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

第31章 巧探消息

作者:独孤红

两个人安步当车,踏着夜色回到了中堂府,只见中堂府灯火通明,光同白昼,门口一打听,杜毅押着车,带着人已经回来了,两个人心知“中堂府”今夜有得热闹的,并肩往后行去!可是怪了,等到两人到了后头,却只见灯光不见人,两个人好生诧异,正四下看着,只见姚师爷从一条长廊上下来,快步走了过来,两个人当即也迎了上去!

姚师爷老远便满面堆笑拱手说道:一恭喜老弟,贺喜老弟,又是大功一桩,中堂已亲自带杜毅他们进宫去了,临出门特别交待,要老弟你在书房等他,一会儿就回来。”

费独行道:“谢谢姚老!我说怎么在门口听说老杜他们回来了,进来了却看不见人影,那我这就到书房去吧!”

白云芳道:“你去吧!我不去了,我回屋歇息会儿,等中堂回来我再来见他。”

她走了!姚师爷则跟着资独行去了书房,一边走姚师爷一边捧费独行,都快把费独行捧上了天,而且他还一再表示自己的眼光不错!

费独行何许人?这意思焉能不懂?他除了表示感谢姚师爷的提携之外也捧了姚师爷一阵。

姚师爷一再谦虚,可却乐得直笑!

进了书房,落了座!姚师爷亲身斟上一杯香茗:“老弟辛苦!来!先喝杯茶!”

费独行称谢接过,喝了一口然后道:“今儿晚上这趟事的经过情形,想必老杜都禀报您了吧?”

姚师爷道:“说了一点儿,不全!我还等老弟你跟我多说点儿,让我过过瘾呢!”

费独行除了把那对“水晶图”跟“紫玉权”的来处稍加变更之外,别的他一点也没瞒姚师爷,把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姚师爷由衷地佩服,他又棒了费独行一阵!

容姚师爷把话说完,费独行迟疑了一下又说了话:“这我也许不该问,可是事关中堂府我却不能不跟您提一提!姚师爷!咱们中堂府是不是有处藏宝阁?”

姚师爷一怔道:“有啊!你听谁说的?”

费独行道:“那帮教匪!姚师爷,藏宝阁里藏的都是咱们中堂珍爱的东西么?”

“那当然!”姚师爷道:“我不瞒老弟!咱们中堂府库房有十几座,库房里藏的东西虽然价值吓人,可还比不上藏宝阁里的那些东西,藏宝阁里的东西都是最名贵的,只是那帮教匪怎么知道?”

费独行道:“您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当初有那位胡三奶主持他们的‘北京’分坛,各大府邸的情形,他们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姚师爷呆了一呆,一点头道:“嗯!不错!我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准是她打听出来的,只是老弟你突然跟我提起这……”

费独行道:“藏宝阁里装置的有机关消息吧?”

姚师爷道:“那是当然!那么重要的地方还能不装置机关消息?不瞒老弟说,那些机关消息厉害得很哪,说它是铜墙铁壁龙潭虎穴都还差点儿!”

费独行点了点头道:“大凡这一类的建筑都有很复杂的图样,不知这座藏宝阁的机关消息图现在还有没有了?”

姚师爷道:“已经烧掉了,早在藏宝阁落成的时候就烧掉了,怎么?”

费独行微一点头道:“那就好,只要懂得藏宝阁那些机关消息的人往后多小心,别轻易出门,出门必有人保护,那就不会出乱子了!”

姚师爷老眼微睁道:“只要懂得藏宝阁那些机关消息的人今后多小心,别轻易出门,出门必带护卫,那就不会出乱子了!老弟你这几句话……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费独行道:“是这样的,姚老!刚才当着白总领班我没便提,今儿晚上我跟教匪碰头的时候,他们曾经要挟我说出藏宝阁的所在,以及内部机关消息的装置情形,以我推测他们可能要动咱们中堂府这座藏宝阁的脑筋,要不然他们不会问我这个,可是我不知道这些,甚至连咱们中堂府有藏宝阁都不知道,自然没办法告诉他们什么……”

姚师爷脸色微变,道:“幸亏他们已经全被老弟你扑杀了,要不然这可真是个大麻烦!”

费独行道:“姚老!您又糊涂了?教匪何止就这几个人,他们在各地造反谋叛,声势相当浩大,我当日挑的不过是他们一处分坛,今儿晚上扑杀的也只是一小部分到京里来寻仇的,焉知过一阵子他们不会再有人塔到京里来?”

姚师爷摇头道:“不会的!老弟,他们这一下死这么多个,已经吓破了他们的胆,他们哪还敢再游到京里来?”

费独行道:“姚老!他们这帮人要是怕死,当初我挑了他们的‘北京’分坛,他们就不该再派人到京里来,再说他们要是怕死,也根本就不会在各地谋叛造反,您说是么?”

姚师爷脸上又变了颜色,道:“老弟!你看他们真会……”

费独行道:“我不敢说真会,不过既有这个可能,咱们就该未雨绸缎,防患于未然,免得到时候因一步之差输了全盘而后悔莫及,您说是不?”

“嗯!对!”姚师爷点了点头,道:“要是这样的话,那可是个大麻烦,这可怎么办才好,这可怎么办才好?”

费独行道:“姚老!提防固然在所必行,紧张害怕却大可不必,只要府里懂得藏宝阁机关消息的人行动小心,出入谨慎,不给他们可乘之机,可击之懈,应该是不会……”

姚师爷道:“老弟不知道,这个倒好办!真要说起来!府里上下没一个懂藏宝阁机关的人!”

费独行为之一怔道:“姚老这话……府里上下没一个懂藏宝阁机关消息的人?那要是中堂什么时候想进藏宝阁去看看……”

姚师爷道:“老弟!那得全靠那张机关消息装置图啊!”

资独行又复一怔道:“姚老刚不是说过图早就烧掉了么?”

姚师爷窘迫一笑道:“没烧掉,哪能烧?要能烧现在还揪什么心?事关重大,刚才我说话不能不小心,还要请老弟你原谅!”

费独行道:“这个怪不得姚老,我要是姚老,我也会这样,只是姚老这就不对了,那张图终是个祸害,还留它干什么?早该记熟机关消息的装置把它烧了。”

姚师爷苦笑道:“话是不错!我也明白这道理!可是老弟你有所不知,藏宝阁的建筑式样,以及里头的机关消息装置都是我一手设计的……”

费独行“哦”一声地道:“没想到姚老还精这个,那真是太失敬了。”

姚师爷一摆手道:“说什么失敬,这玩艺儿现在可害苦了我了,当初我为了让这座藏宝阁门户严谨,银铜墙铁壁一样,所以在装置机关消息的时候加进了不少西洋玩意儿,西洋人这些玩艺儿玄妙得很,照十二个时辰,每个时辰机关消息都有变化,而且都不相同,所以连我这个设计的人进出藏宝阁也非得靠那张图不可,你说,老弟!那张图能烧么?”

费独行睁大了眼道:“有这么稀奇的事儿,机关消息居然照十二个时辰各有不同的变化?要是这样的话,那张图可真烧不得!”姚师爷道:“就是说嘛!如今坏就坏在那张图一直由我保管着……”

费独行“哦”地一声道:“怎么?那张图在姚老那儿?”

姚师爷道:“可不是么,老弟!你看这该怎么办才好?”

费独行道:“那只有一个办法,除了对姚老您严加保护之外,进一步对您的住处也要一天十二个时辰排上守卫。”

姚师爷道:“这样就行了么?老弟!”

费独行道:“姚老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姚师爷苦笑一声!摇头道:“恐怕暂时也只好如此了。”

费独行沉吟了一下道:“我认为护东西容易,护个人难!东西可以放在某处不动,人却不能老待在家里不出去,万一姚老您被他们掳了去,他们以姚老您为人质要挟咱们中堂,恐怕咱们中堂在取舍之间很难……”他住口不言!

姚师爷脸色白了,头上都见了汗,急道:“老弟!这……”

只听一阵杂乱步履声传了过来!费独行站了起来道:“许是中堂回来了。”

的确是和珅回来了,先进来的是个护卫,进来看看,朝姚师爷见了个礼又退了出去!

接着和珅进来了,满面春风都是笑,进来就拍上了费独行的肩头,当然免不了又是一番夸赞一番重赏!谈了一阵之后,费独行辞出了书房,杜毅就在外头,一见他出来就拉住了他,咧着嘴道:“兄弟!这回咱们可露了大脸了,连皇上都有赏,一两天就派人送到府里来了。”

费独行“哦”他一声道:“那可真不赖,不知道皇上赏了咱们什么?”

杜毅道:“我不清楚!是中堂说的,怎么?刚才中堂设告诉你么?”

费独行道:“没有!想必中堂一高兴给忘了。”

杜毅道:“现在忘了不要紧,到时候别少了咱们的就行!走,到我屋里坐坐去!咱们喝两盅庆庆功!”不容费独行说话,拉着费独行就走!

到了杜毅的屋,点上了灯,桌上赫然摆着现成的酒菜,费独行不由为之一怔!

只听杜毅笑道:“这个我刚才头一趟回来就打点好了,只等着你回来就喝的,没想到中堂兴致好,硬让我马上跟着进宫去,这么会儿工夫了,恐怕菜都惊了!”

伸手一摸,旋又说道:“不赖!还温着呢,喝吧!今儿晚上咱俩来个不醉无归!”

拉着费独行坐下斟上了酒!

费独行忽然适:“慢着!老杜!你怎么连现成的人情都不会做?”

杜毅一愕道:“怎么?兄弟!”

费独行道:“这顿酒虽说是庆功,可也能为总领班压压惊,是不?”

杜毅一巴掌拍上大腿,笑道:“对!兄弟!有你的,还是你会做人!”

费独行要往起站:“我去请……”

杜毅伸手按住了他道:“要做嘛!这人情就全让我做,你坐着,我去!”他站起来出门走了。

费独行chún边泛起了一丝笑意!

他怕杜毅玩花样,借着几分酒意跟他要东西,所以他把白云芳叫来让她看着,就省得再跑去告诉她了!

没一会儿功夫,步履声由远而近,只听杜毅在外头叫道:“兄弟!总座到了!”

费独行站了起来,白云芳走进了屋,杜毅跟在后头,费独行笑道:“老杜!你的面子不小!”

杜毅道:“是你的面子大不是我的面子大!总座本来都要睡了,听说你也在这儿才来的!”

白云芳含笑道:“杜毅有这份心意,我要是不来,岂不是太不通人情世故,太不识始举?”

费独行笑道:“说来说去还是老杜的面子大。”

三个人在笑声中落了座,杜毅殷勤斟酒,而且还殷勤劝酒。

白云芳说她不能多喝,陪着吃菜就行了,所以每回举杯都是意思意思!

杜毅跟费独行可就不同了,一杯连一杯的干,一会儿工夫不到,杜毅可就充满酒意了。

他聊起了今儿晚上的得意事,越聊越得意,越聊越兴奋,说着说着他忽然一凝目光造:“对了!兄弟!你说要给我看的那两样东西……”

“来了!”

费独行早等着呢,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掏出那个小布包送了过去!

杜毅接过去打了开来!“水晶图”跟“紫玉铁”呈现眼前,他伸手拿起一块水晶图看了看道:“这里头怎么还有画,像是山川形势……”

费独行道:“许是嵌进去的,这样好看!”

杜毅看了看,他道:“兄弟!这怕值不少钱吧?”

费独行道:“恐怕那帮教匪所以要它,是因为这原是他们的东西!要以我看,一块水晶还能值多少钱?”

杜毅道:“既是值不了几个钱,我就好开口了,我很喜欢这两块东西!有爱不释手之感,兄弟你能不能割爱……”

费独行道:“说什么割爱,喜欢拿去就是!”

杜毅两眼一睁道:“没想到兄弟你这么爽快,那我就谢了!”

他伸手要去拿那根“紫玉钗”!

白云芳抢先一把把那根“紫玉钗”抓在手里道:“这是我们女人家的发饰,色泽既美,做的又精巧,送给我吧!”

“对!”费独行道:““这根‘紫玉钗’该送给总领班,宝剑赠英雄,红粉送佳人,总领班既然喜欢,拿去就是!”

白云芳道:“那我也谢谢了。”

抬手就把那根“紫玉钗”插在了头发上,果然!美人玉钗相得益彰!

杜毅拍手笑道:“好极了!兄弟这根‘紫玉钗’送对了人,这么一来它的身价又自不同了。”

费独行由衷地点了点头道:“的确!要任它在胡三奶那儿,那可真是糟蹋了。”

杜毅举起酒杯道:“来!我敬总座一杯!”

白云芳也含笑举起了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巧探消息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响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