眼泪掉下来,道:“掌柜的!我家里已经没入了!”

孙瘸子一怔道:“姑娘!抱歉。”

西贝公子哥儿勉强笑了笑道:“掌柜的别客气。”

孙瘸子道:“那么,姑娘到‘奉天’去是……投亲?”

西口公子哥儿微一摇头道:“不!我到‘奉天’去找个人。”孙瘸子道:“姑娘找的这个人不是姑娘的亲戚?”

西贝公子哥儿摇头说道:“不是,是朋友,不!也不能算朋友,我只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却没见过他本人。”

孙瘸于道:“姑娘知道他住哪几么?”

西贝公子哥儿点点头道:“知道!”

孙瘸子微一点头道:“那就好找了,要不然‘奉天’不是个小地方,单靠打听找人,可不容易,姑娘请吧,马快一点,天黑以前准能赶到‘卧虎沟’。”

西贝公子哥儿点点头,头一低,迈步要走,可是突然她又停了下来,抬眼说道:“掌柜的!刚才那个人,你认识么?”

孙瘤子道:“姑娘是说刚才那位先退大板牙,后退那帮马贼的那位?”

西贝公子哥儿点点头道:“是的!”

孙瘤子道:“姑娘问这……”

西贝公子哥儿道:“我想问问他姓什么?叫什么?他帮过我的忙,救过我的命……”

孙瘸子倏然一笑道:“姑娘!他也帮过别人的忙,救过别人的命,别人问他姓什么,叫什么,你有听他说了么?”

西贝公子哥儿道:“我是间掌柜的。”

孙瘸子笑道:“姑娘这话说得……我怎么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

西贝公子哥儿目光一凝,迟疑了一下道:“如果我没有看错,掌柜的必也是位江湖异人,从掌柜的刚才那句‘这条龙出困了’的话,掌柜的一定知道他是谁,掌柜的只是不肯告诉我罢了。”

孙瘤子呆了一呆,倏然笑道:“多少年来,能看出我是个江湖人的,前前后后恐怕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姑娘你,虽然姑娘看出了我是个江湖人,可是我还是不能把他的姓名告诉姑娘,他不愿意把姓名示人,当然也不会乐意别人多嘴,我惹不起他……”

西贝公子哥儿要说话。

“这样吧!”孙瘸子接着说道:“我把他的姓氏告诉姑娘,再把他的过去告诉姑娘,然后姑娘找别人打听他叫什么去,行不?”

西贝公子哥儿忙点头说道:“行!谢谢掌柜的。”

孙瘸子道:“他姓费!”

西贝公子哥儿“哦!”地一声道:“他也姓费?”

孙瘸子奇道:“难不成姑娘要找的那个人,也是姓费?”

西贝公子哥儿“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孙瘤子道:“这倒巧了……”

顿了顿接道:“这个姓费的,他是个响马。”

西贝公子哥儿听得一怔:“掌柜的!你怎么说,他,他是个什么?”

孙瘸子道:“响马!”

西贝公子哥儿惊叫说道:“响马?不会吧,这怎么会?一点也不像!”

孙瘸子道:“姑娘从哪儿看他不像响马?”

西贝公子哥儿道:“这还不够明显么,他要是个响马,他岂会先帮我的忙退了那个姓轩辕的,后帮那三个老人家的忙,退了那帮马贼,他要是个响马,我跟那三位老人家身上的东西,岂不是早到了他手里了。”

孙瘸子点了点头,吁了一口气,道:“当今世上又多了一个不相信他是响马的人了,姑娘!他是个响马,响马行侠仗义,刚才那独眼的跟那个大板牙,都是当今江湖上名气很大的白道上人物,白道上的人物却拦路截道,强抢豪夺,到头来他仍是名气很大的白道上人物,天底下的事儿就是这么让人想不透,这个姓费的,当世之中有很多人一口咬定他是个响马,骂他、恨他、都想杀他,都想除了他,只有少数人不相信他是个响马。甚至认为即使他是个响马,也希望这世界上都是这种响马,像独眼的跟大板牙那种白道上的人物,越少越好,最好一个也没有……”

西贝公子哥儿扬了扬眉,满腔愤慨之色,道:“掌柜的!你的话我懂,这简直太不公平了,江湖上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一个敢挺身出来为他说话的么?”

孙瘸子道:“以前有,现在没有了,以前有三个人帮他说过话。这三个人一个是当官的,两个是江湖黑道上的人物,结果,当官的那个人丢了官,那两个江湖黑道上的,一个让人打坏了一条腿,一个让人洒石灰把两眼烧瞎了,从那以后,就没人再为他说话了,从那以后,那三个人就倒定了霉,那个当官的蒙上个当官袒护响马,有官匪勾结嫌疑,虽保住了身家,但却落个永不录用,那两个黑道上的也让人指是响马一伙,不过还好,他两个本就是黑道上的,再黑一点儿也不要紧,冤的只是那个当官的。”

西贝公子哥儿道:“有这种事,这还成什么世界,难道他自己也不为自己辩白?”

孙瘤子摇头说道:“他这个人怪得很,你说你的,他干他的,从不计较世情之毁誉褒贬!”

西贝公子哥儿双眉一扬,点头说道:“对!但得仰不愧,俯不朽,何必计较世情之毁誉褒贬,可是,有这么三个仗义之士为他受害,难道他就不闻不问……”

孙瘤子耸耸肩,摇头说道:“他倒不是不闻不问,而是他根本没有办法闻问,姑娘刚才没听我说么?这条龙出困了,这一困整整困了他八年,这三个人就是在他被困这八年里先后受害的,他怎么会知道?”

西口公子哥儿道:“掌柜的!是什么一困困了他八年?”

孙瘸子道:“牢狱!”

西贝公子哥儿一怔说道:“牢狱?”

孙瘤子道:“八年前,大卅晚上,他从老远的地方往家赶,为的是回家陪个女人过年,这个女人原是个无家可归,贫病交迫,眼看就要死在路边的人,他救了她,他原也没有家,为了她,他临时赁了间房子把她安置在了那儿,后来那个女的病好了,感恩图报,非跟他不可,他不是个施恩望报的人,尽管多少日子的相处,他对那个女的也有了感情,可是也一直没答应,那个女的也怪,他不答应她也不走,简直就把他当成了她的丈夫,对他好的不得了,当然!他对她更好,虽然他常在外头跑,可是逢年过节他一定赶回去陪她,这一天晚上他刚进家门就听见那个女的在里头扯着嗓子喊救命,他一急之下当即就闯了进去,他看见有个男的要害那个女的,男的把那个女的按在床上,那个女的直挣扎,他当即一把就把那个男的揪了起来,他不揪还好,这一揪揪出了祸事了……” 西贝公子哥儿道:“怎么揪出锅事了?掌拒的!”

孙瘸子道:“那个男的正心口处插了把刀,起来就死了。”

西贝公子哥几道:“是那个女的……”

孙瘸子道:“除了她还有谁,巧的是就在这时候外头闯进来几个街门里的捕快,进来就拿住了他,硬指他夜阎民宅,杀人逼好。”

西贝公子哥儿道:“这不是没有的事儿么,家是他的!”

孙瘸子道:“他也这么说,奈何那个女的也说他夜闯民宅,杀人道姦,心口上插把刀的那个男人,是她的丈夫,而那把刀却是他惯用的十二把飞刀中的一把。”

西贝公子哥儿两眼猛睁,叫道:“这,这,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好毒好狠的女人,难道就没有街坊邻居出面做证……”

孙瘸子苦笑说道:“谁做证啊,姑娘!那幢房子紧挨着山脚下,附近根本没有别的人家。”

西贝公子哥儿道:“他怎么住在那么偏僻的一处地方?”

孙瘸子道:“他是个响马啊,姑娘!能住到市镇里去么,纵不为自己,他也得为那个女的着想啊!”

“对了。”西贝公子哥儿道:“把房子赁给他的人,应该知道房子是谁赁的。”

孙瘸子苦笑一声道:“话是不错,姑娘!奈何那个房东却在头一天夜里死了,得了急病死的,死人能做证么?”

西贝公子哥儿脸色一变,叫道:“这完全是个圈套嘛……”

“不错!姑娘。”孙瘸子道:“这的确是个圈套,你我都明白,他也知道,可是当时的情形,那个女的哭天抢地一口咬定了他,那把刀也是他的,姑娘!你让他说什么?又让他能怎么说?”

西贝公子哥儿道:“这个女人好厉害,好狠毒,他太冤了,他简直太冤了!他就这么认了?”

孙瘸子道:“我只知道他一句话没说,就跟那几个捕快走了。”西贝公子哥儿道:“他为什么这么傻?他为什么不杀那个女的?他为什么不反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蛰龙出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