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29章 柔情似水

作者:独孤红

白云芳怀着一颗沉重的心情到了门口。

费独行道:“怎么这么久?”

白云芳见那看门的壮汉在,不便说,道:“走吧!路上再说。”

出了门,走了一段路,她把刚才她跟绛雪说的话告诉了费独行。

听完了她这番话,费独行的心情马上也沉重了起来,他没说话!

白云芳却问他道:“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我看这位姑娘确跟其他的姑娘不一样,说不定还有个很好的出身。”

费独行道:“我要尽力想办法让她离开这儿。”

白云芳道:“让她离开这儿以后呢?”

费独行道:“我所以要救他,只是可怜她,同情她,也觉得她跟别的姑娘不同,我跟她没有感情可言!”

白云芳道:“她对你可动了情。”

费独行道:“你知道,这种事不是单方面的。”

白云芳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可真难办!”

费独行道:“我没想到她会对我……”

吁了一口气,住口不言。

白云芳道:“在这种姑娘里,只有爱惜自己、只有还有良知的才会看得出人与人的不同,普通的姑娘是不会管你是个怎么样的人的,她们认的只是钱,谁愿意花钱,谁花得起钱她们就对谁动情。”

费独行道:“我一定要想办法让她脱离这个地方,我一定……”

他突然停了步,而且伸手拉住了白云芳。

白云芳愕然道:“怎么了?”

她发现费独行的目光凝望着前方,她忙转眼望去,她看见了,不远处并肩站立着两个黑影,她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她三师叔跟她五师叔!

她脱口叫道:“三叔、五叔!是您二位!”

只听查老五冷冷说道:“不行么?”

白云芳道:“五叔!您……”

费独行一抱拳道:“我还没有谢谢二位……”

“用不着!”查老五道:“我们俩不是救你,我们俩为的是这位侄女儿。”

白云芳盈盈一礼道:“云芳谢谢您二位。”

查老五轻轻“哼”了一声道:“费慕书!你听着,我们俩为了这个侄女儿等于跟那几个把兄弟拔了香头,别的不冲,就冲这一点,你可要好好待我们俩这个侄女儿,你要是给她一点委屈受,我们这两把老骨头说什么也要跟你碰一碰,就是拆散了也在所不惜!”

查老五话说得很轻松,但是任何人都知道,他的心情一定相当沉重,所以他这番话听进白云芳耳朵里,心里跟刀扎一般难受,忍不住热泪盈眶道:“三叔、五叔,您二位对云芳太好了,云芳永辈子不忘!”

费独行也为之好生感动,一抱拳肃然说道:“您两位但请放心,我绝不会让您两位失望,云芳但有一点委曲,您俩请唯我是问。”

查老五道:“这就行了,为着我们俩这侄女儿,从今后再有谁要动你,他就得先把我们两个放倒,当然,我们俩还是希望你能马上带着云芳回到江湖去过平淡的安静日子!”

这番话难不懂,二老为了白云芳,不惜挺身护卫费独行,不过他两个还是希望费独行能离开和珅到江湖上去过“平淡安静”日子去,也就是说不希望费独行再当响马了。

费独行胸中一阵激动,道:“我答应尽快地带着云芳离开京里,不过在此我也要您二位答应我一件事。”

查老五道:“什么事?你说吧,只要你答应尽快带着云芳回到江湖上去,我们俩没什么不能答应你的。”

费独行道:“谢谢您二位,请您二位千万别伸手管我的事。”

查老五道:“费慕书!你要知道,我们俩是几经思考才决定这么做的,我们俩本不愿这么做,可是为了云芳……”

费独行道:“这个我知道,我说句话您两位别在意,大先生几位都伤不了我,放眼当今,还有谁能伤得了我?”

查老五道:“你小子好大的口气。”

“阿弥陀佛!”老和尚道:“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比一山高。”

费独行道:“三先生!这个我不是不知道,可是我要是抵挡不了的人,您二位自也不是他的对手,您二位要是有点什么,不是叫我跟云劳永远愧疚不安么?以后的日子还让我们怎么过?”

只听查老五道:“这倒是!这一点我们俩倒是没想到,好吧,小子!我们俩答应不管你的事就是了。”

费独行忙抱拳道:“谢谢您二位!”

老和尚道:“费慕书!你打算什么时候离京?”

费独行道:“尽快!”

老和尚道:“尽快应该有个时候?”

费独行道:“您原谅!我只能告诉您尽快。”

查老五道:“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未了之事?”

费独行道:“那倒不是,只是我欠和中堂的,多少我也得等还他个差不多的时候再走,您二位应该知道,和中堂的势力遍及天下,我要是就这么走了,往后的日子也未必好过!”

老和尚道:“怕只怕他不知足。”

费独行道:“那不要紧!到那时候我不欠他什么,我就可以放手跟他的人周旋了。”

查老五道:“这倒也是理,好吧!我们俩就让你再还和神一点债,只是希望你尽量别伤害到别人才好。”

费独行从容道:“不会的!我保证绝不会伤害到别人!”

查老五一点头道:“那就行了,好吧!你们俩走你们的吧,我们也要走了!”

白云芳忙道:“慢点儿,五叔!”

查老五道:“丫头!你还有什么事?”

白云芳忙道:“我刚刚去见过我师父了,当时我没有见着您二位……”

查老五诧声道:“你去见过你师父了,丫头!你怎么会……”

白云芳把她去找她四师兄跟六师兄的经过概略地说了一遍,最后道:“当时我没见着您二位。”

查老五道:“不跟你说了么,我们俩跟他们拔了香头!”

白云芳道:“是我师父几位对您二位……”

“不!”查老五摇头道:一别冤枉你师父,是我们俩根本就没回去,回去了少不了吵,所以我们干脆就不回去了。”

白云芳道:“为了我,您二位……”

查老五截道:“丫头!跟你三叔、五叔用不着说这个,只要他能对你好,我们俩也就老怀堪慰的了。”

白云芳道:“您放心!将来我一定让他几位去找您二位去!”

查老五道:“将来你一定让他们来找我们俩,丫头!这话……”

白云芳道:“现在您别问,您只管看着好了。”

查老五道:“你这丫头真是啊,还跟你三叔、五叔卖关子,好吧,我跟你三叔瞪着眼等着瞧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俩走吧!”

白云芳盈盈一礼,费独行一抱拳!“那么,我们告辞了。”

查老五一摆手道:“去吧!我们俩也走了!”

偕同老和尚腾身飞射而去!

望着那两个飞逝的身影,费独行道:“他俩位真是性情中人。”

白云芳珠泪在眼眶里打转,道:“他二位何只是性情中人。”

霍地转过脸来道:“你真要带我尽快离京?”

费独行道:“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他二位么?”

白云芳道:“我不知道你欠和珅什么?”

费独行道:“他收留了我,让我平平安安地过了这么一段舒服日子,这不就是么?”

白云芳道:“可是你已经给他干了不少了。”

费独行摇头道:“我总以为还欠点儿。”

白云芳道:“你有把握在短期内还他么?”

费独行道:“难说,那要看我有没有机会了。”

白云芳沉吟着道:“机会得自己找,等要等到什么时候?”

费独行点头道:“我知道,我会试着找的。”

白云芳道:“要不要我帮你的忙?——

费独行摇头道:“不用!我欠的债,还是让我自己来吧,有些事人多了并不见得好办。”

白云芳道:“那要看什么事了,要是杀人的事,一个人就没两个人好办!”

费独行目光一凝道:“杀人?谁告诉你我要杀人了,我要杀谁?”

白云芳道:“你没告诉我你要杀人,你当然不会告诉我,可是我猜得出,至于你要杀谁,你自己明白。”

费独行微一摇头道:“你错了!云芳!我绝不轻易伤人,除非是有人要杀我,基于自卫,在万不得已的情形之下我才会伤人,以往如此,现在如此,以后也是如此。”

白云芳美目微睁,望着费独行诧声道:“那你究竟是要……”

费独行道:“你指的是……”

白云芳道:“你还跟我装糊涂,我是说你进和珅府的目的,还有什么未了的事儿?”

费独行道:“我不对你说过么,和中堂府是个最佳的避风处,所以我进了和中堂府,事实证明我的想法并不错,尽管有人知道我是杀人越狱的逃犯,却奈何我不得,甚于连提都不敢提,世上还有哪个地方能让我这种人过舒服日子,而且还大摇大摆挺神气的,这些不都是和中堂给与我的么?这是恩,而且是大恩,我岂能知恩不报?受人点滴,理应报以涌泉,这就是我那未了之事,我认为我为和中堂做的还不够!”

白云芳忽然笑了,笑得格格格的。

费独行愕然道:“你笑什么?”

白云芳道:“我觉得挺有意思!”

费独行道:“什么挺有意思?”

白云芳道:“我就跟押宝似的,明知道自己押对了,可是庄家赖皮,就是不肯掀宝!”

费独行为之一怔,旋即吁了一口气道:“你这么说让我很不安。”

白云芳道:“你不安什么,有什么好不安的?”

费独行道:“我怕你输了。”

白云芳道:“你怕我输了?”

费独行道:“我保证我会好好待你,可是我不敢说你押对了,如果你不想输的话,在没掀宝以前撤注还来得及!”

白云芳微一摇头道:“我没有撤注的打算,连想都没想过,只要你能好好待我,我夫复何求?一个女人家求的就是个好丈夫,只要是个好丈夫,他是个怎么样的人,那就是次要的了。”

费独行道:“你这种想法……”

突然目闪寒芒,抱着白云芳滚倒在地上!“噗!”“噗!”“噗!”三声异响掠空而过,有一样打在附近墙上,“叭”地一声响,火星为之一闪!

白云芳惊声道:“这是……”

费独行忙捂住了她的嘴,抱着她又一滚滚到不远处一个暗隅里!

又是两声异响,两人适才卧倒处密密麻麻地落下了一片黑忽忽像针一样的东西。

费独行在白云芳耳边低低说道:“看见了么?”

白云芳暗暗心惊道:“这是谁……”

费独行道:“只要不是你的师门就好办!”

他抬起半块砖头,抖手往身左丈余外打了过去!

半块砖落地发出了声响,紧接着异响连连,半块砖落地处又是密密麻麻的一片黑。

费独行道:“糟!看样子咱们被堵在这儿了!”

白云芳忽然露齿一笑道:“我倒希望永远被堵在这儿!”

如今两个人靠在暗隅里,白云芳她就搂在费独行怀里。

费独行道:“这是要命的时候。”

白云芳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能跟你死在一块儿不很好么?”

费独行笑笑道:“那好!反正我不吃亏,又何乐而不为?”

白云芳没说话,沉默了一下才道:“看见什么人了么?”

费独行道:“看见人不就好办了么,敌暗我明,一动就挨打!”

白云芳道:“对你来说这种机会可不多啊?”

费独行道:“不见得,我常常处在挨打地位!”

白云芳道:“听得出他们几个人是么?”

费独行道:“看这些暗器打来的方向,绝不只一个,而且这些暗器都不是凭腕力打出来的,前一种是匣湾,后两种是装在筒里靠弹簧打出来的梅花针一类的东西,还淬过毒,前一种穿透力极强,后两种见血封喉!分明是想一下把我放倒在这儿。”

白云芳道:“不是你,是咱们!”

费独行道:“现在咱们两个不等于是一个人么?”

的确!白云芳挨得他够紧的。

白云芳只觉娇靥一热,道:“弄了半天你不是个老实人哪。”

费独行道:“老实人还能当响马?老实人在和中堂府也待不住,是不?”

一顿接道:“真不死心,挨过来了。”

白云芳凝神一听,她也听见了,一声声极其轻微的异响,从左、前、右三方传了过来!

只听费独行道:“你身上带的有暗器么?”

白云芳道:“只有十几粒铁弹子。”

费独行道:“正合用,给我!”

白云芳玉手在腰间摸了一把,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柔情似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