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30章 计歼教匪

作者:独孤红

点上灯看,不知道是谁给收拾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费独行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些声响,他倒不是怕吵了九夫人的觉,他是怕九夫人知道他回来了,要下来看他!

他轻轻地躺在床上,拉一角被子盖上,两眼直直地望着顶棚,夜很深了,但他没有睡意,他担心着白云芳,也在想明天晚上怎么对付那帮教匪,怎么平安地救回白云芳来!

他深知道,那帮教匪要的是他跟他身上这根“紫玉权”跟这对“水晶图”,绝不会对白云芳怎么样!

但是他仍然祈求上苍保佑白云芳平安。

“紫玉钦”、“水晶图”,本身值不了几个钱,但这对“水晶图”关系着一宗价值难计的藏宝,而只有这根“紫玉铁”才能使“水晶图”上显出藏宝的所在,这两样东西岂能落进教匪之手?

他这里正想着,楼梯上传来了极轻的步履声,他心里一跳,抬手弹灭了桌上的灯。

那阵极轻的步履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而且继续往他的房门走了过来!

费独行躺着一动没动。

转眼工夫之后,房门被轻轻推开了,费独行看见了那熟悉的身影。

就在这时候,九夫人的低低话声传入耳中:“你回来了?”

费独行只有坐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九夫人走过来坐在床边,费独行闻见了那熟悉的香气,只听九夫人道:“这个门里的事儿,我什么不知道?你可真忍心哪,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费独行道:“你不是知道了么?”

九夫人道:“那是和珅告诉我的,他告诉我他有事要找你回来!不是你告诉我的。”

费独行道:“我怎么知道他会找我回来,事先我没办法告诉你!”

九夫人道:“那么,你进来之后为什么不上去看看我?”

费独行道:“我以为你睡了,再说我也不便随便往楼上跑!”

九夫人道:“你没上去过么?”

费独行道:“秀姑……”

九夫人道:“我是九夫人。”

费独行沉默了一下,道:“你跟我都不能再这么下去。”

九夫人道:“为什么不能,你怕愧对和珅,你不忍给他戴上一项绿帽子,不是为这吧?”

费独行道:“不管他是谁,我都不能这么做,尤其我已经对解大爷有愧了。”

九夫人道:“爹本来就打算让我嫁给你的。”

费独行道:“可是你现在已经是和珅的人了。”

九夫人道:“我人是他的,心可一直都是你的,我随时可以跟你走!”

费独行没说话。

九夫人道:“怎么!你不要我?”

费独行心里好难受,道:“秀姑!现在已经不是从前了,我的良心不容许我这么做。”

九夫人道:“你的良心不容许你这么做?你可知道我爹是怎么死的,我又是怎么变成这样儿的,这都是你一手促成的,你知道不?”

费独行心如刀割,道:“我知道,我已经错了,可是我不能再错。”

九夫人道:“你不能再错?你以为带我走是错了?我不妨告诉你,没有人比我再清楚,和珅总有一天会倒下,难道说你就任我留在这儿?任我将来跟他一块儿倒霉,难道你不该对你以前的错做个补偿?”

九夫人的每一句话都像刀,扎得费独行的心,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费独行打心里忍不住吟了一声。

九夫人的话不能算错,他一手造成了这悲剧,虽说出于无心,可是道义上他不能不负责任,他是该有所补偿!他真不能让九夫人就这么留在这儿!

可是他又不能带九夫人走。不管和珅是个怎么样的人,她总已经是和珅的人,他不能这么做!

那么他该怎么办?

他正在暗暗呻吟。

只听九夫人又道:“你怎么不说话?”

费独行道:“秀姑!他就在书房里!”

九夫人道:“我知道,等听见他的脚步声了,我再上楼也来得及。”

费独行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才好。”

“我知道!”九夫人冷笑一声!道:“你有了新人了。”

费独行一怔道:“我有了新人了?”

九夫人冷笑道:“别把我当傻子,我刚才不跟你说么,这个门里的什么事儿我都知道,女人对这种事也最敏感,尤其是我这么个女人,白云芳的一举一动我全清楚,我能看到她心里去!”

费独行心神震动道:“秀姑你……”

九夫人冰冷道:“她这是做梦,也有点不知死活,她是个黄花闺女,我比不上她,可是她在这个门里当差,她得听我的,我要她三更死她活不到五更,话我先说在这儿,从现在起,你少跟她接近,要不然我把你们俩都毁了,要知道那容易得很,我只要一句话,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碰!”

费独行心神狂震,热血上涌,一把抓住了九夫人的粉臂,道:“秀姑,你……”

九夫人冰冷说道:“我说得出就做得到,我就是这么个女人,我要不够狠当初我也不会一个人离开家了,你要是怕毁了你们俩,现在你就杀了我。”

费独行咬了咬牙道:“秀姑!你绝不能这么做,绝不能……”

九夫人冷冷笑道:“我为什么不能?你是心疼她还是……”

费独行道:“秀姑!白姑娘无辜!”

九夫人怒笑道:“好一个白姑娘无辜,她无辜,那不是你惦记她,别护着她了,她是个怎么样的女人我还不清楚,告诉你,她比我这个卖过的强不到哪儿去,她跟和珅的儿子打得火热,就只差上床了!”

费独行心如箭钻,火往上一涌,怒声道:“秀姑,你……”

他扬手要打,可是突然间他想起了解大爷,秀姑的爹,那待他如亲生儿子般的可怜老人,由是他觉得秀姑也够可怜的,他心一软又把手垂了下去!

屋里虽然黑,可是九夫人看见了,她道:“你打呀!你为什么不打,你打呀,好哇!费慕书,现在为这么个女人你居然想打我了,你还有良心没有,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你打呀?”

她突然扑在费独行身上,又抓又打,还带着咬!

费独行一动没动,任她抓、任她咬、任她打!

突然!九夫人哭了,一头扎进了费独行怀里:“大哥!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打小时候我就把自己当成了你的人,可是现在……我的命还不够苦么,你怎么忍心哪,你……”

费独行混身俱颤,他一横心,一咬牙道:“好吧!秀姑!我带你走!”

九夫人马上不哭了,猛然抬起了头道:“真的?大哥!”

费独行道:“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过?”

九夫人往上一挺身,粉臂勾住费独行的脖子,把一张娇靥贴在费独行脸上,费独行觉得出,九夫人的脸滚烫,满是泪水,只听九夫人带着颤抖在他耳边梦呓般道:“大哥!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少年了,天可怜我,让我又见着了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有多……大哥!我是你的人,永远是,生生世世都是,抱着我,抱紧我……”

费独行手臂伸过去用了力。

九夫人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良久!良久!

九夫人自动地挪离费独行怀抱,她的一双眸子在黑暗中好亮,道:“慕书,你真要带我走?”

费独行道:“自然是真的!”

九夫人道:“白云芳呢?她怎么办?”

费独行心里一阵刺痛,道:“这你就不用管了。”

九夫人道:“那你什么时候带我走?我巴不得现在就离开这儿!”

费独行道:“现在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走!”

九夫人道:“现在还不能走?为什么?你还有什么事儿?”

费独行道:“不管怎么说,他待我不错,我总得再给他干一阵!”

九夫人道:“慕书!我知道你,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我知道你绝不是真给他卖力卖命来的,有什么事你告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个大忙。”

费独行道:“你不要乱猜,我是个犯案累累,杀人越狱的逃犯,他收留了我……”

九夫人道:“幕书!你还信不过我?你还瞒我?我知道有不少人恨和珅已经恨到了骨头里,恨不得吃他的肉,寝他的皮,有机会就想杀了他,可是你不是要杀他,你要是想杀他有的是机会,也容易得很,那么你究竟是……”

费独行道:“秀姑!这不是闹着玩儿的,你能不能不要乱猜?”

九夫人还待再说,只听一阵步履声连连传了过来,九夫人忙站了起来,道:“他来了,我得走了,以后再说吧。”

她带着一阵风走了。

费独行没动,也没说话,他听见九夫人上了楼,一会儿工夫之后,他又听见和珅进来上了楼!

他身上被九夫人抓过,咬过的地方本该疼,可是他没觉得疼,因为他整个人都麻木了!

费独行一夜没睡!一大早他就找上了杜毅!

杜毅还在被窝里,睁着惺松睡眼道:“我的爷!你怎么这么早?”

费独行往床前一坐道:“哪像你这么好福气,吃得饱,睡得着。”

杜毅看见他两眼红红的,一咧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睡不好,也难怪,都是中堂害人,要是我也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费独行往被子上拍了一巴掌道:“别逗了!快起来吧。”

杜毅道:“起来?干吗?”

费独行道:“有笔稳赚的生意给你做,你做不做,你要不愿做我找别人去!”

杜毅掀被子一骨碌爬了起来,道:“我的爷!别吓人了,我这不起来了么?”

抓过衣裳往身上一技,道:“什么生意?”

费独行沉声道:“我先告诉你,白总领班让人弄去了!”

杜毅两眼一睁道:“怎么说?总领班……”

费独行道:“小声点儿!”

杜毅忙压低了话声道:“总领班让人弄去了,这是谁胆上长了毛,什么时候的事儿?”

费独行道:“教匪!昨儿晚上。”

杜毅脸色一变,脱口叫了一声:“教匪!”

费独行把昨夜的事儿告诉了杜毅,还带上别业里的事儿,而且也全扣在教匪头上!

杜毅听得掉了舌头:“乖乖!好大的胆子啊,耗子舔猫鼻梁骨,寿星公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看样子这趟他们来的人不少!”

费独行道:“要少我一个人就对付了,还找你这个帮手,怎么样?说句话,愿不愿干?”

“愿不愿干?”社毅叫着:“我求都怕求不着,别说上回赚了一笔,就是没赚我也会跟着你走,我的爷,我不跟你走跟谁走,中堂那儿……”

费独行道:“我做事向来稳扎稳打,报过备了,中堂说这件事办成了,咱们就又给他露脸了,他是重重有赏。”

杜毅一拍屁股蹦了三尺高,道:“那,我的爷,我怎么干?您吩咐吧!”

费独行笑笑道:“容易!现在穿好衣裳跟我出去一趟。”

“行!”杜毅一点头道:“就是上刀山,我也去!你等等。”

他匆匆忙忙地穿好了衣裳,胡乱擦了把脸,被子没叠就跟费独行走了。

入夜!

就是昨夜费独行跟那黑衣人见面的时候!

费独行一个人到了跟那黑衣人见面的地儿。

没看见那该来的,却看见个不该来的!

那是个挑挑儿的小贩,挑儿上有盏豆大的灯,穿身粗布衣裤,一顶破帽压得低低的,非走近看不清楚他的脸!

费独行看了看他,想了想,然后就走了过去道:“这么晚了还没回去?”

那小贩连头都没始:“做的就是这一晚上的生意,有你这一个主顾就够了,不希望多。”

费独行道:“人在矮檐下,焉能不低头,我这个人一向很识时务。”

那小贩点头道:“那你就往西去吧!二十丈外有人等你!”

费独行转身就走,笔直往西!

那小贩还在那儿,没动。

到了二十丈外,黑忽忽的一片,什么也没看见,却听见一个话声传了过来道:“你要是姓费,就请这边儿来!”

费独行抬眼一瞥,身左不远处一片树林前站着个黑影,他迈步走了过去,到近前看,那是个粗壮黑衣人!

那粗壮黑衣人上前一打量他道:“你姓费?”

费独行道:“我过来了,是不?”

那粗壮黑衣人一点头,道:“说得是,东西带来了么?”

费独行道:“我要把人赎回去,是不?可是我不见兔子不撒鹰。”

那粗壮黑衣人道:“没人让你不见兔子撒鹰,跟我来吧!”

他转身进了那片树林子!

费独行连犹豫都没犹豫就跟了进去!

他不相信教匪会派这么一个人对付他。

再说!像这样的十个八个他也不在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计歼教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